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回音洞穴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海倫娜·布拉瓦斯基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位于西伯利亞邊疆的小鎮,距今有30年的時間了。這個小鎮受俄羅斯帝國的管轄,因為礦產豐富,所以非常富庶。生活在這里的居民大部分是一些礦主和礦業加工廠的廠主。

  在小鎮外約三千米的地方有一座豪宅,其主人是這一帶聞名的富商伊思維佐夫老爺。誰都知道這位富有的老爺無妻無兒,收養了弟弟的幾個孩子。幾個孩子里,最大的侄子尼古拉斯最得叔叔寵愛,是叔叔龐大遺產的第一繼承人。

  這個家庭的生活原本十分平淡,所有人按部就班地生活,但是后來發生了變故。

  有一天,有個侄女想學齊特琴。這是日耳曼人擅長的樂器,這附近根本沒人會彈奏。伊思維佐夫老爺十分疼愛這個侄女,便派人到圣彼得堡請了個懂齊特琴的老師來教她。這位老師是德國人,活著只為了兩件事,一是女兒,二是齊特琴。當他得知有人請他教琴的時候,便一口答應,并擇日帶著女兒風塵仆仆地到了伊思維佐夫老爺的家。

  就從琴師到來的那天起,這個家的平靜就被打破了。年邁的伊思維佐夫老爺每天沉浸在優美的琴聲中,竟然向往起了愛情,愛上了琴師的女兒。半年之后,侄女將齊特琴演奏得出神入化,而叔叔則打算迎娶琴師的女兒。

  一天早上,伊思維佐夫老爺把所有人都叫到客廳,宣布他要迎娶琴師女兒的決定,并且告訴孩子們,他不會忘了給他們留一部分遺產。孩子們知道自己原本可以得到很多錢,這下子要因為年輕嬸嬸的介入而所剩無幾。特別是尼古拉斯,他本來是叔叔遺產的最大繼承人,如今可能一毛錢都拿不到。更重要的是,他也深深迷戀著琴師的女兒,希望有一天能跟她一起生活。現在叔叔宣布了這個決定,他錢也得不到,人也得不到,自然悶悶不樂,獨自出去,消失了一天。

  除了結婚的喜訊之外,伊思維佐夫老爺還告訴大家,他第二天要出門一趟,至于去哪里,他沒有說。孩子們圍在一起猜測叔叔可能是要到別處去修改遺囑。

  晚飯過后,伊思維佐夫老爺把老仆人伊萬叫到房間里。大家聽不到他們說了什么,只能聽到叔叔在很大聲地說話,像是在責罵伊萬。伊萬在這個家里干了三十多年,很少犯錯,不過那天晚上他喝醉了,叔叔最討厭仆人喝酒,于是把他叫進房間痛斥一頓。伊萬出來的時候,還惡狠狠地詛咒了幾句。這些都是后來悲劇發生的時候大家回想的。

  現在要說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叫回聲洞。這個洞在伊思維佐夫老爺家的一塊土地上,每年都會迎來不少旅客,可以說是這個鎮子的標志之一。從伊思維佐夫老爺家往外走250米,有一個小巖洞,直通回聲洞。小巖洞周圍密布著一片茂盛的松林。從房子里看,那個小巖洞就像一個被綠色植被掩蓋住的小坑。誰要進入那個小巖洞,房子里的人都能看到。

  沿著小巖洞里潮濕的甬道走一陣子,就能看到一個寬闊的山洞,大約有15米高,能夠容納兩三千人。伊思維佐夫老爺命人在山洞的很多地方都鋪了石板,把這里當成一個天然的聚會場所,每到夏天,他就邀請很多鎮上的人來這里跳舞。過了山洞,有路若干。這些路蜿蜒曲折,又連著幾個不同的大山洞。這些山洞都很寬闊,不過里面都是池塘,不能用來聚會,可是劃船到這些洞里游玩一下也別有一番趣味。

  回聲洞就是這些洞中的一個,挨著小巖洞,它邊上有個小平臺,上面放著幾張陳舊發霉的凳子。這個洞因為詭異的回聲而聞名。說它詭異,是因為那回聲就像是洞里藏了一個喜歡模仿的人一樣,一字不落模仿著說話人的句子,甚至每個嘆息都模仿得惟妙惟肖。更為恐怖的是,一般回聲只會越來越輕,這個洞里的回聲卻是越來越大,到最后就像是山崩地裂一樣變成巨大的轟鳴,隨即又變成一陣凄涼的低吟消失在蜿蜒曲折的山洞里。

  伊思維佐夫老爺就打算把婚禮辦在山洞里。第二天早上,他出發去了巖洞,身邊跟著伊萬。半小時后,伊萬奉命回家取老爺的鼻煙盒,然后又匆忙回到山洞。一小時后,大家正在猜測伊思維佐夫老爺去山洞干什么,沒想到伊萬匆忙回來,身上濕漉漉的,面無血色。他大聲嚷著,說老爺在山洞里失蹤了。他擔心老爺失足掉進池塘,還潛入最近的池塘里找尋了一番。

  大家慌忙報警,警察搜查了所有山洞和池塘,結果一無所獲。晚上,尼古拉斯回到家,聽說叔叔發生意外,竟然號啕大哭,比誰都傷心。

  警方懷疑的第一個人就是伊萬,因為他在前一晚被伊思維佐夫老爺訓斥,還嘟囔著要報復,第二天他又是唯一一個跟隨老爺進巖洞的人。警察將伊萬看管起來,還搜查了他的臥室,結果從他的床底下搜到了一個首飾盒,里面全是價值不菲的珠寶。大家都認識這個盒子,是伊思維佐夫老爺的,一直放在老爺的房間里。伊萬再三發誓,說這個盒子是老爺進巖洞之前交給他的,老爺打算把這盒珠寶當作結婚禮物送給新娘,現在暫時讓他保管,到時候好給新娘一個驚喜。伊萬說,他伺候了老爺三十多年,雖然被老爺訓斥后心里憤恨,可依然是忠心耿耿。他還說,如果老爺發生意外,他愿意用自己的命來換老爺的命。但一切證據都指向伊萬,他有口難辯。警察抓捕了他,以謀殺罪將他送進監牢。按照那個時候的俄羅斯法律,犯人不認罪就無法判刑。

  搜查持續了一個星期,依然沒有找到伊思維佐夫老爺的尸體。因為老爺沒來得及修改遺囑,所以尼古拉斯依然是其遺產最大的繼承人。老爺一死,老琴師和他的女兒也無法繼續留在這里,他們收拾好行囊打算離開。可尼古拉斯卻留住了他們,說他愿意娶琴師的女兒為妻。不久,他們舉辦了婚禮。

  時間如流水,轉眼就是10年。1859年年初,我們再次遇到了尼古拉斯一家。當年那位金發的美麗新娘如今已經變成了體態臃腫的婦人,毫無姿色可言。據說尼古拉斯這10年都郁郁寡歡,很少出門。他每天不干別的,就是逼伊萬認罪,但伊萬堅稱自己清清白白,無論如何都不肯認罪。

  值得一提的是,尼古拉斯有個兒子,身材瘦小,體弱多病,好像一陣風就能把他吹走,一場感冒就會奪去他的生命似的。這個孩子睡著的樣子跟伊思維佐夫老爺一模一樣,家里人都不敢多看他一眼。想想看,一個年僅9歲的孩子卻長著一張60多歲的老人的臉,怎能不讓人害怕?長相跟老爺相似已經夠讓人毛骨悚然,偏偏行為習慣也跟老爺如出一轍。他喜歡坐在老爺生前最喜歡的大椅子上,像老爺一樣將胳膊交叉著放在胸前,表情嚴肅威嚴。他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不說話,也不笑,只是呆呆地看著前方。家里的保姆都不敢靠近他,就連尼古拉斯也很少跟這孩子親近。

  這年夏天,鎮子上來了兩個人,一個是來自匈牙利的旅客,一個是來自南西伯利亞的薩滿教巫師。據說這兩個人都有一些通靈的能力,特別是匈牙利人,他可以催眠那位薩滿教巫師,并以此賺得表演費,外面流傳著不少關于他的故事。

  有一天,匈牙利人來到尼古拉斯家,向他借用巖洞,想在那里開一場舞會,并邀請他也來參加。尼古拉斯在眾人的勸說下答應了匈牙利人的要求,極不情愿地去參加了舞會。

  巖洞里擺滿了蠟燭,恍如白晝。已經有很多年沒人來這里了,自從伊思維佐夫老爺失蹤后,這里就成了尼古拉斯家的禁地。

  這晚,舞會還沒開始,人們已經成群結伙進了巖洞。薩滿教巫師蹲在回聲洞口,已經被匈牙利人催眠。不管催眠這回事是真是假,反正大家樂于相信。

  舞會開始后,有人說起了伊思維佐夫老爺在這里失蹤的事情。匈牙利人顯然對這件事很感興趣,他從人群里拉出了尼古拉斯,問他詳細的情況。尼古拉斯一邊哭,一邊向匈牙利人講述了這件事。在場的人都因為這個年輕人對叔叔的思念而動容,認為他是個有情有義的好人。可突然間,尼古拉斯停止了哭泣,驚恐地看著前面,踉踉蹌蹌地退回到人群里。大家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一個滿臉皺紋的小臉蛋出現在匈牙利人的身后。

  “你怎么來了?誰把你帶進來的?”尼古拉斯驚慌地問。

  “是這個人帶我進來的,爸爸。”孩子指著蹲在回聲洞門口的薩滿教巫師說。

  巫師面無表情,眼神呆滯,身體像鐘擺一樣搖來擺去。

  “不會吧?這個巫師一直待在這里,怎么會去把孩子帶來?”客人們熱切地討論著。

  “你們看,他太像伊思維佐夫老爺了。”一個伊思維佐夫老爺的朋友驚呼道。

  “撒謊是不對的,孩子。你快回去睡覺,這里是大人們待的地方。”尼古拉斯沖著孩子怒吼道。

  “不,不,這孩子沒有撒謊。”匈牙利人插嘴道,“孩子,到我這里來。”他一把抱起孩子,繼續說:“這孩子看到的是薩滿教巫師的靈魂,他經常靈魂出竅,四處去玩。大家不需驚怪,就讓這孩子留下吧。”

  客人們從沒聽過這樣古怪的言論,各個心驚膽戰。

  “大家聽我說,既然薩滿教巫師有這樣的能力,我們何不請他來為我們揭開這個10年的未解之謎呢?既然嫌疑犯始終不肯認罪,我們就找到真相,用事實說話。不用太久,也就幾分鐘,就會有結果。”匈牙利人自信地說。

  在場所有客人都同意這樣做,只有尼古拉斯拼命反對。可匈牙利人根本不加理會,徑直走到薩滿教巫師的跟前,嘴里念念有詞。

  等了一會兒,匈牙利人對大家說:“我今天將用土著人的巫術來揭開真相,請大家耐心一點。在這個地方,這個巫術要比催眠術管用許多。”說著,他從包里取出一只小巧的鼓和兩個藥瓶。他打開其中一個藥瓶,將里面的液體倒在了薩滿教巫師的身上。薩滿教巫師渾身顫抖著,讓人毛骨悚然。空中飄來陣陣清香,令人神清氣爽。緊接著,匈牙利人掏出一把匕首,刺進了薩滿教巫師的手臂,鮮血一滴滴流入了另一個空著的藥瓶里。當血流滿了半瓶的時候,匈牙利人為薩滿教巫師止住了血,然后將血灑在了小男孩的頭上,最后,他拿出小鼓掛在自己脖子上,開始一邊敲鼓,一邊念咒。

  在場的人被這一系列的古怪行為所震懾,不自覺涌向匈牙利人的身邊。片刻之后,匈牙利人停止念咒,整個巖洞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尼古拉斯面色蒼白,身體如同巖石一般僵硬。寂靜持續了一段時間后,匈牙利人又開始念誦咒語。此時,薩滿教巫師的身體抖動得更加劇烈,小男孩也難受地扭動著身體。奇怪的是,回聲洞對匈牙利人的咒語沒有一點回音。周圍的燭火詭異地搖動著,似乎在應和匈牙利人的咒語。

  突然,從回聲洞里吹出一陣陰風。小男孩和薩滿教巫師身邊出現一片氤氳,不知道是水蒸氣,還是什么別的煙霧。小男孩周圍的霧氣是銀色的,薩滿教巫師周圍的霧氣是緋紅色的。匈牙利人加重了敲鼓的力度,聲音越來越響。就像回聲洞的回聲一樣,鼓聲最后變成了一陣轟鳴,震耳欲聾。與此同時,原本平靜的湖面蕩起一陣陣漣漪。漸漸地,漣漪變成了巨波,如同煮沸的水,又像被大風拂過的水浪。

  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在匈牙利人的咒語中,小男孩越來越高大。僅在幾分鐘的時間里,他從兒童變成了少年,從少年變成了青年,再從青年變成了雞皮鶴發的老頭。人們認識這張滄桑的臉,認識這個忽然變老的人,他是伊思維佐夫老爺。他的太陽穴上有個洞,血不斷從里面溢出來。

  他步履蹣跚地走向尼古拉斯,一言不發。尼古拉斯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滿身冷汗,眼珠子瞪得要掉出來一樣。

  這時,匈牙利人朗聲說道:“以主的名義,請你說出真相。無法安息的靈魂,你是意外死亡,還是被殘忍謀殺?”

  等了許久,鬼魂張嘴說話:“謀殺!謀殺!”那悲憤、絕望的聲音刺痛了所有人的心。

  鬼魂伸出一只手,指著尼古拉斯慢慢往后退。尼古拉斯就像著了魔一樣跟著往前走。幽靈一直退到了池塘邊,并輕飄飄站在了水面上。眼看就要跌進池塘,尼古拉斯突然清醒了般跪倒在地上,發出一聲痛苦的長號:“我沒有殺你,沒有!請你放過我。”

  忽然間,鬼魂不見了,換成了小男孩在池塘里掙扎。他不斷呼喊著岸邊的尼古拉斯:“爸爸救我,爸爸救我,我快淹死了。”

  尼古拉斯一躍而起,瘋了一樣在池塘邊號叫:“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我認罪,我認罪,是我殺了他,是我殺了他。救救我的孩子!”

  池塘邊的人沒有一個去救那孩子,他們就像被釘在了地上。池塘里忽然出現一個旋渦,一團白色的東西浮出水面,緊緊抓住尼古拉斯和他的孩子,把他們拖入了湖底。

  第二天早上,匈牙利人和薩滿教巫師不見了,誰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據知情人說,其實匈牙利人和薩滿教巫師早就死了,大家看到的是他們的靈魂。

  還有一件怪事,舞會那晚,尼古拉斯家的大房子著火了,什么都沒剩下。大家說那里受了魔鬼的詛咒,至今沒人敢在那里蓋房子,也沒人敢靠近。

Tags: 洞穴 詛咒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4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