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人魔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赫伯特·喬治·威爾斯

  杜格拉斯真心喜歡莫羅島的生活,因為他已經厭煩了俗世間的各種悲劇和丑陋。是的,他經歷過飛機失事,經歷過同伴的傾軋,可謂是九死一生。如今能安靜、舒服地坐下來欣賞愛茜的舞蹈,杜格拉斯生出一種隔世之感。不過再過幾個小時,他可能就會迫不及待地離開莫羅島。

  蒙甘馬利告訴杜格拉斯,這座島是莫羅博士的私人財產。莫羅博士這個名字如雷貫耳,他是諾貝爾獎獲得者,但失蹤了很多年,原來是隱居到這個小島上了。自從被蒙甘馬利救下之后,這是杜格拉斯聽到的最震撼的消息。因為博士喜歡做動物活體實驗,所以在科學界備受斥責,無奈之下,他只能遠離塵囂,在這個小島上一待就是17年。

  蒙甘馬利一邊說,一邊把杜格拉斯帶到了客房,還緊張兮兮地鎖上了房門。

  “這可是為你的安全著想。”蒙甘馬利說。

  杜格拉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太陽西沉,夜色降臨,突然傳來一陣陣凄慘悲涼的叫聲,讓人毛骨悚然。杜格拉斯費了好大勁才打開房門,然后順著聲音的方向找去,不知不覺走到一個房間前。他趴在門上聽了聽,沒錯,聲音是從里面傳出來的。

  如果知道里面有怪東西,杜格拉斯無論如何都不會推開門走進去的。里面顯然是間實驗室,很多纏著繃帶的動物被關在籠子里,還有很多實驗用的大號瓶子,里面裝著一些畸形的嬰兒標本,令人作嘔。房子中間放著一臺手術床,旁邊站著一個人,背對著門。杜格拉斯慢慢挪了過去,他真希望自己沒走過去。手術床上躺著一個怪物,豬的身體,人的四肢。怪物身體的中間有一個紅色的肉球,肉球上長著嘴巴和眼睛,儼然一個嬰兒的模樣。是,就是一個嬰兒,一個長著歪嘴、眼睛蒙眬的嬰兒。這時,背對他的人突然轉身,扯下口罩,露出恐怖扭曲的臉。

  杜格拉斯嚇得奪門而出,一出門撞在了兩個人的身上。他一抬頭,差點叫了出來,那不是人,是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的怪物。除了逃跑,他想不出別的辦法。

  沖出房子,杜格拉斯躲在草叢中,根本不知道該逃到哪里去。突然,草叢中響起一陣窸窣聲,有人過來了。正當杜格拉斯準備好被抓的時候,一個溫柔清脆的聲音說:“我帶你離開這兒。”杜格拉斯抬起頭一看,謝天謝地,是愛茜,那個為他跳舞的少女。“但我有個請求,請你不要把我父親的事情說出去。”愛茜用懇求的語氣說。

  杜格拉斯哪里還有討價還價的資格,更何況這個善良的姑娘所提的要求根本不算什么。他拼命點頭,并央求愛茜快點帶他離開。

  愛茜帶著杜格拉斯穿過草叢,躲開怪物們的追捕,到了樹林里。一個猿人站在那里,威風凜凜。杜格拉斯嚇得直后退,愛茜則緊緊拽著他,并跟猿人說:“阿薩斯曼,請你把我們帶到賽恩法蘭那兒。”猿人抓起杜格拉斯的手,翻來覆去看了幾遍,確認他有五個手指之后,把他帶到了一個地方,那里全都是獸人。

  杜格拉斯真是大開眼界,那些獸人雖然都是直立行走,但卻直不起腰來,就像一個個駝背。他們長著人的四肢、野獸的身體,有豹子,有猿猴,有豬,凡是常見的動物,這里似乎都有。莫羅博士真是有著奇妙的審美觀,他制造出一個個驚世駭俗的丑家伙!

  杜格拉斯忍著胃里的翻江倒海,跟著愛茜左穿右行,又坐升降機到了一個地下廣場。前面一個高臺上,獸人賽恩法蘭正在講話:“你們知道做人多么困難。我們有幸被父親制作成人,就要懂得珍惜和感激。為了配得上高等的外表,我們不能用四肢走路,不能吃肉,不能在吃飯、喝水時發出聲音……”

  “一個人類需要你的幫助!”愛茜大聲叫著。

  賽恩法蘭停止演講,從高臺上走下來。可杜格拉斯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就被一陣喧鬧聲打斷了。

  外面的獸人不斷喊著:“父親,父親。”

  只見莫羅博士高傲地坐在一輛破車上,被獸人們拉著進了大廳。

  盡管這是第一次見莫羅博士,但杜格拉斯對這個博士充滿了厭惡,他看著獸人們前呼后擁的樣子,更加想吐。博士看到他的驚慌,表示了莫大的安慰,還極力解釋這些獸人是善良的,不會害人。緊接著,博士按下了手中的一個小型機器,獸人們立即慘叫著摔倒,渾身抽搐,本就是奇形怪狀,這下更加難以入眼。杜格拉斯此刻不光是胃里難受,心里也莫名難受起來。

  莫羅博士把杜格拉斯帶回了那令人作嘔的房子里,還好客廳看起來還算正常。博士開始介紹自己的兒子、女兒。除了愛茜之外,博士的四個兒子都是人和獸的混合物。杜格拉斯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在實驗室里見到的那個站在手術臺前的怪物。他叫阿沙素魯,長得像狗,當時正在接生嬰兒。博士的其他三個兒子分別是最得寵的侏儒馬基、善良卻遲鈍的屈迪和靦腆的貓頭人麥令。

  博士告訴杜格拉斯,他這17年都在研究如何將動物和人的基因混合在一起,從而培養出具備動物優點和人類優勢的完美人類。如今他已經有所成就,眼看就要完全成功了。

  杜格拉斯認為這種研究已經扼殺了動物的本性和人的機能,制造出的不是完美人類,而是不倫不類的怪物。博士被激怒了,他跟杜格拉斯大聲辯論起來。就在這時,博士的兒子們正對著桌子上新上的烤兔子流口水。

  博士勃然大怒,大聲呵斥蒙甘馬利為什么有肉出現。因為怕會引起島上獸人們的獸性,所以博士嚴令禁止吃肉。十幾年來,蒙甘馬利都一直吃素。這次難得有客人來,所以蒙甘馬利特地打了一只兔子,想沾沾客人的光,解解饞,誰知道會遭到博士的斥責。

  “我捕殺兔子的時候又沒有別人看到。”蒙甘馬利委屈地小聲嘟囔。

  “不一定。”杜格拉斯突然想起一件事,愛茜拉著他到地下大廳的時候,在樹林外看到一個像豹子的獸人正吞食一只野兔。愛茜說那獸人叫路米。路米察覺到有人來后,迅速逃到了樹林里,而且是四腳著地跑的。他將這些說了出來,博士立即緊張地召集所有獸人,讓賽恩法蘭再次宣讀島上的規章條例。

  “有人吃了肉,殺了生。”博士通過喇叭憤怒地說。

  “路米!”博士大聲喊了破戒者的名字。

  獸人們驚呼著看向路米,而路米卻表現出一股豁出去的勁頭,猛地撲向博士。博士趕緊按下手里的機器,路米當即倒地抽搐著,哀號著。獸人們停止了喧鬧,眼睜睜看著路米痛苦地在地上扭動。

  片刻之后,博士松開按鈕,緩緩走到路米跟前,蹲下來輕撫他的頭,說:“孩子,我原諒你了,起來吧。”

  路米感激地看著博士,兇悍的豹子臉變得溫順,低聲叫了聲“父親”。

  可就在這個時候,阿沙素魯卻朝著路米的腦袋開了一槍。

  獸人們驚呆了,阿沙素魯盯著博士說:“父親,是您讓我開槍的啊!”

  “從哪兒來的槍?”博士叱問道。

  阿沙素魯驚恐地看著蒙甘馬利。

  顯然,獸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嚇著了,也被激怒了。賽恩法蘭顫抖著說:“法律規定不能殺生……”獸人們嘴上什么都不說,心里卻充滿了憤恨,這點從他們噴火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到。特別是路米的好友——一個袋鼠和狼的混合體,眼睛里流露出兇惡,顯然動了殺機。

  博士命人燒了路米的尸體,獸人們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聚集地。只有袋狼一個人守著火化爐,直到路米的尸體被燒成灰燼。袋狼雖然有人類的基因,但感情表達能力很差,除了悲傷地號叫以外,他找不到其他方式宣泄。他一點點把路米的骨灰收起來,還把一些沒有燒盡的骨頭撿起來。他看著骨頭,突然發現了一個金屬物,那東西是植在路米肋骨上的感應器,連著博士手里的機器。就是這玩意兒造成了他們的痛苦,也束縛了他們的本性。

  袋狼看著小小的感應器,越來越憤怒。他摸著自己的肋骨,那里也有一枚一模一樣的感應器。要想獲得自由,就必須經歷痛苦。他看看周圍,確定沒人之后,將尖利的爪子狠狠插進了自己的肋骨……

  這一天是為獸人注射血清的日子,博士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為獸人注射他發明的血清,可以防止獸人退化。血清還有一種功能,就是讓獸人變得聽話,讓他們認為目前的生活是最美好的,要珍惜,要順從。

  除了袋狼,所有獸人都接受了注射。當蒙甘馬利拿著注射器走向袋狼的時候,袋狼露出了兇狠的目光,一把奪過注射器,另一只爪子拿著感應器。

  蒙甘馬利大叫一聲,趕忙跑到拉血清的車上拿槍。他知道這有多危險,袋狼不再受控制,他將變成一頭兇惡殘忍的野獸。等他拿到槍的時候,袋狼已經跑遠了。

  阿沙素魯在一旁興奮地說:“主人,大搜捕?”

  “是的,大搜捕。”蒙甘馬利狂吼道。

  獸人們瘋狂追捕袋狼,把子彈、麻醉彈都射向昔日兄弟逃跑的方向。袋狼沒有后悔,他知道自由之路荊棘滿布。

  與此同時,杜格拉斯在想方設法跟外界取得聯系,希望能逃出生天。可島上唯一可以跟外界聯系的電臺被蒙甘馬利毀掉了。

  “你想讓我們都被抓走嗎?你希望愛茜被送進馬戲團嗎?你不知道,愛茜和我們一樣,她也需要血清,不然她也會退化。”蒙甘馬利惡狠狠地說道。

  這晚,愛茜告訴博士:“父親,我最近開始退化了。”

  這晚,一些獸人找到袋狼,他們不是來實施抓捕的,是來宣布他們愿意跟袋狼站在一邊。

  這晚,袋狼帶著這些獸人沖進了博士的房子,在客廳里挑釁地玩弄鋼琴。博士聽到響動,走了出來。獸人們畢竟做了十幾年的順民,見到博士依然有些緊張。他們退到一邊,躲在角落里。博士坐在鋼琴旁,溫柔地說:“孩子們,你們有彈琴的天賦,我來教你們一些基本的音樂知識……”獸人們像從前一樣圍聚在博士身旁,袋狼匍匐在博士腳邊,博士溫柔地撫摸著他。

  袋狼此刻不是人,也不是野獸,他有野獸的兇悍,也有人的情感。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內心對博士還有尊敬和不舍。他抬起頭,淚眼婆娑地說:“父親,我們到底是什么?”

  博士說不出來。

  袋狼接著問:“為什么讓我們如此痛苦?”

  博士站起身,慢慢退到客廳。侏儒馬基突然出現在他身后,遞給他控制感應器的機器。

  袋狼一步步逼向博士,追問:“父親,如果痛苦消失了,法律也就不起作用了,對嗎?”

  “法律就是法律,必須起作用。”博士瞬間按下按鈕,但面前的獸人們沒有任何反應。

  袋狼狂笑著說:“沒用的,父親。我們的法律是用四肢走路,我們的法律是喝水發出聲音,我們的法律是吃肉,我們的法律是追從本性。”

  說著,袋狼和其他獸人撲向博士,將博士撕了個粉碎。

  博士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他一心想要制造出溫順的完美人類,為什么這些獸人還是如此殘忍?是DNA的哪個部分出了問題,壓制不住他們的獸性?

  袋狼和獸人們瘋狂地撕咬這個創造了他們、教他們知識、帶給他們痛苦的父親,腦子里沒有別的想法,只感到無比暢快。

  杜格拉斯聽到混亂的聲音,已經意識到局勢的嚴重。他拿著槍沖了進來,對著獸人們開槍。獸人們四散而逃,袋狼拿走了博士手里的機器。

  博士殘破的尸體被火化了。善良的麥令慟哭不止,“父親死了,我們怎么辦?”他從被創造出來就一直跟著博士,盡管有時候會痛苦,但他依然把博士當成依托。

  一旁的愛茜拉著杜格拉斯,淚眼蒙眬地告訴他,退化加速了,她的犬齒變尖了,耳朵在變長。杜格拉斯一直感激愛茜對他的幫助,于是暗下決心要從蒙甘馬利那里拿到血清。

  然而當杜格拉斯找到蒙甘馬利的時候,蒙甘馬利已經毀掉了所有血清,他要以這樣的行動來換取在獸人中的威信。他要取代博士,成為獸人們的新領袖。

  杜格拉斯絕望地癱坐在地上,蒙甘馬利狂笑著被一些獸人簇擁著離開。

  在地下大廳里,蒙甘馬利坐在高臺上,周圍是臣服的獸人。他的法律與博士的不同,沒有約束,只有放縱,獸人們可以聽從自己的本性為所欲為。

  這時,升降梯下來了,阿沙素魯從上面走下來,他拿著槍說要來投誠。

  蒙甘馬利把他叫到身邊,問他:“豬狗最喜歡什么?”

  “追捕與殘殺,主人!”阿沙素魯說著突然拔出槍擊斃了蒙甘馬利。

  這時,袋狼帶著另一群獸人來到了地下大廳。

  杜格拉斯坐在地上愣了一會兒神,然后麻利地站起來,在實驗室瘋狂尋找,希望能找到殘留的血清,可找遍了每個角落都沒有找到。不過他并不是一無所獲,他發現了自己的DNA樣本,原來博士一直都在用他的DNA做實驗。

  杜格拉斯沒有放棄,他拉著愛茜到地下大廳找蒙甘馬利,希望他懂得如何配制血清,可一到大廳就發現了蒙甘馬利的尸體。獸人們把杜格拉斯和愛茜抓了起來,送到袋狼面前。

  愛茜露出鋒利的貓爪,跟獸人們搏斗,她希望能保護杜格拉斯。

  阿沙素魯瘋了一樣抓住愛茜,惡狠狠地說:“你是父親的心肝寶貝,他從來沒有打過你。”說完就殺了愛茜。

  袋狼站在高臺上,不動聲色。突然間,他抽出槍沖著阿沙素魯一陣亂掃,“路米的仇報了。”接著,他對杜格拉斯說,“人類,你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神,我說的就是法律。”說著,他拿出博士的控制器,按下了按鈕。沒有取出感應器的獸人們倒在地上,痛苦地哀鳴。

  杜格拉斯看了看袋狼和其他幾個取出感應器的獸人,冷靜地說:“當然,你是神。”他又轉向那幾個獸人,“你們和他一起殺了父親,可神只有一個,你們哪一個才是神,是他?還是他?”袋狼雖然有人的智慧,卻沒有人的謀略,他上當了。他和那幾個獸人開始自相殘殺。大廳里亂成一團,獸人們向昔日的同伴開槍。

  油罐被打碎了,麥令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拿著火把,點燃了油罐。

  袋狼的腿被打斷了,原本他是第一個沖破禁錮的,現在卻成為大家攻擊的目標。他從未如此孤獨過,即便是獨自為自由戰斗的時候,也沒有這般孤獨。他步步后退,獸人們步步緊逼。他突然轉身悲愴地叫道:“這是為什么?”說罷跳入了熊熊大火。

  是啊,為什么,杜格拉斯不斷地問自己。這一切痛苦和罪惡都是為了什么產生?博士為了自己的研究而制造出一群非人非獸的東西,讓他們從誕生之日起就承受痛苦。或許博士在制造他們的時候就已經加入了人類的自私和欲望。

  天亮后,杜格拉斯在賽恩法蘭、馬基和阿薩斯曼的護送下上了一艘木筏。他臨走時跟他們說:“我一定會找到幫助你們的辦法,外界有許多優秀的科學家,一定能幫到你們。”

  “我們不需要科學家,我們只需要聽從自己的本性。我們喜歡用四肢走路,那樣不累。”賽恩法蘭說。

Tags: 人魔 嬰兒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5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