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這棟房子雖然高大寬闊,卻十分老舊、殘破,跟這繁華熱鬧的倫敦一點都不契合。很少有人知道,這棟房子里住著百萬富翁班尼迪克特·法利,一個以吝嗇刻薄出名的社會名流。倫敦流傳著關于他的許多故事,比如他有一件用碎布拼接起來的睡衣,已經穿了二十八年;還有,他非常痛恨黑貓,一種病態的痛恨。

  波洛來到這里,是受到了法利的邀請。昨天他收到一封來自法利的信,是由法利的秘書雨果·康沃塞執筆的。信上寫著:

  尊敬的波洛先生:

  班尼迪克特·法利先生邀請您于明晚九點半在他家見面,有事相談。來的時候,請帶著此信。

  時間正好,波洛按響了門鈴。過了一會兒,有人帶波洛進了一間房間。

  波洛進房后不得不睜大眼睛,因為這房間過于昏暗,只有桌上的一盞綠罩子臺燈在發亮。桌子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老頭,穿著一件用碎布拼起來的睡衣,標志性的鷹鉤鼻子跟傳聞中一模一樣,鼻子上架著一副很厚的眼鏡,看上去度數很高。

  “你是那個偵探波洛?”法利盯著波洛,眼神緩和了許多。

  “是的,法利先生。”

  “波洛先生,你對夢有研究嗎?”

  波洛還沒有回答,法利就又接著說了下去:“我最近總是重復做一個夢,每晚都做。我夢到自己坐在寫字桌前,桌上放著一座鐘,時間每次都是三點二十八分。我知道自己又得繼續了……”

  “繼續什么?”波洛問。

  “自殺。我打開寫字桌左邊的第二層抽屜,從里面拿出我的手槍,上好子彈,走到窗前。然后,對著自己開槍。接著,我就被驚醒了。”

  “你真的有把槍在那個抽屜里嗎?”

  “是的。有錢人都得保護自己不是嗎?”法利接著說,“為了這個奇怪的夢,我找過三個醫生,但沒一個能解釋其中的緣由。其中一個醫生甚至說我可能已經厭倦了現在的生活,只是醒著的時候不知道,就在夢里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這真是荒唐,我活得好好的,有錢有地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怎么會厭倦,真是荒唐透頂。聽說你破過許多古怪的案子,你想會不會有人想利用我的夢來殺我。我的意思是,用一種什么手段使我每晚都做同一個夢,直到我有一天無法忍受,按照夢里的情境那樣自殺。”

  “我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案子。你覺得有人要殺你嗎?”

  “沒有人,但這個夢不得不讓我懷疑這點。”

  “我可以看一看你夢里面提到的房間嗎,書桌、時鐘和手槍?”

  法利聽到波洛的要求后,忽然變得不耐煩,他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安地說:“房間沒什么可看的。該說的我都說了。看來你也并不是那么優秀,一點意見都不能給我,還是把那封信還給我吧。”

  波洛從口袋里掏出邀請信,遞給法利。法利看了一眼后,放在了一邊。波洛轉身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又回頭,“對不起,我剛剛給你的是洗衣店老板給我留的字條,我拿錯了,這封信才是。”說著把另一封信交給了法利。

  從法利家出來,波洛就一直在琢磨今天和法利見面的情形,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目前還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

  一個星期之后的某個下午,波洛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聲稱是法利的醫生斯蒂靈佛里特。他說法利自殺了,大家在寫字桌上發現那封寫給波洛的信,因此想詢問一些情況,請速到法利家。

  波洛再次踏進了法利的老房子,里邊有五個人在等他,分別是探長巴納、醫生斯蒂靈佛里特、法利夫人、法利的獨生女瓊娜和秘書康沃塞。這些人中最吸引人的絕對是法利夫人,因為她看上去十分年輕,比法利小很多歲,顯得十分恬靜和優雅。

  波洛將那天跟法利會面的情況如實告訴了巴納,巴納驚奇地問法利夫人:“你聽說過他的怪夢嗎?”

  “是的,我知道,這個夢讓他備受折磨。我讓他去找斯蒂靈佛里特醫生看一看……”

  “可他沒找我。”斯蒂靈佛里特醫生急忙為自己辯解,“或許他去找了別的醫生。”

  波洛接著問瓊娜和康沃塞是否聽說過此事,他們都說沒有。

  “巴納探長,可以跟我說說怎么發現法利先生自殺的嗎?”波洛問。

  “當然。今天下午,他的表現跟平常完全一樣,他在家里辦公,三點二十分的時候,他送走了客人,還跟門口等他的兩個記者說他要處理一些急事,完了就可以安排采訪。可是他進屋之后,很久都沒有出來。四點之后,他的秘書康沃塞先生從隔壁的房間里走出來,他看到記者依舊在等,于是進屋去提醒法利。他看到法利躺在地上,身邊有一把手槍,已經死亡。康沃塞先生就立刻報警,還叫來了醫生。”

  “我到這兒的時候是四點三十二分,根據我的判斷,法利起碼死了一小時。”斯蒂靈佛里特醫生說道。

  “那么就是說,他可能是三點二十八分死的。的確是自殺嗎,巴納探長?”波洛說。

  “手槍上有法利的指紋,而且法利夫人說這把槍一直放在法利的抽屜里。而且法利一直一個人待在房間里,沒有任何人進去過,那兩位記者可以證明這點,因此他應該是自殺。”

  “我可以去法利先生的房間看一看嗎?”

  “當然,您可是名偵探。”巴納回答。

  這間房間十分豪華,寬敞明亮,家具考究。在靠近窗戶的寫字桌后有血跡,應該是法利死亡的地方。波洛推開窗戶,對面是工廠的后墻,那墻上連塊窗戶都沒有,顯然不會有人從那里開槍。他繼續觀察,發現窗戶外沒有窗臺、水管,任何人都不能攀爬上來,連一只貓都不可能。波洛把頭探到外面,發現下面狹窄的通道上有一個黑色的玩意。

  在寫字桌的旁邊,有一副很長的夾子,可以輕松夾起幾尺遠的東西。波洛點點頭,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轉身問瓊娜小姐,希望跟她單獨談一會兒。

  “我不相信我的父親會自殺,我從來沒見過他抽屜里有槍。”瓊娜是個率直的孩子。

  “哦。你覺得你的繼母是個怎么樣的人?”

  “她是個壞女人,她嫁給我父親就是為了錢,我父親甚至還在遺囑里給她留了二十五萬英鎊。”

  波洛點點頭,心里有了眉目。“這個夾子是干什么用的?”波洛問。

  “是我父親用來夾東西的,他的腰不好,視力也很差,不戴眼鏡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戴著眼鏡呢?”

  “那就跟正常人沒什么兩樣。”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小姐。”

  波洛跟瓊娜一起下了樓,其他人都在那里等候。波洛沒有說別的,只是問了康沃塞給他送邀請信的前后情況。

  康沃塞想了想回答:“星期三下午,法利先生讓我寫了封短信,是他口述,我執筆的。他說,星期四晚上九點半,有個客人要來,讓門衛問清楚客人的姓名,還要檢查邀請信。星期四那天晚上,法利先生給我放了假,我去看了電影,十一點多才回來。”

  “他怎么不在自己房間會客?”

  “我不知道,我只是按照他的吩咐辦事,多問會讓他生氣。”

  波洛叫來門衛,門衛說的跟康沃塞說的一模一樣。

  “在我到之前,你去過法利先生的房間嗎?”波洛問門衛。

  “我九點去送茶,法利先生在自己的房間。”

  “好的,我明白了。”波洛已經接近真相了,他轉頭問法利夫人,“您丈夫的視力不好,他的眼鏡應該有很多副吧?”

  “是的。”法利夫人回答得十分利索。

  “我想我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波洛說。

  “怎么回事?”人們顯然很焦急。

  “法利先生做了夢,夢到自己自殺,然后他也自殺了,這未免太有趣了。”

  “這明明就是自殺。”巴納探長依舊堅定自己的判斷。

  “不,探長先生,這是謀殺,策劃已久的謀殺。”波洛用手指敲打著桌子,繼續說,“我跟法利先生接觸過之后,就覺得事情很不對勁。他為什么要我帶著邀請信來,還當面收回去?我現在想明白了,那是兇手要故意讓大家知道法利先生做夢的事情,而且還是通過我的嘴讓大家知道。為什么我當時要求去法利先生房間看看手槍的時候,他會突然顯得不耐煩和不安,急急忙忙打發我走?原因很簡單,因為真正的法利先生在那房間里。”

  “什么?”巴納驚呼。

  “不止這些。我當時給錯法利先生邀請信,他親眼看了一下都沒發現我拿錯信了。他平時戴眼鏡是可以正常閱讀的,怎么會看不清楚呢?答案只有一個,就是那個跟我見面的法利,是個視力正常卻戴了深度眼鏡的冒牌貨。”波洛停頓了一下,看了看法利夫人和康沃塞的神情,繼續說,“誰知道法利先生做夢的事情?只有法利夫人。誰知道法利先生有把手槍?還是只有法利夫人。顯然,法利夫人和另一個人一起策劃了這個陰謀。那么另一個人是誰?康沃塞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演技,可還是漏洞百出。”

  波洛盯著康沃塞,說出了真相:“你那天晚上假裝出去看電影,然后偷偷溜了回來,還假扮成法利先生跟我見面,目的是讓我做你的證人。今天下午,你在法利先生隔壁的房間,利用那副長夾子,夾著某樣東西在法利先生窗前晃。法利先生推開窗戶的同時,你把東西扔到了街上。他探出頭去想看個究竟,你就在隔壁窗戶那兒開槍殺了他。你算好了時間,假裝去催促法利先生,那兩個記者可以為你做證。你把手槍和夾子藏在身上什么地方,拿到了法利先生的房間。你用很快的速度將法利先生的手指印在手槍上,然后裝作很驚慌的樣子跑出來,告訴大家出事了。”

  “波洛先生,你這么說有什么證據,我為什么要這么做?”康沃塞還在極力為自己辯護。

  “因為這樣做,你們就可以得到二十五萬英鎊的遺產。”波洛十分鎮定地看著法利夫人和康沃塞。法利夫人已經崩潰了,她再也掩飾不住驚慌和內疚,認可了波洛的話。

  第二天下午,波洛在法利窗戶下的街道撿到了一只黑貓玩具,“啊哈,這就是康沃塞吸引法利到窗前的東西,是法利最痛恨的黑貓。”

Tags: 抽屜 黑貓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59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