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午夜追蹤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又是一個星期天的清晨……”

  這是一首哀傷的流行歌曲,由萊利斯主唱,在歌曲里描繪了一位單身男人的憂傷。他沒有妻子,也沒有孩子,在一個安靜的星期天,他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我就像歌曲里的那個主角,無處可去,也沒有什么期盼。

  端起一杯咖啡,我走進起居室。我的住所坐落在三藩市的“太平洋山崗”。這個星期天天氣很好,萬里無云,只有徐徐微風。站在窗前整個海灣一覽無余,一些零零星星的游艇,浮在深綠色的海面上,看起來像是地圖上插著的小白旗。

  我漫步來到書架前,這個書架整整占據了一面墻。里面大約有六千余本雜志,全是廉價的偵探、探秘類雜志。我伸手撫摸一些書的書棱,像是《黑面具》、《一角偵探》、《線索》、《偵探小說周刊》。這些周刊自一九四七年起,我就著手收集了。也就是說已經有三十年了,相當于我人生的五分之三的時間。下個周五,我就是年滿五十的人了。

  我抽取一本《黑面具》,注視著封面上的人物。他們是錢勒、馬田、聶伯和麥克。我跟他們是老相識了,在許多寂寥的周日,多虧他們陪我一起度過。有他們在,我的低迷、糟糕情緒總會緩解不少。可是今天卻不同了。

  電話鈴聲大作。我走進臥室,摘下聽筒。是老休本。他是一個嚴肅而又正經的警探。這三十年里來,他算得上是一個跟我最親密的朋友。

  “我說,是不是把你吵醒了?”他說。

  “哦,沒有的事,我早起來了,已經好幾小時了。”

  “年紀一大,瞌睡就少了。”

  “一點兒沒錯。”

  “下午來我這兒吧。我們打會兒牌,然后喝點啤酒。我也一個人在家,老婆帶著孩子去了蘇里雅多。”

  “休本,我不是很想去,心情不好。”我說。

  “怎么?聽起來,你情緒病又犯了。”

  “我想也是。”

  “哦。我知道了。一個私家偵探的憂傷,對不對?”

  “那憂傷來自于藹—私家偵探。”

  他“咯咯”笑了起來,說:“是因為五十歲的生日?我說,伙計,你也太敏感了!人生五十,時值壯年。我是過來人,相信我,你看我已經五十二歲了。”

  “是的。”

  “好吧。我建議你,改變主意,到時候我們一起喝兩杯,我等你。”

  收起電話,我返回起居室。喝完咖啡,我強制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開始在房間里漫無目的地踱步。

  又是一個討厭的星期天上午!

  我的老毛病突然犯了,肺部難受得厲害,止不住地咳嗽。我用手帕捂上嘴,空蕩蕩的公寓里充斥著枯燥、碎裂的咳嗽聲。都怪香煙,該死的香煙!我的煙齡有三十五年,平均每天能抽完兩包。在這三十五年里,保守估計我抽了五十萬支的香煙,吸進去的焦油不下一千萬口……唉,現在計算這個干嗎?我又一次站立起來。這才意識到,從起床開始,我一直在重復兩個單調的動作:站立和坐下,也沒有出門。天哪!再這樣持續下去,我真會患上自閉癥。不行,我得去一個地方找點什么事情做。自駕遠游也好。現在,我不想見任何人,當然也包括休本。

  套上一件很舊的棉布夾克,我驅車離開公寓。從我居住的地方出城,最近的路線是向北走。于是,我把車子開往金門橋,從那里徑直駛進一零一號公路。車子行進了兩個小時,我來到紅木匠,這里距離科里爾北部數英里。于是,我轉動方向盤拐向海岸,沿著海岸線持續行駛到下午兩點。接著,汽車上了一號公路一直往南邊行進。

  那一帶沒有太陽,空氣里彌漫著一層霧。不過,海的味道強烈而又清新。公路上的過往車輛不多,很久才會出現一輛。吐著白沫的浪花擊打著海邊的礁石,那景致看上去很美。在一個名叫“錨灣”的海灣附近,我驅車駛向一處懸崖。我選擇了一個沒有人煙的停車場,把車子停好,然后拐進一條通往海灘的小徑。

  我沿著海灘很隨心地踱著步。一路上看著海浪時起時伏,聽著海水嘩嘩作響,還有云霧里的海鷗愉快地鳴唱。這里很安靜,對我而言,安靜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去處。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感覺到一陣涼意。因為受涼我又咳嗽起來。于是,我只好返回小徑,走向懸崖邊的停車場。快要到達時,我發現場地里多了一輛很臟的綠色小型卡車。卡車后面還掛著一輛房車,也不大,上面滿是灰塵。房車的右側往后傾斜,看來那個輪胎癟了。車子周圍有三個人,兩男一女,很安靜,海風吹動著他們的頭發和衣襟。

  我朝他們走過去,因為我的車停在那邊。聽到腳步聲他們三人一起抬頭,挪動了一下位置,攀談了幾句,然后朝我走過來。

  我們還有幾碼距離的時候,他們停住了,其中一人跟我打招呼:“你好!”他年紀不大,二十歲左右,其余兩人跟他年齡相仿。打招呼的小伙子頂著一頭紅色的頭發,留著下垂的八字胡,身穿粗布風衣,藍色工作褲,腳上踏著短筒鞋。他的臉上寫滿不安,露出的微笑十分勉強。

  他身旁站立的一男一女,看起來也很緊張。那個男孩子留著黑色短發,臉型方正,膚色很黑,身上的格子夾克看上去像個伐木工人的工作服,腿上穿著長褲,底下配了一雙褐色的皮鞋。女孩子長得不太好看,嘴唇很薄,臉色慘白,一件又長又厚的風衣裹在身上。頭部包著一塊綠色的大手帕,蝴蝶結的綁法和修女一樣,肩上披著紅棕色的頭發。三個人都不約而同地將手放在衣兜里。

  “你們好!”我點了點頭。

  “我們一個輪胎破了。”紅頭發說。

  “哦,我注意到了。”

  “你有千斤頂嗎?”

  “是的,我有,很樂意給你們使用。”

  “謝謝你了,幫了我們大忙。”

  我心里有些疑慮,禁不住皺皺眉頭。大半生的偵探工作,讓我有時候會產生一些預感。而這些預感通常會被我忽視。現在,我又產生了這種預感,覺得這三個人有些不大對頭。他們都很不安,他們之間的關系看起來也很微妙,也許他們正在玩一場輕浮而又帶著危險的游戲?不過,這些跟我有什么關系?可偵探的本能和好奇心令我無法對于這些異樣置之不理。

Tags: 追蹤 懸崖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6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