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它是什么?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菲茨詹姆斯·奧布賴恩

  我得承認,要講述自己遇到的這樁怪事,我很沒有自信。我打算詳細講述的這件事非常特別,對于別人的懷疑和嘲笑,我有充分的心理準備。我預先就準備好接受所有這些懷疑和嘲笑。我相信我有面對懷疑而寫作的勇氣。深思熟慮以后,我決定盡我所能,用簡單而直接的方式來講述去年七月我看到的一些事實情況,在自然科學關于神秘現象的記錄中,還沒有什么與它完全相同。

  我住在紐約第二十六街某號。從某些方面來說,這宅子是很奇怪的。過去兩年里,它有鬧鬼的名聲。它是一座寬大而莊嚴的宅子,一度被一個花園所圍繞,但花園現在只是一個圍有籬笆的綠地,被人們用來曬衣服。一個干涸的池子,以前曾經是噴泉,有幾株果樹,參差不齊,未加修剪,表明這個地方過去曾是一個宜人的、綠樹成蔭的憩息之所,滿是果樹和花朵,還有輕柔悅耳的水聲。

  宅子很寬敞。一間相當軒敞的門廳通往一個寬大的螺旋式樓梯,這樓梯從它的中央盤旋向上,各個房間的面積也都很大。它是大約十五或二十年前由a先生建造的,a先生是紐約的一個著名商人,五年前,他以一樁驚人的銀行欺詐事件震動了商界。人人皆知,a先生逃到了歐洲,不久絕望而死。就在他死亡的消息傳到這個國家并且被證實以后,幾乎立即在第二十六街上就有傳聞說:某號鬧鬼。

  前房主的寡妻被依法逐出了,只有看守房子的人和他妻子住在里面。房子落到了房屋經紀人手里,經紀人把他們安置在那兒,想把房子出租或是賣出去。這些人宣稱他們被奇怪的噪音所困擾。門被什么看不見的東西打開了,剩余的家具散放在各個房間里,夜里卻被看不見的手一件一件堆起來。看不見的腳大白天在樓梯上走上走下,伴著看不見的絲綢衣服的窸窣聲,看不見的雙手沿著結實的欄桿滑動。

  看守房子的人和他妻子宣稱,他們不愿再在那兒住下去了。房屋經紀人笑著把他們解雇了,讓其他人代替他們。噪音和超自然現象還在持續著。鄰居抓住這個說法,于是宅子三年都沒有人住。幾個人來談買房子的事,但是,不知怎么他們總是在成交以前就聽到那些不愉快的流言,于是就拒絕將交易往下進行了。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女房東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她要租下第二十六街某號的這幢宅子。她那時在布里克街經營寄宿公寓,想移到更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去。恰好她的公寓里有一幫相當勇敢而達觀的房客。于是,她把自己的計劃擺在我們面前,把她所聽到的有關這幢宅子鬧鬼的情況老老實實地全給我們講了,說想讓我們搬到那兒去。除了兩個膽怯的人——一個海船船長和一個回國的加利福尼亞人,他們立即通知房東說自己要走,莫法特太太的所有房客都宣布,他們會陪她一起搬進這幢鬧鬼的宅子,她的這次搬遷頗有武士風范。

  五月份,我們搬了家,我們被自己的新居迷住了。我們的宅子位于第二十六街,在第七和第八大道之間,是紐約最宜人的地段之一。宅子后面的花園,向下幾乎延伸到哈德遜河,夏天成了一條草木蔥蘢的大道,完美無缺。這里空氣純凈,令人精神振奮,風從威霍肯高地直掠過哈德遜河,拂面而來。甚至就是圍繞著宅子的那個花園,雖然樹木參差不齊,在洗衣的日子里拉了太多的曬衣繩,也還能給我們一塊綠色的草坪,供我們欣賞,并且在夏日的夜晚提供一個涼爽的憩息之地。我們在暮色中吸著雪茄,看著螢火蟲在長草上閃著它們光線微弱的燈籠。

  自然,我們一在某號的這幢宅子里安頓下來,就開始期待鬼怪來臨。我們絕對是急不可耐地等待著它們到來。我們晚餐的談話是關于超自然現象的。有一個房客買了一本克洛太太的《大自然之夜》,供自己私下消遣,他被全體房客視為公敵,因為他只買了一本而不是二十本。他讀這本書的時候,日子過得極其悲慘。一個間諜系統建立了,而他就是受害者。如果他不小心把書放下一會兒,離開房間,那本書立即就被人抓走,在某個秘密的地方向少數幾個特選出來的人大聲朗讀。我發現自己成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人物,因為有人透露我對超自然現象相當精通,還曾寫過一個故事,而那個故事的主要角色就是一個幽靈。如果我們聚在大起居室的時候,一張桌子或是一塊墻面鑲板碰巧彎了,大家就會立時安靜下來,每個人都準備馬上聽到鏈條的叮當聲,看到一個幽靈的形象。

  在一個月的心理激動之后,我們被迫極其失望地承認,沒有一件哪怕有一丁點兒接近超自然的東西露過面。一次,那個黑人男管家聲稱,他正準備脫衣服上床睡覺的時候,他的蠟燭被某種看不見的東西吹滅了。但是,因為我不只一次發現這個黑紳士處于這樣一種狀態中,那就是一支蠟燭在他看來顯得像是兩支蠟燭,所以,我認為,可能他喝得更過了一點兒,于是事情可能就倒過來了,當他應當看到一支蠟燭的時候,他卻一支也沒看到。

  當時事情就是這樣,可是,忽然發生了一件事,它發生得那么可怕,那么費解,一記起這件事,我的理智就陷入混亂。

  那是7月10日。晚餐以后,我照例和我的朋友哈蒙德大夫去花園,我抽著煙斗。我和大夫之間并不存在某種精神上的共鳴,我們是被一種惡習連接在了一起。我們都抽鴉片。我們知道彼此的秘密,并且尊重它。我們一起享受著那美妙的浮想聯翩的時刻,那種不可思議的感知力的增強。我們似乎與整個宇宙息息相通,那時我們體驗到存在的那種無限的感覺——簡而言之,那是不可思議的精神上的至樂,即使為了王位,我也不愿意舍棄它,而那種感覺,我希望你,讀者,決不——決不要去體味。

  我和大夫一起秘密地享受吸鴉片的快樂的時刻是被一種科學的精確性所規定著的。我們并不是盲目地吸著這種天堂之藥,我們并不讓我們的夢想純任偶然。吸的時候,我們小心地掌握著我們的談話,使它沿著光明而平靜的思想渠道前進。我們談到東方,努力回憶它那明麗而神奇的景色。我們批評那些最能激發美感的詩人——那些詩人把生活描繪得健康、鮮艷,洋溢著激情,因為他們擁有青春、力量和美,生活在他們筆下充滿歡樂。如果我們談到莎士比亞的《暴風雨》,我們對阿麗爾戀戀不舍,卻避開凱列班。就像襖教徒,我們把臉朝向東方,只看見世界光明的一面。

Tags: 房東 新居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3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