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神醫和他的愛犬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清代著名醫學家葉天士極愛養犬。行醫著書之余,他觀察研究犬的形態和生活習性,根據犬與人親近并通性的特點,為一些患有疑難怪病的人治療,在民間留下不少傳說。

  1

  葉天士的吳縣老家有戶童姓人家,三代單傳,到他這輩年屆五十才得了兒子小海娃。海娃生得是面如滿月,目若青蓮,老夫妻倆喜不自勝,整天跟寶貝似的呵護著。誰知天不遂人愿,海娃長到四五歲光景,犯了一種“呆病”,成天不言不語,不飲不食,忽笑忽歌,忽愁忽哭,給他美味佳肴他搖頭不受,見了糞便穢物他歡喜去抓。童老漢什么神醫郎中都請過,銀針不知扎了多少回,中藥苦湯也不知喝過多少碗,到頭來都療效甚微,小海娃依然如故。聽說葉天士是“天醫星”下凡,童老漢帶著海娃尋至他的醫寓館“種福堂”,萬般虔誠求助神醫救治。

  葉天士簡單的診療之后,便把呆癡的海娃領進他的狗舍,關閉舍門徑自忙別的事體去了。童老漢聽到狗舍內傳出“汪汪、汪——”的狗叫,驚恐萬狀,擔心兒子海娃被惡犬傷害。葉天士邊忙著收拾出診器械,邊說:“無妨,汝可自去。”童老漢戰戰兢兢湊到狗舍旁暗暗觀看。但見剛開始時,海娃和狗狗們互相對坐、對望,慢慢地他忍不住好奇心盯著狗們細看,那些小狗狗竟主動伸出爪子表示友好。海娃一開初似乎很害怕,拒絕接受,甚至不斷推開了狗狗發出的友好信號。那些機靈調皮的小狗并不沮喪,不厭其煩地釋放“熱情”,還把小腦袋往海娃懷里蹭,不長時間,海娃接納了狗狗們的示好,主動摸了摸這些小伙伴毛茸茸的臉,觸碰它們濕潤潤的嘴巴,還玩起了推手的游戲……

  童老漢看到海娃不僅沒有受到狗的傷害,而且臉上現出很久都沒有過的笑容,不由心下高興,便問葉大師:這樣一來,海娃倒是成“狗娃”了啊!葉天士道:“狗娃勝過呆海娃,聰明糊涂一念間!”也不多言。他又給海娃開了“洗心湯”的藥,交代童老漢怎樣煎服,并囑其每日辰時準時帶來,讓海娃做一到兩個時辰的“狗娃”。這樣下來,小海娃和葉天士的那些狗狗們成為了好朋友,每天都玩得很開心。不僅如此,小海娃面色紅潤起來,開始按時吃飯,也慢慢的和家人說起話來。堅持治療半年光景,海娃脫胎換骨,精神煥發,簡直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言語行為如常人無異。童老漢千恩萬謝,對“天醫星”葉大師敬若神明。

  其實,小海娃患的是“自閉癥”,古時候人們把這種病癥歸為癡癥、呆癥或者瘋人病。狗狗溫順敦厚、熱情活潑,喜歡與人交流。葉天士利用狗狗們這些特點、優勢,讓自閉的小海娃與那些小**日相處,加之服用其配制的“洗心湯”,使小海娃減輕了精神壓力,心情逐漸開朗起來,最終治愈了他的“呆癥”。

  2

  吳縣有位朱姓富家子患了無名怪病,臥床數月。后慕名延請葉天士醫治,經其悉心治療,病情大有好轉。但那朱公子怪病漸愈,左腿膝蓋以下竟麻木不覺,成了“瘸子”。這樣,他非但不感謝,反責怪葉天士醫術欠佳,怨聲連連。葉天士心寬氣和,暗暗觀察后,茶壺煮餃子——心中有數。

  過了大約半個月,葉天士邀請朱公子到離其不遠的吳縣名勝虎丘塔下飲酒。那吳公子也不推辭,乘了一頂華麗小涼轎氣昂昂而來,葉天士倒是顯得謙和,讓吳公子坐了上座,吳家的家人和轎夫次之,自己卻在下首一只藤箱上坐下,兩人對飲起來。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吳公子暫時忘卻了對葉天士的種種怨氣,自顧自豪飲數杯。葉天士懷揣心機,僅淺飲低酌而已。

  酒酣耳熱之際,葉天士借故離席小解。他轉身暗暗打個呼哨,但見那藤箱突然洞開,箱中竄出一只兇神惡煞般的大黃狗,狂吠著向吳公子撲去。吳公子見狀嚇得魂飛魄散,急忙跳下亭臺,落荒而逃,那條瘸腿竟如常人一般奔走如飛。吳家家人和轎夫懵懵懂懂,待吳公子奔出數十步開外,這才醒悟過來,連連驚呼:“咦,公子能跑了呀!公子能走了!”

  葉天士連忙呵住他那愛犬黑耳,哈哈大笑:“好了!好了!這腿不是好了嗎?”吳公子驚疑地放慢腳步,試著又來來回回走了數百步,那條跛腿竟真的好了,不由喜極而泣……

  原來,葉天士根據吳公子的病情分析,他那條瘸腿并非服藥過量留下的后遺癥,也并不是真“瘸”,而是由于長期臥床,腿部肌肉萎縮所致。葉天士巧妙運用他的愛犬黑耳刺激、恐嚇吳公子,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精神療法大顯神通,使其經絡打通,氣血順暢,自此吳公子行走如常,健步如飛。3

  話說又一年初春,蘇州來了位新任太守叫潘憲,此人生得是氣宇軒昂,一表人才,端的是少年得志,春風滿懷。據傳,他是新科進士,初入仕途,就外放到江南這富庶之地姑蘇城來,自然是樂不可支。可不成想樂極生悲,一日,潘太守升堂審案,忽感身體略有不適,一陣眼花目眩,案子審到一半,他神情恍惚,視物模糊,最后竟什么也看不見了。潘憲不得不退堂安息,大管家潘安不敢怠慢,速速延請姑蘇城內有名的郎中,開了湯藥服用,又扎了神針,前后折騰七八天光景,病情非但沒有見輕,反而越來越重,到后來幾近失明。有人說,蘇州方圓醫治疑難雜癥者,非葉天士莫屬,不論何種無名怪病,都手到病除。潘太守和夫人急不可耐:“快快有請,什么條件都答應!”

  兩匹快馬飛奔至葉天士位于吳中的“種福堂”,大管家潘安叩請神醫出診。葉天士簡單問詢了經過,特意了解潘憲京官外放情況,沉吟道:“哪有這樣延請名醫的道理,須得兩排光鮮亮麗的儀仗隊,另備明轎暗轎兩乘而來……”

  潘安不敢做主,連忙回府稟報老爺和夫人。潘憲面有慍色:“來頭不大,派頭不小,鄉野村醫竟然自作自大,哼!”

  夫人勸道:“老爺不用生氣,或許此人真有本領,先應允下來,若治不好老爺目疾,再重罰不遲……”

  兩排幡旗招展、威武雄壯的儀仗隊逶迤而來,一大一小兩頂輕暖小轎也隨后而至,姑蘇城中老百姓沒見過請郎中這么大的排場。到得種福堂,葉天士卻不以為然,捋一捋胡須,對潘安不緊不慢道:“堂堂一方名醫,怎能這樣輕慢?太守大人患有眼疾,不便親自來接,難道不能派夫人前來?”

  任憑潘安和主簿磨破嘴皮,葉天士就是一句話:“非夫人來接不可!”

  大管家和主簿不得已又是打道回府,和潘憲一說,潘憲暴跳如雷,連罵葉天士不識抬舉,猴子戴禮帽——假充人!又把大管家潘安和主簿一頓臭罵,直氣得眼冒金星,差點跌倒。夫人得知后,連忙勸慰:“只要能治愈老爺的眼疾,我親自去接又何妨呢?”

  緊接著,潘府重整旗鼓,再備暖轎,浩浩蕩蕩第三次來到姑蘇城西南的種福堂。三番兩次折騰,天已至掌燈時分,還沒等夫人下轎去請,朦朧燈影里大管家潘安附耳說:“葉天士和徒弟已經分別上了轎子。諒他再不敢妄自尊大,不識好歹!”

  及至到達潘府,天已完全黑了下來。潘憲在書房臥榻之上,聽得門外嘈雜,間或幾聲狗吠,知道接來了大駕光臨的什么“神醫”。忽然大管家潘安慌里慌張闖了進來,驚呼:“不好了,老爺,夫人接來的是‘狗醫生’!”

  潘太守已是等得極不耐煩,不由厲聲喝問:“什么狗醫生,大呼小叫的?”

  主簿也跟了進來,補充道:“豈有此理,這個葉天士太狂妄,太侮辱人了!竟然派來一只狗給大人看病……”

  那夫人再也不是原先的矜持模樣,邊抹眼淚,邊向潘太守訴苦。原來那頂八抬大轎抬來的,是穿了葉天士衣服的他的愛犬黑耳!

  潘太守聞言怒不可遏,暴跳如雷,耳聞廳堂那邊傳來接連數聲惡狗的吠叫,揮舞著手臂咆哮著:“快將那**亂棍擊死,速速派人緝拿戲弄本府的奸佞小人葉天士!”

  當此時,只聽門外有人道:“且慢、且慢,我來也!”屏風一閃,葉天士已到臥榻之前,“知府大人,您閃目細看,草民葉天士登門請罪!”

  眾人怒目相向,葉天士微微含笑,用手指了指潘太守,說:“你們不用這樣看我,問問太守大人,我這愛犬黑耳醫病效果如何?他現在眼睛看清人了嗎?”

  潘太守忽覺心窗大開,眼前一片光明,書房中幾個人訝異之情歷歷在目,更有面前恭立的一位清瘦剛毅的老者:“咦,我的眼睛復明了,我能看見你們了!”

  “眼是心之窗口,眼疾實乃心病也,大人所患應是‘暴盲癥’!”葉天士揭開潘太守的病根兒,“心者,神之舍也。過喜則神散,目故失明。大人這番蒞任蘇州太守,想必是大喜過望了吧,加之百廢待舉,連日來操勞過度,以致暴盲——唯怒則陽氣逆上,故必得大怒,方可抑陰而伸陽……”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您,并非無禮,戲弄大人,實為治好您的病啊!”

  潘大人聽后,轉怒為喜,盡釋前嫌,并下令重金酬謝神醫。

  “罷了、罷了!唯愿太守大人勤于職守,清正為官,造福姑蘇一方百姓,也不枉葉某人一片殷切之情……”

  言畢,葉天士牽著他那只機靈愛犬黑耳,乘上一頂輕便小轎,消失在早春料峭的夜色之中。

Tags: 神醫 愛犬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injian/15467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