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三角墻山莊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柯南·道爾

  我跟福爾摩斯有陣子沒見了,這天早上他突然來找我,讓我有些意外。不過更讓我意外的是,福爾摩斯坐下后不久,就闖進來一個陌生的客人。那人身材高大,穿著有些滑稽,一身灰格子西裝,搭配了一條橙紅色的領帶。臉上的肌肉糾結在一起,雙眼直冒火光,看上去要揍人一樣。

  “你們誰是福爾摩斯?”他兇狠地問。

  福爾摩斯不慌不忙地抬起了煙斗。

  “你是福爾摩斯。你聽著,不要多管閑事,別人的事得讓人家自己管。明白嗎?”

  “哦,有趣,請繼續說下去。”

  “你覺得有趣?”那人怒吼道,“等我揍你一頓,你就不覺得有趣了。對付你這種人,就得用這個。”他舉起大拳頭在福爾摩斯眼前晃動了兩下。

  “看這大拳頭,是天生的,還是后天練成這樣的?”福爾摩斯沒有絲毫恐懼。

  那人大概是被福爾摩斯的冷靜給嚇到了,又或者被我手里的撥火棒給嚇住了,總之他的態度不那么跋扈了。“福爾摩斯先生,反正我已經警告你了。我的一個朋友對哈羅那兒的事很感興趣,你不要插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你叫斯蒂夫·迪克西吧,練拳擊的那個。我一直想見見你,不過我不喜歡你身上那股味兒,所以就不留你了。”福爾摩斯說。

  “你知道我?那最好了。不要逼我出手。”

  “對了,荷爾本酒吧的案子怎么樣,你殺了那個叫帕金斯的小伙子。”福爾摩斯不緊不慢地說。

  那人聽了這話,突然后退幾步,臉色很難看:“什么帕金斯,我不知道。他死的時候,我正在訓練呢。”

  “斯蒂夫,我一直都在關注著你跟巴內·斯托克代爾的不尋常關系。”

  “上帝啊,福爾摩斯先生,我……”

  “好了,不說這個了。等我想讓你說的時候再找你。”

  “那么先生,你不會計較我今天沖動的行為吧?”

  “告訴我是誰讓你來的,我可以不計較。”

  “還用說嗎,就是你說的那個人。”

  “那么又是誰指使他的?”

  “這我可不知道。他只跟我說:‘斯蒂夫,你去告訴福爾摩斯,如果他要去哈羅,就有性命之憂。’就這樣,我知道的都說了。”說完,斯蒂夫奪門而出,就像來的時候一樣迅速。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干什么的?”我問。

  “華生,我簡單點告訴你。他是斯賓塞·約翰流氓團伙的混混,最近跟一些非法勾當有關。這些我稍后會處理。他其實是個腦袋空空的膽小鬼,可他的頂頭上司巴內卻是個狡猾的家伙。他們經常干些脅迫、襲擊之類的事情。我想弄明白的是,他們到底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可他們來威脅你干什么?”

  “這就是我來這兒想跟你談的事情——哈羅森林案件。你看,這是我昨天收到的一封信,是麥伯利太太寄來的。”

  我拿過信箋,上面寫著:

  福爾摩斯先生:

  我最近遇到很多怪事,跟我的房子有關,希望您能幫助我。如果明天您能來,那么我全家都會恭候。我住在哈羅車站附近,地址是三角墻山莊,哈羅森林。我想您一定認識我死去的丈夫麥伯利,他是您以前的客戶。

  瑪麗·麥伯利

  “來吧,你要有時間,我們立即起程。”

  從倫敦到三角墻山莊并沒有多遠。我們到了地方后就去拜訪麥伯利夫人,她真是個優雅的女人,不論是穿著,還是談吐,都那么有修養。

  “我對您丈夫記憶猶新。”

  “那您對我兒子道格拉斯也很熟悉才對。”

  “您是道格拉斯·麥伯利的母親?整個倫敦誰不認識他。他可是個美男子,現在怎么樣了?”

  “他死了。上個月死在羅馬,得的是肺炎。他是駐羅馬的參贊。”

  “真是太意外了,他是那么健壯。”

  “是太意外了,也許您根本想象不到他后來變得多么憔悴,簡直跟之前判若兩人。”

  “是女人的緣故?”

  “是一個魔鬼。好了,我約您來這兒不是要談我兒子。”

  “請您說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真是奇怪的事情。我搬到這里后,想過清靜的生活,所以很少出門,也不跟這里的鄰居來往。有一天,一個自稱是房地產商的人來找我,說他的顧主想買下這棟房子,價錢好商量。我感到很奇怪,我周圍有很多房子在出售,為什么挑中了這棟。好吧,我不想這些,他說價錢好商量,我就定了一個高價,想賺點錢。這個價錢比我買房的價錢高了五百英鎊。第二天,他說他的顧主可以接受這個價錢,而且還想再出錢買我的家具。您看到了,我的家具可都是上等家具,是我從老家帶來的。我想,多賺一點也未嘗不可,就又出了一個比較高的價錢。沒想到,他又答應了。

  “昨天,他帶著合同來讓我簽字。幸虧我多了個心眼,把合同給我的律師看了看。我的律師告訴我,如果我在上面簽字,那么我就不能拿走這房子里的任何一樣東西,包括我的私人用品。昨天晚上,我告訴那個房地產商,我賣的是家具和房子,不賣其他東西。可他卻說,他的顧主要買的是所有東西。我問他我的私人物品怎么辦,比如衣服、首飾什么的。他說,私人物品要經過檢查后才能帶走。他還說,他的顧主是個脾氣古怪的人,要么買下一切,要么就不買。我覺得很奇怪,就跟他說我不賣了。事情暫時擱置了,我特別擔心……”

  麥伯利太太話還沒說完,福爾摩斯突然站起來,打開一個房間的門,從里邊揪出一個高高瘦瘦的女人。

  “放開我。”那女人尖叫道。

  “蘇珊,你在干什么?”麥伯利太太問。

  “太太,我是想問客人會不會留下吃飯。”

  “是這樣嗎?你在門口待了五分鐘了。你顯然有些緊張,看來不太適合做這樣的工作。”

  “你是誰?憑什么揪住我?”

  “麥伯利太太,有人知道你給我寫信的事嗎?”

  “沒有。”

  “信是誰寄的?”

  “是蘇珊。”

  “好的。蘇珊,你告訴誰你的太太給我寫信了?”

  “你胡說什么,我沒告訴任何人。”

  “蘇珊,說謊對你沒有好處。你到底告訴誰了?”

  麥伯利太太這時氣急敗壞地吼道:“我想起來了。蘇珊,你曾隔著籬笆跟一個男人說過話。”

  “跟你說話的人是巴內,蘇珊?”

  “你都知道,還問我干什么。”

  “那么告訴我,是誰指使的巴內。如果你告訴我,你將獲得十英鎊的獎勵。”

  “嗯,那個人可以給出一百個十英鎊。”

  “這么說,是個很有錢的男人。”福爾摩斯看到蘇珊不屑地笑了笑,“你笑了,證明不是個富有的男人,而是個富有的女人。你如果告訴我,你現在就可以拿到十英鎊。”

  “我寧愿看到你死!”蘇珊惡狠狠地說。

  “蘇珊,你在說什么。”麥伯利太太驚呼。

  “我不干了。”蘇珊叫嚷著出去了。

  “看來巴內所在的集團很害怕我會插手這件事情。”

  “他們到底要干什么?”

  “這也是我在調查的。麥伯利太太,這房子以前是誰的?”

  “弗洛森,一個退休的海軍上校。”

  “他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嗎?”

  “沒聽說。”

  “我本來以為他在這里埋了什么奇珍異寶,可他們要買你的家具。你的家具里是不是有什么珍貴的東西,麥伯利太太?”

  “我家最值錢的就是一套王室德比茶具。”

  “一套茶具顯然不會讓他們如此興師動眾。我想這家里一定有些連你都不知道的珍貴東西。”

  “你認為是什么?”我問。

  “華生,我們得分析一下。麥伯利太太,你住進來這么久,在這件事發生之前,有人向你要過東西嗎?”

  “沒有。”

  “這說明這東西是最近才在這屋子里的。”我說。

  “是的,華生。麥伯利太太,最近你買什么東西了嗎?”

  “沒有,先生。”

  “你的律師怎么樣?”

  “蘇特洛先生很有本事。”

  “你只有一個女仆嗎?”

  “還有一個女仆,比蘇珊小一些。”

  “我看您需要請蘇特洛先生來住幾晚,以保護你的安全,我們要再去找些線索。對了,那個所謂的房地產商人給你留下聯系方式了嗎?”

  “是的,他留下了名片。海恩斯·約翰遜,古董商。”

  福爾摩斯記下了聯系方式,叫上我一起離開。就在出門的時候,福爾摩斯看到門口有幾個包裹,是從意大利寄來的。麥伯利太太說那些是她兒子道格拉斯的東西,還沒拆包。里面大概就是一些工資、獎金什么的。“麥伯利太太,趕快把這些包裹拿到你的臥室,拆開看看里邊是些什么,明天我來看結果。記住,讓蘇特洛先生來陪你。”

  第二天一早,福爾摩斯來找我,說麥伯利太太家失竊了。我們趕到她家里的時候,里面滿是警察。麥伯利太太一臉內疚,說她沒有請蘇特洛來過夜,早知道應該聽福爾摩斯的警告。她還告訴我們,有人進屋迷暈了她,等她醒來的時候,那伙盜賊還沒走,正在翻道格拉斯的箱子。她本能地撲上去,卻被人打倒了。后來她奮力從盜賊手里搶下半張字條,上面是道格拉斯的筆跡。

  我和福爾摩斯看了看,那殘缺的紙上寫著:

  ……臉上還在淌血,但當他看到她的臉上寫滿了漠然的時候,臉上的血怎么能比得上心里的血。他看看她,她笑了,她居然在笑,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魔鬼。就在那一刻,愛消失了,恨誕生了。人們總是在思考活著的目的。姑娘,他的目的不是擁抱你,就是毀滅你。

  這奇怪的文法讓人生疑,里邊沒有“我”,只有“他”。福爾摩斯看完后,跟麥伯利太太交代了幾句,就叫我一起去見一個叫伊莎多拉·克萊因的女人。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但我知道,她是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華生,你對這個女人沒有印象嗎?她可是倫敦出了名的美女,西班牙皇室后裔,富商克萊因的妻子。克萊因死后,她成了最年輕美麗且富有的寡婦。她生性淫蕩,同時跟很多男人有染,道格拉斯是其中一個。不過道格拉斯跟那些花花公子不同,他是真心愛伊莎多拉,愿意為她付出一切。可她不是這樣的人,她就像小說里寫的冷酷美女一樣,在需求得到滿足后,就馬上甩了道格拉斯。”

  “哈,那么道格拉斯寫的那段文字是他的小說,而他和伊莎多拉就是小說里主人公的原型。”

  “就是這樣。”

  我們很快到了目的地,一座位于倫敦西區的豪華公寓。起初,女主人并不愿意見我們。可她看了福爾摩斯遞給看門人的字條后,就立即要求見我們。

  “你字條上寫了什么?”

  “讓警察處理?”

  “哈,你真是個古靈精怪的家伙,我不止一次這么稱贊過你了吧!”

  我們見到了伊莎多拉,果然是個明艷照人的美女。

  “先生,你為什么要跟我過不去?”她問福爾摩斯。

  “是你強迫我這樣做的,因為你派來的混混激發了我的興趣。”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先生。”

  “好吧,那么再見。”福爾摩斯轉身要離開。

  “你們去哪兒?”她急忙問道。

  “蘇格蘭場。”

  “好吧,我們談談,先生們。”她的態度突然變得溫和,“巴內和他的老婆蘇珊是我的人。”

  “這我知道。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

  “先生,你是個紳士,你不會想揭發一個女人的隱私。”

  “那你先把手稿還給我。”

  伊莎多拉優雅地站起來,走到壁爐旁,指著一堆燒焦的東西,笑著說:“你說的是這些嗎?”

  “那你做得太過分了,這就不能怪我了。”

  “你要去揭發我嗎?”她有些緊張,“我可以把整件事情告訴你。”

  “我想不需要,我甚至可以反過來講給你聽。”

  “你得站在我的立場上看待這件事情,我只是要保護自己。”

  “可你本身就是錯誤的本體。”

  “我承認我做錯了一些事。道格拉斯的確很可愛,可他要求太多了,竟然要求跟我結婚。我不能跟一個一文不名的平民結婚。但他認識不到這點,一味要求我付出。我只能讓他盡快清醒。”

  “所以你讓流氓揍了他一頓。”

  “是的。但他并沒有清醒,反而把我們的故事寫成了書稿,還把自己寫得像羔羊,而我像一匹狼。雖然小說里用的是假名,但倫敦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這么做沒有違法,這是他的權利。”

  “他太殘忍了,寫完后寄了副本給我,讓我受盡折磨。他說要把正本送給出版商。”

  “你怎么知道稿子還沒有給出版商?”

  “因為我認識他的出版商,這不是他的第一部小說。我決定拿回正本,不能讓它出版。我派蘇珊去監視麥伯利太太,而且請了人去跟麥伯利太太談買房的事情。我愿意出高價買下她的一切。我本來不想這么做,可我必須保護自己。”

  “好吧。看來我又得上演一次只要賠償不起訴的老戲碼了。小姐,你得為麥伯利太太換個新環境。這是你必須要做的。”

  “五千英鎊夠嗎?”

  “我看夠了。”

  她簽了一張支票給福爾摩斯。福爾摩斯臨走時跟她說:“玩火別玩過,燒著自己就不好了。”

Tags: 山莊 獎勵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59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