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你是第八個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在長而平坦的公路上,我把車速快加到八十了,仍然感覺不出來有多快。

  我旁邊坐著一個紅發孩子,他正聽著汽車里的收音機,明亮的雙眼透著一絲狡黠。當一段新聞播完時,他把收音機的音量調低了些。

  他用手揩揩自己的嘴角,說道:“到現在為止,他們已經發現了七個受害者。”

  我點點頭:“剛才我也聽了新聞。”我用一只手駕駛著方向盤,騰出一只手揉了揉頸背,長時間的駕駛,讓我感覺有些疲勞和緊張。

  他看了看我,好像看出了我的緊張,狡黠地對我笑著:“你為什么緊張?”

  我的目光迅速地向他瞟了一下:“我沒緊張,我干嗎緊張?”

  這孩子的嘴角一直帶著他狡黠的笑容:“愛蒙頓城方圓五十公里以內的道路,全部設有路卡。”

  “我剛才聽到了。”

  那孩子狡黠地笑換成了出聲的笑:“他在他們面前就是個天才。”

  他大腿上放一個布袋,我瞥了一眼布袋的拉鏈:“你準備到哪里去?”

  他無耐地說:“我也不知道,走著看吧。”

  那孩子的身高沒普通人高,人偏瘦,年齡大概十七八歲的樣子,有著一副娃娃臉,可能實際年齡會大一點。

  他在自己的長褲上擦了一下手:“你有沒有想過他為什么要那樣做呢?”

  這時我的雙眼一直注視著前面的路:“沒想過。”

  他不經意地舔了舔嘴唇:“或許,他是被逼無奈。或許他以前一直在被一些人逼迫,不管何時,總有人在命令他,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直到有一次他被逼迫的無法忍受,他就豁出去了。”孩子自顧自地說著,眼睛出神地望著前方,“有一次他終于反抗了,他把自己該忍受的都忍受了,忍受到極限爆發,然后就有人倒霉,有人當了他的出氣筒。”

  我聽著聽著,慢慢降低了車速。

  他轉頭看著我,迷惑地問:“怎么減速了?”

  “汽油不多了,前面有個加油站,我們停下來,加點油。如果現在不加,最少還有四十公里才到下一個加油站。”

  我把車停在三個加油機旁邊,一個老年人走到駕駛座位旁邊,準備為汽車加油。那孩子四下打量著加油站。這里的加油站很簡陋,就是一幢不大的建筑,被一片麥田圍繞著。布滿了灰塵的門窗,看上去很臟。透過破損的窗戶,能看見里面有一部電話在墻上。那孩子晃著自己的腳道:“這老人真慢,我最討厭的就是等待。”這時老人掀開車頭蓋,慢慢查看油箱。“還活著干嗎?這么老了!死了豈不是一了百了。

  我點上一支煙:“沒想到你說話這么狠,我不能同意你的說法。尊老愛幼還是很必要的,畢竟你也有老去的一天。”

  孩子轉過頭對著我,咧嘴笑著說:“屋里有一部電話,你想不想給誰打電話?”

  我吐了口煙:“不需要。”

  當老人把零錢找給我的時候,那孩子轉向車窗口,問那位老人:“先生,你這里有沒有收音機?”

  老人搖搖頭:“沒有收音機,我需要安靜。”

  那孩子咧開嘴笑了:“你很會享受,這種做法很對,人在安靜的環境下能長壽。”

  告別老人,繼續上路,我又把車速加到八十公里左右。

  那孩子有一會兒沒有說話,一段時間后說:“殺害七個人必須要有膽量,你用過槍嗎?”

  “很多人都使過槍。”

  他抽動了一下嘴唇:“那你有沒有拿著槍對準別人?”

  我目光冷冷地掃了他一眼。

  他對視著我:“有人怕你的感覺很不錯,如果你手中有槍,你就會覺得自己就算站在以前比自己強的人面前,依然覺得自己很高大。”

  我說:“是啊!有了槍,你可能不再矮小。”

  他似乎知道我在諷刺他,臉微微發燙。接著道:“但我始終認為只要有槍,你就是世界上最強的人。殺人需要大膽才行,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這一點。”

  “那七個遇害的人中,有一個是僅僅五歲的孩子,你對這件事怎么看?”

  他舔舔嘴唇:“也許,那是個特例!”

  我搖頭:“可能只有你會這么認為。”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疑惑了:“是啊!我想,他沒必要殺害一個孩子啊?”

  我無奈地:“這事不好說,他先殺了一個人,然后另一個,再然后又一個——一段時間過后,殺什么樣的人對他來說已經麻木了。在他看來,殺一個小孩,和殺一個成年人沒有什么不同。男人、女人甚至孩子,在他眼里,都一樣!”

  少年點了點頭:“這樣說來,倒養成了他這種嗜殺的惡習。”沉默了一會兒道,“他已經殺了七個人,但好像一直抓不到他,他太聰明、太狡猾了。”

  我瞪視著他:“你怎么會有這種想法?‘他很聰明!’要知道現在所有人都在找他,兒乎每個人都知道這個殺人犯,知道他長的什么樣子。”

  少年挺直了自己瘦削的雙肩:“也許他不在乎這些,他做了自己想做的。現在他的大名傳遍全國上下。”

  有一會兒,我們兩個都默不作聲。這樣行駛了一段路程后,他活動了一下陷在座位中的下身。問道:“你有沒有聽過別人說他的相貌?或者,在收音機里聽過。”

  “當然,”我說,“從上周開始一直在聽。”

  他有點好奇地看著我:“那你還讓我搭便車?難道你不怕我就是那個人!”這時他的眼睛盯著我,“我的相貌和收音機中所描述的兇手相貌一樣。”

  “我知道。”

  我們的汽車一直往前走著,前面是一望無垠的空曠平原。附近沒有房屋,也沒有樹木,路在我們前方一直向遠處延伸。

  少年這時又笑了起來:“因為我看起來就像兇手,所以每個人都怕我,我就喜歡這樣的感覺。”

  “你馬上就笑不出來了!”我冷冷地道。

  “就這兩天的時間,就在這條路上,我被警察逮捕了三次,我現在兒乎和兇手一樣有名了。”他好像沒注意我說了什么,仍繼續說自己的事。

  我用更冷的聲音說:“我知道你現在很有名,過一會你會更有名的。我早就猜到,你還會來這條公路搭便車,所以我在這條路上一定能找到你。”我把車速放慢了一點,把頭靠近那個孩子問,“你看看我?像不像收音機里說的那個兇手?”

  那孩子不屑地笑了一下:“根本不對,那人的頭發是紅色的,而你的是褐色的,兇手和我的發色一樣。”

  我也微笑了一下:“難道頭發不可以染嗎?”

  慢慢地,那孩子睜大了驚恐的雙眼,瞳孔慢慢收縮,他知道馬上會發生什么事。

  他將成為第八個受害者,作案人是警方正在追捕中的那個兇手。

Tags: 車速 路卡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78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