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罪與罰

來源:故事會 作者:杜輝

  三起連環命案,同一兇手的不同作案手法,受害者之間也似乎并無關聯;當層層幕布被揭開,這些命案背后,究竟隱藏了怎樣的秘密?

  1.命案突發

  陸海是一名警察,去年調到寧城擔任刑警隊長。寧城是一座縣級市,流動人口不多,治安狀況不錯,陸海上任快一年時間了,還沒遇到過一起惡性案件。陸海倒也樂得輕松,但他怎么也沒想到,惡性案件不出則已,一出就是連環命案。

  報案者名叫李芬,是一位全職主婦,有兩個孩子。丈夫張大寬是一名貨車司機,靠跑長途賺點辛苦錢。一家子上有老下有小,可以說張大寬是整個家庭的頂梁柱。沒想到一夜之間禍從天降,這個家庭隨著頂梁柱的倒塌而遭到滅頂之災。

  李芬眼睛都哭腫了,她告訴帶隊而來的陸海,昨晚天剛黑的時候,她還接到丈夫的電話,說是剛剛跑完長途回來,讓李芬和孩子先吃飯,他卸完貨就會回家,大概還需要一個半小時。

  李芬想等丈夫回來后一起吃,兩個孩子也很懂事,就眼巴巴地等著,可是兩個小時都快過去了,飯菜熱了一遍又一遍,丈夫還沒有回來。李芬打丈夫手機,卻提示已經關機,她的心一下懸了起來。一直等到十一點,張大寬還是沒回來,李芬再也坐不下去了,她讓兩個孩子睡下后,就拿起一把手電筒去外面尋找。可惜她找了大半夜,卻始終一無所獲。

  天剛亮,一夜未眠的李芬又去外面尋找,這次她很快就找到了丈夫,他躺在屋后不遠處的菜地里,身下一片血泊,早已死去多時,死狀慘不忍睹。李芬眼前一黑,當時就昏死過去。

  陸海率隊趕到后,對案發現場展開細致的勘查工作,現場只有兩個人的腳印,一個是死者張大寬的,一個顯然是兇手的,順著腳印追溯,警察們找到了案發第一現場,那是一處田埂,根據警方的判斷,張大寬當時順著田埂抄近路往家走,被尾隨其后的兇手用石頭砸昏,死者的后腦處還有被砸的傷口,田埂下扔著那塊石頭,上面還留著兇手的指紋。

  在警方綜合現場情況做出的判斷中,兇手接下來的舉動,讓人非常費解,他把張大寬拖入菜地之后,并沒有直接殺害他,而是用繩子把他捆得結結實實,然后用一塊更大的石頭,硬生生砸斷了他的雙腿,在這個過程中,張大寬疼醒了,因為菜地里留下了他翻滾掙扎的痕跡,可惜他的嘴巴被一塊破布塞住了,再慘烈的哀號也無法變成可以傳遞的聲音。

  但這并不是受害者的致死原因,再劇烈的疼痛也不至于直接要了人的命,張大寬的死因是失血過多,兇手用匕首在張大寬身上割出幾處傷口,血源源不斷地流出來。可想而知,在這個寒冷的冬夜,張大寬承受著身體上劇烈的疼痛,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生命隨著鮮血耗盡,他該經歷過什么樣的恐懼和絕望?

  憑著豐富的從警經驗,陸海第一時間便形成了基本的判斷:這顯然是一起仇殺案!現場的其他情況也佐證了這一點,張大寬衣兜里裝著剛拿到的一千五百元運貨款,雖已被鮮血染紅,卻分文未少,兇手的目的顯然不為劫財,報復殺人就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案子基本定性之后,下一步就是摸排嫌疑對象,查找和張大寬有仇怨的人,但這一步卻進行得很不順利。李芬不相信丈夫是死于仇殺,她告訴警察,張大寬生性老實,樹葉掉下來都怕砸頭,從來不干得罪人的事,哪會有什么仇家?

  警方又調查走訪了張大寬的鄰居和朋友,了解到的情況和李芬對丈夫的描述沒有太大偏差。張大寬這個人膽小怕事,在外人眼里甚至有幾分窩囊,這種性格的人怎么會跟人結下死仇,以致對方不惜冒著掉頭的風險去殺他?

  這就有點奇怪了,既不是圖財害命,又不是報復殺人,兇手作案的動機是什么?作案動機不明,查案方向就很難確定,陸海一時間也有些無從入手。

  就在案子陷入僵局之際,公安局局長何秀峰出差回來了,他第一時間聽取了專案組的匯報,越聽眉頭皺得越緊。他對案情沒發表什么具體看法,而是著重強調了這起命案在當地造成的惡劣影響,要求刑警隊限期破案,給上級一個交代,也給老百姓一個交代。

  何局長表情嚴肅,陸海卻一臉無奈。這位公安局局長是管行政出身,專業能力有限。案件偵破這種事,涉及的因素很多,豈是施加點壓力就能見效的?

  不過陸海也能理解何局長的苦衷,他仕途順暢,眼下正值升遷的關鍵時刻,肯定不想被這起命案拖了后腿。

  陸海再次來到受害者家里,希望能從李芬那里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他對李芬說:“你再好好想一想,在出事之前的那幾天,你丈夫有沒有什么反常的情況?”

  李芬低頭想了半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抬起頭。偏偏這時,陸海的手機響了,他接通手機后,剛聽了一句,臉色就變了:“什么?又有命案發生?”

Tags: 遺照 法律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7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