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兇宅之夜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夏普

  我今天收到一封信,來自倫敦,寫信人是我伯父賈斯珀的律師克雷布特里。信是這樣寫的:

  張格倫先生:

  非常遺憾地告訴您,賈斯珀先生去世了。喪事已辦完,現在請您到倫敦商討一些他遺囑方面的問題。

  克雷布特里律師

  這簡直難以置信,我伯父就這樣走了,我連他的最后一面都沒見到。想到這點,我眼淚不禁掉了下來。伯父是個苦命的人,年輕時從馬背上摔下來斷了腿,此后的生活都是在輪椅上度過的。因為殘疾,連妻子都沒有娶,更別說孩子了。唯一與他相伴的,就是那套古老的沼澤府,他最值錢的財產。

  接到信的第二天,我就請假飛到了倫敦。到賓館安頓好后,我給克雷布特里律師去了電話,他很快就趕來了。

  “賈斯珀先生是個好人,雖然性格古怪,又不常跟人來往。他在臨終前留下遺囑,要把他住的沼澤府留給你。不過我給你的建議是,賣掉那幢房子,因為它年久失修,快要倒塌了。而且你也不會去住,留著還不如換點錢,它應該能賣到四萬英鎊。”

  “我想先去看看那房子。你知道,那房子有幾百年的歷史,最重要的是,它陪我伯父走完了一生,我不能就這樣賣掉它。”

  “你確定要去看嗎?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克雷布特里的神情突然變得驚恐。

  “為什么?”

  “我真不知該怎么說。你看,我是個律師,是個有修養、有知識的人,應該不相信神鬼之說。可我不得不說,那房子鬧鬼。”

  “什么?鬧鬼?”我忍不住笑出聲來,因為這實在太滑稽了。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只相信世界上有搗鬼的人。特別是看到克雷布特里的神情,我就更想笑了。

  “你一定不相信,我猜到了。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也不會阻攔,但你一定要小心。”

  “謝謝你,律師先生,如果你告訴我那里有強盜,我一定不會去。可你說那里有鬼,我就一定要去弄個明白,我堅決不相信這世上有鬼。”

  “好吧,你打算什么時候去,我好給看宅人萬斯寫封信,讓他為你留門。”

  “我明天就出發。”

  “那兒坐火車得兩天一夜才能到,而且還得步行幾英里,那里可很偏僻呢。”克雷布特里還是希望我打消這個念頭。

  “沒事,我習慣旅行了。”

  “你肯定會后悔的。”克雷布特里嘟囔著。

  這是我最難過又最激動的旅程。難過的是幾年前我來的時候,伯父還能出門迎接我;激動的是,我要去打“鬼”了。

  到了沼澤府,已經入夜。我敲了敲門,一個老頭探出頭來,“你是賈斯珀的侄子?”

  “是的。”我回答。

  那人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樣,松了口氣,說:“你終于來了,我都快嚇死了。我是萬斯,快進來吧。”我跟著萬斯進了屋,他腿腳不好,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

  “你見到鬼了嗎?這么害怕。”我問萬斯。

  “我要是見到了,還能活著給你開門嗎?”

  “你夜里不住這里嗎?”

  “當然不住,我可沒膽子住。我勸你也不要住,跟我回家去住一晚,明天白天再來。”

  “不用,謝謝你萬斯。”

  萬斯把我帶進房間,緊張地說:“我得走了,這里太恐怖了。你要記住,如果發生什么事,就躲到地下室去,只有那里最安全。”

  “謝謝。”

  萬斯走后,我仔細觀察了這幢老房子,發現并沒有克雷布特里說得那么殘舊。只要稍微修葺一下,還是很不錯的。況且我伯父把這里都裝上了現代化的產品,有電燈、電梯。如果裝修一下,那簡直就是一座小別墅,可絕不止四萬英鎊。

  不過今晚我要操心的不是如何裝修這里,而是如何面對那些“鬼”。我本來想插著門睡覺,可是插銷壞了,只能虛掩著門。這我可不敢睡著,倒不是怕鬼,而是怕有人進來搗亂。以防萬一,我還是拿把椅子坐在門的對面,把手槍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我等了很久,都沒有什么動靜。真是太困了,我需要休息一會。可我剛剛閉上眼睛,電燈突然滅了,屋子陷入一片漆黑。隨后門外傳來幾聲恐怖的笑聲,還有下樓的腳步聲。我有點緊張,大喊了一聲:“誰?我要開槍了!”可回應我的依舊是幾聲怪笑,我“砰砰”連開了兩槍,追出了門。

  下了樓,我發現地下室的門開著。“鬼”是不會進地下室的,因為那里只要關上門,他就再也跑不掉了。我在樓下找了好一陣子,都沒發現什么,只好返回臥室。

  臥室的燈又亮了,桌子上放著一塊大石頭,下邊壓著一張字條,上面寫著:“我要來取你的命。”這該死的字條是怎么放到這兒的,我思前想后都沒有頭緒。就在這時候,屋頂上傳來了車輪的聲音。我拿著手槍跑了出去,順著樓梯往上爬。剛走到一半,我又聽到了響動,拿起手電一照,整個人都驚呆了。樓上有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形容消瘦,跟鬼也差不多。但我一眼就認出了他——我的伯父賈斯珀。他顯然被我的手電筒燈光嚇壞了,立即躲到一邊,大聲叫道:“哼,又來個新鬼,你盡管開槍吧。”

  “伯父,是你嗎?我是你的侄兒啊。你不是死了嗎?你現在是人還是鬼?”

  “侄兒,你用手電筒照照自己的臉,讓我看看清楚。”

  我把電筒朝著旁邊的樓板的方向,光線反射過來,正好照在我的臉上。

  “太好了,真的是你。快過來,跟我進屋。”伯父激動地說。

  我跟著伯父進了房間,他叮囑我將門反鎖。這一切把我搞糊涂了:伯父沒死嗎?他是那個“鬼”嗎?他坐著輪椅可以去我的房間放字條嗎?

  “要小心門口。”伯父突然說。

  “什么?小心什么?”

  “克雷布特里,還有他的幫兇萬斯。”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簡單,他們為了錢,什么都可以做。你知道嗎,這房子里有一筆寶藏,是十六世紀亨利八世逃亡時帶來的。很多人在覬覦這筆寶藏,包括那個克雷布特里。他為了得到這個房子,就宣稱這里鬧鬼,搞得很多人不敢靠近,就連我的用人都被嚇走了。后來他安排萬斯進來。一開始我以為萬斯對我忠心耿耿,可后來才發現,他是克雷布特里的幫兇。”

  “你怎么不通知我?”

  “孩子,我寫的信都被萬斯扣留了。我還寫過信給你的兩個姐夫。克雷布特里那個渾蛋,當著我的面燒了信,還威脅我以后要老實點。”

  “那他讓我來這是為什么?”

  “為了殺你呀!他騙你來這里,就是要殺了你這個合法的繼承人。這里是眾所周知的鬼屋,你死在這里,不會有人知道的。”

  “渾蛋,騙子,我要殺了他們。”我憤怒地沖出屋。

  “你快回來,危險。”伯父在我身后叫著。

  可我現在怒火攻心,只想殺了這兩個敗類。我到了樓梯口,看見有個黑影閃過。我追著黑影到一樓,緊接著聽到地下室門“砰”一聲關上了。

  竟然逃到了地下室,那里可只有一個出口,我可以甕中捉鱉了。我剛沖進地下室,就覺得腦袋一疼,失去了知覺。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昏沉沉醒來,腦袋還一陣陣發疼。我急忙起來去開地下室的門,卻發現門被從外面鎖上了。我在黑暗的地下室摸索著,還好,找到了我的手電筒。我又繼續摸索,突然碰到了什么東西。打開手電筒后我才發現,那是我大姐夫的尸體。天哪!上個月大姐還給我寫信,說大姐夫跟克雷布特里來沼澤府,返回的途中失蹤了。我還托克雷布特里找大姐夫,一直沒有音信。我真傻,他已經殺了大姐夫!這個該死的惡魔,我一定要殺了他!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外邊有砸鎖鏈的聲音,緊接著地下室的門緩緩打開了,謝天謝地,是伯父。他從三樓艱難地到了這里,為我砸開門。我帶著伯父連夜逃走,還報了案,這兩個家伙終于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我接下來要說的是個好消息。我找到了寶藏。它藏在臥室壁爐上面的暗格里,整整一袋子金器。但最讓我高興的是,伯父“復活”了,我的親人還在,沒什么比這更重要的。還有,永遠不要輕易相信那些“鬼”話,任何時候都要勇敢和理智。

Tags: 兇宅 寶藏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40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