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光盾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海倫娜·布拉瓦斯基

  我們這群旅行者這次到了君士坦丁堡。在這里,我們爬陡峭巍峨的皮拉山,在具有東方色彩的當地市場穿行,在清真寺旁光塔的頂端欣賞落日,跟一群流浪狗在伊斯坦布爾街道上同行。流浪是一種不可抗拒的充滿魅力的生活方式,一旦有誰發現了它的無拘無束和自由自在,就再也不舍得放棄。這種生活狀態極具感染力,所以我很擔心我的小狗拉爾夫在伊斯坦布爾街道上走得太久,也會喜歡上流浪的生活。我可舍不得拉爾夫,它是一只純種狗,一直跟著我東奔西跑,是我最忠實的伙伴。為了避免它四處亂跑,我每天都盯著它。

  在最初的幾天,它表現出一只血統優秀的純種狗應有的修養,我走到哪兒,它就跟到哪兒。不僅如此,它還非常厭惡跟那些流浪狗在一起,這讓我大為寬心,也隨之放松了警戒。可有一天,它卻一聲不吭地跑出去,跟著一只流浪母狗走了。

  我找了它一整天,都沒有看到它的影子。沒辦法,我只能出告示懸賞找狗,甚至還花40法郎雇了一些馬耳他流浪漢去找。那天晚上,我住的旅館真是熱鬧非凡,很多流浪漢擠在大廳里,他們人手一只骯臟的流浪狗,竭力向我證明這些狗是我丟的那只。無論我怎么否認,他們都不肯罷休。有些人甚至拿出圣母瑪利亞的金像,說是圣母顯靈幫他們找到了狗。現場已經超出了我的掌控范圍,他們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無奈之下,我只能請旅館老板找來武裝警察,控制住這場騷亂。

  經過這場鬧劇,我對找到拉爾夫已經不抱希望了。旅館的一位工作人員對我說,拉爾夫再也回不來了,它肯定已經被野狗吃了。聽他這么一說,我的失望變成了痛苦。我放棄尋找,失落地回到房間。

  我在床上呆坐了一會兒,聽到了一陣緩和的敲門聲。我打開門,進來的是一位來自希臘的女士。她在附近聽到了旅館里的吵鬧聲,然后打聽了一下發生了什么事。當她得知我費盡心思尋找拉爾夫的時候,特地跑來告訴我一個找狗的辦法——去問修行者。

  “修行的人怎么會知道我的小狗的狀況?”我認為這是個不好笑的玩笑。

  “夫人,那些修行者都是圣人,他們什么都知道。上個星期,我的毛皮披風丟了,那披風可是我兒子從布爾薩給我帶回來的。后來我去問了修行者,結果找到了我的披風。你瞧。”她聳了聳肩膀。

  “可是你的披風看起來很舊,準確地說,是破舊。難道他們用魔法把它變舊了?”跟我同行的一個伙伴指著她披風上的洞說。

  “這正是最神奇的地方。”她忽然變得很興奮,似乎迫不及待要給我講她披風的故事,“我找到了修行者,他們用一個會發光的魔法盤顯示出我披風的所在地。原來是一個猶太人偷了它,我從魔法盤上看到那個猶太人正在房間里剪我的披風。我立刻叫上兒子跟我去那個猶太人的家里,人贓并獲,他無可抵賴。警察已經抓了他,他正坐牢呢。”

  我和同伴們都不太相信這個故事,但這位希臘女士講故事的方式很令人信服,讓我生出了一絲好奇心。我和同伴們商量了一番后,決定第二天去找一下那些修行者。

  我們費了不少力氣才找到修行者修行的地方,那是個昏暗、陰沉的房子,大廳里撒滿了沙子,像一個騎馬場。我們去的時候正好趕上修行者們做完早課,正在休息。他們休息的方式還真是獨特,橫七豎八躺在那里,有的人對著窗戶發呆,有的嘴里念念有詞。我們問了不少人,沒人愿意搭理我們,似乎他們聽不到,也看不到。終于,從一個陰暗的角落里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修行者,他自稱是修行者的頭人。他告訴我們,這些修行者正在接收安拉的旨意,不能被打擾。

  我們告訴了他來意,他很友好地跟我們要了些施舍,然后心滿意足地告訴我們,一次只能讓兩個人跟他進去。大家讓H小姐跟著我一起隨修行者進去。

  我們跟著他走過寬闊的大廳,走到一個梯子前,這梯子連著屋頂的一間房。我們爬上梯子,發現那房間破落不堪,是個狹小的閣樓。閣樓里什么都沒有,四處是灰塵,角落里掛滿了蜘蛛網。只有一個角落里放著一堆東西,看上去像是一堆沒用的破布。可突然間,那堆破布竟然動了一下,接著站了起來,朝我們靠近。我們本能地后退,天知道這玩意兒是什么,人還是怪物。我仔細看了看,那東西更像一個小女孩,她身材矮小,腦袋奇大無比,長相丑陋。她的兩條腿像蜘蛛腿一樣細,仿佛走一步就會折斷。她看著我們露出奇怪的笑容,額頭上有一個紅色的月牙痕跡,臉上布滿了《可蘭經》里的文字,顯然是人為寫上去的。她穿著滿是灰土的土耳其服飾,顯得更加瘦小。我們瞬間明白了她是誰,她是大馬士革神諭中的泰特摩斯。她在屋子中央停了下來,搖搖晃晃摔坐在地板上,蕩起一屋子灰塵,嗆得我們直咳嗽。

  修行者圍著她畫了一個圈,并在圈外放了12盞銅燈,然后拿出一個裝滿黑色液體的小瓶子。他在每盞銅燈里都倒滿了黑色液體,又從門板上掰了一小塊木板下來。這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對著木板念念有詞,不久后木板上就出現了火星,繼而變成一小團火焰。他用木板點燃了12盞銅燈。

  泰特摩斯坐在圓圈里,伸手脫下自己的拖鞋,將它們扔到角落里。我們這才發現她的每只腳都多長了一個腳趾。這時,修行者彎下腰,雙手握住泰特摩斯的腳踝,一把把她提了起來,就像提著一只野兔。接著,他開始搖晃她,越來越劇烈,之后松開一只手,瘋狂甩著這個可憐的小矮子。

  修行者的速度非常快,快得我們的眼睛都跟不上他的速度。就這樣甩了一兩分鐘,修行者總算停了下來,把泰特摩斯放在圓圈中間。修行者跟我們說,這是一種催眠術。現在她已經完全被催眠,感受不到我們的這個世界。我們驚愕地看著這一切,心里多少有點恐懼。

  修行者關上了閣樓僅有的一個小窗戶,只留下一個小孔,可以透進一小束陽光。這束陽光照射在泰特摩斯的帽子上,變成了一個小光點。修行者讓我們保持安靜,認真盯著這個小光點。

  忽然,小光點變成了一束漂亮的星星狀光芒,耀人眼球。逐漸地,星光的光芒變小,并開始轉動,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直至形成了一個發光的圓盤。我們已經看不到泰特摩斯,只能看到一個發光的圓盤,像一面銀色的盾牌。

  修行者抓著我,讓我看那面光盾。天哪,我竟然看到了從加拉塔灣到君士坦丁堡的大橋,橋上是川流不息的人與車,橋下是一片碧波,上面行駛著汽船,水面倒映著周圍的房子……一切如同身臨其境。圖像在慢慢移動,一切都顯得那么真實。那一刻,我分不清是我在動,還是畫面在動。

  我們透過光盾看到了許多常見的情景,忙碌的人群,吵鬧的人群,休閑的人群。那一條條街道無比清晰地出現在我們腳下。真是有趣,這比任何電影都要有趣。圖像在財政部部長的宮殿前停下,我們看到一條小水溝,里面躺著我的拉爾夫。它滿身是泥,皮毛不再光滑,躺在那里喘著粗氣,奄奄一息。它旁邊站著一些骯臟的流浪狗,它們在咬飛來飛去的蒼蠅。

  我不得不相信這一切,我來的時候只跟修行者說了我要尋找失物,并沒有說要找什么。現在我看到了我的狗,心里已經完全信服了。我本來要立刻去尋找拉爾夫,可H小姐卻央求我再看一會兒。說實話,我也很好奇這個光盾,也很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于是便留了下來。不過圖像就此消失了,顯然修行者只是讓我們看到該看的東西。然后H小姐跟我換了位置,站在了修行者的旁邊,她很想見到日思夜想的他。

  畫面又重新亮了起來,這次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上面疾駛著一艘大型汽船,甲板上的客人們正在玩樂。這時,一個穿著廚師長服飾的年輕人走了出來,靠在船尾的欄桿上。

  “是他!”H小姐小聲驚呼。

  然后,畫面又轉了幾轉,轉到了我們所住的旅館房間里。房間里的每樣東西都出現在畫面里,桌上有兩封信,我們出來的時候還沒有。H小姐仔細看了看信封,說那應該是她的親戚寫給她的。接著畫面又轉了,這次是H小姐弟弟的房間。她的弟弟躺在床上,頭在流血,仆人正給他洗頭。H小姐驚呼一聲,連忙拉著我離開。

  她和其他同伴一起回了旅館,我則去找我的拉爾夫。還好,拉爾夫沒有死,只是餓得夠嗆,那些流浪狗也沒有傷害它,倒更像是在保護它。我回到賓館后才知道H小姐的弟弟從樓上摔了下來,摔破了腦袋,傷勢比較嚴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范圍,一切科學知識都無法解釋。

Tags: 光盾 魔法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76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