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跳蛙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愛倫·坡

  世界上沒有比國王更喜歡笑話的人了,他當上統治者的目的似乎就是為了幾個玩笑。如果有人能講個古怪又有趣的故事,一定會成為國王身邊的紅人。我絕沒有夸大其詞,現在得寵的七位大臣,都是靠講笑話得到國王青睞的,他們跟國王一樣體態臃腫,一副小丑的樣子。真不知道是因為玩笑開多了才長胖,還是肥胖的身體本身就是個玩笑。這個問題難找答案,但有一點我敢肯定,就是一個瘦骨嶙峋的小丑肯定比較罕見。

  國王比較特殊,不愛聽那些文雅的笑話,他認為附庸風雅是小聰明。他只愛聽那些不入流的笑話,而且越長越好。除了笑話之外,他還喜愛惡作劇,如果能夠親自搞一場惡作劇,準能高興好幾天。

  國王身邊最得寵的小丑名叫“跳蛙”,沒錯,這就是他的名字,因為他又矮又瘸又瘦小,還傻乎乎的。這樣的人物,不用做任何動作和表情就足以令人捧腹,自然會得到國王的寵愛。在那個時代,宮廷里的達官貴人們都喜歡嘲弄小丑,即使沒有小丑,也要拿那些矮個子來取笑一番,不然漫長的時日該如何度過?我在之前說過,大多數小丑都是體態肥碩,像跳蛙這樣的小丑十分難得,必然會讓國王另眼相看。

  跳蛙走起路來一蹦一蹦的,單是這點就能讓國王哈哈大笑。國王也樂得跟這種模樣丑陋的人在一起,好顯得自己英武不凡,盡管他本人長得是肥頭大耳、不堪入目,但七位近身大臣總說他相貌俊朗。人總是喜歡跟不如自己的人在一起,這樣會變得自信,國王也不例外。

  跳蛙雙腿有問題,走起路來當然吃力,可是他的雙臂卻力大無窮,大概是上帝關了他雙腿的門,才刻意打開他雙臂的窗戶。跳蛙僅憑雙臂就可以爬上爬下,還能在樹上表演節目,身手十分利索。有這樣的本領,跳蛙應該叫猴子、松鼠之類的名字,而不是跳蛙。

  跳蛙來自何處,沒人知道。他只告訴別人自己出生在一個離王宮很遠很遠的地方,那里沒什么人,十分荒涼。他當初是被一個將軍擄進王宮的,就因為他長相奇怪。跟他一起被擄進王宮的還有一個叫屈麗佩泰的女孩子,也是個矮子,但身材勻稱,還會跳許多優美的舞蹈。據說她的家跟跳蛙的家很近,算是半個老鄉。也正因為如此,兩個人走得很近,關系密切,進宮后不久便結成兄妹。

  屈麗佩泰在王宮的地位要比跳蛙高許多,她的舞技出神入化,長得又傾國傾城,幾乎是人見人愛,因此在王宮有些許特權。只要力所能及,屈麗佩泰都會向跳蛙伸出援手。跳蛙也同樣如此,只要能幫助屈麗佩泰,他都義不容辭。

  眼看就要過一個很盛大的節日了,具體是什么節日不記得了。國王決定舉行一個盛大的化裝舞會。每次有這種舞會,國王都會命跳蛙和屈麗佩泰精心準備幾個節目。跳蛙精靈古怪,主意非常多,總是能想到很多新奇的節目,而且做事麻利,所以一直是舞會的整體策劃者,離開他什么都做不成。

  到了舞會開始的這晚,整座大殿煥然一新,每個角落都被各種各樣的裝飾物包裹著,完全襯托出了舞會的氛圍。大臣和貴族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在舞會上痛快一把了,他們早在一個多月以前就開始為這次舞會做準備,從服裝到扮演的角色,一切早就有了主意。只有國王和七位大臣還在猶豫自己到底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想清楚這個問題竟然比處理國家大事還要費心。我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許惡作劇的樂趣遠遠勝于枯燥的政事吧。國王一干人等想來想去想不出個頭緒,只好找來跳蛙和屈麗佩泰。

  跳蛙和屈麗佩泰奉旨來到大殿,發現國王正在和七位大臣喝酒,國王的臉色看上去很不好。國王一看到跳蛙,心情好了許多,因為戲弄這個矮子可是樂趣無窮。

  跳蛙不喝酒,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因為他一喝醉就會發酒瘋,丑態畢露。可國王就喜歡看他發酒瘋的樣子,所以強迫他喝了一杯,然后說:“你可得為我們好好想想,我們該扮演什么角色,要新奇的、獨一無二的。那些老把戲我可玩膩了。你多喝幾杯,喝了酒,主意自然就多了。”

  跳蛙被逼無奈,只能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國王見他喝得如此痛快,無比高興,放聲大笑:“瞧這美酒的威力有多大,你的眼睛都發亮了。”

  真是一個可憐人,跳蛙一喝酒,渾身難受,眼睛發亮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有眼淚在打轉。七位大臣見跳蛙這副模樣,也跟著國王大笑起來。他們不知道,這個矮子正極力保持清醒,不讓自己失態。

  “好了,說回正題吧!”首相說。

  “對,”國王說道,“跳蛙,你快給我們想個絕妙的角色。”國王一邊說,一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

  跳蛙身為小丑,逗國王開心是職責。不管自己受多大的侮辱,也必須呈現最滑稽的一面。他無力地附和著國王的笑聲,顯得那么不知所措。

  國王有些不耐煩,連聲催促道:“快點想,難道你腦袋里沒有好主意嗎?”

  “我正在努力想呢,陛下。”跳蛙腦袋里空空一片,酒勁慢慢上來。

  “努力!”國王忽然發怒,大吼道,“努力是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你有心事,想不出東西來,還得喝杯酒。來,再喝一杯。”國王又遞給跳蛙一杯酒。跳蛙望著這杯酒呼吸變得急促,遲遲不肯喝掉。

  國王勃然大怒,大聲叫道:“快喝,不喝就給我下地獄。”

  國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而七位大臣則暗自偷笑。站在一旁的屈麗佩泰實在不忍看下去,緩緩走到國王面前,跪了下來,請求國王能夠饒恕跳蛙,不要再為難他。

  聽到屈麗佩泰的求情,國王更加生氣,一個地位卑賤的舞女,竟然也敢向他提要求。他越想越惱怒,一把推倒屈麗佩泰,還把一整杯酒潑在了她的臉上。可憐的姑娘掙扎著站起來,不敢露出一點委屈的神色。

  大殿瞬間陷入了一陣可怕的沉默里,連呼吸聲都聽不到。突然間,不知從哪里傳來一陣奇怪的“嘎嘎”聲,不停地在大殿里回響,讓人聽著毛骨悚然。

  “你為什么要發出這種怪聲?”國王用冒火的眼睛盯著跳蛙。

Tags: 跳蛙 鑰匙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61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