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行刑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外出旅行的時候,我通常會選擇自己駕車。在旅途中,你差不多可以天天看到車禍。有時候,還會目睹沒有來得及清理的車禍現場。這些車毀人亡的凌亂現場,我見得太多了,有些麻木,為此我常常在心里責備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

  可是,一天傍晚的經歷,改變了我對自己的看法。那晚,我開著車,在賓西法尼亞州的公路上緩緩行駛。突然,一輛停著的救護車和兩輛公路警察巡邏車闖進了我的視線。順著汽車的燈光看去,我看到了讓我終生難忘的一幕。

  她是個小女孩,年齡不會超過十六七歲。可她再也沒有機會長大了。她身穿一件T恤,腿上套著一條牛仔褲,腳上踩著高跟鞋,衣著不大協調。一頭金黃色的直發披散著,口紅的顏色很重,一副藍色鏡片的遮陽鏡耷拉在一只耳朵上。

  這回,她小小的身軀不是平躺在地上,而是被懸掛在十尺高空,歪歪斜斜地在半空里杵著。她的背部被電話線柱刺透了,柱子從她的胸膛直插進去。她的身軀被兩位醫護人員卸下來時,連警察們都不敢多看一眼。他們的目光,要么停留在自己的鞋子上,要么注視著路上的來往車輛。那景象實在是太慘了,讓人不忍心去看。

  現場還沒有清理,很容易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路旁停著一輛被撞壞的小汽車,車子的一只輪胎爆了。車廂前排坐著一個男孩,他面無血色、滿臉淚痕。警察的探照燈沒帶來之前,這里是一片漆黑。這個男孩和不幸遇難的女孩,正在路旁修理壞掉的輪胎。這時候,恰巧路過了一輛車,撞上了女孩。那輛車的速度太快了,把女孩撞飛到半空。肇事司機一見闖了禍,附近也沒有其他車,就駕車逃逸了。

  距離現場兩百碼的地方,幾個過路人都將車停在路旁,開始彎下腰嘔吐。這時,我的嘴里也開始泛著酸味。于是,我打開車窗清了清嗓子,吐口唾沫,可是,這些都是徒勞。

  在駕車的時候,我一向謹慎,從來沒想過超速。現在,我更是小心翼翼,把車速減到每小時十八英里。由于肇事司機逃逸,警方一定集中了警力全力圍捕。在這個時候,我可不想去碰釘子被他們攔住。我心里有一個秘密,我不能把時間浪費在與警方的糾纏上。如果警方不仔細盤查,我就能快速順利通過。驅車行駛了三四十英里路的樣子,我在一個加油站停下了車。在那里,我給車子加了點油,還吃了一些食物。那時候,是凌晨兩點鐘。此番前行,我的終點站是費城,現在距離目的地還很遠。等著加油員把油箱加滿,我在餐廳旁邊把車子停好,然后,下車鎖好車門。

  徑直走向吧臺,我點了一杯咖啡隨即坐了下來。喝著咖啡,我開始考慮到達費城以后的安排。突然我感覺有兩行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于是,我別過身子,發現那目光來自一位穿著講究、雙鬢發白的人,他坐在我身后,座位旁邊是一個窗戶。透過玻璃窗我看見了我車子上的猶他州牌照。

  看那個人的派頭,他應該不會對我感興趣。他不像個警察。僅看他的西裝、袖扣、手表和鉆石,就知道他這身行頭不便宜,價值一定超過五千元。況且,我整過容他不可能認識我。想到這里,我只管喝我的咖啡不再去理會他。

  就在我準備離開時,我發現他立即尾隨。于是,我機警地向右轉彎,而他轉向了左邊。我停下腳步佯裝觀看禮品櫥窗,同時,用眼睛的余光繼續留意他。這時,我瞥見了他停在后面的汽車,那輛紅顏色的跑車是外國進口的,看起來很昂貴。

  驅車經過一條彎道,來到主干道上。我開始通過后視鏡觀察他的蹤影,這一次他沒有跟來。

  于是,我把車速保持在四十英里上,悠閑地向前行進。偶爾,我也會再留意一下后視鏡。因為我總擔心餐廳的那個家伙不會這樣善罷甘休。

  車子約莫行進了兩三英里后,一個黑影直沖沖地朝我撲來。那是一輛汽車,車速指定有八十英里,但車燈沒有開。看樣子,司機不打算超車,他直直地朝著我的車尾開過來。眼看著就要追尾,我用力踩了一腳油門,身子緊貼在座椅上,盡量減少撞擊時的震動。

  即使那樣,也是于事無補,不過總好過聽任脖子被扭斷。我的車子已經不再受我控制,被撞出了路面,駛向附近的一個排水溝。汽車靠右輪子淹沒在水里,靠左的輪子支在路面上。后面的那輛車繼續殘喘了兩百碼,沿途灑下水和油,還不住地往下掉著引擎碎片。

  司機打開車門,緩緩地朝我走來。他手持電筒,走路的姿態像極了一個老嫗在散步。一定是那個穿著講究的家伙!

  松開安全帶,我下了車。這時候,我才發現汽車尾部已經被撞得不像樣子了,凹陷進去的地方,少說也有一英尺深,而且油箱也破了,汽油不住地往水溝里滴落,在汽車的下面蔓延一大攤,散發著濃烈的味道。

  “你不要緊吧?傷到哪里了?”他問。

  我一言不發,生氣極了。我在心里暗暗地對自己說,要是我來不及拿完車里的東西,汽油就開始燃燒的話,我一定會找一個生銹的鐵條把他打死。

  等警車趕到時,我的衣箱、樣品箱和布袋子已經全部從車里面拿出來了。我正舒舒服服地坐在樣品箱上,沒有人看得出我剛才幾乎要殺人。

  “警官先生,你們終于來了。趕緊逮捕那個人,他超車,故意把我的車子撞壞了。”警車剛停下,穿著講究的人就急匆匆地跑去,沖著警察大聲叫嚷。

  我抬頭望望那邊,只見他的一根手指正指向我,眼睛里盡是挑釁,好像故意要激怒我,好讓我上前駁斥他。

  一位警察說:“你先冷靜一下,安倫先生,我們馬上就處理。”

  看來警察認識他,那我還是識相一些好。我放棄了無謂的爭辯,因為依照現在的情況,他的話肯定會比我的話有分量得多。

  “不要去聽信他的話,也許他喝多了,簡直就像個瘋子。”安倫先生又說。

  我一直靜靜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等警察走近的時候,我起身站立,主動遞出了我的猶他州駕照和汽車登記證。看來,這些證件為我贏得一個不錯的印象。說實話,真正的猶他州的駕照和汽車登記證是什么樣子,我沒有見過。不過,我確信我的偽造品一定可以以假亂真。仿照可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罪名。在東部,很多人都這樣,很少有人見過真駕照的模樣。

Tags: 車禍 罪名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6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