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猴爪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威廉·威馬克·雅各布斯

  外面,夜晚寒冷而潮濕,但在雷克斯納姆別墅的小客廳里,窗簾下垂,爐火熊熊。父子倆在下棋,父親以為棋局將發生根本的變化,把他這一方的國王推入危急而不必要的險境,這甚至引起了那位白發老太太的評論,她正在爐火邊安靜地編織毛線活。

  “聽那風聲,”懷特先生說,他看出自己下錯了一著影響全局的棋,可為時已晚,他態度和藹地想不讓兒子發現這個錯誤。

  “我正聽著呢,”兒子說,他冷酷地審視著棋盤,一面伸出手來,“將軍。”

  “我簡直不相信他今晚會來,”父親說,他的手在棋盤上躊躇不決。

  “將死了,”兒子回答。

  “住得這么偏遠真糟透了,”懷特先生突然出人意外地發起脾氣來,大聲叫喊,“所有那些糟糕透頂、泥濘又偏僻的住處里,就數這兒最壞。小路上是沼澤,大路上是急流,我真不知道人們在想些什么。我猜想因為大路上只有兩所房子出租,他們就認為這沒關系。”

  “別介意,親愛的,”他的妻子安慰他說,“也許下一盤你會贏的。”

  懷特先生敏銳地抬眼一看,恰好瞅見母子倆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色,到了嘴邊的話消失了,他用稀疏的灰白胡子遮掩起負疚的笑容。

  “他來了,”當大門砰地一響,沉重的腳步向房門邁來時,赫勃特·懷特說。

  老頭兒連忙殷勤地站起來,打開房門,只聽得他向新來的人道辛苦。新來的人也向自己道辛苦,惹得懷特太太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當一個又高又壯、面色紅潤、眼睛小而亮的男人跟在她丈夫身后走進房門時,她輕輕地咳嗽。

  “莫里斯軍士長,”懷特先生介紹說。

  軍士長和他們握了手,坐在爐邊留給他的座位上,他的主人拿出威士忌和平底酒杯,在爐火上擱了一把小銅壺,他滿意地瞧著。

  喝到第三杯,眼睛放出光彩,他開始談話了,當他在椅子里聳平寬闊的肩膀,談起奇異的景色、英勇的業績、戰爭、瘟疫和陌生的民族,這小小的一家人懷著熱切的興趣注視著這位遠方來的客人。

  “二十一年了,”懷特先生朝他的妻兒點著頭說,“他走的時候是庫房里一個瘦長的小伙子。可現在看看他吧。”

  “他看上去并沒有受多大創傷,”懷特太太有禮貌地說。

  “我倒想親自上印度去,”老頭兒說,“只是到處瞧瞧,你們懂吧。”

  “你還是待在原地好,”軍士長搖搖頭說。他放下空杯子,輕輕地嘆了口氣,又搖搖頭。

  “我想瞧瞧那些古廟、托缽僧和玩雜耍的人,”老頭兒說,“不久前有一天你談起什么猴爪,那是怎么回事,莫里斯?”

  “沒有什么,”這位當兵的趕忙說,“至少,沒什么值得聽的。”

  “猴爪?”懷特太太好奇地說。

  “唔,也許,它有點像你們會稱作魔術的那種玩意兒,”軍士長不假思索地說。

  他的三位聽眾急切地朝前靠攏。客人心不在焉地把空杯子湊到唇邊,又把它放下。他的主人給他倒滿了酒。

  “看上去,”軍士長說,他用手在衣袋里摸索著,“這只是一個平常的小爪子,已經干癟成木乃伊了。”

  他從衣袋里拿出一樣東西給他們,懷特太太的臉厭惡地扭曲了一下,退了回來,可她兒子接過它,好奇地察看著。

  “這有什么特別的?”懷特先生問,從兒子手中拿過那東西,仔細看了一會兒,又把它放在桌上。

  “一位老托缽僧用符咒鎮住了它,”軍士長說,“他是個非常神圣的人。他要顯示,是命運支配人們的生命,而那些干預命運的人會使他們自己遭受不幸。他用符咒鎮住了它,讓三個人,每個人都能通過它實現自己的三個愿望。”

  他的神態是那么觸動人,使他的聽眾意識到他們輕輕的笑聲有點不協調。

  “唔,那你為什么不提出三個愿望呢,先生?”赫勃特·懷特機靈地問。

  軍士長以中年人慣于看待冒昧的年輕人的目光注視著他。“我提出了,”他平靜地說,他那布滿斑點的臉孔發白了。

  “你那三個愿望真的實現了嗎?”懷特太太問。

  “實現了,”軍士長說,他的杯子輕輕地敲擊著他那堅實的牙齒。

  “還有別的人祝愿了嗎?”老太太問。

  “有,第一個人實現了他的三個愿望,”他回答,“我不知道頭兩個愿望是什么,但第三個是祈求死亡。那樣我就得到了這猴爪。”

  他的語調極其沉重,這一伙人都默不作聲了。

  “要是你已經實現了三個愿望,那么,眼下它對你沒有好處了,莫里斯,”老頭兒終于說話了,“那你留著它為了什么呢?”

  當兵的搖搖頭。“為了幻想,我猜,”他慢騰騰地說,“我的確想過要賣掉它,可眼下我不想賣了。它造成的危害已經夠大了。再說,人們不會買它。他們認為這是個神話,其中有些人,還有那些真的有些相信它的人要先試試,然后再付給我錢。”

  “要是你能提出另外三個愿望,”老頭兒以銳利的目光瞧著他說,“那你會提嗎?”

  “我不知道,”另一方說,“我不知道。”

  他拿起猴爪,夾在食指和大拇指中間搖晃著,突然把它扔到火上。懷特輕輕地喊了一聲,彎下身子趕緊把它拿開。

  “最好讓它燒掉,”當兵的嚴肅地說。

  “如果你不要它,莫里斯,”老頭兒說,“把它給我吧。”

  “我不給,”他的朋友固執地說,“我把它扔到火里。要是你留著它,出了什么事兒可別責怪我。像個明智的人那樣,再把它扔進火里吧。”

  另一方搖搖頭,仔細察看他的新東西。“你怎樣祝愿?”他問。

  “你右手拿起猴爪,大聲祝愿,”軍士長說,“可我警告你后果嚴重。”

Tags: 父子 愿望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10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