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白發奇叟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海倫娜·布拉瓦斯基

  某年圣誕節,一群人到了芬蘭一個古老的城堡里過節。這個城堡的主人平時并不在這里居住,只有過節的時候才會邀請一群朋友一同前往。

  這座城堡建造于中世紀,是半芬蘭半俄羅斯式的建筑。城堡里有許多古老的畫像,雖然已經破損,但是依然價值連城。這里還有古老幽暗的樓梯,通往陰暗的閣樓。城堡地下是深不見底的地窖,還有霉氣逼人的陳舊牢房,這些終年不見陽光的地方似乎曾經發生過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古怪事情。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叫厄科勒,是個醫學教授,這次也在受邀行列,跟著大家一起到了城堡過圣誕節。

  一群人在參觀完城堡后便開始吃晚餐。不少人知道厄科勒的神奇經歷,便要求他給大家講一講。

  眾人的熱情讓厄科勒無法拒絕,他便講了一些自己的經歷。他曾經和一位極負盛名的冒險家一起去過最熱的赤道國家和最冷的極地地區,惡劣的生存環境讓他不止一次陷入生死困境。談起這些經歷的時候,厄科勒顯得十分留戀以及驕傲。他自豪地說,在澳大利亞的沙漠里,為了果腹,他們曾吃過袋鼠和鸚鵡。在沒有水的地方,兩人徒步行走了40小時,差一點渴死。

  “你經歷過什么鬼怪的事情沒有?”厄科勒的冒險故事顯然引起了大家的極大興趣,眾人還想探聽點更離奇的事情。

  “我經歷過很多事,但是沒有經歷過你們說的鬼怪之事。不過奇怪的事倒是有一件,這是我迄今為止經歷過的最離奇的一件事。”

  “什么事?快講一講。”大家催促著厄科勒繼續說下去。

  “別著急,我這就講。1878年,我和一群同伴去斯匹茨卑根群島探險。當時正值寒冬時節,冷風刺骨。我們要從那里找到一條去極地的路,然而多次努力都以失敗告終,因為前面不是冰山就是雪谷,道路十分難行。無奈之下,我們只能暫且作罷,打算在斯匹茨卑根群島上住下來。一天晚上,我們所乘坐的破冰船被卡在了穆塞爾灣的巨大冰石里,大家想盡各種辦法,破冰船卻始終無法再動彈半分。不得已,我們在附近找了個地方住下來,這樣一住就是八個多月,我們都要成雪地野人了。

  “在破冰船剛壞的日子里,我的情緒也隨之跌至冰點。我從未如此絕望過,因為我眼睜睜看著暴風雪卷走了我們的御寒裝備,還有食物。不僅是我,同行的很多人都喪失了信心。在這種惡劣的氣候下,如果大家再餓著肚子,那么死亡的概率會更大。過了一個月,我們逐漸冷靜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絕望和悲觀只會加速死亡的到來。人一旦冷靜下來,就恢復了信念,就跟獲得重生一樣。我說的一點兒都不夸張,真的是這樣的感覺。當大家下定決心無論情況怎樣糟糕也要活下去的時候,我們發現居住地周圍有許多可以利用的天然建筑材料,還有許多可吃的天然食品,比如海豹、海豹油。

  “我們很快找齊材料蓋了一座房子。房子一共有兩個房間,我和三位教授共住其中一間,其他人住另一間。我們還建了幾個木屋來觀測氣象、地磁現象和天文。那段日子雖然很難熬,但比起之前的絕望要好許多。在那段時間里,極地難以見到太陽,我們都是在昏暗中度日和做科研。我們本來打算在冰川尚未全部結凍的時候讓部分人先行離開,可是誰知道那年的冰川提前結凍,根本無法行走。

  “我們此行一共有三艘船,十幾個人,現在被困在這里,燃料左省右省恐怕也熬不了多久。我們把為數不多的燃料用在科研上,平時就借助月光和極光照明。你們沒有見過極光吧?那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麗的光芒,比星光璀璨,比燈光絢爛,請恕我詞窮,我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那世所罕見的美麗光芒。這樣變幻無窮的美麗光芒映照在皚皚白雪上,真是無比絢麗。

  “有一天,不知道是白天還是晚上,因為在極地,從11月底開始一直到次年3月底都看不到太陽,這就是極夜。我們在觀看極光的時候,突然發現遠處有一個黑影在移動。黑影離我們越來越近,在靠近我們的不遠處變大。不,這不能說是一團黑影,應該是一群黑影。所有人都變得有些緊張,因為在極地上出現的動物基本上都是白色的,不會有黑影出現。不會是人吧?當時我們心里揣測著。

  “沒錯,真的是一群人!我們簡直不敢相信,這里除了我們這群落難者之外竟然還有其他人。等到那群人靠近后,我們數了數,大概有50個。他們一身獵人裝扮,看樣子是到這里來打海豹的。我們出去一問才知道,這些人跟我們一樣被困在了這里,而他們的向導就是赫赫有名的老水手馬蒂里斯。

  “該怎么形容我們當時的感受呢?這么說吧,就如同見到了親人一般,心里敞亮了許多。經過交談,我們發現他們是特意來找我們會合的。我好奇地問馬蒂里斯:‘你們是怎么知道我們這群人在這里的?’馬蒂里斯指著身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說:‘是老約翰告訴我們的,也是他帶我們來到這兒的。’

  “連科考隊都無法在極地里辨別方向,這位老人家卻能準確找到我們的位置,這真令人難以置信。馬蒂里斯察覺到了我的驚異,笑著對我說:‘沒有什么是老約翰不知道的,你們一定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所以不知道老約翰這個人。你來告訴他們。’他用胳膊碰了碰身邊的獵人。

  “獵人笑著說:‘我在極地捕獵海豹有40多年時間了,從我第一次見到老約翰的時候,他就是個白發蒼蒼的老頭。你知道我第一次見他是什么時候嗎?我想想,幾歲吧。不記得到底幾歲了,反正是個小孩,算起來也有30多年了。那時,我跟著父親到極地捕獵,父親就總提起老約翰。他說他的祖父和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老約翰,他也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老約翰。他們第一次見老約翰的時候他就是個白發、白胡子的老頭。他博學多才,對極地的一切了如指掌,獵人們給了他一個雅號,叫白發奇叟。我們都這么叫他,一直到今天。’

  “‘那老頭豈不是有幾百歲了?’我們笑著說,心里都不大相信。可獵人說他說的都是真的。我們中有些水手很好奇,圍著老約翰問東問西。

  “‘您到底多大年紀了?’

  “‘我不知道我有多大歲數了。上帝讓我活多久,我就活多久。因為日子太久了,所以都沒數過呢。’

  “‘那您怎么知道我們被困在這里?’

  “‘這個嘛,也是上帝指引我來到這里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知道你們被困在這兒,反正就是知道。’”

Tags: 城堡 獵人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84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