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百葉窗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在長時間無聊的飛行旅途中,我經常買一本神秘雜志,用來打發難熬的時間。但是這一次我沒有看雜志。我覺得坐在我身邊靠近窗口的那個人,比任何雜志更吸引人。

  這是位衣著看起來很保守的中年人,細看其中卻透著粗獷。濃濃的眉毛下有一雙溫和的褐色眼睛。在飛機快起飛時,我看他身旁的座位還空著,就坐了下來,他隨意地看了我一眼。我很想和他搭訕,卻找不到什么話題。飛機終于起飛了,之后我們都解開了安全帶,這時他先說話了:“我看你是個懸疑小說迷。”邊說邊指著我手中的雜志。

  “有點喜歡,算不上迷。”我說,“我只是用它來打發時間。”

  “我也算不上,”他接著道,“我讀神秘小說,是為了懂得新的犯罪技巧,第一時間學習書中的方法”。

  “你這樣說很容易讓人誤解,以為你是個歹徒,正在研究犯罪技巧。”

  他微微笑了笑:“沒有你說的這么糟糕。歹徒最想要的就是錢,很多錢都是從銀行中轉的,我想在這方面多了解些,可以避免我工作時出事,就是這樣。”

  “我叫約翰遜,在銀行上班。”他說。

  我笑著說:“幸會。”

  “多年前,在加州一個小鎮的一家商業銀行里,我親身經歷過一次銀行搶劫。所以我知道這種事隨時都可能發生。”

  “那次銀行搶劫一定很刺激吧?”我說。

  “嗯,確實很吸引人,也很緊張刺激。”他說,閉上眼睛,靠著椅背。看得出來,他正在回憶那次事件。

  聽他這樣說,我很想知道這件事的經過,于是我說道:“說出來我們一起分享怎么樣?反正閑著也是無聊。”

  “故事很長,你會厭煩的。”他睜開了雙眼說。

  “不過你既然很想聽,我還是說吧!二十年前,我當時在銀行里是個出納助理,是個真正的小職員。我上班的銀行當時辦理一種夜間存款的業務,鎮上做生意的可以在商店關門之前,把現金存到銀行去。那時候,鎮上大部分的商店,在星期四都到晚上九點鐘以后才關門。因此,禮拜五上午的時候,前天晚上存入的現金總是很多。”

  “我知道這種情況,”我說,“我在P城開了一家運動用品店。”

  “哦,是嗎?P城是一座好城市。”

  他又接著說那件事,“早晨一到銀行,清理夜間存款是我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項,計算好并作好標記,完了放在出納的辦公桌上,這樣出納在銀行開門后可以立即工作。因此,我總是全行第一個上班的人,在銀行開門前十五分鐘其他的同事才會陸續到來。每天上午銀行正式營業之前的半小時內,只有我一個人,我很喜歡那種感覺,你知道為什么嗎?那時候只有你一個人,讓你有一種獨自肩負起整個銀行的感覺。”

  我點頭表示同意。

  “那天早晨,我八點鐘左右離開家,像平常一樣,我去公共汽車站等候公共汽車,那時公共汽車站旁邊有一輛灰色的福特汽車開過來停在我旁邊,司機探頭出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忙,對我說可以搭他的車進城。我說如果可以,非常感謝。他把車門打開,我順勢上了車,坐在他旁邊。”

  我想當然地分析說:“你應該對一位陌生人無端地給予你恩惠表示懷疑,他一定不懷好意。我看的許多小說里也是這么寫的。你該這樣說,非常感謝,我覺得坐公共汽車更適合我,然后繼續等公共汽車。”

  “你說得很對,但那天早上我沒按你說的做,我可是一點也沒提防。就這樣我上了那輛車,上車之后,我發現后座上還有兩個人。坐在右邊的那個人突然拿出左輪手槍,把槍口對準我,這使我很震驚。”

  “我什么也沒說,也無法做一些事來引起外人的注意,我就這樣一直沉默著。那人的手槍對著我,他雖然沒說話,卻很明顯地警告我別輕舉妄動。否則他一下就可以要我的命。”

  “就這樣我們默默地向銀行駛去,車速雖不快,但還是很快就到銀行了。司機將車停在銀行的后門,我平常出入的地方,這里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他們好像對我上班的活動規則很了解似的。銀行背后是條小巷,只有銀行職員才能從這里進出。那個時候巷子里一個人也沒有。”

  “持槍的男的對我說:‘到了朋友,下車!’他讓我先下車,他和坐在車后面的另一個人也跟著下車。持槍的那個人,頭發是金黃色的,人又高又瘦。另一個要矮一點,但很粗壯,一頭濃密的黑發,一直披到肩上。高個子對司機說:‘你就留在車上!’然后晃著槍對我說,“開門吧,讓我們進去!”他雖然溫和有禮,他的聲音卻很冷。他很冷靜,就像他每天都在做這樣的事一樣,或許他真的每天都在計劃怎樣做這樣的事。”

  “我只有任憑他們擺布。當槍口對著我的時候,我沒有去反抗,反抗是徒勞的。于是我拿出鑰匙,把門打開。當我開門時候,手腕轉動,我瞥見手腕上手表的指針正指著八點十五分,這個時間離警衛和同事上班還有一段時間。地窖里還有個電子鎖,電子鎖開的時間是在銀行開門營業之前兒分鐘,因此我確定他們無法打開電子鎖,除非等到快開門營業的時候。”

  “我先走了進去,他們兩個跟在后面,那時高個子說了一句話,讓我最后的一絲期望破滅了,他說:‘夜間存款!’直到那時,我才確認,他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每日的工作流程。他們一定監視了我好長一段時間了,暗中觀察我上班時候的一舉一動,我想這一定就是一般作案人所謂的‘踩點’,約翰遜先生,你認為呢?”

  他看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好像要我稱贊他,稱贊他從神秘小說中學到的這句歹徒的“行話”。我順口道“嗯”。這位威嚴十足的中年銀行家說黑社會的行話,讓人感覺很難適應。

  “他們逼我來到大門旁邊,這里的墻壁上存放著夜間存款。那時候的銀行大門很落后,沒有現在的這種堅固、透明、裝有電子眼設備,而那扇前門里有一道活動的百葉窗,用來遮擋午后的陽光,大門的右邊是我們副經理的辦公桌,百葉窗可以遮住照進他房間的陽光。每天上午,隨著太陽的轉動,百葉窗越放越低,直到完全放下。到第二天早上我來上班時,再把它拉上去。每天上午,在處理前一天的夜間存款之前,我會首先拉上百葉窗。”他目光中閃爍著興奮,很愉快地對我說,“約翰遜先生,你知道我的上班地點離銀行門口最近,因此有很多散碎的工作要做,我有時候像個門房。”說完,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然后繼續講下去。

Tags: 搶劫 銀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5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