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隱身人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吉爾伯特·基思·切斯特頓

  寒冷的夜晚,天青云淡。坎登鎮上兩條街道的一角,一家糖果點心店亮著燈光。說得更準確點,是燃起一片焰火,燙金多彩的糖紙裹著各色糖果點心,在燈光下閃爍著無數發亮的小鏡片。這些色彩繽紛的櫥窗是街上一群孩子布置的。對年齡在10歲或12歲的小孩來說,這家店鋪有莫大的吸引力,甚至某些成年人也傾心光顧。一位大約24歲年紀的年輕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櫥窗看。在他看來,這家糖果點心店是令人目眩的奇跡,不過,吸引他的不是巧克力,盡管他也喜歡吃巧克力。

  青年身材魁梧,體魄強健,長一頭紅褐色頭發,臉孔表情堅毅而又有點冷漠無情。他腋下夾著一個裝了不少畫的紙夾,這些畫他以合適的價格預售給出版商。盡管他作過報告反對社會主義經濟理論,然而,他那當過海軍上將的叔父,依然以同情社會主義為由剝奪了他繼承遺產的權利。這位年輕人叫約翰·特利布爾·恩古思。

  他走進糖果點心店,朝咖啡室走去,一邊輕輕把帽子往上提了提,一邊和年輕女堂倌打了個招呼。堂倌身穿黑衣裙,面龐黝黑,身材苗條,動作麻利。這位姑娘雙頰緋紅,眼睛炯炯有光,她等客人坐好,便走近他請他點食品。

  “請您給半便士白面包和一杯不加糖咖啡,”他說。沒有等到姑娘走開,他又補充一句,“此外,我向您求婚。”

  黑臉蛋美人向他投來傲慢的一瞥,說道:“我可不喜歡這樣的玩笑!”

  紅褐發青年以少有的鄭重其事的神情看了看她:“我向您起誓,這不是在開玩笑,”他說,“這是毫無疑問的,就像半便士白面包一樣毫無疑問。這也決不會比面包更便宜,為此得付出代價……”

  黑臉蛋美女一雙深色眼睛久久注視著他,想盡量聽明白他的話。后來,她臉上終于掠過一絲微笑,坐到椅子上。

  “您不覺得,”恩古思無拘無束地說,“吃這些只值半便士的面包是一件缺乏情調的事嗎?這些面包很快就會漲到一便士,等我們倆一結婚,我就丟掉這毫無情調的勞什子。”

  姑娘立起身走向窗邊。看得出來,她在沉思,不過,她對這位青年并無惡感。可是,當她終于轉過身來時,她十分驚訝地發現,恩古思把櫥窗里的東西全都搬到桌上來了,而且重新排列一遍。現在,桌上有堆成三角形包裝精美的糖果,有幾塊夾肉面包,兩瓶波爾圖葡萄酒和核列斯酒。他把這些東西擺好后,又把櫥窗里最主要的擺設──一塊雪白奶油大蛋糕端到桌中央。

  “您這是在干什么?”她問。

  “干該干的事,親愛的拉烏拉……”他開始說。

  “啊,上帝,請等一下!”她大聲說,“請您不要用這種口吻和我說話。我問您,這是在干嘛?”

  “這是在舉辦隆重的晚宴,霍恩小姐。”

  “這又是什么?”她問,指了指雪白的堆成山的點心。

  “這是婚禮蛋糕,恩古思太太。”

  姑娘走到桌邊。端起蛋糕,把它放回櫥窗。然后她返回桌旁。胳膊肘撐在桌子上,用不無贊賞然而又十分遺憾的神情凝視著面前的年輕人。

  “您甚至不給我考慮一下的時間,”她說。

  “我并不傻,”他回答,“對宗教我有自己的看法。”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他,雖然臉帶微笑,但她表情越來越嚴肅了,“恩古思先生,”她平靜地說,“在您再一次犯傻之前,我應該簡短地跟您談一下我自己。”

  “我很榮幸。”恩古思認真地回答,“不過既然這樣,那就順便也談談我吧。”

  “別打岔,您聽著。”她說,“我沒有什么難為情,也沒有什么可遺憾的。不過,要是您知道我發生了什么事,您會改變態度的。這件事雖不令人揪心,但卻像噩夢一般伴隨著我。”

  “果真如此,”他認真地回答,“那么該把蛋糕搬回來。”

  “您先聽著,”拉烏拉堅持說,“先從頭說起,我父親在拉得貝利開了一家賓館,賓館名字叫金魚,我在酒吧工作,站柜臺。”

  “我就猜到了,”他插嘴說,“怪不得您這糖果點心店里有一種虔誠的基督教的氣氛。”(魚是早期基督教篤信的神圣標記。)

  “拉得貝利是一個死氣沉沉、長滿荒草的東方偏僻小郡。來往金魚賓館的大多是外地的商品推銷員,要不就是您想都想不到的一些討厭的旅客。我說的是一些卑鄙小人,只要他們手頭有幾個錢,就待在酒吧什么正事也不干,要不就是玩蟈蟈。同時,他們一個個穿得很寒酸,裝窮,當然,最窮的窮漢也比他們更值得尊敬。不過,即使這些年輕的二流子也難得光顧我們賓館,然而有兩個來得比別人勤的旅客,卻在各方面都比他們這些人更差勁。他們倆都有錢,但讓我惱怒的是他們那副永遠百無聊賴的樣子和庸俗的穿著方式。不過,我還是可憐他們,因為我不知怎么會覺得,他們之所以光顧誰也不大來的酒吧,是因為他們每人都有生理缺陷,連鄉巴佬都要取笑他們。這些其實算不上是缺陷,而更像是特點。其中的一人個子矮小得出奇,幾乎是個侏儒,無論如何也高不過那個馬夫。可他和馬夫并沒有共同之處,他有一個滿頭黑發的圓腦袋,修剪得整齊的大胡子,有一雙發亮的鳥一般敏銳的眼睛,走路時口袋里的錢叮當響,戴一條笨重的金表鏈,平時盡量穿得像一名真正的紳士。不過,你也不能把這個百無聊賴的人稱作笨蛋,因為在玩各種無聊游戲方面,他是少有的行家。一會兒他給你表演魔術,一會兒他又會一根接一根點燃十五根火柴做成一個小焰火表演,要不就是把香蕉雕成一個個跳舞的小人。他的名字叫伊齊朵爾·斯馬伊士。就是在剛才,我還看見他那副小個子黑皮膚的丑樣子,他來到柜臺邊,用五支雪茄煙做成一個會跳的袋鼠。

  “第二個人不愛說話,穿著也更簡單,但不知為什么,比起那個可憐的小人兒斯馬伊士來,他更讓我擔驚受怕。他身材高大,又干又瘦,長一副鷹鉤鼻子。盡管他樣子有點像幽靈,但我認為他并不丑,只不過他眼睛斜視得很厲害,像他這樣的人我真沒見過。他常常一邊看著什么,一邊六神無主的樣子,到底他朝哪里張望,你根本無法弄清楚。似乎生理上的丑陋更使他的處境可憐和難堪。和那個隨時表演一番游戲的斯馬伊士不一樣,詹姆士·威爾金(大家都這么叫這位斜眼男子)只不過在我們酒吧呷幾口悶酒,然后便獨自一人在沉悶的四周踱來踱去。我想斯馬伊士也同樣為自己身材矮小而苦惱,別看他裝出一副很能干的樣子。有一次,他們兩人讓我大吃一驚,也使我十分傷心,因為差不多在同一天,他倆都向我求婚。

Tags: 糖果 情敵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8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