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珠寶設計師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星期六上午,狄克到達棕櫚溫泉。

  “我在這個星期三,從洛杉磯打過來電話,在這里預訂了房間。”他喘著氣說,像大多數胖人一樣,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發喘。

  “是的,狄克先生,我叫安娜,是這里的經理,請您先坐下,我現在去取一份登記表。”溫泉辦公室里,負責接待他的女人很熱情地說。這個女人有三十來歲、身材高挑、一頭紅發、一身白色的連褲套裝,剪裁得十分合體。從一個檔案里取出一張印好的表格后,她回到辦公桌前。

  “狄克先生,現在,我們需要填寫一些資料。你在電話中已經給了我們住址,我們還需要知道您的年齡。”她很有禮貌地說。

  “四十四。”

  “還有職業?”

  “有這個必要嗎?”他有些不高興,“要知道,我在這里只是想住上一個星期,然后減掉幾磅肉,而不是來申請貸款!”

  “對不起,狄克先生,我們并不是有意要去詢問您的隱私,可是,我們這里是持有執照的合法健身場所。因為這個我們必須遵守政府的法令,其中包括填寫這張表格。”她說。

  “是這樣,我是個設計師。”狄克極不情愿地說道。

  “哦,這聽起來很有意思!請問,您是設計衣服的嗎?”安娜說。

  “哦,不。”狄克簡單地回答了一句。

  安娜頓了一下,期待他作進一步的說明。但是,他看起來并不配合。

  安娜有些勉強地笑了笑,繼續問道:“那您是在什么地方工作,狄克先生?”

  “這也是必填的內容?”狄克皺眉,探過頭看了看表格。

  “對不起,是這樣的。”

  “唉,我在泰菲公司工作。”狄克被動地回答。

  “是那個有名的珠寶商?”安娜揚起兩道眉毛問道。

  “是的,有名的珠寶商。”狄克承認說。

  “聽起來實在是太讓人興奮了,那就是說,您是一位珠寶設計師了?”安娜看起來很感興趣。

  “是的,還有別的問題嗎?”

  “當然。”安娜接著又問了幾個問題,狄克簽完字后,她站起身來。

  “好了,狄克先生,現在請隨我來。我帶您見一下健身指導,他叫馬爾克。您的行李可以先放在這里,一會兒,我會派人送到您的房間。”

  “如果方便的話,我想隨身帶著這個小箱子,里面的東西我晚上用得上。”他說。

  安娜站在一旁,等著狄克拎起那只較小的箱子。接著,她走在前面,領著狄克沿著一個大游泳池邊走去。池子里沒有人。

  “你們這里看起來不太熱鬧。”狄克又開始喘氣了。為了跟得上苗條的安娜,他累得上氣接不上下氣。

  “您誤會了,我們大部分顧客現在都忙著別的事呢。像健身房課程、徒步運動、日光浴,等等。午飯后,池子里就全是人了。”安娜解釋說。

  “午飯?請問午飯什么時候開?”狄克第一次表現出了興趣,他一邊問,一邊拿手指彈著他的大肚腩。

  “十二點半。到時候,你的健身指導會把你交給營養專家——米爾太太,由她為你準備一日三餐。”

  他們來到游泳池的末端,接著,開始沿著一堵石墻向前走。

  狄克好奇地問道:“那邊是什么?”

  她微笑著回答說:“那邊是女賓部,我們這里的日間練習,男女是分開的,先生們在一邊,小姐太太們在另一邊。這樣的話,在練習的時候,每個人都能自在一些。不過,吃過晚飯,兩邊就可以自由活動,隨便來往了。”

  接著,她看了一眼狄克,帶著試探問道:“先生,您的工作一定很有趣吧?”

  他含糊其辭。“工作終究是工作。”

  “哦,是這樣啊。我很喜歡珠寶。”說著,她迅速地瞥了一眼狄克不肯離手的箱子。“您剛才說,您晚上還需要工作?”

  “是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事先已經定好了日期,我必須在那之前趕制出來。假期期間,我可不能就這么閑著。但是,為了我的健康著想,我又覺得應該趁著這段時間減減肥。”

  “先生,你的選擇沒錯。來到我們這里,你一定會滿意的。”安娜跟他保證。這時,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座長方形建筑。安娜為他推開門,“請您這邊走。”

  建筑是一個現代化的體育館,放眼望去里面有很多肥胖的人,他們都身穿灰色汗衫,很努力地進行著各式各樣的運動。安娜領著狄克踏過干凈、雪亮的地板走到了一個角落里。那里是一個小房間,四周是用玻璃隔斷的。房間的辦公桌前,正坐著一個身材健美的男士,他很年輕,身穿一件合身的白色T恤,看到他們走過來,他微笑著迎接。

  安娜跟他介紹:“你好,馬爾克!這位是狄克先生,他將會在我們這里待上一個星期,請多關照他。”

  “那是當然,安娜小姐,我非常樂意。哦,對不起——”他拿起桌上放置的話筒,“你好,沃倫先生。是的,我是馬爾克。有一點,我必須得提醒你。在練習劃船的時候,您的腹部一定要縮緊,您得時刻記住我說的要點。”放下話筒,他很紳士地說:“安娜小姐,我很高興能為狄克先生效勞。”

  “謝謝你,馬爾克。狄克先生的午飯,就麻煩你去聯系了。”說完,她轉身拍拍狄克先生的手臂,微笑著跟他再見。

  安娜走后,馬爾克隨即去接狄克手里的小提箱。“狄克先生,這個箱子,我讓人給你送回房間吧。”

  狄克有些警覺:“謝謝,不過,我還是愿意把它留在身邊,里面是我必須費心去做的一些東西。”

  馬爾克咧嘴一笑,說:“當然,先生,那是您的自由。”接著,他拿著從辦公桌里取出的皮尺,開始測量狄克的腰圍。看完尺寸,他輕聲吹了一下口哨。“也許,您應該在這里多待幾天。”

  “嗯?這個可不行!”狄克很直接地拒絕,“我在《體重》雜志上,看到你們刊登的廣告,上面說,只要按照你們的方法,腰圍一天能減一寸。因此我才決定來這里待上七天。希望能減掉七寸腰圍。”

  “是的,這一點我們能辦到,噢,對不起。”馬爾克指指桌上的話筒。

  “戈爾先生,您在鍛煉臂力的時候,一定要把背部挺直,這一點很重要。”放下話筒,他轉身面對狄克,微笑著說:“請隨我來,現在,我們去給您挑選一些合身的運動裝。”

  于是,他們走出玻璃辦公室,來到一個一塵不染的存衣間。馬爾克徑直走向一個衣柜,從里面取出兩件大號汗衫,來到桌子跟前,在衣服背上迅速而熟練地釘上狄克的名字。

  “您先坐下,我們現在試穿一下運動鞋和襪子。”

  狄克有些笨拙地坐了下來,順手把手提箱擱在大腿上。

  馬爾克沖那個手提箱點點頭說:“看樣子,您那東西一定值不少錢。”

  狄克用和氣的眼光看著他,沒有回答。

  馬爾克聳了聳肩,開始給他量腳。之后,他給狄克拿了七雙白色襪子和一雙高筒運動鞋,又給他指定了一個柜子。

  “吃完午飯,請您馬上到我這邊來。這樣的話,我們可以盡早地開始您的運動課程。這會兒,我們還是先去米爾太太那里打聲招呼,讓她多準備一份飯菜。”

  狄克跟在馬爾克后面走出體育館,跨過草坪,來到餐廳。馬爾克領他進入廚房邊的一間辦公室,里面的辦公人員是一位矮胖的中年婦女,她穿著白色制服。

  “這里的工作裝都是白色的嗎?看起來有點像醫院。”狄克的言語中透著尖刻。

  “清潔是保證良好健康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健康同等重要,而白色是清潔的象征。”馬爾克回答。

  “聽起來真讓人感動!”狄克低語。

  “狄克先生,這位是米爾太太,我們這里的營養專家,這段時間,您就在這里跟她聊聊關于合理膳食的問題。我們下午見。”馬爾克說完就離開了,臨走的時候,他又好奇地瞥了一眼那個小提箱。

  不出五分鐘,他肯定會向安娜打聽,問她里面都裝有什么,而安娜肯定會告訴他的。狄克心想。

  營養專家微笑著說:“請坐,狄克先生,下面我們開誠布公地談談。”

  狄克回應一個微笑,坐了下來試圖去找尋她的菜譜。

  “您那個箱子,我可以找人送回房間。”

  狄克干巴巴地回答:“是的,這個我知道。我想還是留在身邊比較好。現在,我們說說午餐的問題。”

  她舉起一只胖手,說道:“您別擔心這個,我們先聊聊您的膳食。從您的外表看,您體內的膽固醇有些超標。”

  “是嗎?”

  “的確如此,狄克先生。這一點,從您的面部可以觀察出來。而且,我還知道您特別愛吃煎雞蛋和香腸。看起來,那個箱子讓您很不舒服?”

  狄克的態度很堅決:“沒關系。中午我會吃什么?”

  米爾太太驕傲地向他宣布:“我的特別餐。”

  “什么特別餐?”狄克有些不解。

  她得意地解釋:“花菜和肉湯,每樣各一杯,加起來的熱量一共是四十七卡路里。”

  “只有這些?”狄克問。

  她語氣里帶有一點嘲弄:“哦,那可不行,只吃花菜和肉湯,可沒人能受得了這個。你還可以吃一些芹菜,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而且,我會要求您帶幾根芹菜,閑來沒事就一直咀嚼。”

  “一天到晚帶著芹菜?這算什么名堂?”狄克脫口而出。

  “芹菜可是最好的減肥食品,每吃一根芹菜可以減少熱量五卡路里。”米爾太太很認真地說。

  “能減少五卡路里?”狄克有些懷疑。

  “是的,我自己發明的。你想想看,平均一根芹菜的熱量是十五卡路里,但是,人每咀嚼一次討厭的食物,就會因為生氣,耗去二十卡路里。所以,每吃一根芹菜能減少五卡路里。”

  “聽上去確實很不錯。”狄克喃喃地說。

  “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米爾太太的聲音里充滿期待。

  “當然,什么事?”

  米爾太太異常神秘地側下身低語:“那只箱子里裝了些什么?”

  狄克用狐疑的眼神掃視四周,然后探過身去,故作神秘地說:“現在里面是空的,不過,我希望里面馬上裝滿芹菜!”

  聽完,米爾太太仰著臉,捧腹大笑起來。

  狄克看了她一眼,站起身說:“對不起,失陪一下,我還得去見安娜小姐。”

  當他離開的時候,米爾太太還在大笑不止。

  站在安娜小姐的辦公桌前,狄克一臉嚴肅地說:“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如果我一直帶著這個箱子到處走動的話,遲早會惹出麻煩的。”

  “是的,我也這么認為。”安娜表示贊同。

  “可是,如果我把箱子擱在房間里,沒人看守更是麻煩,那樣的話,我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也無法全身心投入訓練,我減肥的計劃或許又要落空了。我也想過在本地的銀行租一個保險箱,把東西存放進銀行,不過晚上我就沒法工作了。最近,我在重做一條項鏈,那是一個公爵夫人的傳家寶,雖然我不方便透露她的名字,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認識她。項鏈本身已經非常精致,但是,公爵夫人認為項鏈的造型和她的個性不符,所以她找到了我,要求我重新為她設計,而且也已經約定好交貨日期。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租保險箱的話,夜間就無法工作,不能按時交貨。”

  明白了事情的緣由后,安娜小姐點點頭。“您可以考慮把項鏈存放在我們的保險箱里,狄克先生。”她建議道。

  狄克揚起眉毛說:“我不知道這里有保險箱。”

  “是的,狄克先生。我們這里有一個質量還不錯的保險箱,您可以先來看看。”

  安娜小姐領他進入了后面的一間私人辦公室,在房間的一個角落里,狄克看見了一個矮小而堅固的保險箱。

  安娜指指保險箱,解釋道:“那是政府的規定,要求我們必須把賬本放置在可以防火的地方。除了賬本,里面還有一個很小的現金盒子,一般存儲有五六十元的現鈔,有幾位客人已經把貴重物品存放進去了,里面還有一點空間,可以容納你的箱子。”

  狄克咬了一下嘴唇,用挑剔的目光打量著保險箱,說道:“保險箱的密碼,多少人知道?”

  “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鎮上銀行的行長,因為溫泉股東們選他做了信托人。”

  “也就是說,其他人員一概不知?”

  “是的。”

  狄克抓著腦袋,沉思了一陣,最后點頭同意了。

  “好吧,安娜小姐。我決定采納你的建議,把箱子寄存在保險箱里。每天晚飯過后,我來領取它,趕在九點關門的時候再給你送回來。那樣的話,我每晚可以工作兩個小時。你看,這樣行嗎?”

  “沒問題。您是我們尊貴的客人,我們理應給你提供便利。”安娜微微一笑,說道。

  “看樣子,保險箱歸你負責?”

  “是的。”

  “那就這樣吧,你現在就打開,我把箱子放進去。”狄克拿手指敲了敲保險箱的外殼。

  安娜蹲下身子,把密碼盤很熟練地轉了三圈,扭過頭,很有禮貌地說:“對不起,狄克先生,為了對您負責,在撥動密碼的時候,請你回避一下。”

  狄克干咳了幾聲,轉身向后。安娜開始轉動密碼盤,把四位密碼一一對準,然后,用力擰了一下門柄,將結實的門打開了。“好了,狄克先生。現在可以放進去了。”狄克非常勉強地遞過箱子,注視著安娜的一系列動作——把箱子放置在最下層的架子上,關門,接著轉動密碼盤。

  “可以了。”她說。

  “哦?我能檢查一下嗎?這不是針對個人,我想你能理解。”狄克走上前,艱難地彎下腰,拉了拉門柄,發現門鎖得很牢固。

  “是的,完全理解。”

  一切就緒,狄克看了看墻上的掛鐘,已經將近十二點半了。

  “好吧,時間不早了,我得去吃午飯了。之后,我還得去馬爾克那里報到,制訂我的減肥計劃。那么,我們晚上見,安娜小姐。”

  他一搖三晃地走出辦公室,走路的姿勢,活像一只笨拙的大企鵝。

  這一星期以來,狄克一刻也沒有松懈。在馬爾克或其他教練的指導下,他賣力地做著運動。天剛剛亮,他就起床了。吃完米爾太太特制的“餓死人的早餐”,他就開始了一天的艱辛生活:一連串反反復復的運動。做這種動作,簡直是對人體極大的折磨。

  每天上午,他的程序是先按摩,接著去蒸汽房淋浴,一小時的柔軟操過后,再去附近的山腳下徒步行走,然后再回來淋浴,最后是吃午飯。

  每天下午,則先開始礦物浴,接著針對具體部位,教授減肥課程,隨后是紫外線日光浴;器械運動,淋浴;還有四十分鐘的游泳訓練,要求他們盡自己所能多游幾圈。狄克一向不擅長這個,他最多也就游過兩圈。下午的收尾訓練是跑步,他們在跑步的過程中,還需要喊口號——減肥!減掉脂肪!然后狄克就被折騰的力氣全無,一回到房間就倒頭睡下。

  晚飯前,是他們的休息時間,時長兩個小時。晚飯后,院方提供一些食物,為他們補充一點營養。當然,這些食物也是經過營養專家——米爾太太調配的。

  晚上,不再限制男女交往,他們可以在游泳池或娛樂室里自由活動。每天,狄克總會在這段時間刻意回避。一吃完飯,他立即就去安娜小姐那里報到了,取回箱子他就鉆進自己的房間。他很守時,每晚九點差五分,他會出來送回箱子。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周五。

  那天晚上,狄克做完工作去存放箱子。走進安娜辦公室時,他看見一個陌生的女人在里面坐著。

  安娜介紹道:“狄克先生,這位是亨利太太,我們正在談論你呢。”

  “哦,是嗎?”狄克冷淡地回答。他打量了一下亨利太太,發現她身材苗條,看起來不像來減肥的。

  “狄克先生,能見到你實在是太好了!聽安娜小姐說,你是一位珠寶專家。”亨利太太用甜美的聲音說道。

  “專家?我可稱不上。是安娜小姐過獎了。”狄克說。

  “真是難得,你有這么高的成就,還如此謙虛。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替女公爵改鑲傳家寶的,那一定得是一個頂級專家。”

  狄克瞥了安娜一眼,眼光里盡是不滿。這個動作,被亨利太太注意到了,她急忙打著圓場:“狄克先生,你不要責怪安娜小姐,她也是一番好意,因為我也遇到了一樣的問題,想請你幫忙。”

  “一樣的問題?”

  “是的。我姨婆留給我一條很貴重的項鏈,我很喜歡,但是我總覺得它太重,顯得有些俗氣。因此,聽到安娜小姐提起你,我就開始考慮要不要重新鑲嵌一下寶石,讓它看起來更和諧一些。”

  “夫人。珠寶都可以重新做、重新鑲,專門制造珠寶的人,會給你一些可行性建議。”狄克說。

  “可是,狄克先生,現在,我的重點不是這里,我想聽聽一個專家的意見,看看是否需要重新做一下。我讓安娜小姐取出項鏈盒,麻煩你看一下。”

  “不好意思,亨利太太,我還是認為——”狄克一臉焦急,抬起胳膊看看手表說。

  “狄克先生,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的。你看一下。”她請求的語調說著,并且順手接過安娜小姐拿來的盒子,是天鵝絨面。她掀開盒蓋,展示給狄克:“其實,它很可愛,就是看起來太厚重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狄克低頭看了一眼項鏈,頓時,就被吸引了,那種不耐煩的情緒一下子消失了。

  “我的天!沒想到它這么精致!”

  “我想,你肯定明白,我為難的原因了。”亨利太太說。

  “是的,只看一眼,我就體會到了。可是,我不能立刻拿出是否重做的建議。那是個細致活,得花費很長時間,最少也得幾個小時。實在不巧的很,我的假期只剩最后一天了。明天早上,我就得離開。”

  “你可以考慮今天晚上重做。不好意思,狄克先生,我知道我這么要求有點強人所難,可是,碰到你這么一流的專家也不容易,我愿意支付合理的報酬。”

  “嗯,它的工藝很好,應該有一百二十年歷史了。”狄克饒有興趣地看看項鏈,稱贊道。

  “是的!一點沒錯!果然是專家,它確實已經一百二十年。傳到我這里是第六代。”亨利太太滿懷敬仰地說。

  “這也沒什么。我注意到它有一個小小的渦卷形裝飾,那是法國的風格。”

  “有這種可能。當時,是在新奧爾良制作的。那時候,這個地方正被法國統治。可以幫我研究一下嗎?”她說,臉上充滿了期待。

  “我不得不承認,我很感興趣。歷史這么悠久的項鏈,擁有如此的上乘工藝,實在難得。”

  “太謝謝你了,狄克先生。從你一進門,我就看出你是個紳士。我想,一個紳士是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女士身處困境而袖手旁觀的。”亨利太太激動地說,說著她還雙手合十,動作很夸張,看起來像是在表演節目。

  狄克終于松口了:“要是那樣的話,我有兩個條件,其一,由于我在這里做了大量運動,精力不太好,給你檢查的結果,可能不太理想,所以我只告訴你,我的個人意見,與我們公司無關。其二,那只是我的一點不成熟的想法,不是什么權威,不需要酬勞。這兩點,你能接受嗎?”

  “為什么不呢?我想不出拒絕的理由。狄克先生,真是感激不盡!”

  “那么,安娜小姐,你給我們做個見證吧。順便把我的箱子取出來。”

  “今晚,你不保存了嗎?”安娜詫異地問。

  “是的,我需要那個箱子。里面裝有許多東西,像是測量儀器、珠寶辨別鏡、抹布。要是我檢查亨利太太項鏈的話,用得著那些。你們怎么了?為什么那樣看著我?”

  兩個女人互相對望了一眼,同時扭過頭,盯著狄克看。

  安娜開口了:“狄克先生,我想,這話由我來說比較合適。從原則上講,亨利太太很樂意讓你拿走項鏈,但是,你需要留下你的項鏈,就算是——”

  “一種安全保障。”狄克接過安娜的話說。接著,狄克舉了舉手,示意她們讓自己把話說完,“是的,這是應該的。我們素不相識,這是第一次合作。好吧,安娜小姐,麻煩你去拿箱子,我就在這里取出工具。”

  箱子被放置在桌上,狄克伸手從襯衫里掏出鑰匙,打開皮箱,隨即又掀開蓋子,一個可移動的天鵝絨板出現了。在那個板面上,掛有一條耀眼的項鏈,吊墜是一顆很大的綠寶石。

  “這條就是我正在制作的項鏈,它是英國貨,很有價值。現在,我把它繼續存放在保險柜里,這一下,你們放心了吧?”

  “我覺得這樣很合理,你認為呢,亨利太太?”安娜看了看亨利太太說。

  “是的。我有些無地自容。幾分鐘前,我還在請求人家幫忙呢,現在又——不過,我想狄克先生應該能理解,畢竟,那是歷代相傳的東西。”

  “不要介意這些,我的女士!我完全理解。事實上,這個問題應該由我主動提出的。我想,肯定是我餓暈了,米爾太太提供的飯菜實在是要命!”他說著,小心地取下項鏈,用一塊布包好交給安娜。然后,“啪”地一聲,把自己的小箱子關上。“好了,要是沒別的事情,我想回房間了,晚安!”說著,他一手提著箱子,一手拿著亨利太太的項鏈,離開了辦公室。

  兩個女人沒有說話,一直目送他走遠。

  翌日清晨,狄克吃完早飯,就去了辦公室,他需要去那里辦理結賬手續。安娜和亨利太太都在等他。

  “兩位女士,早晨好。”他招呼道。

  “狄克先生,早晨好!我去幫你拿賬單,你和亨利太太談。”安娜說。

  “是的,狄克先生,我非常樂意聽取你的意見。”亨利太太說。

  安娜離開辦公室后,狄克和亨利太太,在一張桌子旁邊坐了下來。狄克把項鏈擺在桌子上,說:“說實話,亨利太太,這個珠寶很有創意。本身寶石就是上乘的,再加上巧妙的鑲嵌手法,簡直是巧奪天工。能有機會重新設計,并且制作這樣的好東西,我覺得特別幸運。不過,我還是想說,這條項鏈不該被重做。”

  “我有點不太理解,狄克先生。既然你很樂意改造,為什么又——”

  “亨利太太,你先別急。容我跟你解釋。我之所以愿意改造,是因為這項工作,對我而言,是個很大的突破,我很喜歡這種挑戰。但是,那種樂意里面,包含有自私的成分。另外,據我個人的經驗來看,這條項鏈也不適合被改造。假如我是你的話,我選擇——把它擦亮,然后驕傲地戴上它,一點也不做改動。”

  “可是,我佩戴它時,總嫌它太耀眼。”亨利太太辯解道。

  “別那樣想。你要毫無顧忌地戴上它,在佩戴的時候,穿一身剪裁最簡單的長禮服,而且一定要合身,把你的身材凸顯出來。另外,身上有它裝飾時,不要再佩戴任何別的首飾,就連耳環也別戴。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還有一點建議——你可以高高地挽起頭發,把脖頸完全顯露出來,盡可能也露出雙肩。一句話,極盡炫耀之能事,竭力展現它的魅力。”

  “狄克先生,這個主意太精到了!我非常贊同!”她說。

  “很高興得到你的認同。”狄克蓋上項鏈盒子,雙手遞給她。正好,安娜回來了。

  “我的賬單來了,辛苦你了!安娜。”他大致掃了一眼賬單,伸手從口袋里掏出一沓旅行支票。在填寫支票時,他有意多簽了一些數額。“剩余的部分,請麻煩轉交給馬爾克和他的助手。”

  “謝謝你,狄克先生,你真是太慷慨了。”

  “這不算什么,應該的。哦,女士們,我得告辭了,出租車來了。現在我可以取回項鏈嗎?”他看看窗外,一輛出租車駛了過來。

  “是的,我馬上給你取。”

  打開保險箱,安娜拿出用布包裹的項鏈,交給了狄克。他看了一下,小心地放回小箱子。

  “歡迎下次再來!”安娜微笑著說。

  狄克“咯咯”地笑著說:“但愿我不需要再過來,我不想再反彈。不過我得承認,你們這里的減肥很有成效。今天早上馬爾克給測量腰圍,我發現,我的腰圍減了三寸,胸圍減了兩寸,大腿減了一寸半。算起來在這七天里,我一共減了八寸。如果我還想繼續減肥的話,一定第一個考慮這里。好了,我得抓緊時間了,司機該等急了。”

  他步履蹣跚地向出租車走去,一只手里拎著衣箱,另一只手提著珠寶箱。身后,安娜和亨利太太滿臉堆笑,目送他離開。

  返回墨西哥的當天晚上,狄克整理好行李后,就走出了那家永久居住的旅館。他來到林蔭大道,在一個雜志架前停住腳,挑選了一本最新版的《體重》周刊,接著走進酒吧。他徑直走到柜臺頂頭,那是他最喜歡的位置。

  “晚上好,狄克先生,一個星期沒見到你了。”吧臺侍者搭訕道。

  “你好,杰克,我有事外出了。”

  “你看起來消瘦了許多。”杰克打量著他,說道。

  “是的,我想是這樣。”

  杰克隨手遞給他一張菜單,轉身招呼其他顧客去了。狄克看著菜單,哈欠連天。他確實很困乏。因為他幾乎一夜沒睡,他的心思,一直花在亨利太太的項鏈上,他很費力地取下那顆寶石,然后照著原樣,安裝了一件相似的贗品。現在,他還沒來得及去聯系收購贓物的人。那顆寶石,就放在他的箱子里,和那條假冒的綠寶石項鏈放在一起。他偷偷調換的那顆寶石很值錢,大約能賣到三萬到三萬五千元。到最后,他最少可以拿到手八九千元。這筆錢,足夠支付他一年的生活費用。這些錢花完以后,他再繼續重操舊業。在美國,那樣的溫泉還有很多,他有的是機會。

  “狄克先生,菜點好了嗎?”杰克問。

  “點好了。我不太餓,都是該死的旅行,我的胃口全被破壞了。現在,我就想吃點兒點心。給我來兩個干酪面包,全部配料都加上。再要一碗紅番椒,還有一杯雙料巧克力麥芽酒,一塊草莓蛋糕。對了,還有咖啡,這個好做甜點。”他微笑著對杰克說。

  “從明天開始,我要大吃特吃,把減掉的體重吃回來。”杰克轉身去準備點心的時候,狄克自言自語地說。接著,他認真地翻閱起《體重》雜志。

Tags: 珠寶 溫泉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7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