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幽默故事 > 

一份快餐三千元

來源:故事會 作者:畢華

  阿P是個司機。這天正值寒冬臘月,他開車回公司,看到一個眼熟的女清潔工,穿得很是單薄,瑟瑟發抖地啃著一塊凍得硬邦邦的饅頭。這個清潔工大概五十多歲,看上去家境很不好。這時,阿P看到路邊有家小吃店,他靈機一動,下車跑進小吃店點了份熱氣騰騰的快餐,給清潔工送了過去:“阿姨,別啃冷饅頭了,我給你買了份快餐,趁熱吃吧。”清潔工愣了一下,連連感激阿P。

  幾天后,阿P開車送老板去辦事,可沒開多遠突然有人攔車,嚇得阿P趕緊踩剎車,定睛一看,攔車的是那名清潔工,阿P伸出腦袋熱情地打招呼:“阿姨,是您啊!”

  清潔工盯著阿P說:“你認識我就好,我沒攔錯人。”說著,她從兜里掏出幾張醫院的單據,遞給阿P看。

  阿P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原來,那天清潔工吃了阿P給買的快餐,當時就過敏了,不但到醫院打了針、抓了藥,還耽誤了兩天工作。

  阿P眼睛瞪得銅鈴大,他本以為老板在旁邊坐著,能看到清潔工對自己善舉的感激,誰知……過敏這事阿P不懷疑,現在過敏原太多了,有人對蔥花過敏、對味精過敏,他自己就對香菜過敏,只要菜里有一點,他吃了就會渾身瘙癢,幾個小時才能消退呢。沒承想這下好心辦了壞事!

  老板知道了經過,又看清潔工一副老實憨厚的樣子,不像是訛人的主,小聲對阿P說:“做好事值得表揚,可好心卻給人家帶來了麻煩和損失,她攔車怕是不僅僅讓你道歉啊……”

  阿P也看出來了,人家準備好藥費單子,明擺著要錢。他生氣地問:“阿姨,說吧,要多少錢?”

  女人漲紅了臉,支支吾吾地說:“那、那就三千吧,我不是訛你,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是、但是……”

  阿P一驚,三千?他冷汗直冒,商量著能不能少點,女人口中雖然還支吾著,但看架勢是一分不能少了。阿P為難了,他身上沒帶那么多錢啊!

  老板同情地看了眼阿P,從錢包里掏出三千塊遞給阿P:“我替你墊上,下月從你工資里扣。走吧,在這停車,被交警看到就麻煩了。”

  阿P這個氣呀,只好賭氣把錢摔給清潔工,狠狠踩下油門開走了。

  送完老板,阿P直接回公司上班。他越想越氣,明明好心送份愛心快餐,卻讓自己搭進去三千塊!同事小張聽說了這事,拍了拍阿P的肩膀:“你咋知道是你送的快餐導致的?你肯定被蒙了。那沒準是她以前過敏的藥單子,涂改成那天的日期,她知道你善良,蒙你準成!這年頭,人心不古啊。”

  阿P聽了一拍大腿,對呀,很有可能!可怎么來證實呢?

  第二天,阿P在公司附近張望,又看到那個清潔工,可眼下阿P只覺得她可惡至極。他掏出手機,在外賣平臺上點了份那家小吃店的快餐,飯菜和那天的一模一樣。阿P心想:看我怎么揭露你的真面目!這次由外賣小哥送,讓你退不了又找不著人,要是吃了真過敏,賠的錢就不要了,但你也要再去一趟醫院;如果吃了沒事,就證明過敏是扯淡,訛人才是真!

  很快,外賣小哥來了,交給清潔工那份外賣。女人四處看了一圈,見無人注意她,就放下掃帚坐到花壇旁,打開后似乎猶豫了一下,接著大口大口吃起來……

  躲在一旁的阿P心花怒放,把手機攝像頭死死鎖定她,還把她鼓鼓的腮幫子放大來了個特寫!

  幾分鐘后,女人吃完了,阿P見她沒啥事,心里有數了,他收起手機走過去,拖著長聲打招呼:“阿姨,你——好——哇?”

  女人一見他,頓時慌亂起來,馬上戴起帽子手套,還用圍巾把臉包了起來,嚴實得只露出兩只眼睛。阿P鄙夷地盯著她,把手機里的視頻放給她看,阿P決定,把這段視頻配上索賠那件事放到網上!

  清潔工一聽,嚇壞了,哽咽著說:“別、別啊,那三千塊錢,我一定會還給你……求你別放網上,我女兒要是看到,我、我咋還有臉……”

  阿P“哼”了一聲:“那你說吧,坑了多少人?”

       女人見阿P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勢,知道躲不開,竟然哭了,邊哭邊說起來……

  原來,她叫李翠華,五十二歲,丈夫因病去世,死后給她留下一屁股的外債,還好女兒很爭氣,考上了大學,但家底已經空了,湊不出學費。那天她吃了阿P的快餐,居然過敏了,但不嚴重,到醫院打了一針基本沒事了。她看阿P很善良,便萌生了“索賠”的念頭,這種訛人的法子盡管很無恥,可為了女兒能繼續上學,她只好不要臉一次了。她暗下決心,等有了錢,一定把錢還給阿P……

  阿P聽了很同情,可誰能確定她不是在編故事呢?突然,李翠華變得怪異起來,不停扭動著身子,最后不得不摘下手套帽子,把圍巾也從臉上扯了下來。阿P一見,嚇了一跳,她的手和臉一片片發紅,只要她撓一下,立刻變成密密麻麻的小疙瘩!

  阿P傻眼了:“你、你真的過敏啊?”啥也不說了,阿P搶過她手中的圍巾,三兩下圍在她臉上,不由分說拉著她就上了自己的車,去醫院!

  不久后,李翠華的過敏癥狀消退了,阿P這才放下心,開車把她送回路邊:“其實我也過敏,不敢碰香菜。你吃啥過敏?”

  李翠華告訴阿P,她小時候有次拉肚子,拉得面黃肌瘦,姥姥討來大煙殼,也就是罌粟殼,熬了水給她喝了,沒想到藥熬得濃了,李翠華差點死過去,從那開始,她只要吃一丁點有罌粟成分的東西,就會過敏……

  阿P渾身一震,罌粟?飯菜里居然有罌粟成分?他聽過新聞報道,說個別不良商家為提升菜的味道,會用這種東西,這可是違法的呀!

  阿P想讓李翠華去找商家算賬,一想飯菜是自己買的,交涉也要由他出頭才行,便當機立斷,去了那家小吃店,又打包了一份同樣的飯菜,拿上李翠華的就診單據,直奔工商局……

  半個月后,阿P路過那家小吃店,見已關門大吉,卷簾門上貼著整改通知,阿P樂了。從炒菜里化驗出罌粟成分,有關部門還從小吃店的后廚查獲一捆罌粟秸稈,不封你封誰?

  其實,最讓阿P開心的是,工商局因他舉報有功,會在這兩天給他一筆獎金!

  李翠華也找到阿P,她不知從哪借來了三千塊錢,要還給阿P。阿P本想接過來,可一想起她女兒上大學,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而且工商局那邊獎金也快到位了,咋也會給個萬兒八千的吧?這三千不要了!

  一個要給,一個不要,兩人推搡好一會兒,阿P拍著胸脯說:“李阿姨,我阿P每年做的好事不計其數,這錢啊,就算我資助大學生了!”李翠華只得收起錢,深深地給阿P鞠了一躬。

  隔了兩天,阿P終于拿到了工商局的獎金,他趕緊打開信封一看,心頓時涼了一半:才一千五,其中五百還是商家賠償給李翠華的!

  阿P沒精打采地回到公司,同事們卻齊刷刷站起身來迎接他。這時,老板手里揚著一封信笑著走過來,那是清潔女工李翠華寫給公司的,她把事情一五一十寫了個詳細,把所有人都感動了。因此,老板要為阿P舉行表揚會,并且,那三千塊錢由公司出了!

  阿P臉上多云轉晴,一拍胸脯說道:“嗨,懲惡揚善是我阿P的強項,真沒啥!今晚請大家吃燒烤,我給安排上了!”

Tags: 阿P故事 快餐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youmo/15455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