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黃狗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喬治·西默農

  這是一起十分卑鄙齷齪的案件。我們一到這個位于牟羅茲城附近的村莊就立刻感覺到了。天氣陰沉,雨霧蒙蒙,強勁的西風夾帶著大串雨滴打在我們的身上和臉上。我們二人滿身污泥,我的一只鞋也突然裂口進水了。

  “不錯,各家的窗簾都在晃動!”我低聲嘟囔道。

  果然如此。該村沒有火車站,我們從另一個地處山谷、離此七公里的村子下的火車,步行來到這里。兩個騎自行車的人和一輛馬車超過我們,先行到達。于是我們到來的“通知”就這樣被他們下達了!在我們走過的時候,各家各戶的窗簾都在動。村里的人們想看個究竟,有的手里捏著一把玉米,裝著出門喂雞。

  沒有人和我們打招呼,他們用充滿懷疑的目光看著我們。

  辦理此類案件我已開始有經驗,因而眼前發生的一切并沒有出乎我的預料:緘默與遲疑,拐彎抹角的非難與指責,將說出去的話又收回,尤其是對調查人員的不信任!一種深深的、不可思議的、難以理解和使人泄氣的不信任!

  這個村子共有六百名居民,其中三分之二只會說德語或者說是上萊茵河地區的土語。

  村里有兩座教堂,一座屬于新教,教堂的牧師是瑞士人,另一座是天主教堂。

  村里居民之間相互仇恨,彼此的嫉妒達到如此程度,以致叫你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可惡,尤其是鄉下人。

  如果是在夏天,這個地方可能還是很美麗的。但我們來的時候已是十一月份。高高低低的山丘之間吹著陣陣冷風,天黑得如同扣著個大鍋蓋。冬雨從云中,從山坡上流淌下來。

  “首先聽到的是黃狗的吠叫!”

  我記起了這句話,因為這是我們調查時聽到的第一句話。在以后的詢問中始終灌進耳朵里的仍然是這句話。

  “什么黃狗?”

  小學老師的辦公室臨時改成審訊室,我們的調查就是在那里進行的。

  見證人是一家農場主的仆人,他焦躁不安地搓著雙手,用一種混雜著法語和德語的語言回答問題。

  “黃狗!就是每次聽到的那只……”

  “您把事情經過敘述一遍……”

  “我主人一家剛剛睡下……我當時正在谷倉里,谷倉在主人房子后邊一百米的地方,我就睡在那里……我聽到黃狗叫,幾乎就在同時聽到一聲大喊……我藏到草堆里……只是第二天早晨才……”

  g·7(是喬治·西默農的作品《十三個謎》中的偵探的綽號。)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我看得出他和我就剛剛開始的調查已經有了同樣的意見和看法。如同他對我多次說的那樣,與其和最天真的農民打交道,不如和最狡猾的罪犯交手,這個村發生的案子真令人頭疼。

  我們調查的每一步都毫無例外地聽到或看到:一雙雙哆哆嗦嗦的手,一個個投向房門的焦慮不安的眼神,說了半句又止住的話,一再提到的黃狗,以及對某種神秘莫測和超自然的東西的暗示,等等。

  然而,案件本身并不復雜。在七天之前,一位農場主及其妻子被人用鐵棍打死在自己的房間里。犯罪的目的是盜竊。農場主的仆人,弗朗索瓦,就是我們剛剛盤問過的那位,聽到了聲音,但他卻被嚇得上牙打著下牙在谷倉里熬了一夜。

  一個月以前,一件在各個方面都很相似的案件發生在兩公里以外的另一個村子里。那次的受害人是個老婦人,她自獨生子去服兵役后便獨自一人生活。

  隨后,在三個星期之前,又發生了一起兇殺案,這次三人被害,其中還有一個才十三歲的小女孩,更令人發指的是小姑娘還被糟蹋了。

  每次的兇殺案都與一條長毛豎立、吠聲刺耳、眼睛放光的大黃狗有關,每一次人們都會在案發現場附近看到或聽見這條黃狗。

  第四起犯罪案件發生在兩個月以前,被害人是一位名叫利貝爾的釘馬掌的。他的鐵匠鋪和住處位于山谷一側村子的入口。自從十年前妻子過世后他獨自一人生活。一天深夜他被一種不同尋常的聲音驚醒。

  他在屋里看到一個黑影。他從床上跳起來,一拳打了過去。可是,他這個力氣非凡的人,卻沒能打倒小偷,結果叫他跑掉了。

  但是,利貝爾清清楚楚地看到,一條黃狗如影子一般追隨著那個夜間不速之客……

  以上這些細節,都是我們從大量的真真假假的種種評論中選擇整理出來的。

  沒有一個人的陳述是真切和清晰的,可能只有利貝爾的證言是個例外。利貝爾看上去不像個信神弄鬼的人,他不太可能受什么黃狗之類的故事的影響。

  正如他所說,可能是他超人的力氣才把他從死神那里救了出來,他雖損失了幾百法郎,卻撿了一條命。

  村里其他人的態度都不能令人滿意,不錯,事態確實非常嚴重。

  僅僅幾周就有六人被害,沒有任何跡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人們面對的是壞透了的竊賊,他無絲毫的廉恥,無論贓物的大小和多少,殺人連眼都不眨一下。

  因此對村民們的小心謹慎,沒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一到天黑,甚至下午三點他們便關門閉戶了。

  只要你敲一下門,你所聽到的便是典型的摘槍拉栓的聲音。

  “那么,當地是否存在著一條黃狗?”

  “反正有那么一條!”

  “您看到過它嗎?”

  “有人看到過……”

  “我問的是在這四起殺人案以外,是否還有人看到過它?”

  人們聽不懂,或者是裝作聽不懂,因此不得不將神甫請來做翻譯,但這又使問題復雜化,并且引起新教徒證人的不滿。

  這真令人頭痛。因此,g·7不得不請求鎮長將方圓幾十公里以內所有的狗都牽來。

  為此不得不同各村負責人接洽,因而發生了一些摩擦和沖突。

  終于,到第三天上午,將近四百多條狗被集中到鎮政府門前,一種革命的氣氛籠罩在那里。

  利貝爾是全村人中比較清楚地看到過那條黃狗的人,人們叫他圍著狗繞了一圈。

  “沒有。那條狗的毛色不是黃毛狗的黃色,是一種真正的黃色!有那么點……怎么說呢?金黃色!”

  狗毛的黃色!這樣的形容使我感到十分驚訝。

  “喂!”我小聲對g·7說,“您不覺得這條所謂的黃狗純屬殺人兇手的騙局嗎?您不認為這是兇手對本已有些迷信的人的一種震懾手段?以此嚇唬他們,使他們不敢進行反抗?……任何一條狗都可以染成赭黃色……”

  他和我想到了一處,我看到他將手伸進那群被集中到一起的動物的毛中,顯然是為了在狗毛里找到點什么遺留下來的染料。

  利貝爾也這樣說:

  “那條狗的毛是豎立的……”

  我們開始尋找,看哪條狗的毛可以豎起來。我們并不想制造什么笑料,雖然我們的作法本身有些荒唐可笑。

  我們被一張張嚴肅和無法理解的面孔包圍著,幾百雙眼睛死死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人們在等著奇跡的出現:找出黃狗,擒拿兇手!

  這樣的假設不是很有刺激性嗎?或者說使人興奮和刺激神經嗎?

  我不相信什么神奇的超自然事物,但我可以想象出幾個神奇和非凡的人物:一個與眾不同的殺手,一個生活在深山老林、跟著一條神秘莫測的黃狗獨來獨往和兇神惡煞般的強盜。

  “您看!這條狗有點像……不過顏色更黃一些……”

  利貝爾將一條大體型、與圣貝爾納種雜交的阿爾薩斯牧羊犬指給我們看,這條狗的下唇厚而下垂,顏色淡紅。

  狗毛呈橙紅色,不是黃色。牽狗的人非常明顯不很情愿回答g·7的問題。

  他的職業是伐木工,警方指責說他的大部分收入來自偷獵。他的那間與其說是二十世紀的住宅,還不如說更像茅屋的房子坐落在森林深處。

  他和他的老婆以及至少十二個孩子生活在一起,屋內凌亂不堪,無法想象骯臟到何種程度。

  生活中倒是需要這樣一種對比,在簡單而神秘的村子外邊,存在著另外一種生活,一種真實而安靜的生活。

  就這樣,人們得知這個伐木工名叫佩泰曼,他實際上有兩個妻子,一個是孩子們的母親,而女兒中的老大,并非他的女兒,而是他的姘婦。他的合法妻子接受了這一現實。

  幾個小時之后,我們對這個到處是跳蚤、臭蟲的陋室進行搜查,里邊養著的幾只貓和烏鴉被嚇得四處亂飛、亂竄。

  我們一無所獲,只找到幾個捕捉動物用的套索和一支折疊式、可放進外衣袋和能射大鉛彈的獵槍。

  “黃毛狗!……這簡直成了一場噩夢!……您呢,您難道不是已經開始感到頭疼了嗎?……而我,我覺得如果再在這里待上一個星期,我不但會相信有什么黃狗,而且會開始信神信鬼了……甚至無法確切知道,到底是誰看到過或聽到過那條黃狗……”

  我們繼續漫無目的轉悠,我們變得十分可悲、可憐!各家都關門閉戶,人們竊竊私語,就連走路都是腳步輕輕,頭向前方,像窺視著什么,使得氣氛更加凝重,令人捉摸不定。

  總之一句話,我料到會再次發生兇殺案,會聽到在夜晚降臨時那非同一般的黃狗吠叫聲。

  有為數不多的房子散落在村子的周圍,也有不少相當繁榮富足的農場可為竊賊提供大筆獵物。

  果然如此。后來我們得知,大部分富裕農場每晚都至少留一個男人,手中持槍,守門站崗。

  如果不身臨其境,你會覺得這太荒唐可笑了。

  可是如果您身在其中!……聽著風聲、雨聲,站在深山老林之中,突然會出現身強力壯、滿臉橫肉、口中說著令人費解土語的人……

  g·7找不到一條線索。我們的時間表也是雜亂無章,大部分時間在村子里及其周圍轉悠。

  “總之,這黃毛狗應該……”我終于忍不住了,到第四天晚上開始說道。

  “不要給我提什么黃毛狗!”他嘟囔道,“我再也不想聽到它,談論它……”

  “您要放棄?”

  他用目光死死盯住我。

  “我一小時后就將兇犯捉住!”他清清楚楚地說,“如果您愿意看到那個場面,就隨我來……”

  “喂!利貝爾!……”

  我們在鐵匠鋪前停住腳。g·7站在門口呼喚釘馬掌人的名字。我有一種感覺,馬掌鐵匠正用一種不信任的目光看著g·7。

  “請您過來看看我剛剛找到的狗……我認為它就是我們要找的畜生……”

  利貝爾猶豫了,他解下自己的圍裙,腳步沉重地跟隨著我們走。一路上他三番五次地試著和我們搭訕,但g·7對他不予理睬,根本不搭話。

  我們到達鎮政府,警察給我們打開門。

  “請進!……”

  偵探讓利貝爾第一個進去。利貝爾喃喃地問道:

  “狗在這兒?”

  他沒有走出三步,便發現室內根本沒有任何動物。說時遲,那時快,他一下子轉過身來。他咆哮一聲,將自己肥胖有力的身體向g·7撲了過去。

  如果g·7被他抓住,一定會被他壓扁。但是g·7對此早有防備,他一直沒有松開抓著門把的手。g·7乘勢將門一關,那個畜生氣急敗壞,狂搖門板,大聲嚎叫。

  “您現在明白了吧?要知道我故意導演了一幕鬧劇,組織了一次狗博覽!巴黎如果得知此事,我的名譽恐怕還會受影響……”

  “我本來從一開始,從聽說有毛色那么漂亮的一條狗,從那條狗那么有規律地出現,就該知道它根本不存在……

  “我當了一回傻瓜!尋找那條由利貝爾發明創造的黃狗……真是一個狡猾的家伙!……在開始一系列的犯罪之前,他先自己當一回受害人,他想此舉斷定他將永遠不會成為被懷疑的對象……

  “為了指出強盜的特征,他便創造出一條完完整整的狗……

  “第一次真正犯罪的時候,他只需學一聲狗叫,便人人開始談論黃狗了……

  “于是這條所謂的黃狗便開始在人們的想象中生活,比真的還要真實……

  “于是每一個人都說聽到了它!每一個人都看到了它!……真是活靈活現啊!毛是豎著的!眼睛是放光的!……

  “這里不包括在同樣的場合出現的那條黃狗,它把人們的懷疑視線引向一個口碑確實不好,其狗的毛色至少是橙黃色的佩泰曼……

  “利貝爾對他村子的一切了如指掌,我敢和你們打賭了。”

  第二天上午,當我們即將上火車的時候,鎮長向我們宣布說,馬蹄鐵匠整夜都在搖晃監獄門,最終用頭撞死在門上。

Tags: 監獄 案件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190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