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夢野久作

  三太郎念書念煩了,信步走到內院透透氣。

  天空飄著一片雪白的卷積云,和煦的陽光溫暖地照耀大地,郊外的村落感覺像是沒人居住似的寂靜,和隔壁相鄰的泥地叢生著一大簇波斯菊,花瓣紋風不動地朝著各方向反射著這般和煦的陽光。

  忽然瞥見花蔭下潮濕的黑色泥地上,有個像嬰兒頭般大小的白色圓形物。

  “咦……那是什么啊?”

  三太郎有些好奇地靠近一看,原來是顆大大的蛋,白色的蛋殼還帶著大理石般的光彩。一旁地上不知道是用竹片還是什么東西寫的字,還用像蛋一般圓形的曲線圈著。

  ……給三太郎先生……露子。

  三太郎一看,慌忙地用木屐將這文字踩掉,然后跨過波斯菊花叢,抬頭看著空地另一頭隔鄰的二樓。

  二樓和樓下的遮雨板都緊閉著,斜貼著一張上頭寫著“租屋”二字的新半紙(半紙,一種日本紙,習字、書寫信之用。)。好像是昨晚三太郎睡著時,露子她們一家就不知道搬到哪兒去了。

  露子和三太郎第一次見面是在今年春初。那是露子一家剛搬來這里不久的事。那時現在貼著招租紙二樓的紙窗一拉開,憑欄俯眺庭院的露子,剛好和將房間紙門敞開念書的三太郎,兩人的眼神就這么交會了幾秒,然后有點猶豫地別過。露子就這樣冷冷地垂著眼將紙窗掩上,看到露子如此反應的三太郎也靜靜地起身將拉門關上。

  之后一直到昨日為止的數月間,露子和三太郎每天就是以這樣的方式打照面。雖然彼此都互有好感,但是卻又故意擺出一副冷淡的態度……就算不小心眼神交會,也會慌忙地別過臉,像逃避什么似的縮回屋里;于是兩人漸漸習慣彼此這種態度。然后連一次微笑打招呼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分別了。

  這兩人真的很愚蠢不是嗎?

  為什么態度如此的固執、矜持呢?

  為什么沒有察覺到彼此有著好感呢?

  ……三太郎知道原因。

  ……其實,第一次見到露子的那晚,三太郎的魂魄就從熟睡中的肉體悄悄地脫離,然后來到剛好是現在三太郎站著的這塊黑土上,和早已等得不耐煩的露子偷偷相會。之后每天晚上三太郎的魂魄都會來到這里和露子相會,彼此互訴衷曲,一起哭泣,一起歡笑。

  起初三太郎以為這一切只是源于自己的幻想,覺得十分羞恥,只敢偷偷埋在心里。就算只是看到露子的背影,或是瞄到一眼她穿著和服的身影,都會覺得心中充滿歉意、羞愧和害怕……不知不覺地表情就變得很僵硬。

  不過這時看得出來,其實露子也和三太郎抱著同樣的心情。露子和三太郎眼神交會時,就會露出一種無法形容既冷淡又緊張的表情,然后埋藏在露子心底的秘密就這樣交織成一篇故事;所以三太郎的幻想絕對不是他個別的迷惑。毫無疑問地這兩人的魂魄就這樣悄悄脫離肉體,每天晚上在這里沉溺于幽會的歡愉……就這樣三太郎漸漸地清楚意識到這件事情。像這樣兩個人因為無法談一場現實中的戀情,而滿足于只有魂魄的交歡,絕對不是害怕談戀愛,而是彼此都畏懼著現實戀愛中必然會產生的“某種結果”……至少這件事,三太郎的心中十分清楚明白。

  雖然白天兩人四目相接時,總是態度冷淡面無表情,但其實兩人心中和日落時分等不及在那黑土上幽會的歡愉心情是一樣的。

  就這樣夏天過去了,不知道是誰在黑土上撒下的種子,長成了一片茂盛的波斯菊花叢。然后時序入秋,轉眼間就盛開成今日這般美景,發生了奇事。

  一時之間三太郎的心情有些微妙、恍惚,他輕輕地抱起那顆蛋。仔細一瞧,那看起來有些藍、有些黃半透明的蛋殼中,充滿著黏稠狀似水的液體,而且還有點重。被陽光曬著的那半面變得暖烘烘的。

  從此以后三太郎每晚都抱著那顆蛋就寢。

  原本冷冷的蛋殼,接觸到三太郎的肌膚就會變得很溫暖,蛋中還隱約可聽到嘶嘶般熟睡的鼻息聲。為了證明這不是三太郎的幻想,將蛋稍微搖一搖,鼻息聲就會戛然而止,然后涌出一點點像似乳汁、又似花露水般的甜香味。

  三太郎愈來愈喜歡這顆蛋,每晚都迫不及待地小心翼翼輕輕地抱著它入睡,覺得再也沒有比這更讓他快樂的事了。天一亮就立刻將被褥收進壁櫥,然后將蛋輕輕地塞入被自己睡得暖暖的墊褥間。孤家寡人的他,如果能夠抱著這么可愛的蛋過一生也不錯吧……三太郎開始胡亂地臆想著。

  此時蛋卻悄然地起了變化。蛋殼顏色由黃變成桃紅……由桃紅變成茶色……再由茶色轉變成灰色……然后原本從蛋中可聽到類似鼻息的聲音,一到夜晚聲調就變得更高,竟然變成那種嗯嗯的呻吟聲。

  三太郎開始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一定是蛋即將孵化了,而蛋里的東西肯定是因為無法破殼而覺得痛苦……三太郎這么想著……可是如果不任它自己從里面破殼而出的話,萬一出來的時刻太早不就很糟糕嗎……三太郎只好忍住性子抱著它。

  隨著秋天將過,蛋也漸漸由灰色變為紫色。是種感覺有點惡心近似死尸的顏色,上頭還混雜著淡淡的紅色斑點。蛋中的呻吟聲愈來愈大,聽起來就像是長著尖牙的野獸還是什么的,發出瘋狂又強大的聲音。

  三太郎常常會因此被驚醒,然后就徹夜無法成眠。這樣下去實在受不了……三太郎不禁擔心起來……

  于是某夜三太郎將發出呻吟聲的蛋抱在懷中,呼呼地睡著時,忽然聽到一聲不知從哪兒傳來巨大的嘶啞聲。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聽起來像是拼死掙扎的小孩的聲音。三太郎倏地完全驚醒。

  蛋在三太郎的心窩處,像生了重病的病人般發燙,而且從蛋中還散發出一股像是排泄物、腐敗魚臭味般的惡心臭氣,熏得整個被褥里都是。

  三太郎慌張地抱起蛋,起身趕緊打開遮雨窗……將它放回原來的地方吧……三太郎決定這么做,于是伸腳探著穿到庭院的木屐,可是也許是因為太緊張,怎么都夠不著,突然就一個不小心往前撲倒,一片暗黑中,蛋就應聲鏗咚地掉在庭院墊腳石的附近……不久就聽到一陣啪嚓碎裂的聲音,聞到一股有些暖暖的、酸酸的像小便般的酸臭味,三太郎踉蹌地后退別過臉去。

Tags: 幻想 戀情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9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