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圣誕樹殺手

來源:故事會 作者:佚名

  愛德華·霍奇(1930-2008),被譽為“短篇推理之王”,其作品浩如煙海,卻都保持著較高水準,常令人拍案叫絕。本故事根據作者同名小說改編。

  塵封的舊案

  利奧波德探長退休之后被警局返聘,負責調查陳年懸案。他重新調查的頭一宗案子就是發生在1961年的“圣誕樹殺手”案件。

  那年12月15日晚上,在兩小時之內,四名駕駛紅色皮卡的男子接連遭到槍擊,三人死亡,一人幸存。經過彈道分析,警方確認四次槍擊的子彈全都發射自同一把手槍。因為受害者的皮卡車斗里都載著圣誕樹,所以媒體給兇手起了個“圣誕樹殺手”的綽號。兇手后來未再作案,警方始終沒逮到人,這個案件也就漸漸被人淡忘。

  利奧波德閱讀卷宗后,先去拜訪了當時第一個到達案發現場的警察福克斯。福克斯如今已是警長,聽老探長說明來意后,他說:“那天晚上7點左右,我開著警車巡邏,看見一名男子向我做手勢,示意我停車。那人名叫西蒙斯,他開車拐進一處停車場時,一輛紅色皮卡從坡上滑下來,恰好撞上他的轎車。西蒙斯下了車,沖著皮卡司機叫嚷,但發現司機紋絲不動,走過去才發現司機腦袋上中了槍。這位司機叫埃伯哈特,之后的事你也知道,兩小時內又發生了三起槍擊事件。”

  福克斯繼續回憶說,后來他先護送西蒙斯安全到家,接著趕到第三名受害者、也是唯一的幸存者家中,找他的家人。當時,那位幸存者的太太正在家里裝飾圣誕樹,聽到消息后差點把樹都踢倒了。

  利奧波德問道:“對于那名幸存者,你還知道些什么?”

  “他叫帕卡德,是個職業高爾夫球手,可他是個暴脾氣,有次錦標賽上他失誤了,當即氣得把球桿丟進了水塘。嗯,你平時可以在綠葉高爾夫球場找到他。”福克斯答完,又問道,“老探長,這件案子過去那么久了,你有把握嗎?”

  利奧波德若有所思:“破解這宗案子的關鍵在于弄清楚兇手為什么殺人,掌握犯罪動機很重要。”

  兩天后,利奧波德果然在球場里找到了帕卡德。帕卡德與利奧波德年齡相仿,頭發灰白。

  老探長希望帕卡德能再提供一些當年案情的線索。帕卡德搖頭道:“人老啦,忘得差不多了。”

  利奧波德嘗試喚醒他的記憶:“你在證詞中說,你開車去薩拉托加大道上的一家圣誕樹銷售場,為家里挑選了一棵圣誕樹。對于后來遭受的槍擊,你能記起什么嗎?”

  帕卡德說:“開車回家的中途,我想去商店買酒,我停好車正要下車時,突然感覺身體一側灼熱疼痛。一切發生得太快,我還沒反應過來,就已被抬上了救護車。”

  利奧波德問道:“知不知道為什么會有人要槍殺你?”

  帕卡德搖搖頭,說:“不知道,但我覺得有兩種可能,也許有什么值錢的寶貝被藏在一棵圣誕樹里,兇手嘗試了四次才找到正確的目標;或者,只有一個人是兇手真正想要除掉的目標,其他相似的作案,只是為了掩藏真相。”

  利奧波德笑了笑,說:“有意思的想法,對了,當時你沒看見有人搜查你車斗里的圣誕樹吧?”

  “沒有。”帕卡德承認道。

  利奧波德拿出幾張卷宗內取出的照片,說:“我這兒有四名受害者的皮卡車照片,其中這輛雪佛蘭皮卡是你的吧?”

  “是的,出事時,才買了它三周,后來我參加巡回職業賽時,就開著它在全國各地跑。”帕卡德一邊說,一邊輕叩照片,從照片能看到雪佛蘭皮卡前格柵板的凹陷。

  利奧波德逐一審視照片,嘀咕道:“這四輛皮卡都是紅色的,但品牌不同,外形也不一樣。”帕卡德補充道:“不過,它們的車斗里都裝著圣誕樹。”

  難覓的線索

  離開球場后,利奧波德去拜會了案件的證人西蒙斯。西蒙斯生病臥床,女兒克萊爾陪著父親,接待了利奧波德。利奧波德從西蒙斯口中打聽到的情況,與福克斯警長的說法一致。不過在詢問中,利奧波德也聽到了有意思的事:西蒙斯的女兒克萊爾和第二位受害者倫澤的兒子漢克,如今做了夫妻。

  克萊爾解釋說:“父親同情那些受害者家屬,一直關心和幫助他們。我和丈夫那時就經常見面,后來就在一起了。”恰好這時漢克也過來探望岳父,利奧波德趁機詢問他:“你家里人對于兇手的犯罪動機有什么猜測嗎?”

  漢克顯得很不平靜:“我不知道父親為何遇害,不明白那個殺手為什么專門以載著圣誕樹的紅色皮卡為目標,簡直是瘋子!”

  離開西蒙斯家后,利奧波德整理了至今掌握的所有線索:大約在晚上6點45分,埃伯哈特的皮卡撞上西蒙斯的轎車,幾分鐘后西蒙斯攔下警車,這些事發生在城市的東邊;7點30分時,有人打電話報告了第二起槍擊,死者倫澤遇害于北部港口附近的一個停車場,距離第一案發現場有兩英里遠。從照片里看到,倫澤的皮卡車頂及周圍地面都覆蓋了薄薄的一層雪;第三名受害者帕卡德遭受槍擊發生在大約一小時后,地點是在城市西面的一家商店附近。照片里,他的皮卡車頂也有一些雪,不過車斗里的圣誕樹和周圍地面并沒有雪;最后一名受害者庫利在8點55分時被人發現死在車內,距離上一個案發地點僅有幾個街區遠,他的皮卡車上面也沒有雪。四起槍擊案都沒有目擊者,作案者使用同一把手槍,也就初步排除了有多個兇手的可能。

  利奧波德總感覺這起案件有不對勁的地方,但一時難理清頭緒,他站起身,決定出門透口氣。

  利奧波德走在夜晚的人行道上,突然,他看見旁邊的林子里有個人影一閃而過,隨后是一聲槍響,利奧波德應聲倒地。他在地上靜靜地躺著,等待這個神秘槍手開第二槍或者向自己靠近。他知道自己沒有被子彈擊中,然而槍手可能還在某個角落觀察他。大約一分鐘后,利奧波德決定碰碰運氣,他迅速翻滾到陰暗處,聽沒有動靜,他先半跪著,然后站起身,敏捷地移動到大樹后面。良久,他才探出身子朝著子彈射來的方向觀望,槍手早已撤離,并未留下其他線索。然而就在剛才倒地裝死的那一刻,利奧波德突然有了主意。

  瘋狂的真相

  回到家后,利奧波德查詢了1961年12月15日的氣象情況,得知那天本地沒有降雪,但考慮到風向影響,港口區域很可能會降雪。

  第二天,利奧波德又去了綠葉高爾夫球場,而這次,當帕卡德再次看見老探長時,他神色慌張,掉轉身就要走,卻被兩位警探攔住了去路。利奧波德神情嚴肅地對他說:“關于圣誕樹殺手一案,我還有事想問你,希望你實話實說!”

  帕卡德抗議道:“你們這是把我當犯人了?我可是受害者啊!”

  “證據在此。”利奧波德拿出四張皮卡車的照片,鋪在桌子上,“請看這四張照片,只有倫澤和你駕駛的兩輛皮卡上有雪。氣象檔案顯示,那天本市市區沒有降雪,只有港口可能有降雪。倫澤遇害的地方在海灣旁,照片顯示皮卡和周圍地面上都有積雪,說明那兒的確在下雪。而你的皮卡車頂有雪,地上卻沒有雪,這說明:你的皮卡車頂在港口區域的某個地方沾了雪,但你很快開車離開了那兒。”

  帕卡德聳聳肩:“好像是吧,那晚我買好圣誕樹后,開車去了好幾個地方。”

  “但你的圣誕樹上沒有雪。”利奧波德指出關鍵之處,“所以你是后來才買了圣誕樹。”

  帕卡德反問道:“哦,我很難記起這么久以前的事了,不管怎么說,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利奧波德繼續追問:“你妻子當時已在家里裝飾圣誕樹了,你為什么還要買一棵圣誕樹呢?”

  “這個嘛,是我記錯了。”

  利奧波德沒有停下追問:“另外三個受害者都是頭部中彈,準確地說是左太陽穴。你認為,為什么你會是側身中彈呢?”帕卡德聳聳肩:“也許是兇手射偏了?”

  “你有沒有在1961年槍殺埃伯哈特、倫澤和庫利三人?”

  “怎么可能!我甚至都不認識他們!”

  “你昨晚對我開槍了嗎?”

  “什么?你們警察是不是瘋了?我昨晚壓根沒靠近霍桑街。”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霍桑街上遭到槍擊?”連番追問之下,利奧波德終于抓到帕卡德的馬腳。

  帕卡德面色煞白,強作鎮定:“那你告訴我,我為什么要殺掉三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

  利奧波德答道:“答案就是路怒癥,你一直是個脾氣暴躁的人。照片上,你的皮卡買了才三周,格柵板卻已經凹陷。我猜那個晚上,一輛車斗里載著圣誕樹的紅色皮卡,撞了你的車后揚長而去,你怒氣沖沖地追趕那人,在你以為發現目標后,便槍殺了那人。接著你在港口地區遇上了第二輛車斗里載著圣誕樹的紅色皮卡,你發覺可能這輛車才是真正的肇事車輛,于是你繼續槍殺了那名司機。你還如法炮制,槍殺了第三名受害者庫利。”

  帕卡德爭辯道:“庫利遇害的時候,我正被救護車送往醫院。”

  “這就是案件的盲點。”利奧波德微微一笑,說帕卡德自始至終未被懷疑,是因為他一開始就被認為是四名受害者中的第三人。利奧波德看著帕卡德,說:“有沒有可能,你其實是最后一名受害者呢?庫利早已死亡,只是較晚被發現,而且那天氣溫很低,驗尸官判斷的死亡時間誤差較大。你在槍殺庫利后,也去買了棵圣誕樹,接著你便把自己也偽裝成受害者,你當然不可能裝死,所以你選擇了避開要害,給了自己一槍,之后你把槍藏在皮卡的隱蔽處,未被人發現。”

  帕卡德知道自己已破綻百出,他灰溜溜地垂下頭。在被帶上警車之前,他對利奧波德說道:“撞我車的就是那個叫庫利的家伙,我記得他的車上有根長長的天線,可惜我到最后才發現認錯了人。”

Tags: 殺手 動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313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