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疑惑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江戶川亂步

  一 第二天

  “聽說你父親被殺害了?”

  “是。”

  “原來是真的。我看了今天早上的報紙才知道。”

  “……”

  “嘿,你得打起精神來,不要這樣悶聲不響,讓人擔心。”

  “我沒什么要說的,報紙上都寫了。昨天早上我剛醒來,就看到了父親被人打死在院子里,腦袋上都是血。”

  “難怪你昨天沒來學校。抓到兇手了嗎?”

  “還沒有。”

  “我看報紙說你父親可能是被仇人殺害的。你父親最近有沒有得罪什么人?”

  “不知道,也許吧。”

  “是不是生意上跟人有沖突?”

  “說不好。他脾氣暴躁,特別是喝了酒之后,一句話不對就能跟人打起來。”

  “哎?你父親喝了酒喜歡鬧事啊?”

  “……”

  “你怎么哭了?”

  “我很生氣。他活著的時候對我和母親很差。現在死了,還害得人家在我背后說三道四。說真的,他死了,我不難過。我只是生氣。”

  “是嗎?你看起來不太好。”

  “你不會明白的。”

  “……”

  “從他死了的那刻起,我一點都不難過。他可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竟然一點也不難過。我心里只想著,他死都死得讓我如此丟臉,要不是這樣,還真是死了的好。”

  “唉!你父親做得真失敗。”

  “是的,很失敗。有時候想想他的經歷,也很可憐。但我現在沒法想這些,就是生氣。”

  “你真的這么討厭他?”

  “他很喜歡喝酒,把我爺爺留下的那點產業幾乎都用來喝酒了。還在外面拈花惹草,處處留情。他每次不高興,就拿我母親出氣。而我母親一直忍著。一想到這個,我就難過。如果沒有母親的堅持,恐怕我今天連學都沒法上,只能流落街頭。”

  “這么慘?”

  “你想象不到,我家經常上演一些暴力戲,不是父親毆打我母親,就是我哥哥因為看不過去而跟父親打架。我真是為有這樣的父親而感到羞恥,他一直沉迷在酒色之中,還經常把氣撒在我們的身上。我可憐的母親,身上全都是父親打的傷。”

  “你父親多大年紀?”

  “50歲。他簡直就是個瘋子。我記得有一晚我回家,看到父親和哥哥在屋里廝打。”

  “……”

  “我哥哥很可憐,他在橫濱一家公司做翻譯,一直沒有結婚,全是因為父親。哥哥馬上要30歲了,可有個這樣的父親,怎么能結婚呢?他想過要搬出去住,可又擔心我母親。你也許覺得我哥哥跟父親打成一團很不應該,但站在我哥哥的立場上想一想,他只是在保護自己和家人。”

  “原來你們家里有這么多事。”

  “就說前天晚上。我父親沒有出門,大早上就開始喝酒。到了晚上10點多鐘,父親還在喝,還說些不入耳的酒話。我母親因為累了一天,熱酒熱慢了點,我父親就扔了一只茶碗在我母親的鼻梁上。我母親當時就暈了過去。哥哥見狀氣極了,就撲上去跟父親扭打。妹妹嚇得不知所措,只是一味勸阻。這樣一個家庭,簡直就是地獄。”

  “……”

  “如果一直過著這樣的日子,我們肯定會受不了。也許母親被父親打死了,也許我們兄弟中的某個人會殺了父親。所以,父親意外死亡,對我們來說是件好事。”

  “你父親是昨天早上被殺的嗎?”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被殺的,是早上被我妹妹發現的。她5點鐘起床,發現走廊上有一扇窗戶開著,而父親不在屋子里。她以為父親又出去喝酒嫖妓了。”

  “就是說兇手是通過窗戶進的你家?”

  “不是,父親是死在院子里的。前一晚的事弄得全家都不愉快,母親和妹妹一直躲在隔壁那間房里,父親也睡不著,就在院子里乘涼,這是他的習慣。也許就是在他乘涼的時候,被人給殺了。”

  “兇器是什么?”

  “警方說應該是斧頭或鑿刀之類的鈍器。”

  “那兇器找到了嗎?”

  “還沒有。當時我和哥哥聽到妹妹和母親的叫喊聲,才急急忙忙沖下樓。我看到父親以一種奇怪的姿態蹲著,頭上流著血。很奇怪,我竟然一點都不難過,也不驚慌,好像事情不是發生在我家一樣。”

  “兇手幾點下的手?”

  “警察推斷是在凌晨一點鐘左右。”

  “有懷疑的對象了嗎?”

  “要說我父親平時也得罪了不少人,可還沒有到要殺他的地步。不過懷疑對象倒是有一個,就是我家附近一個餐館的老板,曾經被我父親打傷過。為了討要醫藥費,跟我父親發生過不少摩擦。”

  “我覺得有點疑惑,為了這點事殺人,不值得吧?再說了,如果要殺人,在外面下手不是更容易嗎?為什么一定要在半夜潛入你家呢?這樣會把事情弄復雜呀。哦,警方有證據說兇手是從外面潛入你家的嗎?”

  “發現我父親被殺的時候,我家的門是開著的。”

  “有腳印嗎?”

  “這天氣干燥得很,哪來的腳印?”

  “你們家有用人什么的嗎?”

  “沒有啊。你不會懷疑兇手不是從外面進來的吧?不可能,我覺得那個老板嫌疑最大。他那種粗魯的人,一時沖動,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可我覺得……”

  “你別說了,現在說什么都沒用。快走吧,該上課了。”

  二 第五天

  “什么?殺死你父親的是你家人?”

  “你上次不是說,覺得兇手不像是從外面進來的嗎?我當時推翻了你的推論,是因為我也有這樣的懷疑,只是不想面對。我這幾天反復琢磨這件事,還是覺得事有蹊蹺。我又沒有別的朋友,只能跟你說一說。”

Tags: 父親 兇器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6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