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這是一個夢嗎?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居伊·德·莫泊桑

  我曾經瘋狂地愛過她!

  一個人為什么戀愛?一個人為什么戀愛?他在整個世界上只看見一個人,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心里只有一個愿望,嘴上只有一個名字——一個不斷出現的名字,它就像泉眼里的水,從心靈深處上升到嘴唇,這個名字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這個名字他不停地悄聲喚著,不論身在何處,他念叨著,就像念叨一段祈禱。這是多么奇怪的事!

  我要告訴你我們的故事,因為愛情只有一個,它總是相同的。我遇見了她,我陶醉在她的臂彎里,她的衣香中,我迷戀她的溫柔,她的愛撫,她的話主宰著我的生活。我整個兒陷進去了,她的一切把我迷住了,我一心只在她身上。我不再關心在我們這個古老的地球上,是白天還是黑夜,自己是死還是活。

  然后,她死了。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我不再知道任何事。一天晚上,她濕淋淋地回了家,因為正下著大雨。第二天,她咳嗽起來,她咳嗽了大概一個星期,然后臥床不起了。發生了什么事我現在不記得了,但是醫生來了,開了處方,然后走了。藥拿來了,一些女人讓她把藥喝了。她的手火熱,她的額頭滾燙,她的眼睛明亮而悲哀。我跟她說話,她回答了,但我現在不記得我們說了些什么。我已經忘掉了一切,一切,一切!她死了,我清楚地記得她那聲輕微、虛弱的嘆息。護士說:“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看見一個神父,他說:“你情人?”在我看來,這好像是他在侮辱她。因為她死了,沒人有權利再那樣說了,于是我把他趕了出去。另一個神父來了,他很善良,很親切,當他向我說到她的時候,我流了眼淚。

  他們就葬禮的事同我商議,但是我不記得他們說的任何事情了,雖然我還能回憶起棺材,還有他們把她釘進棺材的時候那錘子的聲音。噢!上帝,上帝!

  她下葬了!下葬了!她!葬在那個坑里!一些人來了——女性朋友,我避開了,偷偷逃跑了。我跑著,然后穿過街道,回了家,第二天開始做一次旅行。

  昨天,我回到了巴黎,我又看見了我的房間——我們的房間,我們的床,我們的家具,一個人死后每樣東西上都遺留著她的生命。我重新又被強烈的悲痛擊倒了,我想打開窗戶,跳到街上去。我不能再在這些東西中間待下去了。這些墻,曾圍繞過她,遮蔽過她,在它們那些細小的裂縫里留下了她生命的氣息,她的皮膚,她的呼吸。我戴上帽子,開始逃跑,我走到門那兒,經過門廳里的那面大鏡子,那是她放在那兒的,這樣她每天出去的時候,就能從頭到腳地打量自己,看自己的服飾看上去好不好,是不是得體,是不是漂亮,她從自己的小靴子看到帽子。

  我在那面大鏡子前短暫地停留了一下,鏡子里曾多少次映出她的影像——多少次,多少次,它必定留下了她的影像,我站在那兒,顫抖著,眼睛定定地盯在鏡子上——盯著那扁平的、深邃的、空空的鏡子,它曾經把她從頭到腳映照進去,曾經像我那么多地擁有過她,像我那充滿激情的眼神一樣。我覺得自己愛上了這面鏡子。我撫摸著它,它是冰冷的。噢,這些回憶!悲傷的鏡子,燃燒的鏡子,可怕的鏡子,讓人們忍受這樣的折磨!忘掉心里曾經擁有過的一切,忘掉在心里曾經感受的一切,忘掉在心里反省過的一切,或者忘掉在它的柔情里,在它的愛情里反映過的一切,這樣的人是幸福的!而我是多么痛苦!

  我不知不覺走了出去,走向墓地,自己也并沒有想這么做。我找到了她簡樸的墳墓,一個白色大理石十字架上鐫刻著這樣幾個字:

  她愛過,被愛過,死去了。

  她就在那下面,腐爛了!多么可怕!我抽泣著,額頭抵在地上,我在那兒停留了很長時間,很長時間。然后,我看見天色漸漸暗了,這時,一個奇怪而瘋狂的愿望,一個絕望的情人的愿望,抓住了我。我想在她的墓前流著淚哀悼她,以此來度過這個夜晚,這個最后的夜晚。但是我會被看見,并且會被趕出去。我該怎么辦?我很狡猾,我站起身來,開始在這座死人之城中四處漫游。我走著,走著。這個城市比起另一個來顯得多么小!另一個城市是我們居住的。然而,死者比起活著的人來多了無數。我們需要高樓大廈、寬闊的街道和更多的房間,僅僅為了四代人,這四代人同時看得見日光,飲的水來自汩汩涌出的泉水,喝的葡萄酒來自能釀酒的葡萄樹,吃的面包來自產糧的原野。

  而為死去的所有那些人,卻什么也沒有,什么也沒有。土地把他們接回去了,忘川把他們淹沒了。再見!

  在墓地盡頭,我突然覺察到自己在它最古老的部分,那兒,很久以前死去的人已與泥土融為一體;那兒,就連十字架也已經腐爛;那兒,可能的新來者也會在明天才能被安置。到處都是無人照管的玫瑰,還有粗壯而陰沉的柏樹。——一個悲慘而美麗的花園,靠人肉滋養。

  我孤身一人,完全是孤身一人。于是我蜷伏在一株綠樹下,在它那茂密而陰森的枝干中將我自己整個兒藏了起來。我等待著,緊貼著樹干就像一個失事海船上的人緊抓著船板。

  天色相當昏暗的時候,我離開了自己的庇護所,開始輕柔地走著,慢慢地、無聲無息地走著,穿過那滿是死者的地方。我四處走動了很長時間,但是卻再也找不到她的墳墓。我繼續走著,伸著胳膊,用雙手、雙腳、雙膝,用我的胸,甚至用我的頭在墳墓上敲擊著,可是卻沒能找到她。我像一個盲人在摸索著路。我觸到了石頭、十字架、鐵欄桿、金屬花圈和凋謝了的花圈!我用手指摸著字母,分辨著墓主的名字。這是怎樣的一個夜晚啊!這是怎樣的一個夜晚啊!我再也不能找到她!

  沒有月亮。這是怎樣的一個夜晚啊!我嚇壞了,在兩排墳墓之間那些狹窄的小徑上,我被嚇得魂不附體。墳墓!墳墓!墳墓!除了墳墓什么也沒有!我左邊,我右邊,我前面,我四周,到處都是墳墓!我坐在一座墳墓上,因為我再也走不了啦,我的膝蓋全軟了。我能聽見自己的心跳!我還聽見了其他什么聲音。什么聲音?一種亂哄哄的、難以名狀的聲音。這聲音在我頭腦里,在深不可測的黑夜里,還是在神秘的土地下面?這土地里滿是人的尸體。我朝四周看著,但是我看不見自己在那兒停留了多長時間;我恐懼得動彈不了,嚇得渾身發冷,想大喊,想去死。

Tags: 墓地 字句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10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