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死亡之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弗朗西斯·克勞福德

  一

  8月末的一個下午,萬里無云的天空突然變得通紅,一團不知從哪兒飄出來的黃色云朵擋住了夕陽的光芒,致使整個天空都隨之變色。休·奧克蘭姆爵士坐在書房的窗前,臉上露出一抹奇怪的微笑,好像在嘲笑所有人類。

  100歲的麥克唐納嬤嬤曾說,當休爵士這樣笑的時候,一定是想到了那兩個已經死了的女人。

  他的笑容彌漫開來。

  病毒已經侵入他的大腦。在他身邊站著的是加布里埃爾,他的兒子,一個像壁畫里天使般的人物。加布里埃爾看著父親藍色的眼睛,心里掠過一陣陣悲涼。可當他看到父親的笑容時,卻有說不出的厭惡。休爵士并不想這樣笑,可是由于疾病的關系,他控制不住自己,只能這樣笑著。

  加布里埃爾旁邊站著一位同樣如天使般美麗的女子,她叫艾薇琳·沃伯頓,是休爵士的侄女。她盯著伯父,嘴角也不自覺上揚,一種死亡的微笑快要在她的臉上蕩漾開來。她急忙抿了抿嘴唇,兩顆淚珠從眼睛里滑出,順著臉頰落到了唇邊。可那笑容卻無論如何都不會消失,如同一張標簽牢牢釘在了她的臉上。

  “如果,”休爵士緩緩說著,雙眼依舊沒有從窗邊移開,“你已經決定要結婚,我不能說什么,可你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我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你根本不聽我的意見。”

  “爸爸!”加布里埃爾吼叫著。

  休爵士沒有停,繼續說:“不,我沒有自欺欺人。你們要結婚,只能等我死了。不要違背我的意思,不要,不要。”他不斷強調這句話,眼光終于轉到了眼前這對戀人身上。

  “可是,為什么?”艾薇琳哭著問。

  “別再問下去了。你們遲早會結婚的。走了兩個,再走就是四個。燃燒吧,使勁燃燒。”休爵士說完低下頭,兩只凹進去的眼睛漸漸合上,他睡著了。他總是這樣,不光是生病的時候會這樣。

  加布里埃爾拉著艾薇琳出了書房,回身輕輕地關上房門。他們深深吸了口氣,就像剛剛經歷了一場十分兇險的劫難。他們倆真是像極了,從頭發到皮膚,特別是眼睛,像得有點古怪。他們看著彼此,對方的恐懼和緊張都折射在眼睛里。

  “他竟然告訴我們,”艾薇琳顫聲說著,“不可能會告訴我們,這可是他的秘密。”

  “如果他要把秘密帶進棺材,就讓它永遠留在他的腦子里!”加布里埃爾說。

  大廳里回蕩著加布里埃爾的最后一句話,這讓昏暗的大廳顯得更為恐怖。很多人都會被這個回音給嚇到,因為回音應該是在每一句結束后都會重復,而不是只重復最后一句話,有時甚至只重復幾個詞。麥克唐納嬤嬤曾說,曾經有位姓奧克蘭姆的人死的時候,這大廳只會響起詛咒的聲音。

  艾薇琳被這奇怪的回音嚇了一跳。

  “只是回聲。”加布里埃爾拉著艾薇琳離開了大廳。

  他們走到院子里,在紅色的夕陽下并排坐著,周圍靜得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只有一只在公園遠處的小鳥,在不停地叫著。

  “這太安靜了,”艾薇琳緊張極了,“馬上要天黑了,我有點害怕。”

  “怕什么?怕我嗎?”加布里埃爾呆呆地望著艾薇琳,眼睛里充滿了悲傷。

  “怎么會怕你呢?是怕鬼,怕奧克蘭姆家族祖先的鬼魂。我聽說他們就葬在這里,在小教堂的北邊,那是個墓室。那個年代,葬禮都沒有棺材,尸體都是用布包裹著。”

  “這是傳統,將來我爸爸和我的尸體,也會纏著裹尸布。他們說奧克蘭姆家的人,都不需要棺材。”

  “你別嚇我了,這些都是傳聞而已。”艾薇琳緊緊抓著加布里埃爾的手,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是傳聞沒錯,但墓室里有具棺材是沒有蓋棺的,里面葬著老弗農爵士,他因為背叛詹姆斯二世而被砍頭。家人把他葬在一具上鎖的鐵棺材里,從斷頭臺運回了墓室。不知怎么回事,那棺材自從進了墓室,棺材蓋就是開著的。每次埋人的時候,打開墓室,總是能看到尸體,它就立在墻邊,頭卻滾在墻角里,臉上還有可怕的微笑。”

  “是像伯父那樣的微笑嗎?”艾薇琳更害怕了。

  “或許是吧,我又沒有見過。家族這30年來都沒人去世,自然也沒人去過墓室。”

  “假如伯父去世了,你是不是……”艾薇琳沒有說下去,臉色蒼白。

  “是的。我會打開墓室,把他放進去,帶著他的秘密。”加布里埃爾深深吸了口氣。

  “我一想到那個秘密,就渾身發抖。加布里埃爾,你猜那個秘密到底是什么?他說我們不能結婚,他用那么奇怪的口氣對我們說,臉上還掛著奇怪的笑容。更讓我害怕的是,我覺得我臉上竟然也有那種笑,我無法控制。”艾薇琳靠在加布里埃爾的肩膀上,身體瑟瑟發抖。

  “我也是,我聽麥克唐納嬤嬤說……”他突然打住了。

  “她說什么?”

  “沒什么。她說過一些事情,我擔心說出來你會害怕。走吧,氣溫下降了。”他站起來想走,可艾薇琳卻緊緊抓著他。

  “但我想跟你結婚,我們的婚禮應該照原計劃進行。”

  “當然,親愛的。可我爸爸現在病得很重,我們不能舉行婚禮。”

  “加布里埃爾,我的寶貝,我真希望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我知道我們會分開的,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會把我們分開的。”艾薇琳說著說著哭泣起來。

  “不,沒什么能把我們分開。”

  “是嗎?”

  “當然,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把我們分開。”加布里埃爾·奧克蘭姆堅定地說。

  艾薇琳一把拉過加布里埃爾,在他的嘴唇上深深吻著。加布里埃爾最無法抗拒的就是艾薇琳的吻,甜蜜又透著一種邪惡。每次她要吻他,他都無法拒絕,只能任憑她拉過去。他瘋狂地愛著這種感覺,那種激情又邪惡的感覺。

  “我們就像是活在夢里一樣。”艾薇琳說。

Tags: 病毒 秘密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60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