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無字的遺書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厄恩斯特·布拉姆

  馬科斯·卡拉多斯正在屋后的花園里散步,突然聽到了用人急促的腳步聲。

  “什么事?跑得這么急。”

  “先生,您的朋友埃德住院了,他的妻子剛剛打來電話,讓您趕緊去一趟,說埃德想見您。”用人喘著氣說。

  “什么?他怎么會住院了?”馬科斯一邊在用人的攙扶下往屋里走,一邊著急地詢問。

  “聽說他昨天去打獵,結果別人的槍走火,散彈片打中了他。他的兩只眼睛和腦子里都有散彈片,已經昏迷十幾個小時了。他剛剛醒來,就讓妻子打電話給您,讓您去。”

  “啊!我們到底犯了什么錯,要被這樣懲罰。”馬科斯空洞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淚,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經歷。

  馬科斯出身名門望族,身價不菲。年輕的時候,他創辦了自己的偵探所,生意很紅火。可是在一次騎馬旅行的過程中,他被一根反彈的樹枝打中了右眼。后來經過庸醫的診治,不僅右眼沒有治好,就連左眼也看不見了。從此之后,馬科斯就只能生活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幸運的是,他是個堅強且樂觀的男人,不僅沒有被厄運打垮,反而更加努力生活,讓偵探所的生意比原先還要紅火。

  很快,馬科斯到了醫院,并在用人的攙扶下找到了埃德的病房。

  “嘿,埃德,老朋友,你感覺怎么樣?”

  埃德整個腦袋都被紗布包著,但他一下子就聽出馬科斯的聲音,高興地坐了起來,“馬科斯,你來了真是太好了。如果這次我能活著走出去,以后也看不到你的樣子了。”

  “你別這么說。”馬科斯盡力安慰他。

  “我沒有在說笑,有可能還會更嚴重。聽著,馬科斯,我讓你來是想讓你幫個忙,我要寫份遺囑,請你幫我保管。”

  “寫遺囑?別這么想,你會好起來的。”埃德的妻子急忙說道。

  “你別插嘴,這里最想讓我死的人就是你,我一死,你就有大筆遺產可以繼承。我可不會讓你得逞,我要把一部分遺產留給我的弟弟。”埃德生氣極了。

  “你不能這樣做,你把錢給他,就是害了他。他是個好吃懶做又貪心的人,你知道的。”埃德的妻子激動地喊叫著。

  “你閉嘴,快去給我找紙和筆。”埃德怒吼道。

  埃德妻子極不情愿地去找護士借來了紙和筆,一邊遞給埃德,一邊嘟囔著:“你都看不見,還寫什么遺囑。”

  “幾個字還是可以寫的。”埃德不耐煩地說,“你最好別走,要看著我寫,否則我可能會把所有遺產都給我弟弟。”

  妻子沉著臉,坐在一邊。如果是平常,她早就跟埃德吵起來了,可現在不一樣,她希望分到埃德的家產,哪怕只是一半。

  埃德憑感覺在紙上寫下一行字:“我死后,遺產分我弟弟五千英鎊。”寫好后,他將紙折起來,交給馬科斯,“拜托你了,老伙計。”

  馬科斯收起遺囑,放在口袋里,告辭離開了。他實在不喜歡夫妻吵架這樣的尷尬氛圍,如果不是埃德躺在那里,他一定早就溜了。

  埃德并沒有告訴馬科斯遺囑的具體內容,只是告訴他會分一部分家產給弟弟。馬科斯對此也并不好奇,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

  一個月后,馬科斯收到了埃德去世的消息。很快,一個自稱是埃德弟弟的年輕人就找到了馬科斯,要求看埃德的遺囑。在確認了來者的確是埃德弟弟蓋德后,馬科斯從保險箱里取出了遺囑。

  “這是什么?”蓋德打開遺囑后,突然叫了起來,把馬科斯嚇了一跳。

  “怎么了?”

  “這只是一張白紙,上面除了我哥哥的印章之外,一個字都沒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上面做了手腳?”蓋德咆哮道。

  “不,我怎么會這么做,我從來都沒拆開過這封遺囑。”馬科斯急忙為自己辯解。

  “哼,你說我就能相信嗎?你是個偵探,要在一封遺囑上動手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你很專業不是嗎?你或許用了褪色筆,讓上面的字全都褪色了。一定是這樣,褪色筆只能褪掉字的顏色,并不能褪掉印章的顏色。”

  “你不能這樣污蔑我。”

  “污蔑你?說不定你是被我那貪婪的嫂嫂給收買了,把遺囑掉了包。像這樣一封只有印章沒有字的遺囑,那個女人能弄成千上萬張。”蓋德顯然已經失去了理智。

  “夠了,你現在先別急著罵人,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我有幾十萬英鎊的身家,還需要這區區五千英鎊嗎?如果是你嫂嫂要收買我,她會出比五千英鎊更高的價錢嗎?倘若遺囑丟了,那我也應該負責任,誰讓我是保管者。你放心,我跟你哥哥的關系非常好,即便遺囑丟了或是被人掉包了,我都會給你五千英鎊。我是個貴族,我說話算話。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錢,而是事情的真相,我們必須弄清楚這遺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蓋德被馬科斯的一番話鎮住了,他不得不冷靜下來,聽馬科斯的分析。

  此時馬科斯腦子正在急速運轉,進行推理。難道是埃德的妻子將遺囑掉包了?不可能,她沒有那么快的速度,我接過遺囑的時候還碰到了埃德的大手。難道他妻子雇用了扒手,在我回家的途中偷了遺囑?也不可能,我把遺囑放在里邊的暗袋里,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根本找不到遺囑在哪兒。難道有人撬了我的保險箱?不可能。一個小偷不可能只掉換遺囑,而對保險箱里的金塊、名表、現金不感興趣。這么看來,只有一個推測最有可能,那就是他的妻子提前準備好兩張紙,當埃德在上面那張紙上寫完遺囑準備蓋章的時候,她快速抽走,留下下邊一張空白紙。我跟埃德都看不見,所以她完全可能這樣做。

  “你把遺書給我看看。”馬科斯跟蓋德說。

  “你看不見,怎么看遺囑?”

  “當然有我的方法。”馬科斯將遺囑平放在桌子上,手指在上面摸來摸去。他自從失明之后,就努力訓練自己的感覺和觸覺,現在,他可以憑著筆痕來閱讀上面的字。而且他還能憑觸覺,辨別出一枚古老硬幣的真假。這可都是他辛苦練出來的絕活。

  “這是你哥哥的遺囑沒錯,上面寫著:‘贈……弟弟五千英鎊。’‘贈’后面的字不是很清楚,但這并不影響什么。你瞧,這里還有他的簽名。你可以拿到遺產了,我是證人。”馬科斯高興地說。

  “什么?這上面哪里有字?”蓋德對這一切難以相信。

  “你把遺囑對著燈光看看。”

  蓋德照做了,他果然看到了上面的筆痕。“是的,沒錯,是我哥哥的筆跡,你真是太神奇了。不過,上面的字怎么會褪色了?”

  “我想,這些字本來就沒有顏色。當時你嫂嫂去跟護士借了筆沒錯,但她借的是沒有墨水的鋼筆。我和你哥哥都看不到,她就這么得逞了。可惜,她還是逃不過我的‘眼睛’。你可以去領遺產了,如果你嫂嫂拒絕,那你就直接起訴她,我會幫助你的。”

  蓋德激動地謝過馬科斯,拿著遺囑離開了。

Tags: 遺書 家產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40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