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藍色十字架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G.K.切斯特頓

  沃倫丁下了船,跟隨擁擠的人群到了哈威奇港。他穿著一件淺灰色的外衣,外邊套著白色背心,裝扮得像是一個普通的游客。然而沒人知道,他的外衣里邊是一支裝滿子彈的手槍,白背心里藏著一張拘捕證。更沒人知道,他是整個歐洲最精明能干的偵探。他出現的地方,一定有罪犯的身影。

  這次要抓捕的罪犯名叫弗蘭比,是法國、比利時、英國同時在追緝的要犯。沃倫丁盯上他很久了,一直從巴黎追到了倫敦。他認為弗蘭比會利用這次即將在倫敦召開的國際教士大會干點罪惡的勾當。

  說起弗蘭比,他已經有很多年沒給世界添過麻煩了。在他最活躍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會成為歐洲報紙的頭版頭條。人們從新聞里得知他是一個力氣大、塊頭大的家伙,據說曾經夾著兩個警察在路上飛奔。不僅是他的力氣,他的頭腦也十分引人注目,因為他每次犯案,都可以成為一個傳奇。據說他曾一個人到了倫敦的泰羅林牛奶公司,沒動一頭奶牛、一輛奶車和一滴牛奶,就讓成千的客戶從他那里訂購牛奶。他還曾制造了一個可以移動的郵筒,等著那些匯現金的人把裝滿錢的袋子扔進去。在他的案件里,這樣的詭計數不勝數。這對沃倫丁來說,無疑是個考驗。

  盡管知道弗蘭比可能會利用國際教士大會制造點麻煩,可要抓到他卻依舊是個難題。不僅僅是因為弗蘭比詭計多端、身手敏捷,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善于喬裝。他可能會裝成教士,可能會裝成士兵,甚至可能會裝扮成女人。不過有一點他永遠無法掩飾,那就是他的身高。沃倫丁從碼頭走到火車站,沒有發現一個身高跟弗蘭比相似的可疑人物。他上了開往倫敦的火車,希望能在路途中發現些蛛絲馬跡。

  整個車廂里似乎都是矮個子:矮個子農民、矮個子寡婦、矮個子教士。那個矮個子教士長了一張遲鈍的臉和一雙茫然的眼睛,懷抱著好幾個棕色紙包,任誰看了都會對他產生同情之心。他一路上都在結結巴巴地告訴人們,那紙包里包著十分貴重的東西,是鑲著藍色石頭的銀制品。這種遲緩的口吻和傻乎乎的對白,讓沃倫丁暗自高興了好一陣。

  矮個子教士在斯特拉福德站下了車。沃倫丁突然意識到,他一直在聽教士滑稽的講話,忽略了其他聽眾。沃倫丁趕忙環顧四周,卻依舊毫無發現。列車到了倫敦站,沃倫丁下車,他相信罪犯就在附近。

  到了倫敦,沃倫丁開始在大街小巷游走,表面上像一個漫無目的的游客,實際上卻在用他法蘭西式的推理頭腦考察著一切。當路過一家餐館的時候,沃倫丁停了下來。他看著餐廳的黃色門簾,若有所思。這是他的習慣,當線索中斷,合理推理無法正常進行的時候,他就會選擇相信偶然,選擇不合理推理。因此,當關于弗蘭比的線索中斷在倫敦的時候,沃倫丁在倫敦并沒有去諸如警察局、銀行之類的常規地方,而是去公園觀察高個子乞丐,去敲久無人居的屋子,在死胡同和堆滿垃圾的巷子里轉悠。

  此時停在餐館前,沃倫丁又冒出了有趣的念頭。這里并不繁鬧,餐館前有種不同尋常的安靜,或許會在這里發現什么。沃倫丁走進餐館,點了一杯咖啡。他看似悠閑地將糖瓶在咖啡杯上慢慢抖了抖,然后端起杯子放在了唇邊。咖啡竟然是咸的!沃倫丁這才發現,那糖瓶里裝著的是鹽。他環顧四周,看到其他餐桌上有兩只放鹽的瓶子,他拿過來嘗了嘗,里邊是糖。

  這一切不太尋常!沃倫丁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餐廳除了一面白墻上有兩塊深色痕跡之外,再也沒有別的異常之處。他叫來了服務生,將鹽和糖裝錯瓶子的事說了一遍。服務生十分愧疚,也十分驚奇,他叫來經理,希望能為這位顧客提供滿意的解釋。

  “這些鹽和糖,我們都是檢查過的。怎么會出問題?”經理一臉迷惑。

  “一定是那兩個教士。”服務生突然想起來。

  “哪兩個教士?”

  “就是把酒潑在墻上的那兩個教士。”

  “把酒潑在墻上?”沃倫丁十分驚奇。

  “是的,”服務生指著墻上的兩塊深色痕跡,“就是那兒。”

  經理想了想,好像記起了什么,“是的,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們把酒潑在墻上是因為什么。今天餐館剛剛開始營業,那兩個教士就進來喝酒。他們很少說話。過了沒多久,其中一個人先付了錢離開,另一個人在收拾東西,行動比較慢。他臨走的時候,將剩下的半杯酒潑到墻上。當時我和服務生都在屋里,等我跑出來的時候,他們都已經走了。這本來沒什么,可教士做這樣的事,真是奇怪。我曾追出門去,可他們已經拐進了加斯泰爾斯大街,追不上了。”

  沃倫丁聽完后,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匆匆離開餐館,拐進加斯泰爾斯大街。他知道中斷的線索即將出現。

  在加斯泰爾斯大街的路邊,沃倫丁又發現了一些異常。一家水果店前的水果標簽也發生了錯位,明明寫著“上等柑橘,一便士兩個”的標簽,卻貼在了花生的上面;而花生的標簽,卻出現在柑橘的上面。水果店主一臉的不高興,正在收拾攤位。沃倫丁提醒店主標簽的事情,店主卻沒有絲毫感激的神態,只是氣鼓鼓地換掉了標簽。

  “標簽放錯了位置,這大概是兩名教士弄的,一個高個,一個矮個?”沃倫丁試探著問。

  店主比剛才更加生氣,“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轉告那兩個教士,如果再來弄翻我的蘋果,我就對他們不客氣,即使是教士也不會手軟。”

  “他們弄翻了你的蘋果?”

  “其中一個人把我的蘋果全都翻到馬路上,我真想宰了那個渾蛋。”

  “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

  “左面第二個路口,接著穿過廣場。”

  “謝謝。”沃倫丁轉身朝著店主指的方向走去。剛剛到了第二個路口,沃倫丁遇上兩個正在執勤的警察,并從他們口中得知兩個教士搭乘了前往海姆斯泰德的黃色公共汽車。為了方便追蹤,沃倫丁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證,要求兩名警察跟隨自己一起去追那輛公共汽車。

  當追到加姆登的時候,沃倫丁叫車停了下來。他發現路邊一個餐館的櫥窗被打碎了,中間像個黑洞。他走進餐館,要了點東西,順便詢問服務生櫥窗的事情。

  “這可是件怪事,先生。不久前有兩個教士來點餐,要了很便宜的飯菜。其中一個吃完后結賬先走了,另一個行動慢一點。就在此時,我發現他們多給了我三倍的飯錢。我叫住剛要走的那個教士,跟他說錢給多了。可他卻說沒有。我把賬單拿來核對,卻發現上面的四先令,不知何時變成了十四先令。我正在納悶兒,先走的那個教士在門口對我說:‘多出來的是櫥窗的錢。’我問什么櫥窗。他說:‘就是現在我要打碎的櫥窗。’說著他就用雨傘打碎了櫥窗。”服務生興致勃勃地講述完了整個過程。

  “你看到他們朝哪兒去了嗎?”沃倫丁急忙問。

  “巴洛克街。”

  沃倫丁叫上兩名警察,向巴洛克街追去。他們轉過兩條昏暗的小巷,最終在一家燈火通明的糖果店停住了腳步。店主是個瘦弱的女人,臉色不怎么好看。她看到沃倫丁一行人的裝扮,冷冷地說了一句:“你們是來取包裹的吧,我已經寄出去了。”

  沃倫丁一驚,覺得事有蹊蹺,“包裹?”

  “就是那兩個教士留下的包裹。”

  沃倫丁又驚又喜,急忙追問事情的原委。

  “是這樣的:半小時前,兩個教士在我這兒買了一些糖果。我們隨便聊了一會兒,他們就朝山莊方向去了。可幾分鐘后,其中一個教士又跑回來,氣喘吁吁地問是不是把包裹落在我這兒了。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么包裹。他看上去很趕時間,就留了個地址,讓我找到后寄到這個地址。他走后不久,我果真找到了一個棕色紙包,于是就按照他留下的地址寄走了。”

  “地址呢?”沃倫丁有些激動。

  “地址我扔掉了,好像是威斯特敏斯特的某個地方。”

  “哦,那你知道海姆斯泰德山莊在這附近嗎?”

  “是的,往前走15分鐘,有一塊空地就是。”

  沃倫丁急忙向前奔去,兩名警察緊跟其后,盡管他倆有些摸不清狀況。

  到了空地之后,沃倫丁終于發現了兩名教士的身影。其中一個教士比較高,有點駝背,但沃倫丁肯定他是裝的,他一定很高。另一個教士身材矮小,正是火車上那個看起來傻頭傻腦的教士。

  沃倫丁聯系這些天他搜集的情報,基本上理出了一個頭緒。根據之前的情報,伊塞克斯的布朗神甫帶著一件稀世珍品——藍寶石十字架,去參加國際教士大會。那個火車上抱著棕色紙包的神甫,就是布朗。“看來弗蘭比看上了藍寶石十字架!”沃倫丁恍然大悟。那個假裝駝背的教士顯然是弗蘭比偽裝的,他想把傻乎乎的布朗神甫騙進海姆斯泰德莊園,然后搶了他的藍寶石十字架。可如果是這樣,那么錯位的鹽和糖、墻上的酒漬、貼錯標簽的柑橘和花生、弄翻了的蘋果、破碎的櫥窗又跟這案子有什么關系呢?沃倫丁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緊跟著弗蘭比和布朗。

  深邃的夜里,幾個身影,前前后后,不遠不近,如同螞蟻一般。兩個警察跟在沃倫丁身后,屏住呼吸,他們知道,立功的機會來了。弗蘭比和布朗朝著山莊更深處走去,他們一路上談論的都是純粹的宗教話題,沒有一點世俗之事。可突然間,弗蘭比改變了說話語氣和語調,變得兇狠起來:“把藍色十字架給我,否則我就像撕碎一個稻草人一樣撕碎你。”

  布朗顯然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壞了,他結結巴巴地說:“不,不!”弗蘭比撕掉偽裝,恢復了他高大的身材。“不?不給我?你真是個傻瓜,它已經在我口袋里了。”

  “你說什么,你肯定?”布朗疑惑地問。

  弗蘭比大聲笑著,空蕩的山莊里回響著一陣陣猙獰的笑聲。“你這個傻瓜,連我換掉你的包裹都不知道。我仿制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包裹,跟你的真包裹換了過來。現在你拿著的是假的,我拿著的才是真的!”

  “這種把戲我也聽說過。曾經有個人靠偽裝包裹過了20年奢侈的生活,后來他發現自己犯下太多過錯,就回歸教堂,請求主的原諒。從我開始懷疑你,就想到了那個可憐的家伙。”布朗神甫似乎變了一個人,那憨傻的外表下,似乎有一雙尖銳的眼睛。

  “什么?你懷疑我?你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從我把你騙來這么荒涼的地方?”弗蘭比難以相信。

  “不,從我們初次相見,我就開始懷疑你。因為你大衣胳膊處的形狀,像一種武器。我知道,你們這種人會把武器藏在那里。”

  “你見過這種武器?”

  “這沒什么,我傳教的時候曾遇到過。我一見到你,就開始懷疑你,所以小心收藏藍色十字架。我怕你會發現我懷疑你,所以在你掉換棕色紙包的時候我也沒出聲。后來我趁你不注意,又把它們換了回來。而且已經把真的包裹寄給了我在威斯特敏斯特的一個朋友,我剛剛回去糖果店,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你知道,我是一個教士,總會有人向我傾訴他們心里的秘密,當然也包括那些跟你一樣的人。”布朗神甫顯得尤為鎮靜。

  弗蘭比發瘋一般撕開包裹,里邊只是一些碎紙條和鉛條。他惱羞成怒,想對布朗動武。布朗神甫站了起來,不慌不忙地說:“你不要動武。第一,我沒把十字架帶在身邊,你動武也沒用。第二,這里并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不遠處的那棵樹后,有一個精明的偵探和兩個警察。”

  弗蘭比大吃一驚。

  “也許你會問我,他們是不是我帶來的。當然是我帶來的。就在我對你產生懷疑的時候,我就開始帶他們來這里。哦,上帝,這要從頭說起。我起初不能肯定你是大盜,所以只能暗中試探你。我故意掉換了鹽和糖,一般人在喝到咸咖啡的時候肯定會抱怨,可你沒有,這證明你不想引人注意。而后我在另一家店里涂改了你的賬單,讓你多付了錢,你依舊沒有抱怨,這只能說明你不想給警方留下痕跡。既然你不想,我就只能做點什么來引起警方注意。不過我并沒有造成什么損失,只是用酒弄臟了墻、弄翻了水果、打爛了櫥窗,上帝會原諒我的。”

  弗蘭比幾近崩潰,“你怎么會懂這么多?”

  布朗神甫微笑著說:“這沒什么,因為我是個教士,我聽了太多人對自己所犯罪行的懺悔,自然也會了解人類的邪惡,不是嗎?”

  此時,沃倫丁和兩名警察也從樹后走了出來。而那個看起來傻乎乎的教士,正在收拾他的東西。

Tags: 十字架 罪犯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4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