[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青幛幔”奇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殊遇

  1。官紳對立,新郎夜驚魂

  范家大院兒里里外外張燈結彩,熱鬧異常。一場奢華的婚宴正到酣處。廳堂內外推杯換盞猜拳行令的喧鬧,聲達城里關外。

  剛從江蘇婁縣知縣調任上海的劉郇膏素喜清靜,本耐不得這份喧囂。無奈兩度入贅范家的前任上海縣令江雨亭不但是他的至交同年,且同為河南太康老鄉。不到場應付一番,實在說不過去。更何況上海范家雖非望族,卻富甲一方。到場賀喜的賓客不是地方士紳,便是洋商買辦。要想在上海灘推行“清丈”之法,抑制他們與洋人勾結日益貪婪的土地兼并,日后免不了要同他們直面交鋒。于是只好耐著性子列席貴賓,與暗懷鬼胎的商賈買辦們虛與委蛇。

  劉郇膏見江雨亭雖面帶嘻笑,顧盼之際的恍惚卻還是難掩心底失落,不禁暗道造化無常。在眾多同年之中,江雨亭向有“美進士”之譽。咸豐初年便以清貧之身放任上海縣,并入贅當地豪富之家,曾把多少白衣寒士慕煞!如今僅因與列強周旋無方,土地流轉失控而遭朝廷罷斥,真是可嘆可惜!也難怪他在大喜之日面帶惆悵。

  其時,上海灘租界林立,地價飛漲。一些商賈買辦乃至道觀廟宇紛紛與洋人勾結,大量囤積荒灘土地,清政府治下的上海土地流轉嚴重失控。新任上海縣令劉郇膏為遏制洋人買辦們的氣焰,強行“清丈法”丈量土地重核地稅,自然就與境內所有商賈買辦們利益沖突。一時朝野之間沸沸揚揚,都在傳說“江海通津,東南都會”的大上海,來了個不分皂白的蠻橫酷吏。

  劉郇膏本欲借江雨亭的婚宴與商賈買辦們溝通一番,讓他們體諒朝廷難處,緩和一下彼此矛盾。可沒想到這班商賈買辦不但不買賬,隱隱還有借機結為同盟,與“清丈法”對抗到底之勢,半點也不給他這個“父母官”面子。劉郇膏暗暗慍怒,卻礙于至交好友喜慶場面不得發作。

  眼見劉郇膏與商賈買辦們漸漸話不投機,江雨亭連忙過來打圓場兒勸慰:春風化雨,貴在緩細。年兄要大展身手來日方長,又何必行霹靂手段急在一時?接著又壓低聲音對劉郇膏近乎耳語:年兄來上海也有些時日了,應該知道上海灘這幫商賈買辦多挾洋自重。稍有不慎,便會打虎不成傷及自身。似我等白衣出身小吏,何必不知深淺去自尋不爽,安安穩穩坐個“百里王侯”,不是挺好嗎?

  劉郇膏沒想到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同年“美進士”如今竟消沉如此,再也按捺不住心底不快,起身反駁江雨亭:如今列強欺我,“洪楊”亂我,“小刀會”劉麗川又近在腋下,為官者豈能緩不濟急和風細雨,但求安穩而自保?接著又冷冷譏諷江雨亭道:若貧苦百姓人人都能如年弟一般,入贅上海灘大戶之家坐擁艷福,劉某又何必費心竭力擔個“酷吏”名聲?說罷不顧江雨亭羞愧滿面商賈買辦們目瞪口呆,轉身揚長而去!一場匯集上海灘上流社會的盛大宴會,便這樣不歡而散。

  事情既然已經這樣,索性徹底拋開溫文爾雅,擺出“酷吏”本相與商賈買辦們來個針鋒相對!回到縣衙,怒氣未消的劉郇膏連夜召集縣衙胥吏布置,準備第二天便開始在上海轄境一體推行“清丈法”。到時候所有地主必須在名下荒灘土地之上樹署名木牌,等待官府丈量并登記造冊。不肯署名或拒絕清丈之地,全部罰沒入官!

  不料尚未布置停當,便有巡街捕快來報,說道范家新郎官兒江雨亭因在婚宴上被縣令大人當眾搶白,羞愧之下入洞房之后突然得了“失心瘋”,現在正衣衫不整在城內大街上一路狂奔,口中不住狂呼“慢清丈慢清丈”。江雨亭的岳父范斌及上海所有商賈買辦也因之而起群怒,正奔走串聯,要連夜去巡撫衙門告劉郇膏威逼士紳,亂行苛政……

Tags: 奇案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573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