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寂靜的雪,神秘的雪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康拉德·艾肯

  一

  它為什么會發生,它為什么偏偏會在它發生的那個時間發生,這點他根本就不可能說清楚;或許,甚至他還沒來得及問上一句為什么,它就發生了。這個東西本身就是個奧秘,是一些被小心翼翼藏匿起來,不讓父母知道的東西;而它所帶來的絕大部分美妙的感受恰恰就來源于此。它就像是偷偷裝在口袋里的某個特別漂亮的東西一樣——一張罕見的郵票,一枚古錢,一些在公園小徑發現的被踩變形的金鏈,一小塊瑪瑙,一個有著特別斑點或條紋的與眾不同的貝殼——就好像這些東西一樣,他隨時隨地都帶著一種新鮮的,持久的并且與日俱增的擁有的美妙感受。它帶來的不僅僅是一種擁有的感受——還有一種被保護的感受。就好像他的秘密給了他一個堡壘、一面墻,使他可以逃避現實,進入一個與世隔絕的仙境。這幾乎是他關注到它的第一件事——不管那件事本身多奇怪——并且現在它又是這樣,就在他坐在教室里的時候,它第五十次發生了。這半個小時正好是地理課。布爾小姐正用一根指頭慢慢地旋轉擺在講桌上的那個地球儀。那黃色的綠色的大陸轉過去又轉過來,學生們也一個接一個地站起來回答問題,現在坐在他前排的一個名叫狄德莉的小姑娘正在回答問題,她脖子上的痣長得極其有意思,它們幾乎就跟北斗七星一個模樣。她正站在那里跟布爾小姐講赤道就是地球儀正中間的那條線。

  布爾小姐的臉老老的灰灰的很和藹,兩頰邊垂著幾個硬硬的發卷,她的眼睛在那厚厚的玻璃鏡片后來回地梭動,一閃一閃的,就跟小魚游過一樣,她的眉頭極為有趣地皺著。

  “啊!我明白了。地球系著腰帶。或者是有人給它畫了一道圈!”

  “噢,不是的——不是那么回事——我是說——”

  這時整個教室里響起了一陣哄堂大笑,不過,他卻沒有笑,或者說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他正在注意地球儀上大西洋和北冰洋的范圍,當然了,它們都是白色的。布爾小姐現在正在給他們講回歸線、叢林、赤道附近濕熱的沼澤,那些地方的鳥、蝴蝶,甚至還有蛇,那都是活的珠寶。就在他聽這些東西的時候,隨著一點努力,他早已將他的秘密放在了他自己和那些話語中間。真的是努力的結果嗎?努力意味著有意去做,做的可能還是一些本身不太愿意干的事;而這卻清清楚楚是一種快樂,并且幾乎是自動出現的。他所要做的就是去想那個早晨,第一個早晨,接著再想其他的——

  但是它簡單得可笑!它也就是那么一點點。它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種念頭——這也正是它變得如此精彩,如此持久的原因,而且也是它神秘的原因——一個愉悅的念頭,這可以肯定,但同時,又很可笑地顯現出了愚蠢。然而,耳朵里聽著布爾小姐講課(這時她已經開始講北溫帶了)的同時,他從從容容地將思緒牽回了第一個早晨。

  那只是在他醒來后的那么一小會——或許就是剛醒過來的那一瞬間。但是那真的就是某個確切的瞬間嗎?是有人一下子忽然醒過來?還是說它是逐漸來到的?但是不管怎么樣,那是在他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賴在被窩里(在十二月份的早晨,這是最舒服不過的了)的時候發生的。突然之中,沒有任何原因,他想起了郵差,他記得那個郵差。或許再沒有比這更奇怪的事了。不過畢竟是他幾乎每天早晨都會聽到郵差的腳步——當他還在那用鵝卵石鋪的街道的頂頭時,那沉重的靴子踩踏地面的腳步聲就會遠遠地傳來,接下來,那聲音就越來越近,越來越響,還有敲門聲,每個門上的兩下敲門聲,和一次又一次反反復復穿過街道的聲音,到最后他那笨重的腳步就會穿過那道門,然后傳來震得整個屋子都在搖晃的沉重的敲門聲。

  (布爾小姐正在說“北美和西伯利亞廣袤的小麥生產區。”狄德莉的左手有那么一會橫在脖子后。)

  但是在這個特別的早晨,第一個早晨,就在他閉著眼躺在那里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開始有意無意地等待那個郵差。他期待聽到拐角處傳來郵差的腳步聲。這真是有意思——他從來沒這么干過。郵差一直沒有出現。他再也沒有出現——再也沒有在拐角出現。當他終于聽到腳步聲的時候,他早就走到了坡下,到了第一間屋子(這點他很肯定);雖然如此,那腳步聲還是有點怪怪的,與以往不同——它們變得柔和多了,它們也變得模糊而難于分辨了;雖然節奏還跟以往一樣,但是它表達了新的東西——它表達出了安寧、遙遠、寒冷還有睡意。不過他立即就明白了那是怎么回事——沒有比這更簡單的了——晚上下雪了,就像在所有的冬季他所盼望的那樣;就是雪讓郵差的腳步聲細不可聞,到最后也還是很模糊。就是如此!多么令人高興啊!可能現在外頭還在下著雪呢——今天將是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雪花在大街上飛舞,在那些老房子前飛舞,輕輕的,靜靜的,拐角的圓石間開始出現了一片又一片三角形的積雪,一陣風吹來雪花就紛紛堆積在墻角;今天一整天都將會是這樣,雪會積得越來越厚,外面也會越來越靜。

  (布爾小姐正在講“常年積雪的土地”。)

  每次這種時候,當然了(當他躺在床上的時候),他都是閉著眼睛,聽那個郵差逐步走近,聽著他腳下打著滑重重地踩在被雪覆蓋著的圓石上的模糊的腳步聲;并且所有其他的聲音——兩下敲門聲,一兩聲從遠處傳來的冷冷的聲音,一只鐘輕柔地響著,那聲音就好像來自冰層之下——都好像有一種淡淡的抽象的意味,好像是從現實中抽象出來的——好像所有的東西都被雪隔離了一樣。但是最后,當他很高興地睜開雙眼往窗外看的時候,看到的并不是他所期待的景象,他看到的是屋頂上燦爛的陽光;驚訝之中,他跳下床,往街道上看,結果看到的也不是期待中的景象,他看到的就是一些光亮的鵝卵石。

  奇怪的是,這個怪異的事情所帶來的效應——此后每天早晨,他都會感覺到雪在他周圍飛舞,在他和現實世界之間,有一道神秘的雪幕。如果他沒有夢到過這樣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在醒著的時候夢到它呢?——還有什么其他理由能夠解釋它呢?不管怎么樣,他的幻想已經真實得影響到他整個的行為了。現在他也不記得,到底是在哪一次他媽媽開始注意到他古怪的舉止,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抑或是第三次?

Tags: 神秘 大雪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207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