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真假古董商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約翰·克里斯

  男爵文約翰坐在轎車里,應邀去霍爾爵士家做客。據說霍爾爵士收藏了一些絕世古董,這讓本是古董商的文約翰更加期待這次碰面。

  “原來霍爾爵士不住倫敦城,還得多久才能到?”文約翰問來接他的司機費定。

  “就快到了,男爵,前面不遠就是。”費定回答。

  果然行駛了沒多久,一座氣派的莊園就出現在文約翰眼前。轎車降低了速度,緩緩穿過大鐵門,穿過花園式的庭院,停在房子門口。文約翰下了車,費定便離開了。他走上臺階,在寬闊的大門上敲了敲,可是許久也沒人應門。文約翰推了推門,發現門是虛掩著的。“這真是個奇怪的爵士,連個開門的用人都沒有。”文約翰心想。他推開門走了進去,發現屋子里只有一點微弱的燈光,死寂沉沉。真是奇怪,這是哪門子的待客之道?

  正當文約翰在屋子里左顧右盼的時候,不知從哪兒傳來了呼救聲。文約翰順著聲音來到地下室門口,里邊不斷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救命,救命!”

  “誰在里邊?”文約翰小心翼翼地問。

  “啊,請救救我!”

  文約翰打開地下室的門,沿著樓梯走了下去。他看到一個女人趴在地上,十分虛弱。他剛想去攙扶,突然覺得腦后一痛,整個人便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

  地上的女人站了起來,笑嘻嘻對著打傷文約翰的男人說:“干得好,親愛的哈利。”

  “小事一樁,西玲。”

  說著兩人相伴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文約翰醒了過來。他發現自己被困在一間小屋子里,這里有床、馬桶和一些洗漱用品。門是鐵門,沒有窗戶。“我被綁架了!”這是文約翰的第一反應。他在墻壁上敲敲打打,都是實心的,沒辦法弄個出口出來。唯一能通向外邊的,除了門就是一個通氣口。通氣口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卻被鐵柵欄罩著。他踩在床上用力搖了搖鐵柵欄,幸好,它是松動的,可以拆下來。

  文約翰費了很大力氣拆了幾根鐵棍下來,勉強可以鉆進去。他將衣服脫下來,掛在墻上,又把被子弄成好像人躺在里邊的樣子。這樣一來,他就算逃走,暫時也不會被發現。他順著通氣口一直爬到盡頭,推開另一端的鐵柵欄,發現是個走廊,兩邊都是房間。他輕輕跳了下來,推開最近一間房的房門。太好了,里邊沒人,他可以進去躲一躲。

  這間房子似乎是個手術室,里邊擺著一張手術臺,還有一些醫療用具。里邊還有個隔間,門是虛掩著的。文約翰悄悄推開門,發現里邊的床上躺著一個人,臉被繃帶緊緊纏著,只留下兩個鼻孔呼吸。還是離開為好。

  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走廊里響起了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他閃進了旁邊一個狹小的雜物間里,暗自祈禱不被發現。

  門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個男人。他給手術床上的人打了一針,過了一會兒,那人醒了過來。

  “哈利,我睡了多久?”那人問。

  “你睡了五天,艾迪。我想帶你去看看那個男爵,好證明一下我的整容技術。”哈利一邊說,一邊拆去了艾迪頭上的繃帶。

  “天哪,”文約翰暗自驚呼,“這個人的長相竟然跟我十分相似,就像是一對孿生兄弟,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還沒干掉那個男爵?”艾迪問。

  “咱們的頭兒崔華還沒來呢,這事兒得他說了算。”

  兩個人一邊聊著一邊出了房門。文約翰本來可以趁機逃走,可是好奇心卻將他留住了。他很想知道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為什么要整成他的樣貌。于是,他又按照原路返回。他剛剛回到囚室里不久,哈利和艾迪就來了,他們沒有開門,而是打開了鐵門上的一個小口。艾迪朝著里邊望了望,看到了坐在床上垂頭喪氣的男爵,然后跟哈利嘀咕了兩句就離開了。

  第二天,崔華來了。他看到艾迪十分高興,連連稱贊哈利的手藝。

  “真不錯,我們會讓世界吃驚的。”崔華笑著說。

  “我們什么時候行動?”哈利問。

  “不著急,哈利,你先把車上的東西搬進來,然后殺了那個男爵。”

  “我得去看我那個孿生兄弟最后一眼,據說孿生兄弟其中一個死了,另一個也不好過。”艾迪調侃著離開。

  此時,文約翰在通氣口里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他立即回到囚室,拿起拆下的鐵棍守在門后。當艾迪開門進來的時候,他用鐵棍將其打昏拖到了床上,然后跟其互換衣服。不久之后,哈利進來了,對著床上的假男爵連開了幾槍。

  “走吧,艾迪,你得休息了。”哈利對假艾迪、真男爵說。

  文約翰點點頭,跟著出去了。

  回到艾迪的房間,文約翰開始思考如何安全脫困并將這些人繩之以法。當務之急,是要做到以假亂真。可他并不了解艾迪,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有什么樣的習慣,這很容易穿幫。他只知道艾迪說話風趣,愛吹口哨。房間里有把吉他,他應該會彈吉他。很好,文約翰年輕時就學過吉他,勉強能應付,也會吹口哨。至于說話風趣,這很容易裝出來。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次日清晨,哈利來找艾迪。文約翰戰戰兢兢開了門,只見哈利拿著針管進來。

  “把胳膊伸出來吧。”哈利說。

  “什么?”文約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打針啊。”

  “打針?”文約翰還沒轉過彎來。

  “你是怎么了艾迪,你得打消炎針啊,怎么忘了?”

  是啊,剛整完容,要打消炎針。可是文約翰不能伸出手臂,不是他怕疼,是因為他上次偷看到艾迪手臂上有龍的文身。如果他伸出手臂,一切就完了。

  “我當然沒忘,我只是想告訴你,炎癥消失了,我不想再吃這苦頭了,不信你看。”文約翰說。

  哈利湊近一看,驚訝地說:“真的全好了,真是神奇。算了,不打了。”說完就離開了。

  早飯過后,崔華將文約翰叫到房間里,“艾迪,你一直都沒有問我行動到底是什么,難道你一點都不好奇?”

  文約翰裝著艾迪的口氣說:“我知道你到時候會告訴我,我著什么急。早知道也未必是好事。”

  崔華笑了笑,說:“現在是時候告訴你了。”文約翰心里一陣激動,他終于要揭開謎底了。

  崔華拿出一張圖,鋪在桌子上,“你來看。”

  文約翰走近一看,不由一陣緊張。圖上是英國王室加冕時用的皇冠和珠寶。他們是要偷這些東西,天哪,如果得逞,那將是英國的一場浩劫。“這些東西都在大英銀行的保險庫里,他們抓我,是想利用我進去。”文約翰有了眉目。

  “具體計劃是什么?”文約翰裝著冷淡的樣子問。

  “這個晚上會開會告訴大家。”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聚齊了。文約翰才弄明白了這群人的關系:西玲是崔華的女兒,哈利是西玲的男朋友,費定負責開車。

  “西玲,你先告訴大家你做的工作。”崔華說。

  “我已經冒充男爵愛女給保險庫的負責人卡特去了電話,告訴他男爵明天上午十一點要把一些名畫放到保險庫。他會在那里等著,到時候艾迪就可以假冒男爵進去。我也買好了去瑞士的機票,到時候辦完事,大家都可以安全離開。”

  “很好,西玲,下邊我來分配具體任務。”崔華說,“明天早上五點五十分,費定開車去保險庫,在外邊占個有利于逃走的位置。到了十一點,艾迪進保險庫,我和費定在外邊接應。等到艾迪完全進入保險庫后,就咬碎嘴里的膠丸,假裝病倒,然后騙卡特打電話給‘醫生’,也就是西玲。到時候我們會假裝救護人員進去,然后拿到東西,立即撤退。你們看還有什么問題沒有?”

  大家想了幾分鐘,紛紛說沒有。

  “很好,現在大家需要的是回房間好好休息,明天好大干一場。”

  會議散了,文約翰回到艾迪的房間,他在想如何把這個消息傳出去。正在這時候,崔華和哈里進來了。

  “怎么樣,艾迪,你現在肯定特興奮吧?就要變有錢人了。”崔華笑著說。

  “是啊,很興奮。”文約翰敷衍道。

  “我也很興奮,艾迪。你彈個曲子吧,舒緩一下我們的神經。”哈利說。

  文約翰心頭一緊,他會的曲子有限,誰知道艾迪會彈些什么。他只能找個借口推辭,“大家都休息了,這個時候彈什么吉他。”

  “沒事,你彈一個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些人睡著后就跟死了一樣。”崔華說。

  話已至此,文約翰要是再推托,就會引起懷疑。于是,他只好抱起吉他,彈了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

  “真不錯,艾迪,你彈得真好。”崔華詭異地笑著。

  “當然,我可是個出色的演奏家。”文約翰故作鎮定。

  哈利臉色突然一沉,說:“得了,艾迪根本不會彈吉他,這吉他是我的,男爵先生。”

  文約翰大吃一驚,知道已經敗露。他被綁了起來,哈利兇狠地說要殺了他。崔華立即阻止哈利,“別這么莽撞,你殺了他,明天誰帶我們進保險庫?”哈利這才收起了槍。

  “你們別做夢了,我死也不會帶你們進去的。你們以為英國的貴族都是軟骨頭嗎?”文約翰高聲喝道。

  “是嗎?”崔華冷笑一聲,“男爵不是有個女兒嗎,十分可愛,我覺得是時候把她接來了。”

  “你這渾蛋。”文約翰叫罵著。

  “這可不是貴族的做派。男爵先生,只要你好好配合,你就能跟你女兒安全離開。”文約翰除了妥協,沒有別的辦法。

  第二天,一切按照計劃進行著。快十一點的時候,文約翰被迫含了一顆膠丸,下車去保險庫。原來的計劃是假男爵一個人去,可如今換成了真男爵,崔華自然要跟隨左右。到了保險庫門前,警衛將他們攔了下來,說男爵只能一個人進去,這是銀行的規定。崔華脅迫男爵要求他們一同進入,警衛只好去請示卡特。男爵心想,如果卡特不允許,那么計劃就會失敗,這樣他能獲得更多的緩沖時間。然而卡特卻因為跟男爵的交情,賣了一個人情,讓他帶著崔華一同進入。

  在卡特的帶領下,文約翰和崔華通過了一道道厚重的防盜門。過了最后一道門,崔華示意文約翰裝病。文約翰看看四周,這里只有一個警衛,如果反抗恐怕兇多吉少,只能暫時屈從于崔華。他咬破嘴里的膠丸,裝作犯病倒在地上。卡特嚇壞了,立即過來攙扶。文約翰按照原先的計劃,讓卡特打電話給自己的醫生。沒過多久,假扮成醫護人員的哈利和費定就抬著擔架進來了。

  就在此時,崔華等人掏出手槍,指著卡特、警衛和文約翰。

  “你們都不許動,哈利,去裝皇冠和珠寶。”崔華下了命令,哈利趕忙去裝東西。

  文約翰慚愧地說:“卡特老伙計,真對不起,我是被脅迫的。”

  沒一會兒,哈利就裝好了東西,放在了擔架上。費定和崔華抬著擔架往外走。“等我們出去,你就干掉他們。”崔華對哈利說。

  就在崔華和費定走到第二道門的時候,文約翰突然一腳踢掉了哈利手中的手槍。卡特立即去按電鈕,關掉了第一道門和第二道門。這樣一來,崔華和費定就被困在兩道門中間。而警衛趁機拿起手槍,擊斃了哈利,并報了警。

  幾分鐘后,警察沖了進來,抓走了崔華和費定,還有在外邊等著接應的西玲。真男爵救回了自己的女兒,也救了大英皇室,更成就了一段傳奇。

Tags: 古董 綁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40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