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狄仁杰智辨血字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

  一天早晨,狄仁杰正在府內處理公務,忽聽門外有人擊鼓喊冤。擊鼓者是魏州城有名的古董商孫正南的管家。他跪在堂上,面如土色地說:“狄大人,今天五更時我照例在門外叫醒我家主人,不料他被……被人殺了。主人房里的一塊玉馬也被盜走了!”狄仁杰立即叫上護衛喬泰、馬榮等人,趕往孫正南家中。孫正南伏在屋中地上,身上滿是刀傷,但地上并沒留下一點血斑。孫正南的左手握得很緊,食指前伸,指著一面墻壁,而右手的旁邊有一個用血寫成的“木”字!

  孫正南左手指的那堵墻上并沒有什么東西,只是貼著墻有兩個方凳,那兩個方凳沒有挨在一起,中間又隔了一個凳子的距離。屋里東西雖然已被翻得很亂,但似乎又重新整理過。喬泰也注意到那個血字,問:“大人你看,那個‘木’字是怎么回事?是何人所寫?”狄仁杰說道:“我與孫正南有過交往,那個血字是他親手所寫,可兇手為什么不把它毀掉呢?”喬泰說道:“或許,兇手沒有時間了。”狄仁杰說道:“這不可能,兇手有時間,他甚至抹掉了所有的血跡和腳印,我想其中另有隱情。”狄仁杰又叫來管家問道:“你說你家主人房里丟了一塊玉馬?”管家說:“是的。聽主人說,能值好幾千兩白銀。平時就放在他床邊衣柜上一個盒子里,說是辟邪用的,從來不挪動。今早我進來的時候,發現那個盒子已不見了。”

  狄仁杰扭頭對馬榮說道:“馬榮,你立即和喬泰一起通報守城士兵,禁止任何人出城。我想兇手還沒有逃走。”這時,洪參軍正好走了進來。狄仁杰道:“洪參軍,你來得正好。兇手殺死了孫正南,盜走了一塊玉馬。兇手沒有在尸體和房里其他地方留下指印和腳印,他還毀掉了地上的血跡,除了這個‘血’字。我看過了,這個字是孫正南的筆跡。”洪參軍仔細地觀察一番后說:“大人,我認為,兇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屋殺害孫正南,盜走玉馬,一定對他非常熟悉。而這個血字似乎是孫正南留下的什么暗示。您看,這兩個方凳是用楊木所做,孫正南用血寫了一個‘木’字,而‘楊’字的左邊就是一個‘木’字,難道他是想告訴我們兇手的姓名?”狄仁杰想了想,說道:“有可能。但這個‘木’字不一定指的是‘楊’字。你看,這個‘木’字寫得很扁,如果是‘楊’字,他應該寫得瘦一些。我想,木字一定是兇手姓名的某個字,或者是某個字的一部分。所以只要是跟木有關的姓,比如木、林、杜、相、杏、宋等等,都應該算上。”洪參軍說道:“大人,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查。”

  果然,中午的時候,洪參軍查到經常跟孫正南來往的三個朋友林方岳、宋家良和柳云農。而且,洪參軍還打聽到,林方岳最近和孫正南因為生意上的事鬧得很僵,他便把這些情況如實告訴了狄仁杰。狄仁杰立即回府升堂。一個時辰后,林方岳等三人被陸續帶到堂上,經審問,三人均有不在場的人證,狄仁杰只好先退堂。狄仁杰對洪參軍說:“可能剛開始我們都想錯了,那個‘木’字并非指的就是帶‘木’的字。我想,兇手一定在當時確信這個字的含義與他毫無瓜葛,甚至他還以為另有所指,所以才沒去動它。”洪參軍問道:“那你說,血字究竟是代表什么?”狄仁杰抬頭看看窗外,道:“天色已晚,咱們出去走走,清醒清醒腦子。”

  剛到院子里,狄仁杰看到廚房的劉二娘正教他的孩子在地上寫字。劉二娘說道:“孩子,你這個‘三’字,沒一筆寫得直,簡直像個‘川’字。”狄仁杰猛然一拍額頭:“蒼天有眼!我終于明白了!走,去孫正南家!”到了孫正南的房間里,狄仁杰道:“洪參軍,如果順著他趴在地上的方向向西看,那是個‘木’字。如果你站在南面向北看,這個字是什么?”洪參軍轉過身,仔細地看了看,說:“好像……是個‘長’字。”“對了!”狄仁杰高興地說,“孫正南擔心他留下的暗示被兇手識破,所以故意將‘長’字橫著寫。我當時只是看出來這個‘木’寫得有些扁,而且第一筆橫的左邊似乎有折的筆痕。如果換個方向看,不就是個‘長’字嗎?兇手的姓名里一定帶個‘長’字!”洪參軍點點頭道:“我現在就去查。”狄仁杰把手一揮:“不必了。我已知道兇手姓什么了。”“噢?”洪參軍有些驚訝,“大人如何得知?”

  狄仁杰來到西面的墻邊,指著貼著墻邊的兩個方凳:“孫正南死的時候,他的左手指著這兩個方凳,現在你從上往下看,兩個方凳沒挨在一起,中間又隔了一個方凳的距離,和墻構成了一個‘目’字。你再看,其實這個‘目’字并不完整,如果你從第一個凳子開始,順著邊一直畫下去,凳子貼著墻的一邊和兩個凳子中間這一豎都沒有經過,這樣其實就是一個‘弓’字,‘弓’加‘長’……那個人一定姓張!”洪參軍聽了茅塞頓開:“大人有理!我現在就去查!”不到一刻鐘,洪參軍回來了:“狄大人,我查到了,孫正南只有一個姓張的朋友,此人名叫張大飛,和孫正南經常合伙做生意,昨天中午還和孫正南一起喝酒呢!”狄仁杰說道:“立即讓馬榮帶一隊人馬去張大飛家搜查!”馬榮帶幾個府役來到張大飛家中,張大飛正在屋中喝酒,看到馬榮進來,頓時有些不自在,隨后拔腿就跑,被馬榮一把擒住。不一會兒,一個府役從屋里搜出了那塊玉馬。

  狄仁杰連夜升堂。張大飛垂頭喪氣地說:“前些日子我在魏州遇見一個西洋人,他說要高價買一塊寶玉。我知道孫正南家有一塊玉馬,就想買過來,可他死活不賣。一急之下,昨夜三更我帶刀悄悄從他家后院翻了進去,闖進他的房中,他正在睡覺,我就捂著他的嘴,使勁砍了他幾刀,然后就去找那塊玉馬。正在找時,孫正南掙扎著滾到地上,看了我一眼,喊道:‘林方岳!’又蘸了蘸身上的血,在地上寫個‘木’字,就死了。”“于是你以為孫正南要寫林方岳的姓名,就沒有把血字抹掉?”狄仁杰問道。“是的。”張大飛道,“我想他當時可能以為我是林方岳,就要寫他的名字,只是沒有寫完。后來我把玉馬藏在家中,準備過幾天出城找那個西洋人,但沒想到,你們晚上就到我家搜查。”狄仁杰聽罷說道:“殺人償命,將兇手押入大牢,聽候處置!”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zhentan/14976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