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消失的尸體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喬治·西默農

  事情來得很突然。一天晚上,大約十一點左右,g·7(是喬治·西默農的作品《十三個謎》中的偵探的綽號。)接到了一個緊急電話,決定立即帶我一起搭乘一小時之后的火車出發。

  這天下午四點,一個地處盧瓦爾河邊名叫特拉西的小村子的居民,發現一個姑娘的尸體隨水漂流。

  人們用一只小船將尸體打撈上來。人看上去已無生還的希望。雖然如此,村里的一位葡萄農還是開上自家汽車到普伊鎮請來了一名醫生。

  醫生給她進行人工呼吸,整整做了兩個小時,結果徒勞。

  全村人誰都不知道她是誰。她一直沒有蘇醒過來。市長不在,也沒有警察。普伊的警長正在外邊執行任務,要等第二天才能回來。

  鐵路道口看守員家的后院有一間久置不用的小屋,人們將尸體抬到那里。天亮時,大家便分散各自回家去了。

  晚上十點左右,道口看守員出來為一列貨車搬道岔。在經過那間存放姑娘尸體的小屋時,他被驚呆了。他發現自己親手關好的小屋的門半開著。

  他害怕了,回頭喚來自己的妻子。兩個人拿著一盞燈籠,通過半開著的門縫朝里看。

  死人不見了,屋里什么也沒有了!

  早晨六點,我們到達現場。在火車站上能看到那只小船,小船的周圍擠滿了騷動不安的農民。

  特拉西村位于盧瓦爾河右岸,這個地段的河面較寬,河中散布著幾個相當大的由沙石構成的島嶼。

  村子的對面是圣塞爾古堡,一眼就能看到。但是需繞一個很大的彎子才能到達通向城堡的吊橋。因此,特拉西村還是很偏僻的。

  我們看到的人大部分都是葡萄農,其中幾位得知這個消息后便在大路上守候了一夜,等著警察的到來。

  警察先我們一步到達。他們進行了一般的詢問調查,結果是眾說紛紜。

  有一點是肯定的:給姑娘做了兩個小時的人工呼吸也未能把她救活。醫生毫不遲疑地在死亡證書上簽了名。

  可是,一名老船夫講了個故事在人們的思想中引起了混亂。他說,他曾親眼看到,一名船員的女兒在父親不在的時候掉進河里,一個小時后才被救起。兩名醫生搶救無果,說她已經死亡。父親回來后不信,趴在女兒身上給她進行了十個小時有節奏的胳膊彎曲動作,最后姑娘竟然慢慢蘇醒過來了。

  對船夫講的這個故事的反應真是難以形容。人們被驚得全身顫抖,就連鐵路道口看守員也不敢再朝小船的方向望一眼。

  g·7認為不應降低自己的身價。我們混在好奇的人群中,聽著這一切,看著這一切。時值八月,天氣干燥,已有半個月沒有下過一滴雨了。盡管如此,還是有人非常固執,非要在地上找出點蛛絲馬跡不可。

  警長不知如何是好。他把人們向他講述的一切一筆一筆地記錄下來。他的字體粗大,密密麻麻地寫了好幾頁。

  上午十點左右,戲劇性的場面出現了。這時來了一輛小汽車,是從一個和特拉西同樣大小的名叫洛日的村莊開來的。洛日村地處盧瓦爾河上游,離特拉西四公里。從車里匆匆跳下一個胖女人。

  她大喊大叫,又哭又鬧,全身發抖。另有一個老農民,一言不發,緊隨在她身后。

  “是我的女兒,對不對?”

  人們將頭天晚上的溺水人,以及溺水人穿的衣服等等向她描述了一番。人們吵吵嚷嚷,對溺水人頭發的顏色各說不一。但死者的身份已毋庸置疑。

  溺水者不是別人,就是昂熱列克·布里奧,即剛從洛日村來的這對夫婦的女兒。

  父親完全被這一事件打垮了。他說不出一句話,只是用遲鈍的眼神茫然地望著一切。母親代表兩個人說話,她連珠炮似的發出一聲聲刺耳的尖叫。

  “是加斯東干的,一定是他……”

  周圍的人都豎起耳朵聽她講,得知昂熱列克十九歲,癡戀上了一個在圣薩土爾市稅務局工作、身無分文、連兵役還未服過的小職員。

  毫無疑問,布里奧夫婦對這一婚事是堅決反對的,他們已經為女兒選中了一個對象,他是普伊村的一個相當富有的葡萄農,三十歲,很有錢。

  婚禮原應在兩個月以后舉行。

  g·7和我首先到達圣薩土爾市,將那些警察、溺水人的父母和那群自始至終圍觀的好奇人丟在小屋前。

  我們于十一點到達了圣薩土爾市稅務局。加斯東本人,更確切地說是加斯東·韋爾蒂里埃在稅務局辦公室的營業窗口接待了我們。

  這是個二十歲的高高大大的年輕人,他的眼神焦躁不安,稍一激動嘴唇就哆嗦。

  “請跟我們出來一下……”

  “可是……”

  韋爾蒂里埃指了指墻上的掛鐘,指針還未到十二點。

  “您愿意我在這兒談?是關于昂熱列克……”

  他一下抓起自己的鴨舌帽,隨我們來到外邊。

  “您昨天下午是幾點離開她的?”

  “可是……您想說什么?……我并沒有見她……”

  “您是愛她的,對不對?”

  “對……”

  “她也愛您……”

  “是……”

  “您不要她屬于另外一個人?……”

  “這不是真的!”

  “什么?什么不是真的?”

  “我沒有殺她!”

  “那您知道點什么嗎?”

  “不知道……知道……又找到她了,是嗎?”

  “是,又找到她了。警察馬上就到……”

  “你們是誰?”

  “我們是誰并不重要。您知道些什么?為什么我還什么都沒有說,您就聲稱沒有殺她?”

  “因為我知道昂熱列克不會接受這門婚事……她不只一次對我說,她寧肯死……”

  “那么您呢……”

  我們走到吊橋上。遠遠望去,可以看見特拉西村的紅色房頂。

Tags: 尸體 犯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8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