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該死的東西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第一章 人們并不總是吃桌上放著的食物

  在簡陋的桌子邊上放著一支蠟燭,一個男人正借助昏黃的燭光,看一個筆記本。這是一個舊的記事本,磨損得相當厲害了。顯然,字跡也非常不清楚。無奈,這個人不時把本子湊近蠟燭,為的是看得清楚些。記事本投下的陰影籠罩了半個房間,使得許多人的臉和身子都黯淡無光。除了讀記事本的那個人以外,房間里還有八個人在場。其中七個人靠著簡陋的木板墻靜靜地坐著,紋絲不動。因為房子小,所以他們實際上坐得離桌子不遠,只要一伸出胳膊,他們中的任何一位都能觸摸到第八個人。這個人躺在桌子上,臉朝上,身上蓋著一條床單,胳膊露在外面,他已經死了。

  拿本子的這個人小聲地讀著,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似乎在等待著什么事情發生,唯獨那個死去的人無動于衷。從外面空曠的黑暗中直鉆進窗戶隙縫的,是曠野中各種陌生的叫聲——有野狼難以名狀的長嗥聲;有樹上那些不知疲倦的昆蟲所發出的有節奏的鳴叫聲;還有夜鳥的怪叫聲;大甲殼蟲的嗡嗡聲。所有這些聲音匯成了神秘的合唱,突然它們戛然而止,似乎它們也意識到了它們的輕率。但所有這些絲毫也沒有分散這群人的注意力,他們此刻不可能過分地沉醉于那些無聊的興趣愛好上,專注的神情從他們臉上的每一條皺紋中顯露出來——甚至在一支蠟燭的昏暗光線下都暴露無遺。顯然,他們都是本地的農民和伐木工。

  讀書的這個人有點不同,人們說他老于世故。盡管從他的穿著上可以證明,他與周圍的人有著某種相似之處。他的大衣在舊金山幾乎是不合格的,他的鞋襪也不像個城里人,而且他的帽子放在他身旁的地板上,他是唯一一個不戴帽子的人,如果有人認為帽子僅僅是個人裝飾品的話,那么,他就是不懂帽子的意義了。在相貌上,這人倒是非常討人喜歡,當然,他有點兒嚴厲,雖然這種嚴厲可能是裝出來或是磨煉出來的,但是卻與他為官的身份相符,因為他是一個驗尸官。正是由于他這個官職,他才拿著他正在讀的那個本子,這是死者的遺物之一,是在他的小木屋里找到的。而此刻的審訊就在這間小木屋里進行。

  當驗尸官看完以后,他就把這個本子放進他胸前的口袋里。這時門被推開了,進來了一個年輕人。顯然他不是這一帶的山里人,從他的衣著上看,他住在城里。他的衣服滿是灰塵,顯然,他是經過艱苦的旅途來參加這次審訊的。

  驗尸官向他點點頭,其他人都沒有向他致意。

  “我們就在等你了,”驗尸官說,“必須在今天晚上處理好這件事。”

  年輕人微笑著,“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他說,“我跑出去,并不是逃避你們的傳訊,而是給我的報紙寄一則報道,我想回來解釋報道里推測出來的內容。”

  驗尸官笑了。

  “你給你報紙郵寄的報道內容,很可能與你在這兒發誓后要說的完全不同。”

  “那,”年輕人的臉一下子紅了,他激動地回答:“隨你便吧。我用復寫紙寫,送出去一份了。我寫的不是新聞報道,而是小說,因為這件事壓根兒就難以置信。我發誓,我寫的也是我證據的一部分。”

  “但是你說這件事難以置信。”

  “那跟你無關,先生,如果我發誓那也是真的。”

  驗尸官沉默了一會,他的眼睛朝著地板,小木屋里的人們小聲地交談著,但大多眼睛看著死尸。

  不一會兒,驗尸官抬起眼睛說:“我們再繼續審訊吧。”

  人們脫下他們的帽子,新進來的證人宣誓了。

  “你叫什么名字?”驗尸官問。

  “威廉·哈克。”

  “幾歲?”

  “二十七歲。”

  “你認識死者哈吉·摩根嗎?”

  “認識。”

  “他死的時候,你是否和他在一起?”

  “就在他附近。”

  “發生了什么事情?——我的意思是,你在場的時候。”

  “我來這里是邀請他去打獵和釣魚的。當然,我的另一部分設想是了解和研究他的脾氣和他的獨居生活。他作為小說中的人物似乎是一個很好的典型。我有時寫寫小說。”

  “我偶爾也讀讀。”

  “謝謝。”

  “我讀的小說一般不是你寫的。”

  陪審團哄堂大笑。在沉悶的背景下,幽默顯示了它的魅力。比如戰爭間隙,戰士們很容易笑,在死囚行刑室里,一句笑話會出其不意地緩和一下嚴肅的氣氛。

  “有關這個人死亡的情況,”驗尸官說,“你可以盡可能地使用任何筆記或備忘錄。”

  威廉明白驗尸官的意思,他從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份手稿,把它湊到蠟燭旁邊,翻開來,他找到了要讀的那一段。

  第二章 在野燕麥地里發生的事情

  “……當我們離開家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升起。我們尋找著鵪鶉,手里都拿著槍,但我們只有一條狗。摩根說,我們最好的打獵范圍是在那座山后面,他用手指了指。我們打算沿著一條穿過矮叢林的小徑到山對面去。山對面是一片平原,地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野燕麥。當我們走出這片矮叢林時,摩根是在我前面幾碼遠的地方。突然,我們聽到右前方的灌木叢里有動物廝打的聲音,這使我們相當激動。

  “‘我們驚動了一頭鹿,’我說,‘要是我們帶著來復槍就好了。’

  “摩根停下腳步,目不轉睛地盯著有異常動靜的矮叢林,一言不發,然后將兩支槍管豎起,做好了瞄準目標的準備。當時他顯得有些激動,這使我覺得奇怪,因為他平時異常冷靜,甚至在突發事件的危急關頭也不例外。

  “‘噢,來吧’我說,‘你不準備用打鵪鶉的槍來對付鹿吧?’

  “他還是沒有回答,但是當他轉過身來,與我面對面的時候,我注意了一下他的臉色,我被那劇烈的表情震住了。我這才明白我們遇到了嚴重的事情,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我們碰到了一頭灰熊。我一邊拉起槍栓,一邊跑到摩根的身邊。

Tags: 食物 證詞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8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