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三個R的秘密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埃勒里·奎因

  密蘇里真是出人物之地!從令人尊敬的麥克阿瑟(麥克阿瑟(1880—1964),美國五星上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任西南太平洋盟軍總司令等職,日本投降后占領日本的盟軍最高司令官(1945—1951),朝鮮戰爭時曾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和潘興(潘興(1860—1948),美國將軍,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歐洲的美國遠征軍,戰后升為五星上將,任陸軍參謀長(1921—1924)。),到家喻戶曉的江洋大盜杰西·詹姆斯(杰西·詹姆斯(1847—1882),美國西部著名歹徒,從事搶劫銀行和攔截火車等犯罪活動。);從著名作家馬克·吐溫,再到本文中的巴洛維以及……巴洛維學院。

  如果有人渴望上一堂有關謀殺藝術的課,密蘇里的巴洛維學院是最不應該去的地方。巴洛維學院的社會學課程有其深遠的淵源,據說每個人都能在其哲學研討會上找到信心,看到希望,抓住偉大的事件并找到偉大的人物。

  有一種未經廣泛求證的說法,巴洛維學院的創始人艾塞亞·約瑟夫·巴洛維博士曾經宣稱,即使他在年齡上成為老朽,他的思想也不會像英國的學究們那樣僵化。這不過是個玩笑而已,其實這位好人就像一架日規儀一樣循規蹈矩。“即使是玩世不恭的人,”巴洛維博士曾說過,“也會多少有所保留。”事實上,在他工作的這座大花園中,雖不是死氣沉沉,但也聽不到開懷大笑。

  關于巴洛維博士的傳說有很多,其中有些傳說甚至將他稱作尤瑟·大龍頭(尤瑟·大龍頭,英國傳說中的不列顛王,亞瑟王之父。),講他如何如何施展個人魅力征服了那些富有的密蘇里人,并從他們的口袋中討來了這一片堅固的校舍。單是關于他的助手們的故事就有一大堆,他們把他的人道主義信條傳播到了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一部極具閱讀價值的長篇報道至少還缺少一千頁關于他的具體做法的描述。這樣就更沒有多少篇幅記錄艾塞亞·約瑟夫·巴洛維博士如何以其靈感來影響學院教學活動的情況了。

  想在巴洛維學院接受教育的人必須通過不同尋常的入學考試。考試內容通過照相機拍攝下來并像第三十三項禮拜儀式一樣嚴格保密。然而百密終有一疏,秘密還是多少泄露出去一些,可能還是很關鍵的部分:巴洛維博士在考試當中動用了不少東西,有一臺十六毫米電影放映機、一臺收音機和一臺便攜式唱機,有《圣經》、《農歷》和《莎士比亞全集》,每樣一本,還有最新發布的“國會議事錄”等等,在考試過程中,可以聽到唐老鴨和小威德·布朗的聲音,諸如此類。這一切相當令人困惑,恐怕也跟外人在巴洛維學院常常分不清誰是學生、誰是教授這一事實不無關系。當然啦,一個人留著大胡子在巴洛維并不代表身份高貴。

  巴洛維博士的來信給埃勒里的突出印象就是無比悲痛。這位巴洛維學院的院長寫道:

  我手下的一名教員失蹤了。奎因先生,我無法向您表達我心里的恐懼。一句話,我害怕到了極點。

  我知道您的工作很忙,但是如果您完全了解這所傾注了我畢生心血的學校里所發生的事情,您就會感受到我們在困境中體會到的全部恐懼。

  我能否請求您秘密地并且立刻到巴洛維來?

  信是手寫的,字跡很潦草,因緊張而歪斜,似乎在提醒你:罪惡的目光正落在院長的身上。這一切與他所聽說的艾塞亞·約瑟夫·巴洛維博士太不一樣了,于是埃勒里匆匆給奎因警官留了個便條就出發了。妮奇一把抓起她那珍貴的記事本,也緊跟著老板上了路。

  九月的巴洛維,靜靜地平躺在密蘇里溫暖的陽光下。遠處的歐扎克斯高原(歐扎克斯高原,位于美國中南部。)像是好問的學生凝視著巴洛維學院。

  “你認為是在這兒下車嗎,埃勒里?”當出租車慢騰騰地載著他們穿過仿佛靜止的城鎮時,妮奇輕聲地問。“這里如此安靜。根本不像一座大學城。”

  “巴洛維是安靜的,現在正在放暑假,”埃勒里賣弄學問似地回答道,“新學期還要再過十天才開始。”

  “你總是將事情搞得這么可恨無聊!”

  他們趕緊進入巴洛維博士的私室。

  “請原諒我沒能去車站接你們,”主人邊進門邊說。這位教育家進屋后迅速把門關上。巴洛維身材瘦削,長著一副典型的意大利臉,濃密的灰發下是一雙生動的黑眼睛,此時眼神有些呆滯,并在不停地眨動。真是密蘇里的彼特拉克(彼特拉克(1304—1374),意大利詩人、學者、歐洲人文主義主要代表,著有愛情詩《抒情詩集》及描述第二次布匿戰爭的史詩《非洲》等。),埃勒里微笑著這樣想。而對妮奇來說,巴洛維簡直是那種讓你看了第一眼就會愛上的人。“輕輕地,輕輕地——那一定是我們之間的暗號。”

  “你說誰是奇普教授,巴洛維博士?”

  “美國文學專家。你沒有聽說奇普的艾倫·坡(埃德加·艾倫·坡(1809—1849),美國詩人、小說家、文藝評論家,現代偵探小說的創始人,主要作品有詩歌《烏鴉》、恐怖小說《莉蓋亞》、偵探小說《莫格街兇殺案》等。)研究會嗎?他是這方面的權威——是我們這里最受歡迎的教師之一。”

  “艾倫·坡,”妮奇驚叫道,“埃勒里,這將是一個你自己感興趣的案子。”

  “萊弗里特·奇澤姆·奇普,”埃勒里點頭道,想起來了。

  “在評論艾倫·坡的專刊中寫過專題論文。熱情洋溢而且學識淵博。那個奇普……”

  “他在巴洛維學院已經工作三十年了,”博士不太高興地說,“沒有他我們確實無法繼續。”

  “你最后一次見到他是什么時候?”

  巴洛維博士抓起電話。“米麗,現在讓瑪·布林科來一下……瑪在校園里經營教員公寓,老奇普自從來到巴洛維教學就一直住在她那兒,奎因先生。啊!瑪!進來。把門關上!”

  瑪·布林科是一位棕色皮膚的密蘇里老太太,被召到校長辦公室顯得很緊張。她長著一雙女房東特有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來自紐約的客人。直到巴洛維博士向她講了足以讓她放心的神秘保證后,她的目光才從客人身上移開,開始變得柔和下來并且漸漸有些濕潤了。

Tags: 秘密 血跡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518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