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紅絲巾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莫里斯·勒勃朗

  “丁零零……”一陣急促的電話聲把戈爾納從酣睡中驚醒。真是該死,他剛剛連續破了幾宗大案,累得要命,恨不得能睡上個兩天兩夜。他拿起電話,不耐煩地“喂”了一聲。電話那頭傳來警察署署長的聲音,“你快點來警局一趟,有一件案子要你馬上處理。”

  掛了電話,戈爾納慵懶地從床上爬起來,才睡了幾個小時,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他拖著如灌了鉛一般的雙腿,回到警局。

  “署長,我以為你會放我假呢。”他坐在署長辦公室的椅子里,一臉的萎靡。

  “你知道你現在在巴黎的名氣有多大嗎?這可都是前幾件案子的功勞。”

  “我只想好好睡一覺。”

  “好了,不要埋怨了,現在我來跟你說說案情。市郊發現了一具女尸,據調查,死者是酒吧歌女,現在需要你去現場看一下,然后展開調查。”

  “好吧,資料可真少。”戈爾納說完出了署長辦公室,對著兩名助手揮揮手,示意他們一起出發。

  沒一會兒,他們就到了現場。死者躺在雜草叢中,渾身是血。她的胸前有刀傷,應該就是致命傷,手上還緊緊攥著一段紅絲巾。戈爾納好不容易掰開死者的手,抽出了紅絲巾。他發現這只是半條紅絲巾,還有半條被人割斷拿走了。很明顯,死者的目標就是紅絲巾。突然間,戈爾納回想起昨天傍晚發生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昨天傍晚,戈爾納剛打算上床睡覺,就被窗外一個乞丐的奇怪舉動給吸引了。那個乞丐每走幾步就會在路邊放一個橘子皮,戈爾納猜他是在用這種方式聯絡什么人。沒過多久,在路口處就又出現一個乞丐,兩個乞丐在一起悄悄說了些什么后,往戈爾納的住處瞟了兩眼,隨后就一起離開了。

  戈爾納覺得蹊蹺,就出門尾隨兩個乞丐。他看到乞丐進了一棟破舊的公寓里,緊接著聽到里面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還伴有吵架聲。他悄悄走近公寓門口,剛想推門進去,卻突然被一支手槍頂在背后。

  “你好呀,我的大偵探。”這個聲音十分耳熟,“什么風把你吹來了,真是萬分歡迎。”

  戈爾納想掏槍反抗,卻發現手槍落在辦公室了。背后的槍管戳了戳他,“你可得安生點,別耍花樣。”

  戈爾納這才聽出背后的人是誰,“洛比。”

  “沒錯,你還記得我。”洛比笑著說。

  “赫赫有名的大盜賊,我這輩子都不會忘。”戈爾納一邊說,一邊轉過身,面對洛比。

  洛比放下槍,點燃一支香煙,對戈爾納說:“我們進去談談吧,我有事請你幫忙。”

  戈爾納進了房間,不是因為他害怕而不敢逃走,而是他很好奇這個盜賊要跟他談什么。不過最重要的,是因為洛比不算是個令人討厭的盜賊,反而令人尊敬,因為他專門偷盜富人的財產,用來接濟窮人,雖然犯案累累,卻從不曾傷害一個人。更加有趣的是,他還幫助警方破了不少案子,可以稱得上是位“俠盜”。戈爾納跟他幾次交手,都沒能抓住他。

  “我本來是想邀請你的,可是你的架子太大,我只好用這種方式引你來這兒。”洛比邊說邊看著房間里的那兩個乞丐。

  “說吧,洛比,你煞費苦心找我來,是為了什么?不會是想自首吧?如果真是如此,我一定會向法官求情,輕判你。”戈爾納說。

  “哈哈,我可從沒這么想過,我今天找你來,是想告訴你一起兇殺案。請跟我來。”戈爾納跟著洛比到了隔壁的房間。

  洛比坐在一張桌子背后,請戈爾納坐在桌子前。“昨晚發生了一起兇殺案,死者是一名酒吧歌女,但不知道她在哪兒死的。我只發現了一些罪證,就在桌子上。”他說著指了指桌面。

  桌子上放著半條紅絲巾,上面滿是血漬;一塊破碎的鏡片;一個繞著繩子的鐵錘;一個食品盒。

  “這些東西是從哪兒來的?”戈爾納問。

  “是我從海里撈上來的。根據我的推測,兇手可能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戴著眼鏡。在案發之前,兩人還在一起吃過點心。兇手殺人后,把兇器沉入大海,這纏著繩子的鐵錘是最好的證據。”

  “哦,真是精彩。那你希望我干點什么呢?”

  “當然是希望你能破案。這里的物證,除了那半條紅絲巾之外,你都可以拿走。等你快破案的時候,拿著另外半條紅絲巾來找我。找我的方法是在報紙上刊登一則尋人啟事,然后留下地址,我自然會出現。”洛比說完,將半條紅絲巾放進口袋,和那兩個乞丐一起離開了。還沒出門,洛比突然轉身對戈爾納說:“記住,兇手是個左撇子,你要小心點。”

  洛比走了,戈爾納并沒有打算去追他,而是收起了桌子上的證物,回家了。

  此時戈爾納不得不相信洛比的話,因為他手里拿著另外半條紅絲巾,死者就躺在他面前。他回到警局,對死者展開全面調查。

  死者叫馬蒂爾德,是個小有名氣的酒吧歌女。某個富翁曾送給她一顆價值連城的藍寶石,讓很多人羨慕得不得了。后來,她經常跟一個四十歲左右的、戴眼鏡的男人來往。根據馬蒂爾德的用人說,那個男人是為了藍寶石才接近她的。在案發那天下午,男人來找馬蒂爾德,還帶了點心。兩個人聊了一下午,晚上一起出去了,馬蒂爾德就再也沒回過家。這些跟洛比的推測一模一樣,戈爾納心里不由對洛比生出幾分敬意。

  經過幾番輾轉,戈爾納獲得了那個男人的住址,并帶人去逮捕。那個男人發現警察來了,慌忙從窗口跳出去。戈爾納緊追不舍,那男人突然掏出手槍,對著戈爾納開槍。戈爾納想起洛比告訴他兇手是個左撇子,于是他向右躲閃,子彈就從他耳邊飛過。后來男人落網了,還承認了一切罪行。

  但案子并沒有就此了結,那個男人對為何殺害馬蒂爾德閉口不談,讓戈爾納十分頭痛。無奈之下,他只能刊登了一則尋人啟事,去跟洛比碰頭。

  這一天,在他和洛比上一次見面的地方,戈爾納提前部署好警力。他雖然迫切想知道真相,卻也沒有被沖昏頭腦,他知道洛比積極提供線索一定有所圖謀。他站在門口等了洛比兩個鐘頭,都不見有人來,門口除了一群油漆工,再也找不到其他人。

  又過了一會兒,一個油漆工走過來拍了拍戈爾納的肩膀,“嘿,老朋友,我才幫那些油漆工干完活。”

  戈爾納轉頭一看,眼前人正是洛比,“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原來你早來了。”

  “怎么會不來呢!你那些部下還挺聽話的。”洛比朝著警力埋伏的地方看了看。

  “你早知道了!”

  “我又不傻。來吧,我們進去談談吧。”洛比和善地笑了笑。

  進屋后,洛比掏出那半條紅絲巾,說:“老朋友,兇手抓到了是嗎?”戈爾納從口袋里掏出另外半條紅絲巾。洛比臉上露出很興奮的笑容,“來吧,我們拼上看看是不是同一條。”

  兩人將絲巾放在桌子上,果真拼成了一條,割痕完全吻合。此時戈爾納發現洛比那半條絲巾上有幾個血指痕,是左手的。他心想,怪不得洛比說兇手是個左撇子,心里對他的敬意又多了幾分。

  “你一定是查不出兇手殺人的原因吧,偵探先生?”洛比一語破的,戈爾納無言以對。“那么就讓我們來研究一下吧。”說著洛比將戈爾納帶來的那半條絲巾拿起來,走到窗前,將絲巾對著窗口。“看這色澤多美呀,是真絲的,手感也很好。可惜,這條絲巾跟它的用途比起來,簡直一文不值。”

  “什么?”戈爾納也走到窗前,疑惑不解地問。

  “我的大偵探,你看到這里打的花結了嗎?另外半條上也有,只不過意義完全不一樣。這個花結,可是那個酒吧歌女最珍愛的部分,因為她把最珍貴的東西藏在了里面。”洛比一邊說,一邊用手小心拆開花結,一顆藍色寶石骨碌碌滑到了洛比的手里,是那顆價值連城的藍寶石!

  戈爾納這才恍然大悟。兇手為什么要殺害馬蒂爾德,為什么要割斷她的絲巾,而洛比又為什么要來找戈爾納,一切謎題都解開了。他急忙伸手去搶那顆寶石,可卻被洛比麻利地藏在身后。

  “你可不能這樣,老朋友,你不能過河拆橋,可是我幫你破的案。我想現在你也知道歌女被殺的原因了,也知道她為什么死死抓著這半條絲巾不放了。兇手本來以為割走的那半條是藏藍寶石的,卻發現拿錯了。最后他把所有東西都扔到了海里,碰巧被我給撿到了。我也不會虧待你,那半條絲巾里,我放了一個價格不菲的小圣母像,算是我謝謝你。”洛比一邊說,一邊將藍寶石和半條紅絲巾放進口袋,轉身要走。

  戈爾納急忙掏出手槍,對著洛比大喝一聲:“不許動,交出藍寶石。”

  洛比氣定神閑地轉過身,笑著對戈爾納說:“別傻了,我的朋友,你根本傷害不了我。你那槍被浸過水,是你的女仆干的,她是我的人。”

  戈爾納開了一槍,發現根本沒有用。他氣急敗壞地摔了手槍,撲了過去,卻被洛比機靈地閃開了。

  “別這樣,我可救過你的命。要不是我告訴你兇手是個左撇子,你的腦袋早就開花了。就把藍寶石當作給我的謝禮吧。”洛比說完躍出屋子,反身將門反鎖。

  戈爾納費盡周折才把門弄開,可當他出來的時候,洛比早就逃之夭夭了。

Tags: 絲巾 盜賊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3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