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親情故事 > 

慈父攢錢15年為養女整形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
20年前,一場意外讓4歲的李雪萍慘遭燒傷并重度致殘,為給養女治病,家境殷實的湖南漢子李國仕傾其所有,直至債臺高筑。隨著養女漸漸長大,為了讓她擁有一技之長,將來能自食其力,李國仕狠心地讓自己的一對學業優異的親生兒子輟學,而把唯一的上學機會留給了養女……

  4歲養女慘遭燒傷

  今年54歲的李國仕是湖南省龍山縣人。由于家境貧寒,初中畢業后,他就拜當地的一名木匠為師,學習木工手藝。幾年后,腦子活絡又肯吃苦的他終于出師了。由于掌握了一手精湛的木工手術,再加上為人誠實,附近十里八鄉請他打制家具的鄉親絡繹不絕。這樣,短短幾年,他家就徹底變了樣,從原來一日三餐都犯愁的貧困戶,一躍成了村里的富裕人家。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他家甚至有了上萬元存款。

  1986年,李國仕與鄰村的一名女孩結婚了。由于小兩口勤勞肯干,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結婚幾年,妻子一直沒有生肓,這讓李國仕心里多少有點疙瘩。盡管如此,李國仕對妻子的感情卻絲毫沒變,更沒有嫌棄妻子的意思。

  1990年,李國仕在鄰近的苗兒灘鎮一個村寨做木工活。與主人閑聊中,他無意中得知村寨里一個村民家幾天前生了個女娃,因為這個村民已相繼生了兩個女娃,有些重男輕女思想的這個村民打算將這個新出生的女娃送人。得知這個消息,李國仕喜出望外,甚至來不及跟妻子商量,就請人從中牽線,自作主張付了500元營養費,將這個出生才5天的女娃領回了家。

  見丈夫突然抱回一個才出生幾天的女娃,李國仕的妻子雖然驚詫不已,但看到丈夫滿臉的高興勁兒,她也就默認了。當天晚上,夫妻倆經過商量,給這個抱養的女娃取了個好聽的名字——李雪萍,寓意她萍水相逢,冰雪聰明。

  果然,李雪萍的到來給李國仕家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驚喜。僅僅半年后,李國仕的妻子竟然意外懷孕,生下了一個重達8斤的胖小子。有了自己的親生骨肉,李國仕的心里簡直樂開了花,干活也更加有勁了。這一切,李國仕都把它歸功于養女李雪萍帶來的福音。這以后,夫妻倆更加疼愛李雪萍,也更加看重她了。

  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面。兩年后,李國仕的妻子又生下了一個胖小子。領回一個養女,帶來兩個兒子,這在當地簡直成了爆炸性的奇聞,也成了村民茶余飯后津津樂道的談資。更有人說,李國仕心眼好,又不重男輕女,這也算是上天對他的報答。這些話傳到李國仕的耳朵里,他淡然一笑,心里卻更加樂呵了。

  誰知喜添兒子的高興勁兒還沒過去,噩夢卻悄然降臨了。1994年9月的一天,李國仕跟妻子在家附近的田里勞作,留下4歲的李雪萍在家照看兩個弟弟。誰曾料想,淘氣貪玩的李雪萍偷偷溜出去,跟鄰居家的幾個小孩玩耍了起來,其中一個小孩不知從哪里撿來了一個小汽油瓶,出于好奇,李雪萍不慎點著了這個汽油瓶。頓時,火光沖天,小小的李雪萍瞬間被熊熊大火吞噬了……

  上半身嚴重燒傷的李雪萍被緊急送往龍山縣人民醫院,經過搶救,命是保住了,可她的左眼、嘴巴、下頦、雙臂、胸口幾乎全部扭曲變形。經過兩個月住院治療,在花費了8萬多元醫療費后,李國仕傾其所有,還欠下了5萬余元外債。此時,債臺高筑的李國仕已是借貸無門,無奈之下,他不得不含淚放棄治療,為傷口還沒完全痊愈的李雪萍辦理了出院手續。

  慈父為養女舔舐傷口5年

  李雪萍出院回家后,傷口時不時感染化膿。作為父親,眼看幼小的養女受罪,李國仕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由于沒錢買藥,李國仕只好向人打聽一些治療燒傷的偏方,然后上山挖草藥,搗爛后給女兒敷上。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女兒的傷口時好時壞,可始終未能痊愈。

  這以后,女兒的傷病成了李國仕的一塊心病。后來,他偶然聽說人的唾液可以消炎,將信將疑的他起初并不相信。可想到平時經常見到貓、狗等動物受傷后,不時用舌頭舔舐傷口、自我療傷的情景,他覺得唾液或許真有一定的消炎作用!不管怎樣,已經走投無路的李國仕覺得可以一試。

  可是,用布條蘸上唾液涂抹傷口時,由于傷口的表面異常嬌嫩,布條一接觸,就鉆心地痛。而在傷口上直接吐唾液,由于傷口面積大,唾液的量又不好控制,經常會弄得女兒全身上下都沾滿了唾液。

  思來想去,李國仕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像動物一樣,直接用舌頭給女兒舔舐傷口。可一想到女兒那時常流膿流水的傷口,他又犯難了。舔吧,那扭曲變形的傷口的確太惡心了,而且又腥又臭;不舔吧,女兒沒錢治療,看著實在太可憐了。那一夜,李國仕輾轉難眠,內心經受著巨大的煎熬。直到夜深人靜時,他終于做出決定,用舌頭為女兒舔舐傷口!

  第二天一早,李國仕偷偷將女兒叫醒后,趁著妻子和兩個兒子還沒起床,他決定實施他的唾液療法。可當他輕輕地脫掉女兒的上衣后,眼前的一幕差點讓他退縮了:只見大塊大塊的紅色傷疤,像一張張猙獰的面孔,正滲著夾雜著血絲的膿水,散發出濃濃的腥臊味……李國仕心里一陣反胃,強忍著這才沒有嘔吐出來。

  見父親突然叫醒自己并脫掉自己的上衣,李雪萍揉了揉朦朧的雙眼,問道:“爸爸,你盯著我的傷口看要干什么呀?”女兒這一問,頓時勾起了李國仕內心無限的感慨和愧疚,他喃喃道:“萍萍啊,讓你這么小就受這份罪,都是爸爸的錯,爸爸沒有照顧好你!爸爸沒有別的能耐,就讓爸爸給你舔舐傷口替你治病吧,這樣你的傷口就會好得快了!”

  話音剛落,李國仕俯下身子,最終克服心理障礙,伸出舌頭往女兒的傷口上舔去……一剎那,他的嘴里充滿了又咸又腥的味道。

  發現父親竟用舌頭給自己舔舐傷口,小小的李雪萍內心頓時涌起一股暖流,她一邊享受著父親“舌尖上的溫暖”,一邊任感動的淚水盡情流淌……

  半個小時后,等一切收拾停當,李國仕這才發現妻子不知何時悄悄站在了身后。妻子眼含熱淚哽咽說:“國仕呀,雪萍有你這樣一個爸爸,這也算是她不幸中的萬幸了!”夫妻倆四目相望,眼神里寫滿了對女兒的憐愛和歉疚。

  自從給女兒第一次舔舐了傷口,李國仕終于走出了心里陰影。他甚至自我安慰:舔舐傷口其實也沒什么,頂多就是有點腥味,有些人不是喜歡生吃海鮮嗎?說白了,其實就是那個味。

  這以后,李國仕給自己立下規定,每天堅持早、中、晚三次給女兒舔舐傷口,每次20分鐘左右。如果他外出做木工活,無論遠近,無論多忙,他都會趕回來。因為在他的心里,什么都比不過女兒,什么都沒有女兒重要。為了女兒,就是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心甘情愿。

  一晃眼,6年過去了。在李國仕日復一日地舔舐下,李雪萍的傷口終于結痂痊愈,不再化膿了。為了這一天,李國仕默默地用他大山般深沉的父愛,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舉動,整整堅持了1800多個日日夜夜。

  攢錢15年為養女整形

  雖說李雪萍的傷口已經愈合,可由于深度燒傷,皮膚無法再生,萎縮的肌肉使她的上身嚴重變形:下巴和胸口粘連在一起,頭只能始終低著。而因為肌肉的拉扯,她的牙齒常年露在外面,左下眼瞼也嚴重外翻,無法閉合。兩只上臂和身體粘連在一起,無法大幅度地活動……

  女兒的現狀,李國仕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隨著女兒漸漸長大,李國仕無時無刻不在思考著她的未來:做農活,女兒將來肯定做不了;外出打工,那也行不通;唯一的出路,那就是送她讀書,將來靠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

  1999年,在李雪萍9歲那年,李國仕將女兒送進了當地的小學。令人欣慰的是,李雪萍很會讀書,也很用功,每次考試都在班上名列前茅。女兒在學習上的每次進步,似乎讓絕境中的李國仕看到了一線希望。與此同時,他又有了另一個心愿,那就是攢錢為女兒整形,希望女兒將來能恢復容貌,至少能像正常人一樣獨立地工作和生活。

  為了多掙錢,李國仕想盡了辦法。他家附近有座采石場,他聽說在那里打工很掙錢,于是找到老板,好說歹說終于謀得了爆破工這一危險職位。誰知干了還不到兩個月,在一次排除啞炮的作業中,他的右眼被飛濺的石頭崩傷了。石場老板一次性賠償了他一萬元,讓他自己去醫院治療。可李國仕為了省錢給女兒將來整形,只是上衛生院簡單包扎了一下,結果導致右眼感染化膿,最終失明了。這樣,他在采石場的工作也丟了。

  自從右眼失明后,李國仕做起木工活也不利索了,速度比以前也慢了許多。漸漸地,請他做木工活的鄉親越來越少了。這樣,他跟妻子光靠種田種地的收入,僅能勉強維持一家五口的正常生活,如果想將來給女兒整形,那簡直成了癡人說夢。更何況他還背負著給女兒治病時留下的5萬元債務!

  無奈,李國仕只好四處漂泊打工,他先后輾轉在廣州、東莞、深圳、杭州等地。因為眼睛不方便,再加上年齡偏大,他根本找不到好工作,只能在工廠當清潔工,或是在建筑工地打零工。為了省錢,他經常不吃早餐,一天只吃兩頓飯。有時碰上下雨工地放假,他就外出撿拾破爛賣錢。

  2007年,李國仕在深圳市福田區一工地打工。4月的一天,正好工地放假,于是李國仕一早就外出撿拾破爛。因為一天沒吃飯,到了傍晚,背著一大袋破爛回家的李國仕餓得頭昏眼花,走著走著,他就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后來一位好心的市民報了警,李國仕才被警察送回了工地……直到此時,工友們才知道李國仕為什么平時總是不吃早餐的緣由。可因為工友們條件都不太好,大伙一時也幫不上他。可從那天以后,工友們總是輪流替他打來早餐,以此默默地支持他。

  轉眼到了2009年,直到年底,李國仕整整用了15年,才終于還清了女兒治病時欠下的5萬元債務!

  2011年,李雪萍終于盼來了高考。果然,成績優異的她不負眾望,取得了522分的好成績。可是令全家人傷心不已的是,直到秋季開學,李雪萍都沒有收到任何一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后來才知道,因為殘疾,李雪萍被所有的大學拒之于門外。為此,頂著烈日奔波了一個多月的李國仕難以接受這樣殘酷的結果,他決定全家人勒緊褲帶,讓女兒再復讀一年,來年再戰。

  2012年,李雪萍沒有氣餒,她考出了550分的好成績。這次,李國仕吸取了教訓,他開始提前為女兒“活動”。終于在最后關頭,在湖南省殘聯的幫助下,李雪萍最終被長沙醫學院破格錄取。

  接下來的殘酷現實是,如果讓女兒李雪萍上大學,她每年13500元的高昂學費足以掏空全部家底,而此時兩個親生兒子也雙雙考上了縣重點高中,兄弟二人的學費也不菲,如果姐弟三人同時上學,李國仕根本無力承擔。面對這種難以取舍的人生選題,李國仕實難抉擇。

  一邊是從小帶大的殘疾養女,一邊是親生兒子,感情上,李國仕從來都是一視同仁。可是,兩個兒子身體健康,四肢健全,哪怕不識字,他們將來也能在社會上立足,足以養活自己;而女兒呢,因為殘疾,如果中斷她的學業,她的未來將注定是一片黑暗。這么一想,李國仕心里的天平傾斜了,他有了自己的答案。

  那天,當李國仕拿著李雪萍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將姐弟三人叫到一起時,他的心情是那樣的沉重,好半晌,他囁嚅著都開不了口。兩個兒子早已看出父親的心思,主動打破沉默說:“爸,我們想清楚了,我們外出打工,讓姐姐上大學!”李國仕眼眶一紅,哽咽說:“兒呀,是爸爸沒用,爸爸愧對你們兄弟倆啊!”見此情景,李雪萍早已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隨后,兄弟倆收拾簡單的行裝南下廣東打工。因為沒有文憑,又沒有一技之長,最后兄弟倆只好進工廠當了流水線工人。他們沒有忘記當初的承諾,每月除留下必備的零花錢,一發工資就全部寄回老家。同時,他們也沒有熄滅求學的夢想,一有空閑,他們就拿出借來的高中課本,堅持自學。他們期待著,等姐姐讀完大學并完成整容后,他們還能有機會再圓自己的求學夢。

  因為兩個弟弟主動輟學,李雪萍終于順利地跨進了大學校園。報到那天,一想起兩個輟學的弟弟,還有養父的巨大付出,李雪萍就心潮起伏,幾度哽咽。同時,面對校園里一些同學異樣的目光和竊竊私語,她在心里暗暗發誓:這個家為自己付出得太多,而自己惟一能報答的,就是好好讀書,將來能自食其力,不再成為家人的累贅,不再成為別人眼中的怪物。

  入學后,為節省開支,李雪萍在生活上幾乎沒有什么要求。兩年來,她從不吃早餐,而中餐和晚餐幾乎每天相同——一份米飯、一份茄子炒豆角或咸菜。而在學習上,她卻絲毫不敢懈怠。平時,她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學校的圖書館。每學期考試,她都是班上前幾名,從入學開始,因為成績優異,她每年都獲得了國家一等獎學金。

  對女兒的懂事和節儉,李國仕更是內疚不已。他說:“女兒全班64人,只有她一個人沒有筆記本電腦。歸根到底,是我這個做父親的沒有能力!”而他自己,自從女兒燒傷后,20年來,他從來沒有買過一件新衣服,也沒有買過一雙新鞋,身上所穿的全都是親戚朋友和左鄰右舍送給他的。

  2014年7月,自從女兒上小學,又整整過了15年,李國仕終于攢上了一筆完整的“巨款”——5000元。趁著女兒放暑假,他決定帶女兒去省城長沙整形。解放軍163醫院初步確定了手術方案:第一期進行頦胸分離手術,爭取讓她“抬起頭來做人”;第二期進行雙側手臂分離手術,讓她的雙手可以自由活動;第三期將進行左眼下瞼外翻整容手術,讓其左眼可以閉合。最后一步,如果這些功能性手術順利完成之后,她還可以考慮做一些整形美容手術,爭取讓外貌逐漸接近常人。

  李雪萍面臨的最大困難,不僅僅是手術難度問題,還有巨額的醫療費用和生活費用問題。據介紹,光是功能恢復至少需要20萬元,還不包括后期的美容整形。考慮到李國仕家的實際困難,醫院決定組織全體醫務人員為李雪萍捐款,同時減免一部分費用,先為她進行第一期手術,爭取讓她“抬起頭來做人”。

  7月8日,李雪萍經歷了20年的漫長等待,終于躺在了手術臺上。經過6個多小時的手術,下午2點30分,脖頸及前胸均纏著厚厚繃帶的李雪萍被推出了手術室。7月19日,李雪萍拆下繃帶,開始真正實現了“抬頭做人”。那一刻,她望著眼前的養父母,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李國仕知道,女兒的整形之路還僅僅是開始,盡管漫長,但他還是愿意用他的一生為女兒的人生護航。他相信,總有一天,他的女兒會脫胎換骨!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qinqing/15033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