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紅死神的面具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愛倫·坡

  這個國家從未遇到過如此兇猛的瘟疫,而且持續時間如此之久。只要有人染上它,必死無疑,而且死相恐怖,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在流血,紅得如同在紅色染料桶中浸過一樣。這種病起初只會令人頭昏,可短短幾分鐘后,身上和臉上就會出現一片紅色斑點,而后越來越多,直到全身都是。接下來就是大量出血,每個毛孔都成了血流的通道。只需要半個小時,人就會死亡。這種恐怖的疾病像死神一樣帶走無數人的生命,可國王卻置之不理,只知道自己尋歡作樂。

  當然,國王不是不害怕瘟疫,而是他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遠離瘟疫。在百姓有一半被瘟疫帶走生命之后,國王帶了1000個心腹躲到了一座高大的修道院里。這1000個心腹有身強力壯的男人,也有婀娜多姿的女人,總之可以供國王玩樂。除此之外,國王還在修道院貯備了大量糧食,足夠他們生活好一陣子。這座修道院十分雄偉,是按照國王奢侈的風格建成的,占地面積非常大,宛若一座古堡,而且里邊一切設施應有盡有,不失為一個躲避瘟疫的世外桃源。

  國王進入修道院后,便命人焊死了唯一通向外面的大鐵門,他和1000個心腹是死心要在這里生活。倘若以后誰憋得發慌,想要出去,也沒有出口。在這樣一個既安全又封閉的地方,大家倒是很安心,每日可以縱情玩樂。于是,修道院里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戲碼,不是滑稽戲,就是芭蕾舞,還有無數美女相伴,歌舞升平,完全沒有瘟疫的陰影。大概過了五六個月,修道院外的瘟疫更加肆虐,情況慘不忍睹,可國王卻心血來潮,要舉辦什么化裝舞會,讓1000個心腹都到場參加。

  舉辦化裝舞會的地方是修道院最大的一個宮殿,由七個房間組成。一般這種套間的建筑風格都很整潔,推開大門,所有房間盡收眼底。可這個宮殿與眾不同,推開大門只能看到一個房間,每走一段都會遇到轉彎,轉過去后是另一番景象,看上去沒有一點規矩。可這位國王就喜歡獨樹一幟。

  這七間房的裝飾色各不相同,但每一間房的色調卻是統一的。比如從東邊開始數起,第一個房間的主色調是藍色,那么窗戶玻璃也都是藍色;第二個房間通體紫紅,窗戶玻璃也都是深沉的紫紅色;第三個房間從玻璃到墻面都是綠色;第四個房間都是橙色,連家具都是一個色系;第五個房間是純白色;第六個房間是紫羅蘭色,就連投進的光線都是這個顏色;第七個房間從屋頂到地面每個角落都是黑色,而且鋪滿了黑絲絨,可奇怪的是,這間房子的窗戶不是黑色,而是紅色,像血一樣的紅色。這七間屋子有個共同點,就是沒有燭臺,所有采光都要靠屋子外面回廊上的香爐。香爐里搖曳的爐火映照在每個房間的窗戶上,光線透過五顏六色的玻璃投射到屋內,倒是別有一番美感。可第七間屋子卻沒有一分一毫的美感可言,沉悶的黑色,加上艷麗的紅色,讓爐火穿過玻璃后變得詭異、陰森。沒人敢走進這個屋子,甚至連路過都不敢。而且在第七間屋子里還放著一座巨大的、古老的黑檀木鐘。每到整點時分,黑檀木鐘就會發出沉悶、悠長的敲鐘聲。這鐘聲不同于尋常的鐘聲,它調子古怪,敲打的節奏也十分奇特,讓聽到的人不由自主產生一種恐懼感。前來參加舞會的人們,每次聽到這奇怪的鐘聲,都會下意識停下舞步,專心等待鐘聲的結束。就連樂隊的樂師也會停止奏樂,戰戰兢兢等待鐘聲的完結,似乎在等待一件可怕事情的結束一般。一旦鐘聲停止,舞會又會恢復之前的熱鬧,四處傳出放蕩的笑聲。樂師們也費解地看著對方,臉上露出不知所措的尷尬神情,似乎在嘲笑自己剛剛過于緊張。

  很多人暗中起誓,說下次鐘聲響起的時候一定不會慌了手腳。可每次過了60分鐘,鐘聲響起的時候,大家還是一如既往地慌亂和恐懼,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雖然鐘聲打亂了舞會的節奏,但大家還是很歡快,畢竟這里的生活和外面的生活簡直是天壤之別,誰不喜歡沉溺于聲色呢!

  這次舞會完全由國王一手策劃,所有的裝飾和色彩都是他精心挑選的。按照他獨特的性格,舞會裝飾也一樣別具一格。不得不承認,國王在色彩的挑選上大膽奔放,很少有人能企及,就拿這次舉辦舞會的大殿套間來說,就顯得非常特別。還有各種裝飾,都奇怪到令人難以想象。一切都沒按照規矩來辦,都是隨心所欲的發揮,所以看上去稀奇古怪,像極了《歐那尼》里的場景。有人說國王是個瘋子,看看這些裝飾,果然像是出自“瘋子”之手。所有參加舞會的人,穿著打扮也都受過國王的指點,要多古怪有多古怪。這一切都像夢幻一般,有的令人恐懼,有的令人欣悅,有的令人作嘔,有的令人留戀。而實際上,這群人正如活在夢中一般,他們置身于一個跟外界完全隔絕的世界里,在狂妄的色彩和扭曲的音樂里搖擺身體,絲毫沒把外面的紅色瘟疫當作一回事。

  又一個60分鐘過去了,黑檀木鐘再一次響起那令人發毛的鐘聲。也只有在鐘聲響起的時候,這個繽紛喧鬧的世界才會有片刻安靜,只能聽到大家的呼吸聲。可一旦鐘聲消失,便又會變得瘋狂起來,人們又開始放肆地笑,大聲呼喝,音樂聲又不斷響起。

  夜色慢慢降臨,連第七間屋子里都擠滿了人。爐火透過血紅色的玻璃映照進黑色的房間里,再加上黑檀木鐘的鐘聲,在這間屋子里的人所懷的情緒遠比其他屋子里的人復雜。

  其他屋子里的人完全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徑自縱情作樂,即使能聽到黑檀木鐘的鐘聲,也不會像第七間屋子里的人們那樣嚴肅。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已是午夜,黑檀木鐘再次響起鐘聲。音樂戛然而止,舞蹈的人停下舞步,四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這次鐘聲要響12次,人們不安的時間變長了,可接受的能力也變強了。若非如此,人們也不可能注意到一位新來的成員。

  這位成員蒙著臉,似乎是踩著第12聲鐘聲出現在大家面前,之前竟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大家開始悄聲議論這個人的裝扮。很快,這個消息就傳遍了所有房間,也傳到了國王的耳朵里。

  我想說一句,在我描述的所有舞會里,一個平凡無奇的人是不足以引起大家注意的。

Tags: 面具 瘟疫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61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