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升堂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第一回小縣令奮擒大欽差

  縣令施正遲頭戴素金頂官帽,身穿黑緞平金繡八寶鴛鴦補服,望著大堂上方“明鏡高懸”的牌匾,他心情很好。紹興師爺呂仁奉上一杯熱茶,施縣令對他說:“身為一縣之尊,地方太平,為善者多,為惡者少,實為本縣幸事!”

  “對對,這都是老爺您辛勤培育之果!不過今天是要忙亂些了。”師爺遞茶給縣令說。

  “為什么?”

  “老爺可知當今西太后慈禧老佛爺御前總管安德海安公公?”

  “西太后身邊紅人,權傾朝野,內閣宰輔、軍機大臣見了他都恭敬七分,誰人不知?”

  “這安公公奉旨采買龍袍,今日由本縣過境,鄉紳富賈已到城外十里相迎,可您……”

  縣令面露慍色:“你先生飽讀詩書,可知道大清祖制嚴禁太監出宮?何來奉旨采買?”

  “是是,龍鳳袍乃是圣物,也是大清律明禁的!”

  “本縣又沒有接到官文,自見怪不驚!倒要看看何人狗膽包天,敢破大清祖制招搖過市……”縣令的話音剛落,一身欽差服飾的大太監安德海,帶著一位身著四品文官彩繡雁補服,頭戴青金石頂子官帽的葉富和商人打扮長袍馬褂的李有財昂然進了縣衙正堂。安德海用女人嗓音道:“今天就讓你這七品小吏見識見識敢違大清祖制,狗膽包天之人!”并一腳踢開了要稟報的衙役。

  舉座皆驚。

  四品官葉富喝道:“還不跪下?!”

  師爺腿一軟就要跪下,被縣令一把拉住。安德海上前扯住縣令耳朵把他拉下公座自己穩穩地坐了上去。

  縣令:“你是何人敢在公堂之上與本縣動粗?”

  葉富道:“這就是奉旨欽差,當今西太后慈禧老佛爺御前大內總管安德海安公公!你還不快行大禮?!”

  縣令說:“你不就是本縣那個煤老板葉富嗎?前兩年你拜見本官,兩個鼻洞里還滿是煤煙,怎么如今就是四品的服飾啦?噢,我明白啦!你買了個官!你捐了個官!”

  葉富很得意:“和縣太爺同朝為臣,幸甚!”

  縣令:“我真想一頭撞死!看看花錢買的候補官也對我指手畫腳!”

  安德海立起,他從靴頁子里掏出幾張紙選出了一張:“葉富接旨!”葉富跪下。“實授葉富正四品道員,擇日赴京面圣領命。欽此!”

  葉富:“領旨謝恩!”

  縣令大怒,沖至公案前一拍堂木:“大膽太監,我等寒窗苦讀二十載才考得個功名,你給個官比吐口唾沫還容易,你收了多少贓銀?"

  安德海大罵:“本欽差口含天憲,你他媽的不如老子一條京巴,匡然敢如此冒犯。”

  大清國二百年鐵律如山,你個太監矯旨冒欽差,這是死罪,還敢咆哮我公堂,還不從實招來?

  安大笑:“你憑什么?”

  縣令托起官印。

  “憑這個?這值幾兩銀子?”安德海把縣令打倒在地,縣令用官印狂敲地面,大喊:“升堂——升堂——”眾衙役上堂,雁翅排開,剛挨了安德海一腳的捕頭張虎照安德海就是一個耳光:“聽你說話就是個太監,還裝有雞雞的孫子!”

  安德海連滾帶爬又掏出一道圣旨,念:“安德海奉旨采買,沿途府道不得輕怠!……”

  張虎一把奪過,交與縣令。三人仔細看過有太后龍鳳箋大玉璽的手諭,絕對是真。這可怎么辦?抓還是不抓?

  縣令說:“他是個干啥的?太后老佛爺的尿壺他都天天抱著,這懿旨弄幾張還不容易?!”

  和安德海同來的古董店老板李有財此時可是條斯慢斯理地說話了:“正堂之上,慢怠、毆打欽差,這才是死罪!

  安德海一腳踏在官椅上,驚堂木一拍,高喊:“刀斧手——”刀斧手應聲而上。“你個狗膽包天的芝麻綠豆官,今天我讓****個來回!”丟令牌于地:“給我綁去砍了!”刀斧手把縣令拖下大堂,除去頂戴,“還有這個!”刀斧手也把張虎拿下,將二人按在地上,頭上墊了木墩子,去了大刀的紅封套子,張虎對縣令說:“老爺,咱們下去和閻王伸冤去!我還跟著您老人家!”

  安德海高喊“用刑——”

  第二回縣太爺妙審腐敗案

  大堂外應聲道:“刀下留人——”。疾步上來一位軍官,對大家一抱拳:“標下是巡撫標營把總,有巡撫大人手諭。”說著挽起縣令,交給他一封信。縣令看罷,手一甩交給了安德海,安公公一看立時面色慘白,那是巡撫丁寶楨的手諭,上面寫著:“疑安德海矯旨私自出宮,著即押送省城。”

  縣令高舉手諭:“諸位看清了,這是本省巡撫丁寶楨的手諭。來人,把安德海給我拿了!”

  “誰敢?”葉富叫一聲,橫在了安德海前面,安德海飛快地把一件白絹的什么東西塞給了葉富,冷冷地說:“我倒要見識見識你們這位不知死活的丁大人。”

  縣令叫李豹:“就由你將安公公送省城。”

  “一路小心,千萬不可逃了!”師爺又叮囑。

  見押走了安德海,四品道員葉富和古董店老板李有財也要開溜,“慢!”縣令制止說:“給葉大人看座。我有幾句話請教這位古董店李老板。”

  李老板:“不敢,不敢,父臺只管吩咐就是。”

  縣令:“我請問你可有功名?”

  師爺:“功名就是有沒有學歷。”

  李有財:“小的沒有。”

  師爺:“你沒有功名,按大清律在大堂之上見了朝廷命官你該下跪的,為何不跪啊?是因為你仗了安德海和葉大人的勢?!所以你不但不跪還羞辱縣令咆哮公堂?”

  李有財胸脯一挺說:“師爺,都怪小的腿硬。慢說是個小小的縣衙大堂,就是知府、巡撫的大堂,俺也是不跪的!”

  縣令大怒,叫人:“給我先掌嘴二十!叫他腿硬嘴也硬!”

Tags: 升堂

本文網址:http://www.vgzhbx.tw/minjian/15466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