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逃亡路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車里的氣氛緊張極了,誰都沒有出聲。方向盤被杰克緊緊地握著,他用力踩了一腳剎車,雪佛萊汽車從“U”型轉彎處緩緩地駛過。瓊的眼睛一直盯著峽谷下面的嶙峋怪石,整顆心都快吊到嗓子眼里去了。

  “我們還需要等多久?這簡直是一種煎熬……”瓊指著遙遠的天邊說,“在這兒,除了天空盤旋的老鷹,一切都是死的。”

  杰克打斷她說:“能走的時候我自然會說走,我知道要過多久才會真正安全。”

  “是的,你一直什么都知道,包括非得要殺死那個門衛,害得我們一直在這鬼地方躲著。”

  “十萬元不是已經到手了嗎?想到我們有這么多錢可以花,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杰克雙手握住方向盤對瓊說。

  “那也得順利離開才行,我簡直受夠了穿工作褲和采草莓。”瓊看著拿在手里的空汽油桶說。

  “那總好過坐牢吃槍子吧!”

  杰克一邊繼續把車往前開,一邊在心里暗暗嘀咕:“要是我一個人去花這一大筆錢多好!真不想再忍受她這沒完沒了的嘮叨,我現在有這么一大筆錢,誰還稀罕她這個黃臉婆呢?”

  大約行駛兩里多的泥土路,進入了高速公路,一家兼營汽油的舊雜貨店和一家商店出現在路旁。時間還早,跟以往一樣,看不到其他車輛。這都在他預料之中,瓊不會想到這些。

  他去店里拎了一大袋雜貨和一袋碎冰。出來的時候,他瞥見路旁的指示牌上寫著:“的本斯機場,七英里。”之后,他快步往酒鋪方向去了。

  “請給我一瓶波恩酒。”他對店主說。

  當店主正要把酒拿給他時,他往機場撥了一個電話,是一位女性接的電話,聲音非常溫柔,不像瓊,她老是兇巴巴的。女人的嗓音很悅耳:“是今晚十一點到圣東安尼的嗎?是的,還有一個座位。您可以到三號窗口買票,請在十點四十五分之前來購票。”

  明天在墨西哥,就可以享受美女和美酒了。一想到這個,他咧嘴笑了笑。

  路旁的汽車邊,瓊在等他。“我想和你進去一次,只一次!”她接過冰袋和雜貨袋說。

  “警察正在尋找一個矮個子和一個金發的婦人,這你也知道。”杰克很不耐煩。

  “下回你自己來吧,我不陪你了。”

  “隨便你。”

  杰克沒再開口說話,到了“U”字型轉彎處,他說:“你聽,車的聲音真怪!”

  “要不是我一直在修理它的話,這車早就跑不動了。出去,我來開!真沒用!”瓊輕蔑地說。他們互相交換了位置,瓊一直把車開到了山上的小木屋前。瓊拎著雜貨袋走進屋子,臨進門時狠狠地瞪了杰克一眼,他到車后座取酒去了,并沒有看見。

  午飯過后,他到臥室午睡。三點鐘醒來的時候,他準備要實施自己的計劃了。他取出波恩酒,加了冰塊,調成兩杯,瓊喜歡喝的口味。瓊接過他遞過來的酒,雖然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可她沒有說什么。

  屋后的長凳上,杰克和瓊并排坐著。

  瓊彎下腰,小口喝著酒。三里地之外的小鎮上正停靠著火車,瓊遠遠地望著火車,緩緩地說:“已經過去四個星期了,他們的搜查也該停下了吧?”

  她沉默了一會兒,又說:“他們永遠不會停止。再有兩個星期,我們也搭乘那列火車。”

  “我也希望如此。”杰克說著,把她的空酒杯取走,往小屋里去了。

  “這次給我少倒點。”她朝他的背影喊道。

  他笑了,很陰險。這次他比先前倒得還多。接著他倒掉了自己那杯的一大半。當他遞給她酒的時候,她說:“就喝這最后一杯。”事實上,一切如同他的預料,第四杯酒她也沒有拒絕,五六杯酒下了肚之后,她搖搖晃晃地走到桌前,干脆拿起了酒瓶。

  等她徹底醉倒時,天已經黑了。他搖了搖她,沒有搖醒。于是他讓她在長椅上躺著,自己走進屋里,挪開餐桌,拉開地板,把一只皮箱和一只圓形布袋從里面拖出來。

  “她的行李怎么會在這?”他驚奇地看著那只袋子說。

  他把箱子提出來才發現,箱子已經空空如也。錢早已被她移到她的袋子里去了。難怪她說下次不陪他去雜貨店。去購貨的時間是九點鐘,剛好能趕上一趟火車。

  他大笑著將錢放回自己的箱子,然后興高采烈地刮了胡子,換上筆挺的西裝,將箱子扔在汽車的前座,發動好汽車往山下去了。

  車行至“U”字型轉彎處時,他用力踩一腳剎車,頓時臉色煞白。汽車像匹脫了韁的野馬,失去控制,一直快速向前,只見它沖出路面,騰空而起,杰克大聲尖叫,連人帶車一起向下墜落……

Tags: 汽車 警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8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蘇墨源
2019-07-18 20:39:47
作者我拿走了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