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穿墻記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馬塞爾·埃梅

  從前,有一個異人,名叫杜蒂耶爾,住在蒙馬特爾區奧爾尚街七十五號乙公寓的四層樓上,他有不費吹灰之力穿墻過壁的奇能。此公留著一小撮黑山羊胡,架著一副夾鼻眼鏡,在登記局當個三等小職員。冬天,他乘公共汽車上班,到了春暖花開的時節,他就頭戴瓜皮小帽,步行往返。

  杜蒂耶爾發現他的穿墻本領時,正年交四十三歲。一天晚上,他在單身漢住的那種小單元的過廳里,不巧停了一會兒電,他只好摸黑走動,等重新來電一瞧,自己竟然在四樓的樓道里。房門在里面是上了鎖的,這件意外事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盡管心里明知道這種事很荒唐,他還是決定照原樣回屋,就是說穿墻而入。看來,對這種奇異的本領,他不但派不了什么用場,還感到有些不快。第二天是星期六,他趁下午公休無事,去瞧住在同區的一位醫生,談了自己的癥狀。醫生相信他講的是實話,經過診斷,發現他在甲狀腺絞窄壁患了螺旋性硬化癥,便給他開了處方:應做大運動量活動,并服長效比雷特粉與米粉及半人半馬激素合劑,每年服兩片。

  杜蒂耶爾吃了一片,便將藥往抽屜里一扔,就把這事丟置腦后,大運動量的活動更談不上。他當小職員,按部就班,已成習慣,不適應做任何劇烈活動。工作之余,他也只限于看看報,搞搞集郵,沒有一樣是費力氣的事。一年過后,他穿墻的本領依然如故。不過,除非是偶然疏忽,他從來不施展這種本領。他這個人不好冒險,也不好想入非非,就是下班回家,他也是規規矩矩地轉鎖開門,從門走進去,根本不想變個花樣回屋。如果不發生意外事件,突然攪亂他的生活,他也許就會安分守己一輩子,老死也想不到檢驗一下他天生的異能。

  他的頂頭上司,辦公室副主任穆龍先生調任離去,接任的是萊居葉先生。此人說話生硬,留的胡子像一把刷子。新來的副主任上任頭一天,見杜蒂耶爾那副夾鼻眼鏡、那撮黑山羊胡,就看不順眼,于是端著架子,把他當成一個礙事、邋遢的老東西。最要命的是新主任別出心裁,對公事做出重大改革,成心要打擾他下屬的清靜。二十年來,杜蒂耶爾起草函件,抬頭總是用這樣的格式:“根據某月某日的貴函,并參照雙方來往信件,我榮幸地通知您……”萊居葉先生則硬要改用一種更富于美國味的格式:“您某月某日來信收悉,現答復如下……”杜蒂耶爾用不慣這種書信格式,總是不由自主地回到老套子上。對他這種頑固態度,副主任越來越惱火。杜蒂耶爾在登記局感到很受壓抑。早晨,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班,晚上躺在床上,往往要想上一刻鐘以后才能入睡。

  杜蒂耶爾墨守成規的冥頑態度,妨礙改革的順利進行,萊居葉忍無可忍,便把他打發到辦公室隔壁的一間小黑屋里。小黑屋對著走廊,門又矮又窄,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雜物堆放室。杜蒂耶爾從未受過這樣的侮辱,只好逆來順受。不過,他在家里看報時,讀到社會新聞欄里一則有關兇殺案的報道,猛然發覺自己竟暗暗盼望,遭到不測的是萊居葉先生。

  一天,副主任突然闖進小黑屋,手里揮動一封信,大聲吼道:

  “這封信,寫得不像樣子,給我重新寫一封!這種信,稱它什么好,真給辦公室丟臉!給我重寫一封!”

  杜蒂耶爾正想申辯,萊居葉先生卻不容他開口,雷鳴般地大吼一聲,罵他是因循守舊的老蟑螂,把手中的信揉成一團,照他臉上一摔,轉身就走。杜蒂耶爾雖然地位卑微,自尊心卻很強。他獨自待在小屋里,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突然,他計上心來,離開座位,鉆進小屋與副主任辦公室的隔墻中間。不過,他鉆進去時十分小心,只有腦袋從墻的那邊露出來。萊居葉先生正伏案審閱一個職員起草的公文,手不停地搖著筆桿,移動一個逗號的位置,這時,他突然聽到辦公室里有人咳嗽,抬頭一看,嚇得他魂都掉了,只見杜蒂耶爾的腦袋懸在墻上,就像獵獲回來的獸頭一樣。而且,這個腦袋居然是活的,一雙眼睛透過鏡片正對他怒目而視。這還不算,這個腦袋竟開口說話了:

  “先生,你這流氓,混蛋,無賴!”

  萊居葉先生驚呆了,眼睛被這個幽靈定住不動了,他死命地掙扎一下身子,才從椅子上站起來,竄到走廊,一直沖進小黑屋。杜蒂耶爾坐在那里,跟平時一樣,手握筆桿,一聲不響地埋頭工作。副主任打量他好久,結結巴巴地講了幾句話,這才回辦公室去。可是,沒等他的屁股坐穩,那個腦袋又在墻上出現。

  “先生,你這流氓,混蛋,無賴!”

  僅僅這一天工夫,駭人的腦袋就在墻上出現了二十三次,以后天天如此。杜蒂耶爾對這套把戲,已經得心應手,然而他覺得光是罵罵副主任還不過癮,于是便裝神弄鬼,忽而鬼哭狼嚎,忽而發出惡魔般狂笑,聽了叫人毛骨悚然:

  “戛魯—戛魯!一條惡豺狼!(狂笑)嚇得直篩糠!(狂笑)”

  可憐的副主任越聽越怕,只見他面如土色,氣喘吁吁,毛發倒豎,汗流浹背,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了。第一天,他就掉了一斤分量。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他的身體明顯地消瘦了,這且不說,他又添了兩種毛病:吃飯時用叉子喝湯,見著警察就行軍禮。剛到第二個星期,家里人就叫來一輛救護車,把他送進療養院。

  杜蒂耶爾可算擺脫了專橫的萊居葉了,可以重新使用他那寶貴的格式:“根據某月某日的貴函,并參照雙方來往信件,我榮幸地通知您……”然而,他還覺得意猶未盡,又有一種新的無法克制的欲望在他身上作祟,他一心想再施展施展穿墻的本領。當然,要穿墻好辦,在自己家里就可以穿來穿去,再說,墻壁也不是稀罕之物,到處都有。可是,一個本領高超的人,老搞這類把戲,絕不會感到滿足。況且,穿墻過壁這種事,本身也談不上是一種目的,只能說是冒險的開始,接下去要有一系列作為,還要干得轟轟烈烈,總而言之,必須得到報償。杜蒂耶爾對此十分清楚。他感到需要大顯身手,日益向往一鳴驚人,及早實現他的愿望;同時,他還有一種舊念,就仿佛墻后有什么東西在召喚他。可惜的是他缺乏目標。他想從報紙上找點東西,激發激發靈感。他特別注意政治欄與體育欄,覺得這兩類活動都是令人尊敬的。但是,他最后明白過來,在這些方面,能穿墻而過的人沒有什么用武之地,而社會新聞最能啟發人,他就把注意力轉到這個欄里。

  杜蒂耶爾首次作案,是盜竊塞納河右岸的一家大信貸銀行。他穿過十二三道墻壁,鉆進各式各樣的保險柜里,兜里塞滿了鈔票,臨走還用紅粉筆留下他的化名:戛魯戛魯,簽名下邊還劃了一道,筆體顯得非常瀟灑。第二天,各家報紙都刊登了他的簽名。一周之后,戛魯戛魯名聲大振。過位神奇的大盜深得人心,警方被他作弄得暈頭轉向。每天夜間,他都有驚人之舉,引起轟動,不是洗劫銀行,就是盜竊珠寶店,再不就叫一個闊佬倒霉。從巴黎到外省,凡是多少有點想入非非的女人,無不渴望將自己的身心奉獻給可怕的戛魯戛魯。在一個星期內,他連續作案,盜走布迪卡拉名鉆石,席卷市銀行,使群情振奮到了極點。內政部長被迫辭職,登記局長也跟著下了臺。可是,杜蒂耶爾雖然成了巴黎的巨富,每天卻按時上班;有人議論說,應該授予他一級教育勛章。每天早晨,同事們一上班,就在局里評論他夜間所作的奇案,他在一旁聽著十分開心。只聽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這個戛魯戛魯,真是個了不起的人,是個超人,是個天才。”聽到這樣的贊揚,杜蒂耶爾窘得滿臉通紅,在眼鏡后面閃爍著友好感激的目光。有一天,這種眾望所歸的氣氛,消除了他的一切顧慮,他覺得再也不能隱瞞下去了。他的同事正圍著一份報紙,爭看報道法蘭西銀行盜竊案的經過,他顯得有點羞怯,打量一下同事們,接著語氣謙虛地宣布:“要知道,戛魯戛魯,就是我呀。”全場頓時嘩然,杜蒂耶爾的一句交心話,惹得全體大笑不止。從此,大家一見面就逗他,叫他戛魯戛魯。傍晚臨下班時,同事們都拿他開心,嘲笑起來沒完沒了,他覺得生活并不那么美滿了。

  幾天之后,戛魯戛魯在和平街的一家珠寶作案,讓夜間巡邏隊當場拿獲。當時,他作完案,在收款臺上留了名,高唱一支飲酒歌,還揮舞一只金杯子,敲碎好多玻璃。對他來說,往墻里一鉆,避開巡邏隊,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事情的經過表明,他是自投羅網的。他這么做的目的恐怕只有一個,就是使他的同事們啞口無言,因為他們不相信他的話,搞得他十分難堪。第二天,各報在頭版刊登了杜蒂耶爾的照片,他們果然大吃一驚,一個個后悔不迭,自恨有眼無珠,沒認出他們這個同事是個奇才。大家于是效法他,紛紛留起小山羊胡子,以表示對他的崇敬。其中有些人,懊惱與欽佩的心情格外強烈,甚至看到他們朋友熟人家的錢包手表,也躍躍欲試,想伸手去摸。

  不用說,人們會覺得,僅僅為了讓幾個同事大吃一驚,他就俯首就擒,此舉未免過于輕率,不是奇志能人之所為。其實,在下這種決心時,表面的意愿是無足輕重的。杜蒂耶爾放棄自由,本意是要挽回面子,可是實際上,他不過是在命運的斜坡上往下滑。對于一個有穿墻本領的人來說,一生當中,若不嘗一嘗監獄墻壁的滋味,那他的生涯也就沒有什么可稱道的了。杜蒂耶爾進了監獄,反而感到自己是個幸運兒。監獄的墻壁厚厚實實,他穿一穿的確過癮。就在他被捕入獄的第二天,查監的看守發現犯人杜蒂耶爾在墻上釘了個釘子,把典獄長的金表掛在上面,他們一個個都傻了眼。表是怎樣讓他搞到手的,他不能透露,也不肯透露。表歸還了原主。可是第二天,在戛魯戛魯的床頭上,又發現了那塊表,還有從典獄長書房里弄來的《三劍客》第一卷。這下子可把監獄的上上下下搞得焦頭爛額。看守們叫苦連天,說是有人踢他們的屁股,又說不清腳是從哪兒飛來的。看來不是隔墻有耳,而是隔墻有腳了。戛魯戛魯入獄一周左右,有一個早上,典獄長走進辦公室,發現桌上有這樣一封信:

  典獄長先生臺鑒:根據咱們在本月十七日的談話,并參照您在去年五月十五日發布的通常訓令,我榮幸地通知閣下:我剛看完《三劍客》第二卷,并擬于今夜十一點二十五分至三十五分之間越獄。

  典獄長先生,謹致以崇高的敬意。

  戛魯戛魯

  這天夜里,杜蒂耶爾雖然受到嚴密的監視,還是在十一點半逃之夭夭了。第二天早晨,消息一傳開,大家都興高采烈。接著,他又作了一次案,使他的聲望達到頂峰。看樣子他并不躲躲藏藏,而是滿不在乎,照舊大搖大擺,在蒙馬特爾大街閑逛。越獄三天后,接近正午時分,杜蒂耶爾再次被捕。當時,他在科蘭古街的幻夢咖啡館里,正同幾個朋友喝檸檬白酒。

  他又被押回監獄,關進一間上了三道鎖的黑牢。當天晚上,戛魯戛魯就溜之大吉,跑到典獄長家的客房里過夜。第二天一早晨,快到九點鐘的時候,他按鈴叫來女傭人,說他要用早餐。幾個看守聞警趕來,把他從床上拉走,他未作絲毫反抗。典獄長惱羞成怒,在杜蒂耶爾的牢門前增設一道崗,還罰他啃干面包。中午時分,犯人溜到監獄附近的一家飯館用餐,喝完咖啡,給典獄長掛了個電話:

  “喂!典獄長先生,萬分抱歉,我剛才出來的時候,忘記把您的錢包帶上,結果被扣在飯館里了。勞您大駕派個人來,把飯錢付清好嗎?”

  典獄長親自跑了去,對他大發雷霆,破口大罵。杜蒂耶爾覺得人格受到侮辱,于當晚越獄,從此一去不再返回。這一回,他多了一分小心,刮掉黑山羊胡,扔掉夾鼻眼鏡,換上玳瑁眼鏡,再扣上一頂鴨舌帽,穿上大花格上衣、高爾夫球運動褲,這樣一打扮,模樣完全變了。他住在朱諾街的一個小公寓里,早在他第一次被捕之前,他就把部分家具和貴重物品搬到那里。他對赫赫名聲日覺厭倦,對于穿墻過壁的樂趣,也有些膩煩。此時在他眼中,最厚實最高大的墻壁,也不過是毫不足道的屏風,他向往穿行巨大的金字塔中心。他一面考慮埃及之行,一面過著極其安閑的生活,整天搞搞集郵,看看電影,逛逛馬路,在蒙馬特爾區一逛就是幾個小時。他的下巴頦刮得精光,又佩戴一副玳瑁邊眼鏡,跟過去簡直判若兩人,即使最知己的朋友同他擦肩而過,也認不出來。只有畫家讓·保爾的眼睛厲害,他明察秋毫,區里的老戶哪個相貌有一點變化,都別想逃過他的眼睛。他終于認出杜蒂耶爾的真正身份。一天早上,在阿布勒瓦街口,他迎面碰上杜蒂耶爾,禁不住用粗俗的黑話對他說:

  “喂,甭裝樣了,瞧你油頭粉面的,想混過便衣怎么著。”拿大眾話來說,大意是:看得出來,你喬裝打扮,穿得筆挺,無非是要蒙蔽警探。

  “哦!你認出我來啦!”杜蒂耶爾小聲說道。

  他一時心慌意亂,決定非盡早動身去埃及不可。然而,就在當天下午,他在勒比克街散步,在一刻鐘的間隔里,兩次碰見一位金發女郎,叫他一見傾心。什么集郵,埃及之行,金字塔,一下子都拋到九霄云外。而且,那位金發女郎也似有意,向他送來幾個秋波。在當今的年輕女人眼中,有什么比穿高爾夫球運動褲、戴一副玳瑁邊眼鏡的男子更叫人傾倒的呢?這種打扮有電影明星的派頭,還能令人想起雞尾酒會、加利福尼亞之夜。可惜的是,杜蒂耶爾從讓·保爾那里打聽到,那個美人嫁給了一個醋罐子。丈夫非常粗暴,性好猜疑,可他自己卻偷雞摸狗,嫖妓宿娼,每天從晚間十點到凌晨四點之間,經常一個人跑到外面鬼混,把老婆丟在家中。不過,他臨走時,總是把他老婆關在屋里,房門上了兩道鎖,每扇百葉窗也加上一把大鎖,戒備森嚴。白天,他照樣把老婆看得緊緊的,連老婆到蒙馬特爾街,他也要跟蹤盯梢。

  “一刻也不放松,守得嚴著呢。一副十足的無賴相,誰也甭想到他窩里偷油。”

  然而,讓·保爾的這一警告,只能使杜蒂耶爾的欲火更旺。次日,在多羅柴大街,他又遇見那位少婦,便不顧一切地跟她進一家乳品店。在她等候買東西的時候,杜蒂耶爾向她傾訴了愛慕之情,說他對她的遭遇完全清楚:丈夫兇神惡煞,房門上鎖,百葉窗關嚴等等,可這沒關系,他當天晚上一定要到她的臥室去。金發女郎滿臉緋紅,手中的奶罐不住地抖動,一時感情沖動,不覺眼圈有些濕潤,嘆了口氣,低聲說道:“唉!先生,這不可能呀。”

  這天,杜蒂耶爾精神煥發,到了晚上,將近十點鐘時,他便去守候在諾爾萬大街上,眼睛緊盯著一道厚實的圍墻。圍墻里有一座小房,他只望得見房頂上的風信旗和煙囪。不大會兒工夫,圍墻的一扇門打開,出來一條漢子,只見他仔細把門鎖好,然后朝朱諾大街走去。杜蒂耶爾始終盯著他,等他走遠,一直等到他拐彎不見后,又數了十個數,這才拔腿猛沖過去,以矯健的步伐穿墻過壁,順順當當地一頭扎進被囚的美人臥室。美人如醉如癡,張開雙臂迎接他;直至深夜,兩人有話不盡的柔情蜜意。

  第二天的情況有些不順,杜蒂耶爾頭疼得厲害。這無足掛齒,他才不會為一點頭疼腦熱就失約呢。不過,他翻抽屜時,無意中發現幾片藥,于是上午服了一片,下午又服了一片。到了晚上,頭疼就能挺住,況且,人逢喜事精神爽,病痛也就忘了。那位少婦還纏綿在昨夜的情景中,急不可耐地盼他去幽會。這一次,兩個情人溫存一夜,難舍難分,直到凌晨三點鐘,方始分手。杜蒂耶爾在穿越屋壁時,覺得與往常不同,腰部與雙肩有摩擦感。不過,他認為不必介意。可是,當他要通過院墻時,明顯地感到有阻力,就仿佛在一種流動的物質中行動,而且,這種物質越變越稠。他越是用力掙扎,周圍物質的稠度就越大。最后,他的身體總算鉆到墻心,可發覺再也無法移動了。他心中一驚,猛然想起白天吃的兩片藥,原以為是阿司匹林,哪知道卻是醫生去年給他開的長效比雷特合劑。藥力加上過量的體力消耗,頓時見效。

  杜蒂耶爾好像鑄在墻心里。直到今天,他的軀體與石墻依然化為一體。待巴黎街頭的鬧聲止息,到了夜深人靜之時,夜游者來到諾爾萬大街,便能聽到一種仿佛發自墳墓的低沉聲音,他們還錯當風吹過布特街十字路口發出的嘶鳴。其實不然,那是戛魯戛魯杜蒂耶爾在傾訴他的一腔幽怨,哀嘆他顯赫的生涯已經斷送,追悔那猶如朝露的愛情。在漫漫的冬夜,畫家讓·保爾帶上吉他,壯著膽子走到僻靜冷落、呼呼作響的諾爾萬大街,彈上一曲,以安慰那囚在石壁中的可憐人。從畫家凍僵的手指飄出的一聲聲弦音,宛如一束束月光,瀉入石隙壁心中。

Tags: 畫家 監獄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9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