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愛侶的旅行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

  沖繩比東京更早進入酷熱的夏季,就在東京還陰雨綿綿的時候,沖繩的那霸機場已經是酷暑難當。乘客們逐個從飛機上下來,面對耀眼的陽光都瞇起了眼睛。

  岡田脫掉了外衣。

  “這里的空氣和東京不一樣,是不是?”妻子由美子對岡田說。

  岡田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當由美子轉過身去機場大廳的時候,他連笑容都沒有了。

  這次沖繩之行是岡田建議的,一共四天三夜,他說要給由美子第二個蜜月。由美子十分開心,一路上像個小姑娘一樣歡欣雀躍。可是岡田心里想的是,如何跟由美子說離婚。他知道妻子十分固執,絕對不會同意離婚。于是他籌劃了一個方案,在這次旅行中殺了妻子,然后偽裝成意外。

  他們結婚六年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讓岡田痛下殺手,就連岡田本人也說不清楚。其實不是哪一件事,而是很多事堆積在一起,逐漸變成了岡田殺人的動機。

  兩人的關系真是世界上最難理解的東西。婚前,在岡田的眼里,由美子渾身上下都是優點。可結婚之后,所有優點都變成了缺點。比如由美子喜歡說話,岡田原本認為這是她身上難能可貴的地方,因為岡田本身沉默寡言、不善交際,由美子的開朗和活潑正好可以彌補他的缺陷。可如今,他卻認為這樣的由美子是個不懂得體諒人的直腸子。

  其實說白了,缺點和優點都是要看你有多喜歡這個人。如果你喜歡她,那她全身上下都是優點。如果你不喜歡她,她就一無是處。

  岡田曾多次向由美子提過離婚,由美子每次提出的離婚費都高得驚人,先是一千萬日元,而后是一千五百萬日元,最后是兩千萬日元。岡田一千萬日元都出不起,更別說兩千萬日元了。由美子不是不知道這一點,她也知道岡田剛剛被升為科長,哪來那么多錢,可她還是不斷抬高離婚費,這讓岡田十分郁悶,覺得由美子過分狠毒。

  岡田想擺脫這樣的狀況,只有兩個選擇,要么離家出走,要么殺了由美子。離家出走是不可能的,一來他舍不得自己辛苦六年換來的科長職務,二來他舍不得單位那個美麗、年輕的姑娘片桐明子。

  那么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殺了由美子。在此之前,岡田對由美子出奇的好,甚至還策劃了這次旅行。

  二

  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石垣島,那霸是轉機的地方。登機時間還沒到,岡田和由美子到機場餐廳候機。岡田一直在盤算著如何殺了由美子,雖然有了大致的計劃,可是許多細節還沒有確定。在石垣島出海的時候把由美子扔進海里,制造她意外溺水的假象?不行,由美子讀高中的時候是校游泳隊的,岡田也親眼看到過由美子出色的游泳技巧,這個方法行不通。假裝從陽臺失足墜樓,又或者假裝散步時被歹人所害,再或者……無數方法涌進岡田的腦袋,可沒有一種方法是完美的。

  在餐廳等了30分鐘,終于可以登機了,中途還遇到了一場來也快去也快的大雨。由美子和岡田坐在靠窗戶的位置上,可以透過窗戶看到下面的風景。由美子興奮地拿起相機前拍后拍,還不住贊嘆:“太美了。”是很美,下面的小島散落在海洋上,如同星星鑲嵌在天幕上一般。

  岡田哪有心思欣賞美景,只顧著籌劃一個周密的殺人方案。一個多小時后,飛機在石垣機場降落了。因為這次是通過旅行團訂的機票和旅館,所以要跟旅行團住在一起,只不過岡田和由美子可以自由活動,不必受旅行團約束。負責接機的旅行團大巴還沒有來,由美子拉著岡田在石垣機場閑逛起來。他們看上去就像一對新婚的夫婦,在機場商店里走走停停。

  商店里擺的都是沖繩的特產,如印染布、紅珊瑚工藝品,還有一些干果。當路過一家專門賣蛇酒的商店時,由美子嚇得連忙閉上了眼睛,快速走了過去。岡田知道,由美子怕蛇,如果能讓她被毒蛇咬了,那真是完美極了。他刻意在陳列蛇酒的櫥窗前逗留了一會兒,當看到毒蛇很少出現在人面前的時候,他失望極了。

  十幾分鐘后,接機的大巴來了。岡田夫婦和其他幾個年輕游客一起上了車。七八分鐘后,便到了石垣島的市中心。這次旅行可真是漫長啊,從東京到那霸用了兩個多小時,從那霸到石垣機場又用了一個多小時,現在又要乘坐幾十分鐘的汽車。不過石垣市的繁華是出乎人意料的,這里的建筑物整齊且具有現代氣息,雖然沒有高樓大廈,但古樸的民居卻有另一番風味。現代和古老夾在一起,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總算是到飯店了,據說這飯店是當地最高檔的飯店,在房間里就可以看到海。岡田訂的房間在二樓,一拉開窗簾就能看到汪洋大海。由美子迫不及待地把行李放好,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然后打開行李,挑選晚上吃飯要穿的小禮服。

  由美子跟岡田談戀愛的時候,不過20出頭,充滿活力,去哪里都是牛仔褲、T恤。如今30歲出頭,她反而在意起自己的穿著打扮了,這次到石垣島只住四天三夜,她竟然帶了三套小禮服,一套比一套耀眼。大概是覺得青春不再,要靠服飾來為自己的魅力加分。

  岡田一邊抽煙,一邊在房間里轉來轉去。這里可真是大,要比東京的雙人房間大兩倍。不只是房間,雙人床也很大,衣柜也很大。真是想不到,飯店從外面看上去并不大,可里面卻十分寬敞,就像是美國西部電影里出現的房間一樣。沖繩和石垣,本來就被美軍占領過。或許,這里的房間就是美軍建造的,所以什么都大。

  這里的窗戶也很寬闊,大概是為了方便欣賞海景。透過窗戶看下去,下面都是堅硬的水泥地,如果人頭朝下摔下去,必死無疑。外面是樹木環抱的林蔭小道,直接通往不遠處的大海,“真是美不勝收。”岡田默默贊嘆。

  晚上,岡田帶著由美子下樓吃晚餐。由美子精心挑選了一件紫色開背晚禮服穿在身上,優雅地挽著岡田的手臂,緩緩下樓,仿佛是要去參加什么重要的晚宴一樣。可到了餐廳才發現,這里大部分是新婚的夫婦或者熱戀中的年輕人,穿的大多是牛仔褲和T恤,只有由美子穿了件夸張的晚禮服,顯得格格不入,好像一個另類。不過由美子并不覺得別扭,她自信而驕傲地問岡田:“我漂亮嗎?”

  “當然漂亮。”岡田說。

  晚餐還算可口,都是些家常菜。其他情侶們都飛快吃完晚飯,到海邊狂歡去了,餐廳里很快只剩下了岡田和由美子。

  由美子放下手里的餐具,看著岡田,目光溫柔似水:“我們和好吧!”

  岡田聽到這話,差點就心軟了,他立馬控制住情緒。從前由美子說過無數次和好之類的話,沒有一次像這次這么真誠、溫柔。

  岡田為了掩飾殺意,只好假意迎合:“好啊。從前都是我不好。”

  由美子笑著說:“你能為過去懺悔,我真開心。你要跟我出去逛逛嗎?”

  “我很想去,可是身體很乏累。年紀大了,不比從前了。”

  “那你休息,我自己去。”由美子笑語盈盈,走出了飯店。

  三

  岡田回到房間,攤開他在機場買的石垣島地圖,開始琢磨起來。石垣島真是個美麗又奇妙的地方,從市區往北走45分鐘,就是名叫川平的入海口,可以在那里坐船駛入大海。而且這里盛產黑珍珠,由美子一定非常喜歡。不過這里海浪很大,處處激流,要萬分小心才行。海浪大,有多大?水流急,有多急?尸體會不會瞬間沖到深海里?如果可以,那這里是個絕妙的殺人之地。

  不過不能大意,川平人多,殺人很容易被發現。再往北點不錯,那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人跡罕至,或許會有一些沒人去的海岸。如果把由美子哄騙到那里,將她殺了,把尸體扔到森林里或者大海里,會不會更安全一點?

  殺人時不被人發現是一個方面,不引起別人的懷疑又是另一個重要方面。夫妻二人一起到飯店,一起出門,卻一個人回來,肯定會引起人們的懷疑。

  不如殺了人后就去報警,說由美子被海浪卷走了。可如果尸體沖上岸,警方就會發現尸體上的勒痕或腦后被重物擊打的傷口,那么第一嫌疑人一定是自己。

  這事還真難處理,岡田心想。

  差不多半夜1點,由美子喝得醉醺醺地回來。岡田有點不高興:“怎么喝成這樣?”

  由美子連衣服都來不及換,直接倒在了床上。

  “真痛快啊!”

  “什么?”

  “我逛街的時候,碰到一群小伙子,他們恰好也都住在這個飯店里。對了,咱們剛剛還在餐廳里見過他們呢,就坐在離咱們不遠的地方。”

  “哦。”

  “我們一見如故,聊得很暢快,后來就一起去迪廳跳舞,還去了酒吧喝酒。真是痛快。你要一起去就好了。”

  “我不喜歡喝酒,這你是知道的。”

  “水!”

  “什么?”

  “我想喝水。”

  岡田忍住不快,給由美子倒了杯水。

  “謝謝!你看起來很不高興。”由美子說。

  “沒有。”

  “我獨自去和一群不認識的小伙子喝酒,你很生氣吧?”

  “沒有。”

  “一定有。我忘了說,除了小伙子,還有一群小姑娘呢。”

  “我說了,我沒生氣。我在想明天旅游的路線呢。你快點睡吧,明天會很累呢。”

  眼前的由美子讓岡田從骨子里厭惡,殺她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四

  第二天早上,由美子在餐廳碰到了昨晚一起喝酒的那群年輕人,他們像老友一樣打著招呼,還互相調侃著昨晚的窘態。

  “你這個家伙,喝得不省人事,怎么樣?活著回去了?”

  “這個小姑娘真能喝,果然是青春無敵呀。”

  由美子大聲說笑著。從前,她這種性格正是岡田所喜歡的。可是如今,她的活潑開朗,都成了岡田心里的殺人理由。

  岡田獨自坐在餐桌旁,等著由美子跟那群年輕人說笑完。十幾分鐘后,由美子才笑吟吟走回來。

  “你還真高興!”岡田諷刺道。

  由美子不以為然,笑瞇瞇地說:“和年輕人在一起就是痛快。”

  “是啊,你已經不年輕了。”岡田挖苦由美子。他此時的心情十分奇怪,說不上是吃醋,但看到由美子對自己無所謂的態度,又很惱火。不管怎么樣,他是不愛由美子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殺了她。

  吃完早飯后,岡田帶著由美子上了他提前訂好的出租車,每天的費用是五千日元。由他親自開車。

  “我們先去川平,那里是入海口,風景很美,還能買到不錯的黑珍珠。”岡田一邊開車一邊跟由美子說。

  “好啊,黑珍珠我最喜歡了。”由美子一邊說一邊將頭靠在岡田的肩膀上,看上去十分幸福。如果別人看到,一定會以為他們是新婚夫婦,可誰知道丈夫正盤算著如何殺妻子呢。

  這一路上還算順利,車也不算多,就是暑熱難當。因為車里沒有空調,所以只能開著車窗,炙熱的空氣不斷涌進車里,讓人渾身不舒服。一個多小時后,終于到了川平公園。

  岡田和由美子下車后先到幾家特產店看了看,那里的東西真是貴得出奇。本來以為黑珍珠在當地會賣得便宜些,誰知道更貴。但岡田還是給由美子買了三萬日元的黑珍珠,為了掩飾自己的殺機。

  出了特產商店,往后走到一條陡坡上,就能看到整個川平灣的景色。岡田和由美子走在沙灘上,周圍沒有一點喧囂聲,只有海風吹拂海岸的聲音。不遠處有幾個年輕人在游泳,盡管那里插著“禁止游泳”的牌子。

  “想游泳嗎?要游的話,我去車里取泳衣。”岡田問。他想,如果由美子能在游泳時不小心被浪卷走,會省掉很多麻煩事。可由美子卻搖了搖頭,說:“我昨晚喝太多了,今天頭很疼。你自己去游吧,我在這里等著你。”

  “你不游,我也不游。”

  “你給我照張相吧。”由美子說。

  “好啊。”岡田立馬拿出相機,給由美子拍照。他此時很不耐煩,可不得不裝成很恩愛的樣子。

  拍了幾張后,岡田說:“我去取三腳架,這樣我們可以拍合影。”就在岡田要去取三腳架的時候,有個小伙子走過來說:“我給你們拍吧。”

  小伙子穿著泳褲,看上去20出頭的樣子,充滿活力。岡田看著他有點面熟,片刻之后突然想起來,那是早上跟由美子打招呼的那群年輕人里的一個。

  “是三浦君啊。”由美子歡快地叫著。

  三浦照了幾張相后,由美子忽然說想去游泳,一個人跑到崖邊去換泳衣。

  “您太太真漂亮!”三浦笑著說。

  “還行。”岡田敷衍道。

  不一會兒,由美子穿著一身比基尼回來了。她雖然年過30,可身材苗條,肌肉緊實,穿上比基尼十分性感火辣。三浦一個勁兒夸贊由美子,由美子高興地跟三浦下海游泳去了。

  如果在幾年前,岡田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嫉妒。可現在他腦子里想著的卻是另一件事,要是把他們兩個人一起殺了,會更有說服力。想一想,一對夫妻來石垣島玩,誰知妻子卻愛上了住同一個飯店的年輕小伙子。妻子經過多番掙扎,最后選擇了跟小伙子自殺殉情。如果能這樣,是最好不過了,只要毒死他們就可以了。等他們死后,自己可以裝成一個被妻子背叛的可憐男人。

  “我幫你們拍張照吧!”岡田拿起相機起身對由美子說,“你不是想跟這個活力四射的年輕人一起拍照嗎?”

  由美子笑了笑,抱著三浦,好像故意做給岡田看。三浦有點尷尬,只是“嘿嘿”傻笑。

  岡田給兩人拍了三張照片,自己留了兩張,心想這是妻子出軌的證據。還有一張,他遞給了三浦。三浦不好意思地說:“這樣的照片,我怎么能收呢?”

  “你拿著吧!”由美子笑著對三浦說。

  五

  回到飯店,岡田對由美子說:“他真不錯。”

  “誰?”由美子有點心不在焉。

  “就今天在川平遇到的那個年輕人啊,叫三浦是嗎?”

  “哦,那個小伙子啊。”

  “嗯,他很不錯。”

  “我倒不覺得,他臉皮厚得很,他那群朋友里,可是有更好的小伙子呢。”

  “但我覺得他不錯。”

  “你不嫉妒?”

  “為什么嫉妒?”

  “我跟他走得很近啊。”

  “怎么會呢?你跟年輕人多待一待,自己也會變得年輕,我高興還來不及。”

  “哼!”

  “怎么,我說錯了?”

  “早上在餐廳,我跟他們打了打招呼,你就一臉不高興。”

  “那是因為我們吃了早飯要快點出發啊!三浦在石垣島待多久?”

  “好像是后天早上離開,跟我們一樣。”

  看來明天就必須動手了。明晚把三浦騙到屋子里,然后把他和由美子一起毒死,偽裝成殉情。

  岡田早就準備好了一瓶農藥,本來是打算毒死由美子的。可他遲遲沒有動手,是因為毒死由美子一個人,再偽裝成意外,實在說不過去。可現在不同了,兩個人一起被毒死,理由十分充分。想想看,不少婚外情都是以悲劇收場,他們自殺殉情,完全說得過去。而且農藥這東西,哪里都可以買到,警方不會因此而產生懷疑。

  晚飯后,由美子又一個人出去逛街,岡田也悄悄離開飯店。他到商店里買到了注射器和葡萄酒。回到房間后,他把農藥稀釋,然后用注射器推進沒有開封的葡萄酒里。一瓶毒酒就這樣做好了。

  剩下的農藥和注射器,岡田都裝進了一個袋子里,準備扔到海里。這些東西絕對不能被發現,否則自己就會有麻煩。他走出飯店,朝著海邊走去。來到懸崖邊,他將袋子扔到了海里,看著它沉下去。

  岡田回到飯店,若無其事地等由美子回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刻打開衣柜,把由美子的箱子拿出來,將她和三浦的合照放了進去。如果警察前來調查,發現合照,就會自然而然想到他們自殺殉情的可能。

  一切都準備好了,此時由美子也回來了。她跟昨晚一樣喝得醉醺醺的,一進門就倒在床上,“我又跟三浦君喝酒了。”

  “挺好。”岡田笑了笑。

  “你覺得挺好?”由美子眼睛里透射出一種難以言明的危險信號。

  “是啊。有什么問題?”

  “你真的一點都不嫉妒?”

  “我都說過了,你能再找回青春,我高興還來不及。”

  “喂!”

  “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我跟三浦好了,你跟我離婚時就不用付賠償費了?”那危險的信號越來越強。

  “你說到哪兒去了,我怎么會這么想?”岡田有點慌張。

  “就算你這么想也沒用。”

  由美子看到了桌上的葡萄酒,問道:“哪兒來的酒?”

  “我買的。因為后天就要跟三浦君告別了,所以想在告別前跟他喝一杯。”

  “是波爾多葡萄酒?”

  “是的,這酒我也可以喝一點。”

  六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飯,岡田和由美子想出去玩,一出門就碰到了三浦站在那里發呆。

  “你干什么呢?”岡田親切地跟三浦打招呼。

  “快別提了。昨晚上喝多了,今早沒起來。等我睡夠了醒來,發現大家都已經出去玩了。這群家伙,竟然把我一個人留在飯店里,這可是我們在這兒玩的最后一天。”

  “那你打算怎么辦?”

  “我一個人租一輛車太貴了,只能租得起自行車,可天這么熱,怎么騎自行車呢?我正琢磨呢。”

  “是啊,天氣很熱,我看都超過30攝氏度了。不如你跟我們一起租輛車吧!”

  “可以嗎?那真是太好了。”

  岡田租來一輛車,由美子坐在副駕駛座上,三浦坐在后面。他們今天不去川平,要去東面玩一玩。

  開了20多分鐘,到了一片茂密的樹林邊。岡田把車停在路旁,欣賞這片密林。

  “這林子真可怕,誰要不小心走進去,肯定出不來了。”由美子嘟囔著。

  岡田忽然感到一絲寒意,立即開車繼續前行。

  “你姓三浦吧?”岡田問后座的三浦。

  “是的。”

  “聽由美子說,你們也是明天離開石垣島?”

  “是啊,本來想多待幾天的,可是我們都沒錢了。”

  “我們明天也要走。我們在這兒相識,也算有緣,不如晚上一起喝一杯吧,算是個小型酒會。”

  “可是……”

  “沒事,你來吧!”由美子沖著反光鏡里的三浦笑著說。

  或許根本不用偽裝,由美子是真的愛上了這個小子。如果真是這樣,那真是太好了。岡田暗想。今晚等他們喝了酒,岡田就得趕快離開屋子。等到藥性差不多完全發作了,岡田再回飯店,一切都順理成章。

  岡田心里想著這個絕妙的計劃,開著車飛奔在海岸的公路上。

  這里真是太美了,右邊是白浪滔滔的海灘,左邊是茂密的菠蘿樹林和甘蔗林。

  “停車……”由美子忽然大叫一聲。

  岡田慌忙停下車:“怎么了?”

  “你們看,前面有一大片木棉花,真是漂亮。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片的木棉花呢。你們快下車。”

  “你要干什么?”岡田問。

  “去摘木棉花。”

  “可以隨便摘嗎?”

  “應該可以,好像是野生的。”三浦說著跳下車,跟由美子一起去摘木棉花。岡田也極不情愿地下了車,假裝愉快地跟他們二人摘起花來。

  “摘這么多干什么?”岡田問。

  “放在車里啊!”

  “這車是租來的,還得還回去。”

  “那有什么。坐在木棉花里,你不覺得很愜意嗎?”

  “也對。”

  三人把木棉花都放在了后座上,由美子還在摘個不停。突然間,她大叫一聲。岡田順著叫聲看去,原來一頭水牛出現在花叢中。這水牛大概是在休息,被由美子給驚醒了。好在它并不生氣,只是站起來看了看,就又臥下了。

  由美子嚇得不輕。

  七

  再起程的時候,換了三浦開車,岡田則坐到鋪滿木棉花的后座上。“怎么樣?坐在木棉花中。”由美子回頭問。

  “不錯。”岡田說。

  由美子忽然笑了起來,弄得岡田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

  “沒什么。”

  開了一陣子,景色又有了變化。周圍是長滿了鐵樹的原始森林,不遠處還有幾頭水牛。

  “咱們還是回去吧。”岡田對三浦說。

  “再往前一點,有處與眾不同的景點。”

  “前面有景點?地圖上沒寫啊。”

  “你看的是旅游地圖吧?上面的確沒寫。”三浦笑著說。

  岡田打開隨身攜帶的地圖,前面的確有處小景點,是個瞭望臺。

  “是那個瞭望臺嗎?”

  “不是。”

  “是舟越?地圖上寫著,舟越是石垣島最狹窄的地方,只有百米寬,可以扛著船過去,所以叫舟越。”

  “不是。”

  “也不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感襲上岡田的心頭,因為三浦的舉動有點異常。

  “你看都過了中午了,該回飯店吃午飯了。”岡田對三浦說。

  “離12點還差五分鐘呢。”三浦微笑著說。

  “可我已經餓了。”

  “我沒餓呢。”由美子狠狠撂下一句話。

  “就快到了,岡田先生。”

  三浦將車開到一旁的土路上。

  岡田覺得越來越不對勁,恐懼感不斷加劇,他大聲吼道:“停車!我要下車!”

  三浦突然向右打轉方向盤,將車駛到一塊狹小的懸崖邊。這里四周都是荒草。三浦熄了火,對岡田說:“到了。”

  “這就是你說的與眾不同的地方?”

  “是的,這里可藏著好東西呢。”三浦一邊說,一邊把汽車鑰匙裝進口袋。接著他走到荒草叢中,推出了一輛摩托車。

  “這輛車花了我兩天的租金,我好不容易才把它藏在這里。回飯店的時候可累壞我了,幸虧碰到了一輛往市中心去的貨車,這才讓我解了解乏。”

  “你在這兒放輛摩托車干什么?”

  “和你太太回市中心啊,難道要走回去嗎?”

  “那這輛汽車呢?”岡田茫然地問道。

  “當然是你的棺材啊!笨蛋。”由美子從車上下來,惡狠狠地說。

  “什么?”岡田驚得臉色蒼白。

  “你還真以為我想跟你和好,跟你來度二次蜜月嗎?”

  “你在說什么?”

  “我跟你來的目的就是殺了你。我和三浦也不是在這里認識的,我們在東京就認識了。”

  “你要是殺了我,你一分錢都拿不到。”

  “你真以為我傻嗎?在旅行前,我就幫你買了一份保險,保額三千萬日元,只要你意外身亡,三千萬日元就是我的了。”

  “你這個渾蛋!”

  “我摘了這么多木棉花放在車里,就是想最后盡一點妻子的責任,讓你風風光光上路,不至于太寒酸。”

  此時三浦已經拿著扳手走了過來。岡田慌忙跳進車里,想開車逃命,可鑰匙已經在三浦的口袋里了。岡田又朝外奔逃,可還是被三浦追上了。一聲慘叫后,岡田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死了嗎?”由美子問。

  “來,把他抬到車里。”三浦和由美子把岡田放到了駕駛座上,把鑰匙插進去,踩住了油門,開動汽車,偽造成一個岡田開車不小心墜崖的假象。

  轉眼間,岡田和租來的汽車就掉到了懸崖之下,然后慢慢地沉入海里。

  三浦看了看手表。

  “你看手表干什么?”

  “當然是在看時間。”

  “什么時間?”

  “如果他會醒過來,那就糟糕了。不過已經過了五分鐘,就算他醒過來,也已經被淹死了。放心吧,他活不下來了。”

  由美子松了口氣,對三浦說:“我們回飯店吧。”

  “好的。”

  兩人坐上摩托車,由美子緊緊抱著三浦,柔聲說道:“我們得慶祝一下,到我房間喝一杯,那里有瓶上好的波爾多葡萄酒。”

Tags: 愛侶 旅行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59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