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歡迎儀式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羅伯特·謝克里

  埃克諾鮑勃氣喘吁吁地來到第一歌手的房間前,手舞足蹈,尾巴在地上不斷打擊節奏,這是一種表示有大事發生的舞蹈。第一歌手走出房間,雙手交疊放在胸前,尾巴耷拉在肩頭,這表示他在認真聽。

  “外面有艘天神的飛船,就要降落在咱們村了。”埃克諾鮑勃一邊跳舞,一邊說。

  “真的嗎?”第一歌手興奮地問。

  “是的,天神飛船是金屬質地的。”埃克諾鮑勃同樣興奮地回答,一邊跳出富含相應信息的舞蹈。

  第一歌手滿意地看著埃克諾鮑勃,這樣的舞蹈符合傳統禮節,并且十分大氣。

  “感謝天神,他們終于來了。你快去召集村民。”第一歌手說。

  “是。”埃克諾鮑勃歡快地跑了,到村里的廣場跳起舞。

  第一歌手在尾巴上擦了點沙土,這是傳統的清潔儀式,然后急忙去村里的廣場舉行歡迎儀式。

  飛船緩緩降落,的確是金屬質地,但看上去有些陳舊。村民們早已排好隊,準備舉行歡迎儀式。

  在萬眾矚目中,飛船的艙門打開,從上面走下兩位只有雙手雙腳、沒有尾巴的天神。

  第一歌手曾經讀過村里留下的有5000年歷史的《天神巨著》,里面詳盡描述了各種種類的天神。有大天神、小天神,有長兩只手的天神,有長一只手或者三只手的天神。有的天神有翅膀,有的天神長蹄子,有的天神有長須,有的天神有尖角。總之,什么樣的天神都有。

  按照《天神巨著》的記載,只要有天神降臨,整個村子都要按照傳統的歡迎儀式來迎接,不得有誤。第一歌手讓大家按歡迎隊形站好。

  這時,從后面跑來一位年輕人,他叫格拉特,是個輩分較低的歌手。

  “您要用哪種歡迎儀式?”他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是歡迎降臨之舞啊。”第一歌手說。

  “是嗎?”格拉特的尾巴在脖子上蹭了蹭,這代表輕蔑,“可阿爾霍納的書上寫著,所有儀式開始前都要先舉行宴會。”

  阿爾霍納在第一歌手眼里是異教徒,是對傳統的侮辱,只要他還是領袖,就永遠不會采用阿爾霍納的任何理論。他對格拉特做了個否定的手勢。格拉特只好悻悻地回到隊伍里,心里埋怨第一歌手保守老套。

  兩位天神往前走了,他們只用兩條腿走路,有點走不穩。其中一個差點摔倒,另一個想扶一把,也差一點一起摔在地上。他們費了好大勁才站直、站穩。

  “天神在跳他們的舞蹈呢!”第一歌手高喊著,“讓我們跳起歡迎降臨之舞吧。”

  話音剛落,人們便開始跳起舞來,他們的尾巴在地上擊打節奏,嘴里發出一聲聲尖叫。幾個人抬著一個用神樹樹枝編織成的座椅,將兩位天神抬到了神壇。

  格拉特不甘心,他又找到第一歌手,說:“我們是不是該謹慎些?這畢竟是幾千年來天神的第一次降臨。我覺得還是用阿爾霍納的儀式比較妥當……”

  “不行,這些儀式都是《程序古典》里記載的,不能被取代。”第一歌手堅定地說,同時用六條腿在地上歡快地跳著。

  “可是……”

  “別說了,不行就是不行。設宴要等到歡迎降臨之舞、清理場地之舞、歡迎進入之舞、卸載貨物之舞和醫學檢驗之舞完成后才能開始。”第一歌手說。

  兩位天神坐在椅子上,不住呻吟,顯得十分痛苦。格拉特明白,這是天神在效仿人們的痛苦,以表示對人們的悲憫。這些在《最后降臨之書》里記載得清清楚楚。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們要餓死了。“他們學得可真像。”格拉特心想。

  “我們不能重蹈覆轍,犯下跟祖先一樣的錯誤,不是嗎?”格拉特對第一歌手說。據史料記載,這個民族在5000年前十分富庶,天神非常喜歡這里,經常成群結隊降臨。可有一次,一個儀式的某個環節出了錯,激怒了天神。從那以后,天神再也沒有降臨過。

  “當然。”第一歌手說,“如果這次儀式完美無瑕,那么天神一高興,就又會重新眷顧我們。”

  “是啊。您想想,阿爾霍納是最后一個見到天神的人,他知道當時發生了什么,也知道天神喜歡什么樣的儀式,所以他才會在記載中強調,一定要把宴會設在歡迎儀式前面。”

  “住嘴,阿爾霍納的學說完全是胡說八道。”第一歌手憤怒地說。

  格拉特很想自己號召村民們按照阿爾霍納的儀式來辦,他知道村里有很多人都暗中信奉阿爾霍納。可他現在不能這么干,因為第一歌手的勢力還很龐大,最好還是等天神自己決定。他看看椅子上的天神,他們還在模仿人們饑餓難耐、瀕臨死亡的樣子,心里又生出一股敬佩。

  天神被抬到了神壇,歡迎降臨之舞還在繼續。沒一會兒,臺下聚集了更多的村民,其他村的人也都來了。

  這絕對是件喜事,天神降臨,意味著富饒和歡樂。村子里的婦女在準備宴席,嘴里哼著歡快的曲子,心里充滿了對幸福生活的向往。

  天神躺在神壇上,繼續痛苦地呻吟。其中一個費力地坐了起來,顫抖著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天神同意了。”第一歌手歡呼著,所有村民跳得更加賣力。

  此時另一個天神也艱難地坐了起來,一只手指著自己的喉嚨,一只手在空中揮舞。

  “快,天神讓我們賣力跳。”第一歌手興奮地解釋天神手勢的含義。

  格拉特還是覺得不太妥當,于是又對第一歌手說:“您真的要跳完所有的歡迎舞蹈嗎?”

  “當然,這是嚴格按照《最后降臨之書》上寫的流程進行的。”

  “可是所有舞蹈完成要八天的時間。”

  “是啊,我知道,這中間只要出一點小錯誤,就得從頭再來。這樣的話,八天都不夠。”第一歌手自豪地說。

  “我還是覺得,應該按照阿爾霍納的做法,先舉行水儀式,然后……”

  “你給我滾回隊伍里去。難道你沒有看到天神的手勢嗎?他們這是在對我們的歡迎儀式表示贊同。”第一歌手憤怒地說。

  格拉特無奈地回到隊伍里,心想,如果是自己指揮這場歡迎儀式該多好。在幾千年前,第一歌手的做法無可厚非。格拉特清楚記得《最后降臨之書》里記載的儀式過程:先是清理場地,那時還不叫舞蹈;然后天神們會跳起模仿人們饑渴的痛苦之舞;接著是入境檢查,包括貨物檢查和醫藥檢查。在所有儀式完成之前,不能給天神食物和水。可就在天神最后一次降臨的那天,所有儀式停止后,有一位天神突然模仿起人們死亡的樣子,其他天神把他抬到飛船里,離開了這顆星球。從那以后,再也沒有天神來過。

  天神到底為什么再也不來,那場儀式到底出了什么問題,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有人認為是儀式的某個環節出了錯,導致天神憤怒而去。也有人認為,真相應該是像阿爾霍納記錄的那樣,應該把進獻水和食物的儀式放在前面。

  大多數人不贊同阿爾霍納,因為天神是沒有感覺的,不知道饑與渴,所以沒必要先把水和食物進獻給天神。

  但格拉特是阿爾霍納學說的忠實擁護者,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證明這種學說的正確。

  就在這時,舞蹈突然中斷了。格拉特趕緊擠到前面去看發生了什么事。原來有人把水罐落在了神壇附近,一位天神看到了,就去拿水罐。幸好第一歌手先一步搶回來,否則又會激怒天神,后果不堪設想。

  天神好像真的發怒了,他大聲吼叫著,用手指著那個水罐。另一位天神無動于衷,躺在那里,好像睡著了一樣。憤怒的天神一邊指著水罐,一邊指著自己干裂的嘴唇,他艱難地站起來,可只走了兩步就又重重摔倒,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吼叫聲。

  “快跳互惠協議舞。”格拉特大聲喊著。

  村民們立刻點燃神樹的樹枝,在天神面前揮舞。天神們開始大聲咳嗽,呼吸變得急促。大家知道,這是天神在表示認可。

  “你還挺聰明的,能想到這個舞。你怎么想到的?”第一歌手言不由衷地贊揚格拉特。

  “因為它的舞蹈名字實在令人震撼。我覺得天神需要一些刺激的東西。”格拉特說。

  “好,很好。”第一歌手又夸贊了兩句,然后回到領袖的位置繼續指揮大家。

  格拉特滿意地笑了笑,他邁出了珍貴的第一步,接下來他要想著如何讓阿爾霍納的儀式得到認可。

  此刻的天神們在劇烈地咳嗽著,就像要死了一樣。村民們還在繼續跳著互惠協議舞,表示對天神的尊敬。天神急促地喘息,表達他們的寬容。

  舞蹈快要結束了,一位天神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緊接著他又緩緩跪倒在地,就像一個渾身沒有一點力氣的人。

  “快看,天神在給我們神諭。”第一歌手說。

  天神舉起雙手,第一歌手興奮地向大家解釋:“天神要給我一個大豐收。”

  天神攥緊拳頭,大聲咳嗽著。

  “他在表達對我們貧困和缺水的憐憫。”第一歌手繼續解釋。

  天神松開拳頭,伸出手指著自己的喉嚨,眼神里透出絕望。

  “他讓我們繼續歡迎儀式,快點,大家排好隊。”第一歌手說。

  “不對,他不是這個意思。”格拉特終于忍不住說了出來,他大聲吼著,“天神要水。”

  村民們沉默了,他們知道格拉特說的是阿爾霍納儀式,是第一歌手一直反對的學說。不過第一歌手年事已高,也許將來會是格拉特的天下。

  “不行,我不同意,水儀式是宴會儀式之后才進行的,而宴會儀式要在所有舞蹈結束之后進行。如果不按照傳統程序,我們就無法擺脫詛咒。”

  “不,先進行水儀式。”格拉特大喊著。

  兩個人看向天神,希望得到天神的指示。但天神此時眼神迷茫,沒有任何反應。突然,另一位天神又咳嗽起來。

  “看,天神同意了我的說法。”格拉特搶先第一歌手說。

  第一歌手想反駁,卻太晚了。

  “快,給天神遞水罐。”格拉特指揮道。

  人們逐個將一個水罐遞到了天神跟前。一位天神虛弱地爬到水罐跟前,伸手拿水罐。另一位天神也爬過來,跟他搶水罐。人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下面小聲議論著。

  兩個天神扭打了起來,水罐被摔到了地上。

  “看吧,我說過,水儀式不能進行,天神發怒了,他們把水都灑了。快把水拿開。”第一歌手說。

  最前面的兩個村民撿起水罐,慌忙跑開。天神絕望地呼喚著。

  顯然,阿爾霍納儀式沒有起到作用,舊的歡迎儀式將繼續進行。舞蹈又開始了,天神們大聲咳嗽著表示認同。有一位天神想離開神壇,可最終還是倒下了。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兩位天神都躺在那里一動不動,沒有任何表示。

  “怎么回事?天神怎么不發信號了?難道阿爾霍納真的有問題?不可能,阿爾霍納在書里寫,只有馬上給天神水,才能解除詛咒。或許,是天神們因為等待太久而不高興了。”格拉特在心里反問自己。

  “唉,天神之路漫長而曲折。”格拉特眼里流露出失望。他本來可以得到大家的認可和信任,可如今一切都付之東流了。他無奈地回到人群里,跟著舞蹈的節奏,失魂落魄地擺動尾巴。

  第一歌手認為天神震怒,是因為歡迎儀式的錯誤,所以他讓大家重新跳舞,直到天神們滿意。在此之后,才能擺宴席。

  天神們沒有反應,只是躺在神壇上抽搐著,模仿著死亡之前的最后一個階段。

  村民們對這兩位天神崇拜得五體投地,因為他們模仿得太像了。

  第一天的歡迎儀式結束了,第二天仍然繼續,不過天氣發生了點狀況,原本晴空萬里突然多了大片的烏云。

  “烏云會散開的。”第一歌手一邊說,一邊跳著驅散烏云的舞蹈。

  可烏云非但沒有散開,反而越來越厚。終于,大雨傾盆而下。

  天神們突然動了一下,他們張開嘴,任由雨水落入。

  “快拿遮雨的東西來,快點。木板、草棚,都拿來,天神生氣了,不能讓他們淋到雨。行動快點。”第一歌手在雨中狂吼。

  格拉特靈機一動,大聲說道:“不要動,這是天神下的雨啊!”

  “來人,把這個異教徒給我抓走。”第一歌手憤怒地叫嚷,“還不快拿來遮雨的東西!你們愣著干什么?”

  格拉特被拉走了,第一歌手開始帶著村民們在天神周圍搭建草屋。第一歌手親自爬到草屋上面搭建屋頂,生怕天神們淋到雨。

  天神們本來張著的嘴突然閉上,他們掙扎著站起來,一個半蹲在地上,另一個踩著他的腿。撲的一聲,一個天神飛了起來,將第一歌手重重推下神壇。天神毀了草屋,張著嘴大口吞咽雨水。

  “你們看,這是天神給我們的信號。”格拉特在不遠處大聲叫喊。

  “快,快開始宴席,這是天神的神諭。”格拉特繼續大喊。

  村民們起初還有點猶豫,可看著天神們張大嘴接雨水的樣子,不得不相信格拉特,相信阿爾霍納的學說,天神們是真的贊成水儀式。

  宴席開始了,格拉特心滿意足,他知道自己做對了,因為天神們表現出了贊同。

  “如果我懂天神們的語言就好了,這樣就知道天神為什么幾千年都不來我們這里。”格拉特想。

Tags: 儀式 宴會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60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