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毛蟲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愛德華·弗里德里希·本森

  一個月之前,我從一份意大利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我曾在那里住過的卡斯卡納別墅被拆掉了,它的原址上正在建造一個什么大工廠。這樣一來,也就沒有什么理由讓我不能寫下那些事:我在上述那座別墅里某一個房間、某一座樓梯平臺上親眼見到的(或者是想象我見到的)那些事,以及隨后發生的事。隨后發生的事情與我所經歷的可能有關,也可能無關,這就隨讀者去想了。

  我說到的這座卡斯卡納別墅,可以稱得上極華麗完善的建筑之一,然而,如果它現在還聳立在那里,那么對不起,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我說這話絕對可信——能夠誘惑我再次踏進這座宅子一步,因為我深信,這是一座極端恐怖而又不折不扣的鬧鬼的房子。盡管大家都會說鬼,但大多數鬼并不會有什么危害。它們的樣子也許十分可怕,但是,它們通常去拜訪的那些人在受點驚嚇之后也就不會有什么事了。另一方面,這些鬼說不定還十分友好,會給人帶來好處呢。但是,卡斯卡納別墅里的那些東西不會帶來什么好處,要不是我遇上它們的時候情況稍微有些不同,我相信,我的下場不會比我那位朋友英格利斯好多少。

  這座別墅坐落于一座長滿圣櫟樹的山岡上,這個山岡離意大利的度假勝地里維埃拉不遠。從別墅望去,可以看到湛藍迷人的大海,后面是一片灰綠色的栗樹林,這片栗樹林向山上延伸,然后取而代之的是松樹林,和栗樹林相比,松林的顏色就要深得多,它們布滿山頭。別墅的四周是花園,盛開著仲春的鮮花,香氣四溢。帶著咸味的海風吹來,送來了木蘭和玫瑰的芳香,這股香氣如溪流般漂進別墅里那些清涼的房間。

  房子的最底層,三面圍著寬闊的柱廊,柱廊頂上是二樓一些房間的陽臺。一座寬大的灰色大理石樓梯,從門廳通向二樓一套房間外面的一座樓梯平臺,這套房間共有三間,兩間是大起居室,一間是臥室。臥室空著,沒有人住,兩間起居室則在使用。大樓梯從這里繼續通向二樓,這里又有一些臥室,我就住在其中一間。而在二樓樓梯平臺的另一邊,再上五六級樓梯就到了另一套房子,我上面提到的亞瑟·英格利斯就住在那套房子里,他是一位畫家,那里有他的臥室和畫室。就是這樣,我的臥室在最高一層,它外面的樓梯平臺既通二樓的樓梯平臺,也可以再上幾級樓梯到英格利斯的房間。邀請我到別墅來作客的是吉姆·斯坦利夫婦,他們住在房子的另一側,他們那些仆人也住在那邊。

  五月中旬一個陽光燦爛的中午,我來到這幢別墅,正好趕上午餐時間。花園里五顏六色,香氣撲鼻,我在酷熱炙人的陽光中從小碼頭長途跋涉來到這里,心里覺得很高興。只是一踏進這座冰涼的大理石別墅,我就覺得有什么東西不對頭。這種感覺,我可以說,非常模糊,然而卻又非常強烈。我記得,我一進門廳就看到桌上有我的信,我馬上斷定自己的這種感覺來源于此:我確信有什么壞消息在等著我。然而,我把這些信拆開看了,它們卻一點兒也沒有證實我不祥的預感,反面向我報告了不少好消息。我這種不祥之感照理應該消除了,但我還是覺得不安,在這清涼芬芳的屋子里,我仍然覺得有什么東西不對勁。

  我費勁地說這件事,是因為它也許說明我在卡斯卡納的第一夜為什么會睡得那么不踏實。我的睡眠一向都非常好,上床時只要把燈一關,等到再把眼睛睜開,肯定已經是第二天的大白天;這件事也許還可以說明,為什么在我確確實實睡著了的時候,還會逼真地做那樣的夢,這樣的夢我的確從未做過,甚至連想都沒有想到過(如果我親眼看見的東西的確是夢中所見的話)。不過除了當時那種不祥的預感之外,那天下午我還聽到了一些話,這些話對我當天夜里發生的事情可能也會有影響。我可以說說這些事。

  當天午飯之后,斯坦利太太帶著我在房子里到處轉,同時還向我介紹房子的情況。一路走著,她講到了二樓那間沒有人住的臥室,它和我們吃午飯的房間相通。

  “我們就讓那間房空著,沒有人住,”她說:“因為你知道吉姆和我在另一側有一個很可愛的臥室和一個梳洗室。如果我們用這個臥室的話,我們就得把剛才吃飯那間房改成梳洗室,再到樓下去吃飯,不過,事實上,我們在這邊還是留下了一套房間,亞瑟·英格利斯如今就住在里面。我記得——你看我的腦子不錯吧——你曾經說過,你在一座房子里,住得越高心情越好,因此我讓你住這房子的最高一層,也就沒讓你住剛才那間臥室。”

  聽了這番話,我心頭的確曾掠過一個疑問,它模糊得就像那個讓我不舒服的預感。既然沒有什么必要解釋,斯坦利太太為什么又說這番話來向我解釋呢?于是我一時之間有個想法,那就是,這間沒人住的房子是有什么事是需要解釋一下的。

  對我所做的夢可能有影響的第二件事是這樣的。

  吃晚飯的時候,我們東扯西拉,一下子談到了鬼。英格利斯堅信不疑地說,任何可能相信超自然現象存在的人都不應該被稱作傻瓜。這個話題也就到此為止了。我想來想去,想不出接下來又說了什么可以記住的話。

  晚飯后,我們很早就上床睡覺了。我一邊上樓,一邊已經在打哈欠,我覺得困極了。我的房間非常熱,于是我把所有的窗戶全都打開了,皎潔的月光從窗外照進來,夜鶯動聽的歌聲也傳了進來。我很快就脫掉衣服上了床。但是,我原來雖然覺得非常瞌睡,這時卻不知道是怎么了,異常清醒。不過這樣醒著躺在床上很舒服:我一動不動,就那么靜靜地聽著夜鶯的歌聲,看著如水的月華,心情好極了,后來,我可能終于睡著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也許就只是一個夢。總之,過了一會兒,我覺得夜鶯停止了歌唱,月亮也落下去了。我還覺得,也說不出什么原因,我覺得我將徹夜難眠,還不如找本書來看看。我一下子想起來,我把一本自己很感興趣的書放在二樓餐廳里了。于是我從床上起來,點亮一支蠟燭,下了樓。

  我走進餐廳,看到我要找的那本書就在旁邊一張桌子上。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那個沒人住的臥室開著門,一道奇怪的灰色光亮從里面照出來,那既不是晨光也不是月光。我往屋里張望。一張床正對著門,這是一張有四根柱子的大床,床頭掛著花毯。這時候,我看到那灰色的亮光是從床上發出來的,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從床上的什么東西上發出來的。

Tags: 別墅 夜鶯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