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古文物上的血影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比埃爾·貝勒馬爾

  這一年,國際刑事警察組織羅馬分局異常忙碌,因為在四個月內,就發生了四起兇殺案,分別來自意大利和瑞士。

  第一樁兇殺案發生在羅馬,死者是53歲的考古學家恩佐·卡諾莎教授。事情發生的時候,他正在瑪志尼路上行走,突然被一連串的子彈打中。目擊者稱,那子彈是從一輛行駛的小車里打出的。案發后,小車迅速逃離現場。

  第二樁兇殺案發生在五月下旬的瑞士洛迦諾,被殺害的是一位古董商。當時他正在自家樓頂澆花,也是被突如其來的子彈擊中。兇手是在街上一輛小卡車里射擊的,使用的武器是沖鋒槍,作案后逃跑。

  第三樁兇殺案發生在六月。米蘭一位企業家在米蘭近郊高速公路上的小轎車內,被對面駛來汽車里的匪徒開槍打死。這位企業家還有一個身份,是基督教民主黨的高層。

  最后一件兇殺案發生在費拉海角的外海上,時間是八月,地點是一艘私人游艇。警察趕到現場后,發現有一男一女,男人是意大利的一名古董收藏家,身價不菲,被亂槍打死;女人身負重傷。根據女人所說,當時他們正在海上行駛,旁邊突然多了一艘小船。船上的兩個男人拿起沖鋒槍,向這邊掃射。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她沒有看清兇犯的長相。

  經過瑞士和意大利警方的調查,發現在這四起案件中,兇犯所使用的武器是同一種,而且有可能是同一支槍。這樣就可以確定,兇犯是同一伙,他們是個跨國犯罪集團。處理這種犯罪集團,必須由國際刑事警察組織出面。

  國際刑警羅馬分局負責這起案件的是四十歲的穆森恩,他有豐富的破案經驗。他在閱讀完資料后,發現這四起案件有一些相同點:后面的三位死者的通話記錄里都有第一名死者卡諾莎教授的名字;他們都是一些有實力的古文物收藏者;后三位死者都收藏了大量的古代瑪雅文化的古文物,而卡諾莎教授恰好是瑪雅古文物方面的專家;后三位死者都收藏有一塊瑪雅石碑的部分碎塊。經過專家的鑒定,這些碎塊拼起來可以湊成完整的石碑。

  穆森恩很快確定了偵查方向,那就是這塊破碎的瑪雅石碑。在古玩研究者的幫助下,穆森恩搞清楚了這塊石碑的價值。它有上千年的歷史,價值不菲;更為重要的是,它上面刻著的大量象形文字,可能有助于揭開瑪雅文字之謎。石碑一般出現在墨西哥、危地馬拉等國家的原始森林里,是無價之寶。由于石碑體積較大,不容易搬運。因此有些偷盜者會將石碑切碎,分批運送。

  穆森恩立即向墨西哥和危地馬拉的警局打了電報,說明情況,并請求他們的幫助,調查當地瑪雅文物被盜的情況。

  墨西哥警方告訴穆森恩,這樣的調查很難有線索,因為在墨西哥本國,常年都有人在進行非法文物走私,其中包括許多瑪雅文物。要從這些浩瀚的偷盜案里找出這四起兇殺案的線索,無異于大海撈針。

  穆森恩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危地馬拉警方的身上。當地警方倒是十分盡心,將案子交給經驗豐富的奧爾梅洛·查莫拉探長負責。他接到資料后,頭腦中立刻反應出的就是三年前的一宗文物盜竊案。當時,偷盜者在危地馬拉原始森林的瑪雅遺址殺害了兩名看護警衛,至今未能查出是否有文物丟失,也未能將兇手緝拿歸案。

  查莫拉探長立即前往原始森林,在看護警衛的帶領下進入瑪雅遺址。他在那里發現了三塊石碑,躺在森林深處。當地人為了保護石碑,還特地搭建了一個茅草房,為其遮風擋雨。看護警衛告訴查莫拉,三年前發生的兇殺案兼盜竊案,是一個長居墨西哥的歐洲人所為。當年,那個歐洲人在這里偷石碑,為了方便運送出去,就把石碑鋸成好幾段,用直升機運走。看護警發現后前來阻止,被偷盜者殘忍殺害。看護警還透露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在不久前,一個名叫卡諾莎的意大利考古學家曾到這里,向他了解過三年前那宗偷盜案。

  隨后查莫拉仔細查看了殉職警衛的遺物,那是一本來訪者的登記冊和一些照片。他將這些資料整理一番,遞交給國際刑警組織。穆森恩拿到資料后,約了查莫拉一起前往墨西哥。經過多方調查,再加上查莫拉手上的登記冊,警方將目標鎖定在墨西哥著名收藏家菲德爾·亞尼圖亞的身上。此人有過30年的偷盜文物史,在三年前偷盜案發生的前幾個星期,他曾組織了一支考古隊去了瑪雅遺址。

  他表面上是個名聲赫赫的收藏家,實際上卻是一個販賣文物的盜賊,他通過這種非法手段斂財,成為當地的巨富。他的名聲很不好,經常遭到社會輿論的抨擊。墨西哥當局曾發出過一條限令,要求他死后捐出全部價值昂貴的古文物,放在博物館內。有了限令,墨西哥警方就放松了對他的監視,任由他胡作非為。

  這一天,穆森恩和查莫拉直接找到了菲德爾·亞尼圖亞的家。他們敲開門,出來的是菲德爾的保鏢柯尼。柯尼說要去問問菲德爾,看看他有沒有時間見客。就在他轉身的時候,查莫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掏出照片,叫住了柯尼,指著上面一個人問是不是他。這張照片是殉職警衛的遺物之一,上面拍攝的就是菲德爾的考古隊。柯尼看了看,說那是自己。

  “就是說,你到過那個遺址。”查莫拉問。

  “我的主人去過,我當然會跟著去。”

  “那你知道接待你們的警衛被殺了嗎?”

  “我怎么會知道?”

  “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四起兇殺案你總該聽說了吧,報紙上登了。”

  “是的,我看到了。你問這些干什么?”

  “那四起兇殺案中的子彈跟三年前警衛身上的子彈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出自同一把沖鋒槍。”

  “這怎么可能?”柯尼突然變得暴躁。

  “為什么不可能?”

  “誰會傻到拎著沖鋒槍漂洋過海去殺人。就不能在當地找槍嗎,這并不難呀。”

  穆森恩站在一邊不說話,只是笑了笑,他很清楚查莫拉是故意試探柯尼。事實上,最近發生的案子和三年前的案子,所發現的子彈并不一樣。柯尼的反應如此巨大,足以證明他心里有鬼。

  “誰知道呢!我說先生,請快去通報一聲菲德爾先生,我們可是等著呢。”查莫拉說。

  “等著。”柯尼惡狠狠地說。

  過了一會兒,柯尼極不情愿地出來說,菲德爾愿意見他們。

  菲德爾是個瘦弱的老頭,看上去有七八十歲,眼睛機靈地轉著。當查莫拉和穆森恩向他提問的時候,他只回答“不知道”。

  “我看您全知道,不是嗎?沒人比您更清楚了。”查莫拉說。

  “我不知道您在說什么。”

  “三年前,您帶著您所謂的考古隊到危地馬拉原始森林的瑪雅遺址,偷盜那里的瑪雅石碑。兩名警衛發現了上前阻止,被您的保鏢給殺了。卡諾莎教授在無意之間得到了您販賣出去的石碑碎塊,很是吃驚,就親自到遺址去做調查,想搞清楚這東西的來歷。調查了一段時間后,他發現賣主是您,菲德爾·亞尼圖亞,當時他一定還拜訪了您。可是您呢,擔心他會泄露您的秘密,就派人殺了他,還有其他幾個有石碑碎塊的人。”

  “不,這都只是你們的推論,證據呢?”菲德爾狡黠地看著他們。

  “當然有證據。”穆森恩說著站起來,卸下柯尼身上的沖鋒槍,“這不是很好的證據嗎!”

  菲德爾氣急敗壞,怒斥柯尼是個笨蛋。只要取出里邊的子彈,菲德爾就不得不伏法。在鐵證面前,誰還能狡辯呢!

Tags: 文物 證據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39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