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一桶白葡萄酒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愛倫·坡

  平常不管福吐納托對我的態度如何惡劣,我都隱忍不發。可那次他卻羞辱我,這讓我無法忍受,我要想辦法報復他。知道我脾氣的人都不會覺得我只是說說而已,我一定會報復,不管是否會遭遇危險。這次不單是讓他吃點苦頭,而是要永絕后患,讓他再也沒辦法欺侮我。不僅如此,我還不能因為實施報復而受到懲罰。還有,我必須讓他知道是誰在報復他,不然我做的一切還有什么意義?

  自從我打定主意以后,就很小心地實施計劃。我不能讓福吐納托看出我的叵測居心,所以一言一行都必須跟從前一樣,見到他還是笑容燦爛,盡管這笑容背后暗藏殺機。

  福吐納托有個弱點,就是自以為是品酒的高手,盡管他在很多方面都令人尊敬。在我看來,意大利能稱得上品酒高手的人沒幾個,他們所表現出的專業氣質多半是偽裝的,目的是讓那些不識貨的英國、奧地利富豪上當。不過福吐納托跟他那些同胞有點兒不同,或許在珠寶和字畫方面他的專業是用來騙人的,可在品酒方面的確有點兒見識。我跟他在這方面有個相同點,就是對意大利葡萄酒十分熱愛,而且樂于鉆研。如果遇到上等葡萄酒,我一定毫不猶豫購入。

  這一天是狂歡節的慶祝日之一,傍晚時分,我碰到了福吐納托。因為醉酒的緣故,他突然間對我熱情起來。我仔細打量了他一番,一身小丑的打扮,帽子上還系著鈴鐺,醉眼蒙眬。這真是個絕佳的機會。

  “伙計,今天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看樣子你今天過得不錯。我得跟你說件正事,我弄到了一大桶白葡萄酒,你知道的,就是西班牙蒙蒂利亞產的甜酒,可我擔心是假的。”我對福吐納托說。

  “什么?白葡萄酒?還一大桶?怎么可能?狂歡節哪弄得到這么多白葡萄酒?”他說。

  “所以我才有所懷疑,”我繼續說,“我真蠢,應該先跟你商量一下,可我又怕錯過這筆買賣,就急急忙忙地付了錢。”

  “蒙蒂利亞!”

  “我不敢肯定。”

  “蒙蒂利亞!”

  “我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蒙蒂利亞!”

  “覺得你忙,所以我正打算去找盧克雷西,讓他幫我鑒定一下。”

  “盧克雷西可分不出蒙蒂利亞酒和雪利酒。”

  “但很多傻瓜說他跟你不相上下呢。”

  “我們快走。”

  “去哪兒?”

  “你的地窖。”

  “那可不行,伙計,我不能因為你好心就心安理得占用你的時間,我知道你很忙。盧克雷西他……”

  “快走吧,我不忙。”

  “還是不行,伙計。你忙不忙是其次,主要是地窖太冷,太潮濕,我擔心你身體受不了,而且四面都是硝石。”

  “那點兒冷不算什么,咱們還是快走吧。”

  福吐納托迫不及待地挽起了我的胳膊,催促我快點帶他回家。我戴上黑絲面具,將風衣緊了緊,帶著他朝家走去。

  家里所有用人都溜出去過節了,這是我預先想到的。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告訴他們第二天早上才會回家,還千叮萬囑讓他們看好門,不要出去。我知道只要我前腳走,他們后腳就會溜出去玩耍。

  我取了兩個火把,和福吐納托一人一個。在穿過幾個房間、一條回廊后,我們下到了地窖里。我告訴他這里的樓梯很長,很濕滑,要小心,最好能緊緊跟著我。我們一路小心翼翼地走下樓梯,站在蒙特利索公館的酒窖里。這里是酒窖,也是蒙特利索家族的墓窖,有許多先人的尸骨。

  福吐納托每走一步,帽子上的鈴鐺就丁零作響,顯然走不穩。

  “酒在哪兒?”他問。

  “在前面,”我說,“你要小心墻上的白色網狀物。”

  他面朝我,醉眼蒙眬地盯著我問:“是硝石?”

  “是的,硝石,”我聽他不住咳嗽,便問他,“你這樣咳嗽有多久了?”

  他根本沒法回答問題,不停地咳嗽。過了一陣兒,他稍微好了些,說:“沒什么的。”

  “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你的身體比酒重要。像你這樣一位有地位、有人緣的富翁,如果因為一桶酒而弄垮身體可不太好,我也擔不起這樣的責任。我還是請盧克雷西……”

  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他打斷了,“咳嗽算什么?又不會咳死人。”

  “這倒是,”我說,“不過也必須要預防才是,不如喝一口美道克酒去去濕氣。”

  我從身邊眾多酒瓶里挑出一瓶,撬掉瓶嘴,遞給福吐納托。他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表示感謝,帽子上的鈴鐺又響了一陣。

  “我為周圍這些死者干杯,愿他們安息。”他說。

  “我為你的長命百歲干杯。”

  喝了幾口,他又攙著我繼續前行。

  “這地窖可真是大。”他說。

  “蒙特利索是個大家族,子孫繁多。”我說。

  “你們家族族徽的圖紋是什么,我不記得了。”

  “是一只金色的大腳踩著一條巨大的蟒蛇,藍色背景,蟒蛇的毒牙緊咬著那只大腳。”

  “上面的文字呢?”他接著問。

  “傷我族者,必受懲罰。”

  “精妙!”他贊嘆道。

  喝了酒后的福吐納托異常興奮,眼睛閃閃發亮,帽子上的鈴鐺歡快地響著。我也因為美道克酒而變得激動,腦子里想的東西也更多了。我們沿著尸骨和酒桶堆成的廊道一直往酒窖深處走,走了一會兒我又勸福吐納托:“這里的硝石越來越多了,你看,它們掛在墻壁和拱頂上,就像青苔。我們的頭上可是河流呢,都有水珠往下滴,環境越來越潮濕,為了你的身體,我們還是回去吧,瞧你咳嗽的。”

  “沒事,我們繼續走吧,我再喝口美道克酒。”

  這次,我打開一瓶格拉夫酒遞給他,他喝了個精光。他喝完后,突然露出兇惡的眼神,一邊沖著我不懷好意地笑著,一邊還用一個奇怪的手勢扔掉了酒瓶。我不明白那個手勢意味著什么。他又在我面前做了一次,然后盯著我問:“你不明白嗎?”

  “不明白。”我茫然回答。

  “那你就不是自己人。”

  “什么自己人?”

  “你不是mason(mason譯為泥瓦匠、石工,這里隱喻Freemason共濟會成員)。”

  “我是,我是。”我急著辯解道。

  “你是?”

  “我是。”

  “那么暗號呢?”他問。

  “這個。”說著,我從衣服下面取出一把泥刀。

  他吃驚地退后幾步,大聲喊道:“你在開玩笑吧?算了,我們還是去看白葡萄酒吧。”

  我把泥刀放回衣服里,順手攙著他,說:“走吧。”

  福吐納托幾乎把全身重量都放在了我的胳膊上。我們繼續往下走,越來越深,也越來越潮濕,這里是蒙特利索家族墓窖的最深處,四周充斥著難聞、混濁的空氣,手里火把的火光也越來越微弱,最后只剩一點兒光亮。

  墓窖的盡頭是個更窄小的墓穴,四面都是尸骨,都堆到了墓窖頂端。最里面的墓穴沒有封口,有三面墻,也是堆滿了尸骨,連走過去都很困難。我搬掉了擋著去路的尸骨,才發現里面還有一個小洞,大約有1.2米深,1米寬,2米高。這應該不是墓穴,只是支撐墓窖的兩根大柱子之間形成的空間而已,后面是一堵堅硬的花崗巖墻壁。

  福吐納托拿著火把往里照了照,可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火把的光亮太微弱了。

  “白葡萄酒就在這里面,往前走就好了。”我急忙說。

  他看看我,搶先一步走到小洞里,我則緊緊跟在他的后面。這個洞沒多大,很快就走到了頭。當他發現前路被一大塊花崗巖擋住,正感到疑惑的時候,我已經把他鎖在了花崗巖墻壁上。墻壁上有兩個鐵環,相隔大概0.6米。一個鐵環上拴著一根鎖鏈,另一個鐵環上掛著一把大鎖。我沒費什么力氣,就用鎖鏈纏住了他的身體。可憐的福吐納托驚呆了,連反抗都忘記了。我麻利地拔出鑰匙,退到小洞外面。

  “你可以去摸摸墻壁,上面到處是硝石,潮濕得要命。我最后一次勸你回去,你還是不走,那我自然是要留下你了。”我說。

  “白葡萄酒!”他吃驚地叫著。

  “是的,白葡萄酒。”我回答。

  說完,我把成堆的尸骨搬開,露出許多我提前準備好的石塊和水泥,用來砌墻。我掏出泥刀,把石塊一塊塊堆砌起來,砌成一堵墻。當第一堵墻快砌完的時候,福吐納托差不多酒醒了。我能聽到他在里面的哼叫聲,明顯是一個清醒的人發出的。隨后是長長的沉默,完全聽不到任何動靜。第一堵墻砌完,我接著砌第二堵、第三堵、第四堵墻,我要把他牢牢困在里面。他終于又發出了些聲音,是想掙脫鐵鏈的聲音。我一直靜靜地聽著,直到聲音消失,才又開始砌第五堵、第六堵、第七堵墻。墻差不多要砌到胸口了,我想透過留下的豁口看看他到底怎么樣了。我拿起火把,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突然,他高聲喊叫著,聲音尖銳刺耳,像鬼魅一般。他是想用聲音嚇退我。我當時十分驚恐,不知道如何是好,下意識拔出隨身攜帶的長劍,從豁口伸進去亂戳一通。戳了幾下我才安心,如此堅固的墓穴怎么會不安全?我站在墻壁前沖著他大聲吼叫,他叫一聲,我也叫一聲,叫得比他響亮。慢慢地,他聲音嘶啞了,不再發出怪吼聲。

  時間飛快過去,已經是后半夜。墻快砌完了,第八堵、第九堵、第十堵都已經砌好了。我正在砌的第十一堵,也是最后一堵,也快砌好了,只要把最后一塊石頭砌上去就大功告成。就在這個時候,里面又傳來一陣沉悶的笑聲,還伴隨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話語:“這真是個不錯的笑話,虧你能想到如此絕妙的玩笑。一會兒我們回到屋里,可以一邊笑,一邊喝酒。”

  “喝白葡萄酒嗎?”我問。

  “當然是白葡萄酒,可是現在會不會晚了些?福吐納托夫人和其他人不是還在屋里等咱們嗎?咱們還是快離開這兒吧!”

  “對,離開這兒!”我說。

  “看在上帝的分上,蒙特利索,我們快走吧!”

  “好的,看在上帝的分上。”

  隨即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里面再也沒有傳出任何話語。我心里十分忐忑,不自覺大聲喊著:“福吐納托!”里面沒有應答聲,我又喊了一遍,還是沒有應答聲。我將火把從豁口扔了進去,沒有任何反應,只有鈴鐺叮叮當當的聲音。我突然有些惡心,應該是太潮濕的緣故。無論如何,我要快點完工,早點離開這里。我急忙砌好最后一塊石頭,擋住了豁口,然后把那些尸骨挨著墻壁重新堆好。半個世紀以來,沒人動過這些尸骨,愿他們能夠安息。

Tags: 酒窖 殺機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76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