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嫁禍之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希區柯克

  巴利太太死后的一個早晨,滿臉不悅的巴利單獨坐在客廳里,望著掛在對面的他太太的畫像,那是一幅油畫。

  他的太太在畫上非常漂亮,并不是畫家刻意修飾,海倫實際上就是位非常漂亮的女人。

  巴利喝完咖啡,抑制住自己的沖動,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這時,電話響了。

  電話是米勒警官打來的。

  米勒警官告訴巴利:“先生,我們沒有發現什么新的情況。坦白地說,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如果兇手不自首招供,我想我們破不了你太太這案子。”

  巴利抿了一下薄薄的嘴唇,道:“警官,我很忙,我準備今天從這棟房子搬走,暫時住到城中的俱樂部,是不是下次再聊?”

  “是的,先生。我打電話只是想知道,你看過你的信件沒有?”

  巴利扭頭瞥了一眼門邊,眨眨眼睛,看著門旁桌上的那堆信件和明信片。

  自從上星期海倫去世后,那堆信件他翻閱過兩次,看看有沒有忽略生意上的重要函件。一些信件他懶得拆,他知道那些差不多都是安慰他的信件。

  他說:“這和我看不看有關系嗎?”

  “可以確定的是,兇手是你的一位朋友,如果他不寄慰問卡的話,別人會懷疑,當然兇手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兇手也許會寄張慰問卡或信。”

  “我不這樣認為,難道他還會寄一封懺悔書給我。”

  “當然不會,先生。可是,他可能會不自覺地流露出一些疑慮,以前發生過這種事。不管怎么說,今天早晨,我希望你查一下信件,我回頭來親自查看。”

  “好吧。但我仍然不相信,海倫會被參加宴會的朋友殺害。我認識他們很多年了,只是一些生意上的朋友。”無精打采的巴利道。

  警官停了一會兒,小心地說:“關鍵是,參加宴會的人都承認酒喝得太多了,你自己也這樣說。”

  巴利笑了一下。事實上,上星期六的那次雞尾酒會,最后完全失控。

  那次宴會是在海繽舉行,不這樣的話,鄰居一定會抗議。

  警官繼續說:“那時候后院燈火通明,有位客人暫時離開了,在樹林中的空地上,看到你太太獨自一人在那里,你家離那地方有段距離。或許,他是跟蹤她去的。不管怎樣,那位客人借酒裝瘋,想調戲她。你太太拼死抵抗,那人隨手拿起一塊石頭砸向她。不成想打得太重,失手殺了她。我認為就是這樣。”那天晚上的事巴利不愿回憶,但他說:“你確定不是過路人干的嗎?”

  “巴利先生,別這么想。你的房屋周圍都有圍欄,巡邏車在你家四周的路上不斷……”警官頓了一下,又補充道,“我知道,你不愿承認兇手是你的一位朋友,但我擔心,事實也許就是你朋友。”

  “警官,我懂了。我愿意照你的意思做,去看一下信件。”

  巴利放下電話,他走到房間角落里。在一個吧臺上,為自己倒一杯威士忌,向海倫的畫像舉杯致意,畫像里的人死板地微笑著。

  海倫的尸體在宴會那天晚上被發現,那時候的她并沒有微笑。她躺在屋后,借著林中的月光,能看見她的頭浸在血泊中,她的衣服被撕裂。

  巴利擊中她腦袋后,離開時就是那個樣子……現在,他對自己搖搖頭,想要忘掉這一切。到現在為止,沒有人知道是他干的,這正是他想要的。作為一名成功的推銷部主任,他早就知道推銷的秘訣,首先是要相信自己。這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他要先說服自己,太太的死和他毫無關系。

  現在沒有人懷疑他。他本來是想嫁禍于卡曼,這一點卻沒有成功。他私下里想到這點,總覺有些遺憾。

  他沒有料到,卡曼在客人們到林中尋找海倫之前,恢復了知覺,逃跑了!

  門鈴響起,陌生而遙遠的門鈴嚇得巴利跳了起來。

  他忽然想起,前門的鈴聲不是這樣的,這是有人在按廚房那邊的后門門鈴。

  他低聲咒罵著穿過屋子,打開后門。

  卡曼站在門外,讓他大吃一驚。卡曼肥胖的臉上全是汗水,沒有一絲血色,看起來,好像隨時都要哭的樣子。他啞著嗓音問:“你看到了沒有?”

  “看到什么,卡曼?為什么走后門?你怎么搞的!”

  卡曼輕松了一點。他不管巴利的反對,徑自穿過廚房,走到客廳,在一張靠背椅上坐下。

  跟在他身后的巴利,低頭望著他:“告訴我,卡曼,這是怎么回事?”

  卡曼用手抹了一把臉,說:“我殺死了海倫。”

  “你?”

  “告訴你,我昨晚寄了一封信給你。我知道,這說起來讓人難以置信。我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那時我醉了,巴利,但那不是借口。我看見美麗的海倫,看見她單獨在樹林里,她是那么”卡曼用手捂住臉。

  他沒有料到,卡曼竟相信是自己殺了海倫,巴利沒有說話。當時,卡曼喝醉了酒,昏了過去,醒來后,發現自己手中,還握著沾有血漬的石頭,身邊是已經死亡的海倫。這樣想來,卡曼是會懷疑自己殺人了!

  巴利差點要笑了。他這件事做得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

  卡曼嗚咽道:“我記得不那么清了。我和海倫說話,她也說了些什么,然后,我向她走去。隨后,什么都不記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來了。我兒乎可以確定,是我殺了他。”

  “信又是怎么回事?”巴利不悅地問。

  “我再也無法忍受了,葬禮結束后,我昨天晚上寫了一封信。在我勇氣尚存的時候,匆忙地寄出去。知道嗎?我想自殺。可是,我又做不到,巴利,我真的做不到。”

  在卡曼的粗呢外衣口袋里,他摸出一把手槍,疑慮地看著它。

  巴利咽了口唾沫,對他道:“卡曼,我還沒有看你的信,今天早上來的信件,我根本還沒有看過。你身后的桌子上都是信。”

  卡曼哀嘆道:“我不想殺害她,我發誓,我真的不想殺害她,這件事讓我一直受盡折磨。但就在今天早晨,我突然領悟到,我有家庭,我有太太,我要為他們考慮。所以巴利,我想取回那封信。”

  巴利根本不在乎卡曼手里有槍,他不像是會用槍的人。他不懷好意地對卡曼道:“取信,取后馬上毀掉它,是吧!我不會還給你的。”

  卡曼冷笑道:“別傻了,巴利,你一定會給我的。但很抱歉,我還是必須殺死你。”

  巴利既像哭泣又像呻吟地說:“卡曼,你不能!聽我說。海倫不是你殺的!我確定不是你。”

  卡曼猶豫地問:“你在說什么?”

  “我看見你們倆……所以我把她殺了!”

  卡曼說:“你胡說,我只是想占點便宜。但海倫拒絕我,所以我失手殺了她。”

  “問題是,當時她并沒有拒絕,”巴利尖叫道,回憶的憤怒和眼前的恐俱,逼著他說出了真相,“你們倆擁抱在草地上,然后,因為你喝醉了,所以你昏倒過去了。我打海倫的時候,她正跪著,低頭看著你。我殺了她之后,重新布置了現場。”

  卡曼皺起眉頭道:“我非常想相信你的話,但那不可能,我不信,石頭就在我手里。”

  “聽我說,你...”

  “巴利,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無法選擇。”卡曼舉起手槍,向他瞄準。又對他說,“我也想用別的辦法,但沒有。”

  在巴利生命的最后時刻,他也渴望有別的辦法。

Tags: 油畫 信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7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