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女房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羅爾德·達爾

  比利·威弗抵達巴思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主街道的所有房屋都籠罩在一片蒙蒙的月色之中。“我得先找一家旅店住下來,太冷了。”比利心想。他這次從倫敦到巴思,主要是為了完成經理交給的工作,順便在巴思游玩一下。總公司的格林斯雷德先生曾告訴他,巴思是一座很棒的城市。

  “對不起,請問附近有便宜一點的旅店嗎?”比利詢問一個門衛。

  “從這兒往前走四分之一英里,到馬路對面,有家‘鈴和龍’,你可以去那兒問問。”門衛很有禮貌。

  比利謝過門衛,去尋找鈴和龍。

  這條馬路十分寬闊,路邊沒有商鋪,只有一座座高大的房屋,看上去十分氣派,顯然是有錢人住的地方。不過大多房屋都有些年頭了,漆也掉了,門柱也有了裂縫。就在此時,不遠處一束柔和的光吸引了比利。那光從櫥窗里透射出來,令人感覺溫暖。比利忍不住走了過去,發現櫥窗上掛著一個招牌,上面寫著“提供住宿和早餐”。這顯然是一家小客店。

  透過櫥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屋里正在燃燒的壁爐,以及一只在壁爐前的地毯上打盹兒的德國小狗。在隱約之間,比利還看到屋內精致的家具和一架小鋼琴。房間的角落里,掛著一個鳥籠,里邊是一只威風的鸚鵡。

  “這個地方住起來應該比較舒適,而且價錢也肯定便宜。”比利告訴自己。他摁下門鈴,聽到淺淺的門鈴聲,他猜想那鈴聲是從一間離門口較遠的屋子里傳出的,應該是房東的臥室。可就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是剎那,比利的手還沒從門鈴上拿下來,門就打開了,露出了一張女人的臉。

  比利嚇了一跳。他當然會嚇一跳,因為沒人會在剛剛摁了門鈴后,就立即開門,這就像是打開一個惡作劇玩具盒,里邊會突然彈出一顆腦袋,一切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樣。

  “請進!”那女人四五十歲,笑容可掬。比利不由自主地跟著女人進了屋子,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吸引他一般。

  “我看到了櫥窗上的招牌。”比利說。

  “是的,我知道。”

  “我在找住的地方。”

  “我已經為你準備好房間了。”那女人一臉的和藹,語氣像母親般溫柔。

  “住在這里要多少錢?”

  “一晚上五塊六,免費早餐。如果覺得貴,還可以再便宜一些。你早上不吃雞蛋的話,可以再便宜六毛錢。”女房東十分誠懇。

  “五塊六就五塊六。”比利高興極了,這個價錢是他準備出的一半。

  “快脫了衣服,我幫你掛起來。”

  比利將外套和帽子交給女房東,就像到了好朋友家做客,受到朋友母親熱情款待一樣。

  “我帶你去看看房間,親愛的,”女房東一邊上樓,一邊回頭看一眼比利,那眼神有些奇怪,“我很早就準備好了一間房間,只是在等待機會,讓一位像你一樣的紳士住進來。每次我打開門,看到合適的人站在那里,心里就無比快樂。”她在樓梯中央回頭望著比利,眼睛掃過比利的全身,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弄得比利有些不自在。

  “我住這層。”她在二樓告訴比利。隨后他們繼續上樓,到了三層,她告訴比利,他的房間在這一層。她打開房門,開了電燈,房間小巧卻十分精致。“早上你可以在這間屋子里看到太陽升起,帕金斯先生。”

  “不,我叫威弗。”比利糾正道。

  “啊,威弗先生,多么好聽的名字。這里的床單我都拿熱水瓶燙過了。在干凈又溫暖的床上睡覺,是很舒服的。如果你覺得還是冷的話,可以點這里的煤氣取暖器。”

  “您想得真周到,太感謝了。”

  “這沒什么,你能住進來我十分高興。我都開始為你操心了。”女房東異常興奮。

  “不用為我操心,已經很周全了。”

  “那你晚飯要吃點什么?你吃過晚飯了嗎?”

  “我不餓,我想立即睡覺,明天一早還要給公司寫報告。”

  “好的,我這就離開。不過你在睡覺前,能不能到一樓登記一下。這是規定,房產法的規定,我不想觸犯法律。”她說完后輕輕關上房門。

  比利原本還感覺女房東的行為有些不尋常,現在他完全沒有了這種想法。也許女房東是表現得過分熱情,但他愿意相信她是出自好心。

  幾分鐘后,比利收拾完行李,到了一樓。女房東不在,壁爐前的小狗依舊在酣睡。他走到鋼琴前,拿起放在那里的登記簿。“克里斯多夫·穆爾霍蘭德,來自加蒂夫市凱瑟德雷爾路231號;格里戈力·W.坦普爾,來自布里斯托市塞克莫大道27號。怎么只有兩個客人?”比利嘟囔著。

  “克里斯多夫·穆爾霍蘭德,好像在哪里聽到過這個名字。”比利確定自己聽過這個名字,但他想不起來在哪里聽過。“格里戈力·W.坦普爾,這個名字也很熟悉。”

  “他們是兩個可愛的孩子。”比利的身后響起了女房東的聲音。

  “他們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聽過,不,是肯定聽過。他們不是名人吧?我意思是說棒球明星、足球明星那樣的名人?”

  “他們不是名人,”女房東將手里端著的茶點放在茶幾上,“不過他們都很英俊,身材修長,就像你一樣。”

  比利又看了看登記簿,上面的登記日期已經很久遠,一個是兩年前,一個是三年前。“都是兩三年前登記的。”

  “是嗎,已經這么久了,我都沒有注意,時間真快呀!”

  “不是的,很奇怪。這兩個名字,如果分開,我完全沒印象。可是它們一起出現,我就十分熟悉,好像跟什么事件有關,而且是同一個事件。你知道,這就像是羅斯福和丘吉爾,你懂我的意思嗎?”

  “真有意思!”女房東利落地將茶盤擺好。她的一雙手白皙小巧,指甲蓋涂成了耀眼的紅色,“來吧,親愛的,來嘗嘗我做的餅干和香茶。來,坐在我身邊。”

  “不用了,謝謝。我想我是在報紙上看過這兩個名字,只是想不起來是什么事件。”沒什么比有印象卻想不起來更令人惱火的事情了,“等等,穆爾霍蘭德,穆爾霍蘭德,是那個伊頓公學的男生,他獨自出外探險、旅行,穿過了西部鄉村,后來突然……”

  “你要加奶還是糖?”女房東問。

  “隨便,謝謝。后來突然……”

  “這不可能,親愛的。在我這里住過的穆爾霍蘭德先生就讀于牛津大學。你快過來坐下,到我身邊烤烤火、喝喝茶。”她微笑著邀請比利。

  比利走過去,坐在女房東身邊,拿起茶杯小口品嘗。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因為比利感到了一些不妥,女房東的身體不斷向他傾靠,一股股特別的香味撲鼻而來。比利不知所措,只能保持沉默,并回避女房東的熱情。但那股香味實在太特別,令他聯想到醫院的走廊。這真是奇怪的聯想。

  沉默持續了幾分鐘,女房東先開口:“穆爾霍蘭德先生喝茶的樣子十分可愛,我從沒見過一個男孩子喝茶喝得如此可愛。”

  比利此時依舊在回憶那兩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越來越肯定在報紙上見過,而且就出現在標題里。“他最近才離開這兒的吧?”比利忍不住問。

  “誰說他離開了,他一直在這兒,就住在三樓,跟坦普爾先生住在一起。”

  比利放下茶杯,驚奇地看著女房東。她伸出一只手,輕輕放在比利的膝蓋上。

  “你多大?”她問。

  “17歲。”

  “真美妙的年紀,穆爾霍蘭德跟你一樣大,卻沒你高,牙齒也沒你白。”

  比利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里邊的牙也補過。”

  女房東對此似乎并不感興趣,她繼續盯著比利,輕聲說著:“坦普爾比你們都大,他28歲,但他長得一點都不像28歲。他的皮膚十分嫩滑,身上連一塊疤痕都沒有。”

  比利低下頭,屋子里又回到之前的沉默。他啜一口茶,抬頭看到了角落里的鸚鵡。看了許久,他才發現,那鸚鵡不是活的。

  “那鸚鵡原來不是活的,做得太逼真了。”比利驚嘆道。

  “是嗎?”

  “是誰做的?”

  “我。”

  “你?”比利感到難以置信。

  “當然,你看貝塞爾。”她朝著壁爐前一直熟睡的小狗看了看。

  比利突然意識到,那只小狗一直沒動過。他伸手去摸小狗,那身體冰冷、僵硬,但毛發卻還算柔軟,可見保存得非常好。

  “這也太絕妙了,一定很難做!”比利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欽佩。

  “其實不難,我的寵物死后,我都會把它做成標本。”女房東繼續說,“你已經登記了嗎?”

  “是的。”

  “那就好,這樣可以防止我忘了你的名字。你知道我記性不太好,總是會忘了穆爾霍蘭德和坦普爾的名字。我得天天看一遍登記簿才記得住。”

  “這三年來,除了穆爾霍蘭德和坦普爾,就沒有別的客人了嗎?”比利好奇地問。

  “沒有,只有你。”女房東依舊保持著溫暖的微笑。

Tags: 報紙 鸚鵡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40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