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偽證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克羅夫茲

  英國倫敦可以算是世界上最為繁華的城市之一,但與此同時,它每年的兇殺案發生概率也在全球城市里居于前列。倫敦警察局的警員們每年都要處理很多案件,其中命案的比率非常高。

  這一天,雖然是大多數人休息的星期天,但警察局里卻異常忙碌,每個人手頭都有好幾個案子的偵破工作在進行。尤其是那些著名的大偵探,一旦發生大的刑事案件,他們總是被點名來處理案子,所以更忙得腳不沾地。

  下午的時候,警局的報案電話忽然響起,有人舉報說:“在距離倫敦市區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個老太太被殺害了!”

  局長正忙得焦頭爛額,而偵探們也都無暇顧及,他只好叫來搜查科的弗倫奇,說:“這個案子就交給你來處理吧!”

  弗倫奇對這樣的安排似乎也沒有什么異議。他默默地點點頭,便退出了局長的辦公室。

  回到家里,妻子正在打著毛線衣。看到弗倫奇這個時候回來,她知道丈夫一定是有事在身,便問:“難道又發生什么案子了嗎?”

  和在警局時一樣,弗倫奇還是默默地點點頭。他就是這么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不需要用語言來說明的時候,他都盡量不張嘴說話。這個習慣看似怪異,但妻子早就已經習慣了,她拿出弗倫奇的外套,讓他換好衣服,便送他出了門。

  不愛說話的弗倫奇卻是一個愛思考的人,也許是他將說話的時間都用來想問題,所以思維也非常活躍細膩,總是可以看到別人不能發現的線索。正因為這一點,他才能獲得局長欽點,以一個搜查科警員的身份來處理這一起兇殺案。

  到達兇殺案現場后,弗倫奇仔細地搜查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根據法醫檢查,老太太是在下午三點的時候被人勒死的。而除了這一點之外,兇手沒有留下任何可以引起別人注意的線索。

  “真是一個狡猾的家伙啊!”弗倫奇一邊檢查,一邊嘀咕了一句。找不到蛛絲馬跡,對一個辦案經驗并不豐富的警員來說,又增加了工作的難度。既然不能通過自己的眼睛發現什么,那就只能通過別人去了解了,弗倫奇立刻開始向周圍的鄰居進行調查。

  鄰居們七嘴八舌地說起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況。有人告訴弗倫奇:老太太是一個非常和善的老人,她和周圍的鄰居關系都很融洽,大家都很喜歡她。這讓弗倫奇排除了仇殺的可能性。

  也有人告訴弗倫奇:老太太一生都沒有子女,所以她唯一的繼承人就是她的侄子安德魯。這個孩子雖然總是惹是生非,但老太太一直都很疼愛他。

  這倒引起了弗倫奇的好奇,因為他發現老太太的房子很大,可以算是一筆可觀的遺產了。而截至目前,他都沒有見到這個遺產繼承人。

  在眾人的幫助之下,弗倫奇終于找到了安德魯。因為姑姑莫名其妙地被人殺害了,安德魯顯得非常傷心,他雙眼哭得通紅,就連弗倫奇做自我介紹的時候他都在不住地啜泣。

  等到安德魯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下,弗倫奇才問:“請問,在您的姑媽被害的時候,也就是這個周日的下午三點鐘時,您在什么地方?”

  安德魯有點不高興地問:“你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弗倫奇抱歉地笑了笑,說:“沒有辦法,我是被指派來處理這個案子的。這些問題也都是例行公事,請您配合一下。”

  安德魯似乎被激怒了,他站起來大聲地說:“你算什么人?這種出了人命的重大案件應該派有經驗的大偵探來才行,你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員,居然就來插手處理,還向我提出這么無聊的問題。你這是在浪費我的時間,也是為真正的兇手提供逃跑的時間,難道你不知道嗎?”

  這一通指責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盯著弗倫奇,而安德魯的態度也更加囂張起來。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弗倫奇也有點不自在。但他一向都是個脾氣非常好的人,輕易不會發火,更何況他一眼就看穿,安德魯這么無禮只是為了激怒他。于是,弗倫奇平心靜氣地說:“您說得對,我只是一個小警員,處理這樣的案子確實有點無法勝任。但是為了讓您的姑媽可以安息,讓殺害她的兇手早日被抓捕,請您還是配合一下。現在,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嗎?”

  看到弗倫奇堅持問這個問題,安德魯又坐回椅子上,說:“我當時去了倫敦市區,并不在我姑媽的房子里,否則我一定不會讓歹徒得手的。”

  弗倫奇點點頭,似乎對安德魯說的話非常信服,又問:“您去市區做什么呢,能告訴我嗎?”

  安德魯皺著眉頭不耐煩地說:“我去公園玩了。”

  “有證人嗎?”弗倫奇又問。

  安德魯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照片說:“雖然沒有證人,但我有證據可以證明我三點的時候就是在公園里。這張照片是我請一個游客用我的相機拍攝的,你可以看到照片里紀念塔的大時鐘剛好在三點的位置。怎么樣,這個不在場的證據充分嗎?”

  弗倫奇依舊保持著微笑,他接過照片仔細地看了看。在搜查科的工作經歷讓他非常善于分析證物,而從證物之中辨別出偽證更是弗倫奇的絕招。

  端詳了照片一會兒,弗倫奇問安德魯:“這照片是你自己沖洗的吧?”

  安德魯奇怪地問:“這是什么意思?是誰沖洗的照片有什么關系嗎?”

  弗倫奇的臉色忽然一變,嚴肅地說:“安德魯,不要再撒謊了!你騙不了我的!”

  聽到弗倫奇的話,周圍的人都圍攏了過來,想要一探究竟。安德魯有點慌張地說:“你太不講理了!難道照片是我自己沖洗的,你就可以說是我殺害了我的姑媽?”

  弗倫奇搖搖頭,說:“當然不是因為這個,但是你太大意了,是你自己為我提供了證據。”

  安德魯的額頭開始冒汗,但他還是不肯承認自己做錯了什么。他大喊道:“反正我沒有殺死自己的姑媽!”弗倫奇便問:“那你為什么要給自己做偽證呢?”

  “偽證?”安德魯愣了一下,“我沒有做偽證,這照片明明是真的!”

  “照片雖然是真的,但你在洗照片的時候卻做了一些手腳。”弗倫奇肯定地說,“我問你,男人衣服的上衣口袋是在左邊還是右邊?”

  安德魯不屑地說:“當然是在左邊,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識!”

  弗倫奇又問:“那么,男人衣服的扣子應該是在左衣襟還是右衣襟?”

  對這個奇怪的問題,安德魯已經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不斷擦著額頭上的汗珠,質問弗倫奇:“你到底想說什么?”

  弗倫奇說:“讓我來告訴你事情的真相吧!這張照片是你在上午九點的時候去倫敦市區的公園拍攝的,到了下午三點,你回到這里殺死了自己的姑媽!你早就想好萬一警方懷疑你,你就用這張照片來做證據!”

  “你胡說!”安德魯已經開始顯得狂躁了,他跳起來大喊,“你以為我是瘋子嗎?上午九點的照片,怎么會成為下午三點不在場的證據!”

  弗倫奇平靜地說:“因為你在沖洗照片的時候,將底片翻了過來,這樣一來時鐘就從九點變成了三點。但你只注意了時鐘,卻沒有注意到底片翻過來沖洗之后,你自己的衣服也被翻過去了,原本在左邊的上衣口袋變到了右邊,而原本在左衣襟上的衣服紐扣變到了右衣襟。照片上所有東西的位置都被翻轉了!”

  聽了弗倫奇的分析,圍觀的鄰居們都湊過來看照片,發現安德魯的衣服果然是翻轉過來的。

  弗倫奇拿出手銬,一把銬在安德魯的手腕上,說:“從一開始,我就推測是你干的,因為這件兇殺案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好處,只有你能一下子繼承一大筆遺產。你煞費苦心做了這么一個偽證,卻無法掩蓋你利令智昏所犯下的罪行。現在,你自己的證據證明了是你殺死自己的姑媽,你還有什么可說的?!”

  在大家的譴責聲中,安德魯癱軟在椅子上,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Tags: 兇殺案 遺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59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