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逆天大漏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一、鬧市撿大漏

  王掌柜在琉璃街開了一間小小的古玩鋪。清政府垮臺后,那些遺老遺少們沒了生活來源,常常把家里的一些東西拿來變賣。

  這天,王掌柜剛收進一件康熙官窯的將軍罐,正樂著呢,忽聽門外傳來小孫子的哭聲。小孫子可是王掌柜的心頭肉,他趕緊丟下手里的東西趕出去看。

  只見小孫子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跑過來,拽著王掌柜的袖子說彈珠沒了。原來,小孫子跟街上的一群小孩玩彈珠游戲,結果他手里的十幾顆彈珠都被一個叫虎頭的孩子給贏走了。那時候玻璃彈珠還是個緊俏玩意兒,小孫子輸光了心疼,就跑到爺爺這里來告狀了。

  正說著,一群七八歲的半大小子簇擁著一個濃眉大眼的男孩從街那頭跑了過來,那男孩正是贏了小孫子的虎頭。虎頭得意洋洋地沖王掌柜的孫子道:“輸了就哭鼻子,真丟人!”孩子之間玩笑當不得真,王掌柜也不動氣,反而笑著問他:“你就是虎頭吧,聽說你的珠子很厲害,能讓我瞧瞧不?”

  “瞧就瞧。”虎頭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彈珠,他把其中一顆個頭最大的珠子捏在指尖,遞到王掌柜鼻子下面。

  這珠子有鴿子蛋大小,明黃色,就像一顆剝了殼的板栗。王掌柜定睛一瞧,原來珠子中心還打了孔,王掌柜知道這很可能是某串散落的珠鏈上的其中一顆,不過他暫時還吃不準這珠子到底是什么材質的。

  虎頭見王掌柜看入神了,怕被他給搶走了,忙一把將珠子揣進口袋里:“這是我的東西,你瞧了也是白瞧。”

  王掌柜怕到手的好東西給溜走了,于是從口袋里掏出一個袁大頭,笑呵呵地道:“你這珠子真是不錯,我跟你買吧,一個大洋(民國初年一個大洋的購買力相當于現在100元人民幣)怎么樣?”一般的孩子平時能有幾個銅板的零花錢就不錯了,哪見過整塊大洋的,虎頭一聽,哪有不答應的,正要用這顆珠子去換王掌柜手里那塊白花花的大洋,忽聽一個男人罵道:“你這死孩子野到這里來了,叫老子好找!”只見一個滿臉胡子的中年男子疾步走了過來,看到虎頭伸手就要打。

  原來虎頭看街坊的孩子們都在玩彈珠,家里又沒錢買,他見他娘念經時拿的一串佛珠上有幾顆大珠子,做彈珠似乎還挺合適的,于是就偷偷把佛珠給剪了,拿了這顆大珠子出來玩。他爹羅大虎發現了,哪有不追出來打的!

  王掌柜心想來了大人,怕是沒那么容易撿漏了,果然,羅大虎拿起珠子拽著兒子就要走。王掌柜忙拉住他:“大兄弟,不急著教訓孩子,你先把那顆珠子給我瞧瞧。”羅大虎愣了一下,就把那珠子遞給王掌柜。

  王掌柜接過珠子掂量了一下,感覺沉甸甸的,而且觸手溫潤,竟然是極為珍貴的和田黃玉。這樣的東西怎么能放過。可要買的話才說了一半,羅大虎一聽卻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這是被臭小子從佛珠上剪下來的,不賣!”王掌柜一聽,樂了:“剪都剪了,冒犯佛祖也都冒犯了,要不這樣,我家里有上好的檀香木佛珠,我拿那個跟你換。”

  羅大虎雖然是個粗漢子,但腦子可精著呢,他見王掌柜看上了一顆不起眼的珠子,就拉著旁邊擺攤的人打聽這王掌柜是何許人也。旁邊的人告訴他:“你是新搬來的吧,怪不得不認識這位古玩鋪的王掌柜。”

  一聽古玩鋪這三個字,羅大虎似乎明白了什么,伸出一根手指道:“要買也行,這個價。”

  王掌柜心想自己本來就打算一個大洋買的,就干脆地答應了:“好,就一個大洋。”

  羅大虎咧開嘴嘿嘿一笑:“你當我是要飯的啊,不是一個大洋,而是一百個。”他其實也沒想獅子大開口,只不過見王掌柜答應得這么爽快,就順勢上梯,抬高價錢了。

  王掌柜瞪大了眼睛:“一顆珠子你跟我要一百個大洋?你不如去搶!”珠子再好也是個零碎,一百個大洋確實太高了。

  羅大虎見王掌柜拂袖要走,知道自己獅子大開口要多了,害怕錯過了這個賺錢的好時機,忙道:“一百個大洋是兩顆珠子的價!”原來佛珠上有兩顆這樣的珠子,一顆被虎頭拿來玩了,還有一顆現在正在羅大虎口袋里揣著呢。

  王掌柜一聽有兩顆珠子,果然停下了腳步,一番討價還價之后,最后以九十塊大洋買下了羅大虎的兩顆珠子。

  二、零碎換高價

  王掌柜之所以肯花這么多錢買下兩顆零碎珠子,自有他的理由——和順商行何老板的女兒下個月出嫁,鳳冠霞帔都準備好了,就缺兩顆鑲嵌在繡花鞋上的大珠子,何老板生意做得大,有的是錢,這兩天正滿世界在找合適的珍珠呢。

  王掌柜拿著珠子回到家里,用絨布小心擦洗一番,然后找了一個黃花梨木做的小錦盒,將兩顆珠子放了進去,揣著盒子就來到了何老板的家里。

  何老板聽王掌柜說這珠子是稀世之寶,趕緊讓夫人和小姐都來開開眼,何小姐看到這兩顆渾圓瑩潤的黃玉珠后果然愛不釋手,王掌柜趁機推銷:“一般人說起和田美玉,首推羊脂白玉,其實真正珍貴的是和田黃玉,不但產量極少,而且成材的不多,乾隆后就再也沒見過了,這兩顆珠子可說是世間僅有,一千個大洋的價確實不低,但一般的珍珠玉石太普通,哪配得上何小姐啊!”

  何小姐聽了一個勁地點頭,王掌柜的話簡直說到她心頭上了。何老板見女兒喜歡,當下爽快地掏了錢。這一進一出,王掌柜就賺了九倍。這財運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啊!

  幾天后,羅大虎居然找到店里來了。王掌柜擔心對方知道自己賣珠子賺了大錢的事,這會兒后悔賣低了找上門來鬧,趕緊客客氣氣地給羅大虎讓座,倒茶。

  羅大虎咕咚咕咚喝干了茶,一抹嘴巴,道:“王掌柜的,上次那兩顆珠子是好東西吧?”

  王掌柜也吃不準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就打個哈哈,算是回答了。只見羅大虎嘿嘿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布包來,打開一看,居然又是兩顆黃玉珠。

  原來這四顆珠子都是父親留下來的,后來羅大虎跟弟弟分家,一人得了兩顆。羅大虎看自己的兩顆珠子竟然賣了九十個大洋,就想起弟弟手里還有兩顆。弟弟五年前就回山東老家了,羅大虎就借口回鄉探親,來到了弟弟家里,連哄帶騙,花了十個大洋把弟弟家的兩顆珠子給弄到手了。

  王掌柜拿過珠子一看,確實跟之前賣出去的兩顆一般無二,應該是同個掛件上的零碎,反正是好東西,收下就是。誰知羅大虎這次學精了,伸出了五根手指:“王掌柜,這次至少得賣五百個大洋,否則,我就去別的古玩鋪問價,好東西不怕人不識貨。”

  王掌柜就怕他去別家店問價,當初之所以能把珠子賣出一千個大洋的高價,就是因為跟何老板吹噓說這珠子世間僅有,這會兒要是被人知道還有另外兩顆,何老板還不拿著珠子來退貨!

  王掌柜靈機一動,說五百個大洋也行,但是得讓羅大虎立個字據,以后要是有第五第六顆珠子,都必須以這個價錢賣給自己。他這是防著羅大虎釣魚,故意把整串珠子拆散了賣高價。羅大虎滿口答應:“您放心,這世上真沒第五第六顆珠子了,就算有,也不在我們老羅家。”說著,拿上錢喜滋滋地走了。

  王掌柜收好珠子,心想等過段時間,何老板女兒婚事辦妥了,自己再找買家。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婚都結完了,何老板要還為女兒的嫁妝說事,就是笑話了。要說這黃玉珠確實是好東西,這個頭和玉質,說不定是宮里流出來的,王掌柜這樣想著,忽然被雷劈了似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突然意識到這四顆珠子有多么不同凡響了!這可不是普通珠串上的零碎,而是朝珠上的四顆珠頭!

  朝珠的珠數有嚴格的規定,不多不少正好108顆,每隔27顆珠子夾入一顆“佛頭”加以間隔,“佛頭”共有4顆,色澤和大小一致,直徑比朝珠大一倍左右,將108顆朝珠四分,寓意四季。朝珠的材質很多,有珍珠、翡翠、瑪瑙、琥珀、珊瑚、象牙、蜜蠟等,而像這樣品質的和田黃玉珠只有皇帝才能用。當時清廷檔案很多都流落民間了,王掌柜四處一查證,發現這黃玉朝珠正是乾隆皇帝專門在祭祀天壇的時候佩戴的。

  弄明了這黃玉珠的來歷后,王掌柜后悔得直拍大腿,還以為一千個大洋賣給何老板賺了大錢,其實是自作聰明,這四顆珠頭可是乾隆爺的東西,這身價少說也得上萬啊!

  三、珠子也逆天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王掌柜有乾隆皇帝朝珠珠頭的事兒,還是被傳了出去。遠在撫順的肅親王善耆聽說后,趕緊托在京城的老部下,無論如何要把先祖的寶物給收回來。肅親王是唯一一個拒絕在清帝退位詔書上簽字的親王,論對大清朝的忠心,誰也比不上他。

  老部下姓張,受托后就來跟王掌柜商談買珠子的事。

  王掌柜見機行事,開口就要了一萬大洋一顆的價。張老爺倒是答應得很爽快,只是又加了一句:“肅親王不是出不起錢,但朝珠珠頭一共有四顆,少一顆買賣也成不了。”

  這下王掌柜犯難了,兩顆已經賣給何老板了,何小姐的繡花鞋估計都已經完工了,這可怎么收得回來?但他實在舍不得這四萬大洋的生意,道:“我也不怕得罪您了,另外兩顆珠子,已經被我給賣了。”說著,他就把賣給何小姐裝飾繡花鞋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張老爺摸著下巴上的胡須略一沉吟,道:“要收回珠子倒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得向肅親王要一樣東西。”

  張老爺說的這件東西,是肅親王當步軍統領時,慈禧太后賞賜的一串以東珠做佛頭的朝珠。東珠也被稱為“北珠、大珠”,是從黑龍江流域的江河中出產的淡水珠蚌里取出的一種珍珠。晶瑩透徹、圓潤巨大,比一般珍珠更顯王者尊貴。張老爺的意思是,如果肅親王舍得自己的兩顆珠子,就讓王掌柜拿去跟何老板換回黃玉珠。

  張老爺把這事兒拍電報跟肅親王說了,得知先祖的圣物如今淪落到商家小姐繡花鞋上的飾物后,肅親王痛心疾首,趕緊絞了自己的朝珠,派人送到了京城。

  王掌柜捧著這兩顆大東珠,再一次來到何府。一進門就向何老爺道喜:“何老爺,我得了一對更加珍貴的珠子,趕緊給您送來,有了這玩意兒,包管可以讓您家小姐的婚事名震京師。”說著,將兩顆鴿子蛋大小的東珠給捧了出來,“這兩顆可是肅親王朝珠上的佛頭啊!”

  論珍貴東珠稍遜于和田黃玉,不過何老板并不知情,他對肅親王的名頭可是如雷貫耳,自己雖然有錢,但撐死了是個暴發戶,如今卻能將前朝親王的東西用作女兒的嫁妝,哪有不樂意的,不僅高高興興地把黃玉珠還給了王掌柜,還多添了一千個大洋。

  四顆珠子終于集齊了,但其中兩顆是用肅親王的珠子換的,所以王掌柜最后算是賣了兩顆黃玉珠,得了兩萬大洋。雖然錢少了一半,但也比當初多掙了許多。

  張老爺小心翼翼地收下黃玉珠,說這東西太貴重了,托付給別人不放心,少不得自己跑一趟旅順,親自將珠子給肅親王送去,說著就急急地走了。

  王掌柜以為這筆買賣就這樣圓滿結束了,誰知才過了兩天,忽然有消息傳來,張老爺在半道上被民國政府的警察給截住了,四顆黃玉珠被沒收充公了不說,追根溯源,警察又查到了王掌柜店里,不由分說給他扣了一條收納前朝舊物、私通前朝重臣的罪名。

  警察的頭頭冷冷地道:“現在都是民國了,你揣著清朝皇帝的珠子當寶貝,是逆天而行!”

  王掌柜大喊冤枉,說自己做的是古董生意,店里的玩意兒怕都是前朝的舊物,怎么就逆天而行了呢?而肅親王只是一個普通買家,除此之外,自己跟他毫無瓜葛。

  警察頭子嘿嘿一笑:“既然是買賣關系,那你把四萬個大洋的貨款交出來就沒事了。”敢情張老爺連一萬大洋一顆的事兒都給吐出來了。

  王掌柜聽出了這話背后的意思,不就是想要錢嘛。可自己統共才得了兩萬大洋,這會兒去哪里拿四萬?警察頭子見他不肯服軟,一揮手,幾個警察上來就把王掌柜拖了出去,關進了牢房。幾頓板子下來,王掌柜哪里撐得住,趕緊帶信給家人,出錢吧,否則性命不保啦!

  出獄后,王掌柜回家發現,為了籌錢,古玩鋪也關門了,老婆子又驚又怕病倒在床上,不由大嘆一聲:“還以為撿了個漏,誰知是引火上身!都怪那張老爺太不小心,怎么就被警察給截住了呢!”

  正唉聲嘆氣呢,兒子從外面跑了回來,喘著氣叫道:“爹啊,我剛聽說警察廳的副廳長上任了,你知道是誰嗎,就是那個張老爺!”

  王掌柜一愣神,腦中念頭急轉,忽然間什么都想通了——張老爺拿著黃玉珠根本就沒去撫順找肅親王,而是借花獻佛,將珠子獻給了民國政府的官員,撈了一頂副廳長的帽子。最可恨的是,他還把自己給拉進了渾水,那四萬大洋就是他給新下屬們的見面禮啊!可王掌柜有一點實在想不通,黃玉珠雖然珍貴,可民國政府的人要這玩意兒到底有什么用呢?竟然不惜為此大費周章。

  又過了幾個月,王掌柜在街上擺了個小攤,這會兒他再也不敢沾古玩的邊了,而是賣起了糖炒栗子。有幾個讀書人模樣的男青年從攤前走過,其中一個義憤填膺地說:“祀孔祭天,袁世凱這個倒行逆施的家伙,分明是想自己當皇帝呢!”說著把手中的報紙恨恨地丟到了地上。

  王掌柜好奇,俯身拿起報紙一瞧,只見上面寫的是袁大總統率百官到天壇祭天的新聞,上面還配了張大總統穿古衣冠的半身近照。王掌柜揉揉眼睛瞧得分明,大總統頭冠上鑲嵌的,不正是自己那四顆黃玉珠嗎?乾隆皇帝祭天的朝珠,這會子成了袁總統祭天的道具,王掌柜心說:難怪人說袁世凱自己想當皇帝,他才是真正的逆天而行啊!

Tags: 街坊 珠子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injian/15481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