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邁克爾警官沉思了一下說:“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哦,不,準確地說應該是昨晚十一點鐘,你還距離希爾頓飯店,有幾里遠?”

  “是的,離得可不近,從城南向東走,得有好幾里呢。”約翰說。

  邁克爾警官隨手從他面前的辦公桌上取出一支煙,接著,他的目光轉向了杜勒斯警探。

  “約翰有一個不在場的證據,可是,這個證據可信度不高。”杜勒斯若有所思地說。

  “可信度不高?你和其他的警察不是已經查過了嗎?我整晚一直和仙蒂在一起,她已經親口向你們證實了。”約翰轉了個身,兩只眼睛迅速地瞥了杜勒斯一下說。

  杜勒斯警探沒有回答他,他手里的筆,不停地在記事簿上寫東西。

  “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仙蒂的話嗎?像她那樣的女人,肯定會為了錢去說謊的!”邁克爾警官幾乎是在咆哮。

  約翰很無奈,他聳了聳寬闊的肩膀說:“讓我怎么說你好呢?凌晨一點鐘,你派手下,把我從床上給拖了起來,毫無道理——”他的聲音聽上去很激動。

  杜勒斯警探打斷他說:“我們給你講過原因了。你一直在跟我們強調,你有證人,只管自己說話,不讓別人插話。”

  “杜勒斯先生,你出去看一下你的搭檔——皮得遜,他是不是查一個案子去了,怎么沒有回來?”邁克爾警官的語氣平和多了。

  杜勒斯起身站立,點了點頭,他的頭發烏黑,而且很有光澤。他走出了邁克爾警官的辦公室,隨手帶上門,徑直去了對面的兇殺案辦案組。

  邁克爾警官的目光停在約翰身上,說:“這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三個小時以前,也就是十一點鐘的時候,發生了一起持槍搶劫案。搶匪是兩個戴著面具的小孩,他們強迫賬房先生打開庫房,那里存放的全是客人的保險箱。”

  “是的,之前,你已經跟我提過這件事了。”約翰打了個哈欠說道,在這個時候,他的哈欠,跟他那雙充滿了緊張的灰色眼睛,有點不太搭調。

  對于約翰的故意打岔,邁克爾并不理會,他接著上面的話往下說:“飯店警衛聞訊后,立即趕到了通道口的休息室。一場激烈的搏斗開始了,兩個搶匪奪門而逃。其中一個沒有逃掉。他快走到街道拐角停放汽車的位置時,后腦勺上挨了一槍,倒在路邊。他的同伙,沒有管他,鉆進汽車逃命了。那個倒霉的家伙,你一定不陌生,他叫雷蒙,你們是老朋友了,而且一起坐過牢。現在,你應該明白,我們為什么找你來了吧?”

  “你有什么證據,說我跟這個搶劫案有關?這個晚上,從七點鐘到十二點鐘,一直和仙蒂在一起的,你去問問她,一切都明白了。”約翰的一只手,緊緊地抓著他的頭發說道,他的頭發很紅,亂蓬蓬的。

  邁克爾警官緩緩地將座椅轉了一圈,仰著臉,眼睛直直地望著頂上那個黑黑的、臟兮兮的天花板。

  他確實沒有證據,只是根據經驗推測的。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約翰和這起搶劫案脫不了干系。

  杜勒斯警官回到了辦公室,他興沖沖地跟邁克爾警官說:“皮得遜回來了,他確實又去調查了。”

  “嗯,很好,這次有收獲嗎?”邁克爾警官滿懷期待地問。

  “他發現了一把刀,受害者的身上和背部一共被砍了六刀。”說著,杜勒斯隨即坐了下來,并拿起了筆和記事簿。

  約翰輪換打量了他們兩個一番,說:“發生了什么事?哪個無辜的人,又要遭受你們的誣陷?”

  “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最好老實坦白,你跟他們是不是一伙的?”邁克爾的聲音聽起來很嚴厲。

  “我坦白什么?我壓根兒就不知道!”約翰說著,激動地站了起來。

  “你坐下!你要是再不老實,我就讓杜勒斯把你銬起來!”邁克爾警官氣呼呼地說。

  約翰連忙在他的座位上坐好,嘴里嘟囔道:“警官,我——”

  “你需要告訴我們,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說,從六點鐘到十二點鐘,你跟仙蒂在一起?”邁克爾警官說。

  “過了午夜,我就回家了,剛準備上床睡覺,這位先生帶著一個人就來敲我的門了。當時應該是一點鐘。”約翰激動地說。

  “你要確保,你說得每一句話屬實。”邁克爾警官嚴肅地說。

  “這半小時,我說的話要做筆錄?”約翰問。

  他說著眼睛往杜勒斯那邊望望。此刻,杜勒斯像是在記事簿上做記錄。約翰眉頭一皺,蹺起二郎腿,很快又把腿放下了。看得出來他有些不安。

  “杜勒斯先生,一點鐘的時候,是皮得遜跟你一起去找的約翰,對吧?當時,發生什么事了嗎?”邁克爾警官直視著杜勒斯說。

  “他正在床上睡覺。他一直跟我們提起那個女人。我們等他穿好衣服,就下樓去了。他堅持自己有證人,于是,我們就去了一家沒有打烊的小店。皮得遜去給那個叫仙蒂的女人,打了電話——”杜勒斯說。

  “她證實了我所說的全是實情,可你們根本不聽,硬把我帶到這里。”約翰說道,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事實上,皮得遜的電話仙蒂沒有接到。接電話的是女房東。”杜勒斯平靜地說。

  “你說什么?她沒接?”約翰有些氣急敗壞。

  “打不通仙蒂的電話,所以,皮得遜打電話打給了女房東,讓她幫忙調查。”杜勒斯說完,放下了手里的筆,開始抽煙。

  約翰連忙說:“是啊,仙蒂睡覺很沉,后來,你們聯系到她了嗎?”

  杜勒斯沒有再理他,只是看了看邁克爾警官。

  邁克爾警官回答了他的問題。“是的。警方已經找到她了。不過,有一點我們想不通,你為什么非要一口咬定跟仙蒂在一起?”

  “這話怎么解釋?”約翰反問。他轉動了一下椅子,緊緊拉著襯衣領子,接著說,“我本來就是跟她在一起的,她會替我作證的。”

  這時,杜勒斯合上他的記事簿,慎重地看著邁克爾警官說:“有一點我得告訴你,警官,也許的確有人見過他進了仙蒂的房間,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就死抓住這一點說事,想澄清自己。可有些情況,他很可能還不了解。尸檢結果會準確顯示死亡時間。”

  邁克爾警官把約翰晾到一邊,說道:“你說的沒錯,杜勒斯先生。結果很快就會出來的。約翰以為編造一個謊言就可以糊弄我們。”

  “等等,你們在說些什么?”約翰的語氣很粗暴,他站起身,長長地臉龐上淌著汗滴。

  “先別激動,孩子。快坐下,我們正準備告訴你一個消息。這起飯店搶劫案,你有仙蒂作證,皮得遜已經去調查過了。”邁克爾警官說。

  “我不明白,你要說什么?”約翰緩緩地坐回椅子,一臉迷惑,他用袖子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汗水說。

  “可憐的小家伙,你想想,這半小時里皮得遜干什么去了?”杜勒斯說。

  約翰思考了一會兒,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他差點暈倒。“剛才,你們說有人被刀砍傷了,那個人難道是仙蒂?”他的聲音在發抖。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邁克爾和杜勒斯,靜靜地觀賞著約翰,他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不停地挪動著身軀。

  “請等一下,警官。”約翰開口了。

  “我一直在等著,等了很久了。”邁克爾警官說。

  “這個挨千刀的臭婊子,她早就該死!可沒想到發生在今晚。”約翰罵道。

  “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邁克爾說。

  “我跟您說實話吧,警官。昨晚我沒有在她那里。我只是打了個電話,跟她交代了一聲。這場搶劫案我的確參與了。還想著能拿到一筆錢呢,誰知,剛一動手警衛就出現了,連一毛錢也沒有拿到。”

  “現在,你怎么又換詞了?開始承認自己是同謀了?我記得,不久以前有人還堅決地說自己跟仙蒂在一起直到午夜呢?”邁克爾警官說。

  “這回我確實沒有騙你!我很久都沒有見到她了,對,是一個星期。我只是給她打過一個電話,我跟她說,如果幫我作證的話,她可以拿到一些錢。”

  “我們調查的結果可不是這樣。”杜勒斯說。

  “好吧,我可以帶你們去一個地方,我把手槍丟在那兒的水溝里,那個可以證明我沒有參與謀殺,而是回了旅社。”約翰咽了咽口水,說道。

  “現在,就勞煩你和皮得遜再走一趟,跟他去那個地方檢查一下。要是他再耍滑頭,我想你們知道該怎么對付他。”邁克爾對杜勒斯說。

  約翰被帶走后,邁克爾突然大笑起來。他很得意,因為約翰中了圈套。任何一個犯了搶劫和殺人雙重罪名的人,都不會愿意自我招認的。可憐的約翰也不例外。只是他一直被蒙在鼓里,還不知道飯店的警衛已經死了。

  邁克爾警官嘴里哼唱著歌曲起身走出辦公室,吩咐外面的警察:“帶仙蒂進來,我得好好跟她談一談。”

Tags: 證據 謊言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6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